第四十二章 子夜谈 四

结果第二天,沈夜熙的造型彻底走了惊悚路线,一头乱发,胡子拉碴,加上两只充血的眼睛。

姜湖一睁眼,不动声色地盯着他足足看了三十秒,才迷迷糊糊地问:“夜熙?”

要不然您以为呢?外星人入侵地球?沈夜熙没理他。

姜湖特别困惑地想了想,然后问:“我睡觉的时候……好像没有什么诸如打呼噜磨牙梦游踢人的不良嗜好吧?”

沈夜熙问:“你昨天晚上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啊?什么话?”姜湖打了个哈欠揉揉眼睛,迷茫地问,“我昨天……”

后半句被卡在嗓子里了,因为沈夜熙直接把他拎起来丢到卫生间了:“给我清醒清醒,有话问你。”

“昨天晚上谁说今天我想睡到什么时候就睡到什么时候的?”姜湖有点发闷的声音从卫生间里传出来,拿着平底锅打算煎鸡蛋的沈夜熙当时就想冲进去,比较一下平底锅和姜湖的脑袋哪个比较硬——小兔崽子,这句怎么记住了?!

五分钟以后,姜湖从卫生间里晃悠出来,看来冰水对他的刺激作用有限。他大大地打了个哈欠,眼角冒出点泪水的痕迹来,弓着身子,尖尖的下巴抵在桌子上,双目无神地盯着桌布发呆,直到微波炉轻响一声,沈夜熙的声音从厨房传出来:“浆糊你怎么还梦游?把牛奶从微波炉里拿出来!”

“……哦。”姜湖眼睛半睁不睁地站起来,飘到厨房,打开微波炉,把两杯牛奶拿出来,然后继续之前的动作,趴在那发呆。

沈夜熙手里端着盘子,用胳膊肘在姜湖的脑袋上敲了一下:“机灵点,别跟条死狗似的,一会吃完跟我出去。”

姜湖非常哀怨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小心翼翼地说:“我能……”

“不能!”沈夜熙瞪他,“年终奖……”

“请客了。”姜湖继续做死狗状,现在全队已经对沈老大这手生出抗体了。

沈夜熙翻了个白眼:“那你年休假是不是也想加班?”

姜湖立刻坐直了,比打了鸡血还精神:“我们一会去哪?”

沈夜熙一巴掌拍到他脑门上。

两个人飞快地解决了早饭,然后姜湖在自己的年休假为“人质”的情况下,老老实实地坐上沈夜熙的车子,跟着飞奔走了。车子越开离市区越远,姜湖一开始蜷在后座上闭目养神,后来道路太颠簸了,生生地把他给颠醒了。

等到沈夜熙把车子停下来的时候,就看见年轻人一双眼睛望着窗外,眼镜片微微反射着地上残余的雪光,思量着什么。

沈夜熙伸手在驾驶位上拍了拍,以唤回姜湖的注意力:“到了,下车吧。”

姜湖却没动,只是转过头来看着他,车里光线不好,沈夜熙看不清他的眼神,只听姜湖低低地问:“你想好了么?一定要追溯已经死了的过去么?夜熙,我中文不好,也许说得不那么对,但是所谓‘过去’,就是已成定局,不能挽回不能回头的东西,你抓着一点不知真假的蛛丝马迹就追寻过去,何必呢?”

沈夜熙没说话。

“我们还是回去吧?况且我觉得,有些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可能已经永远地随着死了的人埋在了地底下,你觉得你有可能把它再挖出来么?”姜湖一字一顿地说,“夜熙,是你告诉我凡事都要有证据的,否则猜测永远都是猜测。”

沈夜熙闭了一下眼睛,又睁开:“你就陪我下去看看吧,就看这一次。”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姜湖突然伸手打开车门,下去:“走吧,你带我去看看。”

他们一前一后地走在杳无人烟的郊区小径上,沈夜熙带着姜湖七拐八拐地进了一个小巷子,走过废旧的仓库,地上好像还有没清除干净的血迹,空气中满是尘嚣和腐朽的气味,连雪的清香都掩埋不去。

“我估计这边没人敢来了,那时候闹得挺大的。”沈夜熙笑了下,伸手摸着一个小小的漆黑的房间的柱子,“据说我在里面住了将近四天,你进去看看吗?”

不等姜湖言声,他就从兜里掏出一个小手电,拉起姜湖的手,走了进去。姜湖注意到,即使现在是白天,门开着,手电也开着,连他这个近视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沈夜熙的脚步却突然不稳起来,深一脚浅一脚的,就像他身处黑暗看不见脚底下一样。

没有光,没有声音,连维持生命最起码的空气都显得那么浑浊稀薄。姜湖知道这四天绝对没有沈夜熙说得那么轻描淡写,他想起沈夜熙说过,被自己动脉和心跳吵得睡不着,四天的时间不吃不喝不睡……

不是沈夜熙已经超越了人体极限,就是他出现了恍惚和幻觉,自己也弄不清自己的情况。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验证他的想法,这时候沈夜熙干巴巴地笑了一声:“其实说起来,我真的觉得没有四天那么长……”

“那你记得自己被关在这里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么?”姜湖打断他。

“我……”

“你记得每时每刻自己都在做什么么?你那时候真的清醒么?”

姜湖感觉到沈夜熙的身体极小幅度地抖了一下,他不怎么费力把自己的手从沈夜熙手里抽出来,轻轻地托住沈夜熙的手臂,肩膀抵住沈夜熙的身体。

沈夜熙知道姜湖的肩膀很消瘦,而他现在却感觉到了对方坚硬的骨头带出来的力度感,撑在那里,永远也不会倒似的。

突然之间,熟悉的黑暗带给他的不安奇异地褪去了一点。

姜湖说:“我们出去吧,你不想你自己想象得那么乐观。”

沈夜熙没再争辩什么,顺从地随着姜湖走了出去。阴沉沉的冬日里难得有这样明媚的天气,沈夜熙靠在一边的墙壁上点了根烟,姜湖在一边陪着他,突然问了一句:“你当时想的,他们的下一批货会运到哪里呢?”

“嗯……嗯?”沈夜熙一开始没反应过来,顿了一下,才迟疑着回答,“我猜多半会走水路从T市转过来吧?当时我们查得很严,几乎断了他们的……”

姜湖轻轻地叹了口气,沈夜熙的话音戛然而止,然后姜湖轻轻地说:“夜熙,可是我听盛遥说过,当时已经没有你所谓的‘下一批货’了。”

沈夜熙愣住。

“你忘了,是你和方谨行冒险带人断了他们交货的货源,抓住了一批走私毒品的惯犯,之后对方火力太强,你们为了掩护其他人才被抓住的。”姜湖轻轻地说,“夜熙,你还要查下去么?当时是什么样的情况,只有你一个当事人,可是你却并不像自己想象得那么清醒。”

“可是我觉得……”

“感觉剥夺会影响复杂的思维过程和认知过程,一开始,你会焦躁不安,精神难以集中,慢慢地,情况变得更坏,你会产生幻觉,你的思维、认知和麻木的感官会合起伙来欺骗你,你甚至会双手发抖、不能笔直走路,直到痛觉减退,更重要的是,被感觉剥夺的人,受暗示性会增强。”姜湖用一种耳语一样低低的声音说,目光透过清亮的镜片盯着沈夜熙,“你确定你还要继续追查下去吗?”

沈夜熙猛地用手撑住额头,狠狠地在脸上抹了一把,直起身来:“我再带你去看看他们当时关方谨行的地方。”

这回姜湖没再说什么,只是默不作声地跟上。

那源自黑暗的恐惧几乎要压垮他,可是他依旧要回到这里,哪怕踏上这块土地之后,迈出每一步对他来说都像踩在荆棘上。

他能允许自己爱上一个同 性,率性地坚持自己所爱,从不理会别人的想法,却不能忍受自己的生命里有这么一个不明不白的盲点。姜湖说,死了的就是已经死了的,过去了的,就是已经过去了的。

沈夜熙觉得自己永远也没办法做到那么洒脱,死了的虽然已经死了,可是活着的人,要摸着良心活着,过去了的固然不能改变,然而依然有被祭奠的权利。

姜湖突然发现,沈夜熙是他见过的,最爷们儿的一个人。

看来方谨行的待遇并不比沈夜熙好,甚至还要惨。关沈夜熙的那个地方,等眼睛适应了黑暗以后,勉强还是能看见一丝丝光的,可是这个地方几乎算得上是完全黑暗的,连墙缝都被铁皮钉住,姜湖进去的时候就差点被门槛给绊了。

“这个据说以前是那些毒贩子的刑讯室。”沈夜熙说,这回他没陪着姜湖进去,只是在门口等着他。

姜湖用手电在墙上打了一圈:“墙上有血迹。”

“有,很多人的,后来DNA检验出来还有方谨行的,法医推断他可能用头撞过墙,指甲也是撕裂的。”

姜湖在里面转了转,然后回头对沈夜熙说:“你知道所谓‘暗示性增强’是什么意思么?”

沈夜熙皱皱眉:“你是说催眠学里讲的那种……嗯,类似于被试接受暗示的能力?玄玄乎乎的。”

“我们的大脑有自动的逻辑程序和批判程序,而接受催眠以后,人的注意力会高度集中,但是知觉范围却窄得多,暗示里的信息会跳过人们的逻辑,这时你会对对方的话深信不疑,甚至会服从他的一些指令。”姜湖指指漆黑的小屋,“你知道么?在我看来,两个人中只能活一个这种事情是非常荒谬地,毒贩子即使都是亡命之徒,看你们两个自相残杀对他们也没有任何好处,况且进去的时候是两个人,他们真的要和警方谈判的话,只带出一个人来,难道警方不会怀疑?”

沈夜熙呆呆地看着他:“你是说……”

“况且对方真得像你想得那样,想看你们像古罗马斗兽场里的奴隶一样自相残杀,他们怎么会……”

“他们怎么会才派两个看守。”沈夜熙喃喃地接过来。

分享到:
赞(108)

评论11

  • 您的称呼
  1. 竟然没人吗?心疼沈队啊!笔芯♡

    余谴2019/02/13 16:04:10回复
  2. 唔,心疼一个•﹏•

    沈葭白2019/02/14 12:42:53回复
  3. 没看懂

    陌赎2019/02/14 19:32:00回复
    • +1

      P大的粉丝2019/02/15 20:29:20回复
    • 啊其实坏道的逻辑很简单辽

      子轩的厌离2019/02/16 08:17:28回复
  4. 额,我看的迷迷糊糊的

    一口獠牙的小甜甜2019/02/25 22:27:34回复
  5. 懂了

    P大的粉丝2019/03/06 20:28:27回复
  6. 所以是心理暗示导致产生幻觉的关系吗?

    匿名2019/03/07 09:14:49回复
  7. 其实沈队己经忘了当初的事实,只是根据自己的记忆编造了一段事实,他己经混乱了

    零。2019/07/03 14:25:57回复
  8. 夜熙你还有点别的招吗?不是扣钱就是加班的,好惨嘤嘤嘤(花式委屈)

    姜湖2019/07/16 22:00:08回复
  9. 心疼

    锦心绣口2019/07/21 09:38:1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