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子夜谈 三

“起来,别在这坐着了,我都冷了。”沈夜熙站起来,把姜湖也拉起来,推着他进卧室,“去,进屋去,上床盖上被子。”

“……啊?”姜湖忽然意识到,在这场对话中,他一直没能掌握节奏,每次他试图如此的时候,就会被沈夜熙给岔开,这家伙平时发号施令习惯了,全部肢体语言都充满了控制感。

不过坐在被子里听他说这种……嗯,沉重的事情也太夸张了吧?

姜湖为难地看了一眼被子摊成一片的床:“你要是冷的话我把空调打开吧?等我再搬把椅子过来……”

他话还没说完,沈夜熙已经爬了上去,把被子拉起来盖在身上,拍拍自己旁边:“快点,上来。”

姜湖纠结地看着他。

沈夜熙笑了:“行了,你别纠结了,什么都当事,给你个棒槌就当真。我刚才跟你开玩笑呢,又没真让你给我做心理咨询,真需要也得挑个风和日丽的黄道吉日啊,就算不挑黄道吉日也得找个你睡醒了的时间是不是?”沈夜熙再次拍拍床,“上来上来,哥把故事给你讲完了,争取把你哄着了。”

姜湖站在床边不言声,只是用一种特无奈的眼神看着沈夜熙,后者觉得自己从对方的眼神里深刻地认识到自己好像是在无理取闹。说起来,这么长时间以来,姜湖好像就没跟谁发过火,以前苏君子就是出了名的好好先生,自打姜医生来了以后,苏警官就光荣退居二线了。

最明显的变化就是,以前局里的那帮宝贝丫头们没事老因为一点芝麻绿豆的屁事来麻烦苏君子,就是因为苏哥脾气好,怎么“搓揉折腾”也不烦不生气。而现在这个被折腾的“美差”则大多数落到了“新好男人”姜湖头上。

理由是,姜医生不单脾气更好,人家还是单身!

沈夜熙觉得姜湖现在看自己的表情,就像他被要求拿着长长的清单,替警花们打车出去买甜点和零食时候的表情,于是他被自己在对方心里的定位打击到了。

不过最后姜湖还是在沈夜熙的坚持下上了那张本来很大、现在因为躺了两个男人而显得有点窄小的床,沈夜熙伸手把床头昏暗的小灯打开,转过身去,挡住自己不住往上提的嘴角。

大概是出于心理作用,他觉得隐隐约约靠在一边的那个身体上,好像有种极轻极浅淡的香味,有种能让人心里安宁下来的力量一样。沈夜熙替他把被子拉好,双手枕在脑后,后背靠在竖起来的枕头上:“什么时候困了你就什么时候睡吧,明天周末不上班,你随便睡,想睡到几点睡到几点,我不叫你。”

“我没那么多觉。”姜湖笑了一下,偏过头问他,“方谨行的死因,你不是都装失忆瞒过了所有人么,为什么告诉我?不怕我说出去么?”

昏黄的灯光打在他脸上,柔化了他的五官,有那么一点恰到好处的模糊不清,柔软而卷曲的头发蜿蜒着下来,轻轻地留一个发梢搭在脖子上,沈夜熙有片刻的失神,下意识地接过来:“你会么?”

姜湖反而一愣,他顿了一下,才轻轻地摇摇头:“你知道么,如果我知道了真相,却和你一起掩埋这件事,是不符合职业准则的。但是我想……如果是我是你,也多半会选择把这件事情永远地咽下去吧。”

评价死了的人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有的时候只能给活着的带来负面作用。

有的人说,真相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有权利被公诸于众。可是姜湖有时候会想,有些真相真的应该被说出来么?到时候能得到的好处是什么,又会让人们失去什么呢?

倒不如深深地埋在脑子里,等待记忆迷失在时间里,或者带到坟墓的另一端。毕竟,这世界上,关于生存和死亡的秘密实在太多了。

“他见我已经放弃等死了,突然就停了下来,以一种非常古怪的表情看着我……像是憎恨,像是快意,还有很多很多的情绪夹杂在一起。”沈夜熙的声音和音调都不高,像是大提琴一样,语速很慢,描述性的词汇特别的多,因为每一个细节他都记得,一闭上眼睛就萦绕不休,“他对我说,沈夜熙,你知道么,我早就想这么做了。”

姜湖明白了,沈夜熙之前那句自语一样的“我到底哪里错了”,原来是针对这句话。

“你是不是也觉得我是一个比较让人难以忍受的人?”沈夜熙像开玩笑一样地问,可姜湖没错过他脸上一闪而过的苦意。

“你有时候会刚愎自用,发号施令的时候不大会顾及别人的想法,平时又有些圆滑过头,让人觉得有些假,分不清你是真心的还是虚情假意。”姜湖顿了一下,总结说。

沈夜熙偏过头去,一脸震惊地看着他:“我问你一声就是客气客气,没真心想听批评——话说我有那么险恶么?”

姜湖无声地笑起来:“盛遥的私生活一团糟,已经不是一两个人下班的时候堵着他,指责他不认真对待感情了。杨姐不大会控制自己的脾气,上火时逮着谁谁倒霉。怡宁心情不好的时候,也不愿意别人心情好,她的话就是软暴力,所有的汉字都能被她调动起来去损人。对于君子而言,家庭永远比工作更重要,一个电话说女儿生病,就算国家主席正坐在定时炸弹上,也别想留下他。”

沈夜熙突然觉得自己办公室的人员素质有待提高。

可是姜湖接着说:“但是这不妨碍他们都是好人,是最优秀的警探,盛遥敏锐,君子细致,怡宁周全,杨姐雷厉风行。夜熙,如果你自己都对自己没信心,又怎么能给我们信心呢?”

安怡宁谈起以前来,说以前的时候,沈夜熙就是个混蛋,让他放在眼里的人没有多少。工作上要是有谁办事不利,那鸟人绝对是张嘴就骂,用词还相当不和谐,可是从医院回来以后,他几乎没有吐过什么脏字,笑容变得多了,说话的之前思考停顿的时间长了。

姜湖想,沈夜熙虽然嬉皮笑脸,讲起这件事的时候还不时掺杂玩笑,却还是受了不小的影响,即使这件事真得让他变得看起来更成熟稳重,人更容易相处了些。

“杨姐说,都被你骂习惯了,有时候还觉得听你骂人特别爽,可是现在每次觉得要挨骂、等着你的狂风暴雨时,又总是什么都没有,感觉相当不好。她还说,看你明明自己憋屈还要微笑的时候,她会觉得特别……”姜湖忽然卡住,差点直接把杨曼的话复述出来,硬生生地又咽了回去,改了个稍微文雅点的用词,“……胃疼。”

“她说的是蛋 疼吧?”沈夜熙凉飕飕地说。

姜湖假装没听见,继续很纯洁地追问:“方谨行说完这句话之后呢?”

沈夜熙笑了笑,也没继续逗他:“然后我就突然不想死了。”

“我不知道我哪里对不起他,让他这么恨我,恨到想让我去死。我觉得不值,”沈夜熙把枕头放下来,拍拍姜湖的头,“躺好了,我关灯——其实我可以为你们每一个人去死,我没爹没妈,更没什么亲戚,一辈子出息不大、朋友不多,有几个都在这了,我真觉得无所谓,一命换一命,死了也高兴。”

“可我又为什么要为一个不领我的情,一心一意恨着我的人死呢?”沈夜熙短促地笑了一声,“这不划算。”

“然后你想杀了他?”

沈夜熙关了灯,也躺下来,顿了顿,随后轻轻地说:“没有,愤怒和想他死是两回事,我只是想揍他一顿。后来……后来我把他按倒了,我们俩人四只手就在那争夺那把小破刀,都饿了不知道多长时间了,体力也是半斤八两。说起来也巧,这时候正赶上毒贩子们自己内讧了……好吧,其实也没那么巧,是我们这边一个当卧底的兄弟挑起来的,一直看着我们的那俩混蛋也有点镇定不下来了,不多时,外面就都是枪声和叫骂声了。”

“听着就气势汹汹的,方谨行被一个爆炸声吓了一跳,走神了,于是我趁机夺过他的刀,一拳揍在他肚子上,把刀子甩到墙角。又在他脸上打了一拳,他被我揍得偏过头去,好像还掉了颗牙,却用那种特别惊讶的眼神看着我。”

“我不知道他在惊讶什么,是我居然把他放倒了,还是我没有趁机捅死他?”沈夜熙的声音像是从喉咙里直接溢出来的,低沉而模糊。

“我就那么冷冷地看着他,谁知道他被我打成那样,还有力气突然又扑上来,卡住我的脖子……”沈夜熙顿住了。

“怎么?”姜湖忍不住问。

“一颗从门外打进来的子弹就正中了他的前额。”沈夜熙说,“我一直觉得这事情让人啼笑皆非,如果他不扑过来,如果他不掐住我的脖子把我按到,那颗子弹应该是打在我后心上的。也许是命,也许是……”

姜湖半晌没说话,沈夜熙也沉默下来。

就在沈夜熙以为姜湖已经睡着了的时候,忽然听见他轻轻地叹了口气,极慢极慢地说出一句让沈夜熙整宿都没睡着的话来,他问:“夜熙,你有没有想过,他为什么要在那种情况下说出那样一句话来?”

分享到:
赞(117)

评论18

  • 您的称呼
  1. 这算不算睡过了?嗯,纯睡觉的那种

    沈葭白2019/01/31 11:46:01回复
  2. 噗哈哈哈楼上很优秀嘛

    幽畜2019/02/06 19:32:43回复
  3. 哈哈哈哈一楼,同九义,汝何秀

    山雨欲来2019/02/08 15:26:25回复
  4. 真心觉得方谨行是真的想让沈队活下去_(:_」∠)_

    余谴2019/02/13 14:03:48回复
  5. 。。。不回来补二刷评论我不知道原来自己这么优秀。。。

    沈葭白2019/02/14 12:42:19回复
    • 噗哈哈哈哈你收很优秀

      子轩的厌离2019/02/16 08:14:49回复
      • 呸,是很优秀

        匿名2019/02/16 08:15:14回复
  6. 一直觉得方谨行想让沈头活下去

    匿名2019/02/23 23:46:52回复
  7. 这必须算睡过了,必须的。沈队你可是要对我们浆糊负责啊。我的天,如果方谨行是想让沈队活下去而这样的话,那你们的情谊是真的好啊。不过,如果是这样,为什么不告诉沈队,一起演戏配合谋划,然后你们一起走呢?这样更好啊。

    一口獠牙的小甜甜2019/02/25 22:19:47回复
    • 因为啊,那样的情况下,不一起死都是好的了……

      沈葭白2019/03/08 20:33:54回复
  8. 你们的重点好奇怪

    匿名2019/03/21 18:19:08回复
  9. 我觉得方谨行是想激怒沈,然后让他活着出去吧。子弹打来的时候他其实看到了,想帮沈夜熙挡着才扑过来。他知道沈下不了手,唯恐他们一起被困死。那么好的兄弟怎么会相互识人不清呢?不可能的。我相信方是好人。

    浆糊快和沈头儿结婚2019/03/24 17:39:35回复
  10. 恩……我觉得其实真相并没有这么重要,人都死了,如果说出来还会造成更多的悲剧,那为什么又要说出来呢?真相所存在的意义不就是为了让活着的人更好的活着吗? 以上为个人观点。

    白银十卫2019/04/20 10:11:53回复
  11. 纯睡觉了

    匿名2019/05/14 19:10:28回复
  12. 嗯,大被同盖,纯聊天,队长晚上没趁机故意翻个身搭个手,挂条腿之类的?大意了大意了哈哈(ಡωಡ)hiahiahia

    就木2019/05/21 21:09:24回复
  13. 沈夜熙笑了:“行了,你别纠结了,什么都当事,给你个棒槌就当真。我刚才跟你开玩笑呢,又没真让你给我做心理咨询,真需要也得挑个风和日丽的黄道吉日啊,就算不挑黄道吉日也得找个你睡醒了的时间是不是?”沈夜熙再次拍拍床,“上来上来,哥把故事给你讲完了,争取把你哄着了。”
    盖着被子纯聊天吗嘿嘿嘿

    小姜湖2019/07/16 21:57:27回复
  14. 果然……方警官是故意的……

    冥洺2019/07/18 16:53:02回复
  15. 我靠,不会真的是洗白吧
    那这样的话方谨行才是警队第一影帝

    Luke(早睡是不存在的)2019/08/21 02:35:2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