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最后的绅士 十三

沈夜熙觉得,自己也许永远都不会忘记他们闯进去的时候,女人蓦地回过头来,那种奇特的表情。

就像姜湖描述的那样,她瘦小,留着枯黄的长发,双颊凹进去,嘴唇干燥。可是女人的嘴却紧紧地抿成一条线,这使得她整张脸的线条都锋利起来,上面有一双不加掩饰的凶残、恶毒、可怕的眼睛。

屋子里很凌乱,地上还有没来得及收拾干净的炸药引线,她动也不动,就那么毫无畏惧地看着冲进来把她围起来的警探们。

沈夜熙的表情很冷,和同事搭档们在一起插科打诨时,那随便的样子荡然无存,他的眼神像是要把女人刺穿似的,口气几乎没有起伏地说:“郑玉洁,你现在涉嫌妨害公共安全和谋杀,有什么要辩解的,可以请律师,我们回审讯室谈。”

女人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他,然后突然露出一个笑容,有点讽刺,又有说不出的轻蔑。

“警察?”她的声音低沉粗哑,就像是个男人在说话,“好威风呀。”

沈夜熙对杨曼和苏君子打了个手势:“搜。”

两人应声而去。

沈夜熙沉声说:“把你的手举起来。”

郑玉洁还是那么嘲讽冷漠地看着他,不为所动。沈夜熙把音量放大了一点,一字一顿地说:“我说举起你的手!”

这时郑玉洁缓缓地把手从外衣口袋里伸出来,周围人瞳孔无一例外地都收缩了一下,瞬间,四五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这看似瘦弱的女人——她手里拿着一个极小的遥控器。

“你不要做傻事。”安怡宁从她的身后缓缓地接近,她心里其实对这个眼睁睁的失去了自己孩子的可怜女人,还是有一点同情的,“放下它,你启动那玩意不会比我们开枪快!”

郑玉洁转过视线看着她,慢条斯理地说:“你扣动扳机是勾勾手指,我起爆炸药也是勾勾手指。谁知道呢?”

安怡宁愣了一下,她突然间注意到,郑玉洁面对着自己说话的时候,脸上有一个稍纵即逝的扭曲的表情,像是什么人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绝望而拼命求救一样。

沈夜熙打断她,轻哼一声:“那你大可以试试,是你的手指快还是我的手指快。我数三下,你不放下那玩意,我就认为你是要引爆炸弹,执行击毙。”

“一。”他说。

郑玉洁眼睛里好像突然间有光洒出来一样,她不躲不闪地直视着沈夜熙的眼睛,理直气壮的样子……就像她是无罪的。

“二。”沈夜熙拿着枪的手极稳,音调几无起伏。

“不!别开枪!”这时门口猛地冲进一个人,守在那里的特警们看清了来人,犹豫了一下,没拦住他。安怡宁正好面对门口,她觉得自己好像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失态的姜湖——发丝凌乱,额前的头发沾了汗水,苍白的脸上带着剧烈运动后的一点不健康的红晕。

郑玉洁轻笑一声,手指猛地动起来,要按下遥控按钮。尽管沈夜熙被姜湖的喊声分了一下心,手上却像条件反射一样没含糊,枪声在不大的房间里响起,女人浑身猛地一颤,像是个突然被断了电的机械娃娃,所有的动作停止了,手指危险地悬在距离按钮一点点的位置。

然后她脸上的愤恨、挑衅、嘲讽全都悠忽不见,竟然浮现了一抹解脱了一样的笑容。

姜湖只来得及目睹她断线风筝似的倒下的身体,一时呆愣在那里。

沈夜熙面无表情地收起枪,扶住姜湖,顺便狠狠地瞪了一眼随后赶来的安捷——后者的目光凝结在倒在地上的女人身上,常年吊儿郎当不见正经的脸上难得一见地带了一点凝重。

姜湖像是在那一瞬间的爆发后就失去了力量一样,几乎是瘫在沈夜熙怀里,身上已经分不出哪里疼痛了,似乎有很多伤口裂开,火辣辣地连成一片,他看着倒在地上的女人,下意识地抓住自己衣袖的手指一点一点紧了起来。

郑玉洁现在看起来安详、宁静,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一个穷凶极恶的凶手、投弹犯脸上会有这样的表情,然后她也看到了姜湖:“是你……”

姜湖脸上那点因为剧烈运动而泛起的红晕渐退,仿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正苍白下去。声音有些哑,他缓缓地摇摇头:“他让你为他盗取动物园的麻醉剂,让你为他制作炸弹,放在公交车上,让你为他挑选猎物,你不能违抗他,是么?其实……你并没有杀人,对么?”

沈夜熙一只手环在姜湖的腰上,一只手揽住姜湖的肩膀,怀里的人很瘦,是那种憔悴的瘦,好像手臂围一圈,都显得太长了似的。他听到姜湖这句话,突然头皮一炸,难以置信的低头看着那一身血染的女人。

——这个突然间失去了凶恶的凶手。

女人没有回答姜湖,只是轻轻地笑了。

“不是你的错,你甚至想保护那些车上的人,对么?”

“我……不能违抗他,只能杀了他……让他和我一起下地狱……姜……对不……”

她哽住了,就那么眼睛半睁着,让姜湖小小的倒影映在其中,而后里面光亮渐熄,最后空空洞洞的,什么没有剩下。

姜湖想起一句他一直觉得很悲伤的话:人死如灯灭。

命运如刀,有时候明知道反抗就是鲜血淋漓,仍然忍不住要去以血肉之身抗争,为了为人起码的尊严。姜湖突然感于自己贫乏的中文词汇,那一刻,他形容不出自己的心情,只觉得浑身脱力。

然后沈夜熙好像叹了口气,默不作声的架住他,半扶半抱地搀着他出去。

姜湖的眼睛一直注视着死者的容颜,他想他自己也难以言说,刚刚究竟从那里看到了什么,是悔恨、愤怒、挣扎、绝望、迷茫、痛苦、或者……温情和爱?

杨曼从另一个房间走出来,手里拎着两个证物袋,里面分别是被害的两家人的照片,看样子都是从死者家里偷出来的相片,代表幸福的全家福上,每个人的身上都用红笔划了无数道,就像是在他们身上鞭笞了血印一样。

那凶手,曾经重复自己的行凶过程一遍又一遍。

片刻,拆弹组的人把现场检查完毕,他们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向众人展示了郑玉洁刚刚握在手里的遥控器——里面没有电池。房间里也没有任何能爆炸的东西。

一直旁观沉默地盛遥忍不住低声问了一句:“为什么?”

为什么她要寻死?她最后那个表情又是什么意思?人到底是不是她杀的?她……

姜湖的脸色慢慢地缓和过来,他看了沈夜熙一眼:“别担心,你没打错人。”

沈夜熙虽然除了最开始的惊诧之后就一直不动声色,可谁都明白他心里的忐忑,听见姜湖这么一句,沈夜熙眼神一闪,他顿了顿:“那你为什么说,认不是她杀的?”

姜湖有点费力地在安捷给他搬过来的一把椅子上坐下来,轻声说:“和一个杀人犯关在一起,是很恐怖的事情,可是你们知道更恐怖的是什么么?”

“什么?”

“那个杀人犯就关在自己的心里,像是一个受了诅咒的影子,不死不休。”

沈夜熙明白过来什么一样,问他:“你之前说投弹犯和凶手不是一个人,难道因为她是双重人格?”

安怡宁睁大了眼睛:“世界上真的有多重人格么?就像是一个人长了两颗脑子?”

姜湖嘴角牵扯出一个笑容,可是眼神却依然空空洞洞的:“一个人不可能长两颗脑子,我更倾向于说,多重人格是不存在的。她只是无法承受住现实,所以给自己制造了一个虚假的形象,更类似于幻想……可是却陷在这份虚假里出不来了。”

他的表情很疲倦,隐隐地竟然有了点颓意:“于是她只能一直生活在这样极端的恐惧里面,没有人能救她,没有人能把她从恶魔那里拉出来,只有同归于尽。”

她一边目睹着险境里,为了生存而自私的人性和周遭的冷漠,一边被意识里的恶魔追逐操控,也许对她来说,活着就是噩梦。

沈夜熙把外衣拖下来披在姜湖身上,低声说:“我查到城郊农村里有一个孩子落水,旁边两个钓鱼的游人竟然无动于衷,后来据说那两个游人在当地旅馆里奇异死亡,当时村里人都说是报应,一直也没有破案。后来我让怡宁查了一下,那个时间郑玉洁正在那里,探望她住在农村的父母。是那个刺激了她么?那个时候,她就已经不能完全控制自己的身体了么?”

“我不知道。”姜湖沉默了一会,重新闭上眼睛,梦呓一样地说,“我不知道……”

她是那么的憎恨这个世界,可是善良和道德让她难以做出伤害别人的事……甚至她都找不出那个该为她那幼小女儿惨死负责的人,那憎恨无比强大,一次又一次地企图控制她,被理智打回,再挣扎……

然后那个“他”出现在她的意识里,一开始的时候,她自己的意识并没有察觉到危险,反而纵容着“他”的出现,因为那个事她想要变成而不能变成的样子,能随意地发泄愤怒,那份强大和疯狂甚至给了她一种奇异的释放感和安全感——那是抛弃了她们母女的前夫所不能给她的东西。

那是个彻头彻尾的恶魔,没有人性,没有良心,残忍嗜血,慢慢地,“他”甚至妄图控制她,主导她的意识,操纵着她去炸伤无辜的孩子,砍死罪不至死的成年人。

是的,她抗争了,她尽自己所能把公交车上的伤亡降到最小,她企图给死者家里的孩子一个体面的死法和安详的尸体,可她也妥协了,她无法遏制心里的愤怒,对冷漠自私的世人的愤怒,对不负责任的前夫的愤怒。

导致她一次又一次地被“他”控制,交出自己身体的主控权。

直到……

直到……

她终于再也无法承受心里的冲突,决定用最决绝的方法,去反抗那个“恶魔”一次。

她赢了。

分享到:
赞(62)

评论18

  • 您的称呼
  1. 啊……

    幽畜2019/02/06 16:43:23回复
  2. 啊。。。天。。。

    匿名2019/02/07 02:36:48回复
  3. 哇……】有点难过……

    匿名2019/02/07 11:47:20回复
    • 人性

      匿名2019/02/08 16:25:15回复
  4. 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终究是个可怜人……

    余谴2019/02/13 10:54:59回复
  5. 双重人格这种精神疾病好恐怖……

    匿名2019/02/14 09:46:12回复
  6. 人格分裂犯罪什么的想起来还真是无奈啊,一面善良,一面邪恶,却不能分离

    沈葭白2019/02/14 12:22:24回复
  7. 唉╯﹏╰

    P大的粉丝2019/02/15 19:24:21回复
  8. 唉,果然甜甜的心思不是我能猜懂的。凶手真的让人恨不起来,不过在现实里,这个人格分裂真的存在吗?

    一口獠牙的小甜甜2019/02/24 14:21:07回复
  9. 这都算人格离析了吧

    倚清秋2019/03/02 19:45:41回复
  10. 如果人格分裂的人犯了罪,最后的判决到底应该归谁?他们是共用身体的人,是人。

    小花2019/03/09 22:45:46回复
    • 人都会恨、不满,可有的人天生就善良,他们做不到因为这些负面情绪而去伤害他人,哪怕这些人有罪。这个女人才是最后的“绅士”

      小花2019/03/09 22:50:15回复
  11. 小……阿天♡

    P大的儿子都是在下男朋友2019/03/23 16:36:42回复
  12. 真心希望大家先看sci这样对于这些心理有问题的凶手就淡定多了

    彼岸盈轩2019/03/23 22:50:24回复
  13. 心酸

    阿藏2019/03/29 15:05:04回复
  14. 难受

    无名氏2019/04/04 20:45:33回复
  15. 大家知不知道之前美国有一个24重人格的,二十四个比利

    匿名2019/04/07 22:22:18回复
  16. 大家知不知道之前美国有一个24重人格的,二十四个比利

    今天也是爱P大的女人2019/04/07 22:23:0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