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最后的绅士 八

一天过去了,所有人的心脏都卡到了嗓子眼。

爆炸是招人烦的,比爆炸更招人烦的是等待爆炸……

这一天从早等到中午,又从中午等到晚上,沈夜熙从局里跑到医院,又从医院跑回局里,来回来去总共两三次,直到最后下班,再次扎根医院为止,都没有一起爆炸案发生。

姜湖的日子就比较好过了,病房里插满了不同的人送来的花篮花束还有贺卡,小孩的奶奶亲自带孩子来道了谢,虽然絮絮叨叨了半天,也没让人听明白她的主题是什么,后来被黄芪看见,铁面无私地给请出去了。

黄芪看了看跟小蜜蜂似的,身在花丛中的姜湖,特有职业道德地问:“你没有花粉过敏吧?”

“没有。”姜湖老老实实地回答。

“没有就好,你继续玩花吧,我巡房去。”黄芪撇撇嘴,转身走了,新住进来的这位实在太老实,让干什么干什么,让怎么样怎么样,没有一星半点的抗拒,黄医生忍不住幻想,要是全天下的病人都这么老实,大家治病就好好治病,养伤就好好养伤,别老是身在医院心在局里的,早点好了回去,早点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多好?

唉,黄医生呀,这还白天呢,醒醒呗。

都像盛遥这丫这样的,驴年也不让他出院!

黄芪气势磅礴地一推门,盛遥像是早有准备一样,手指不慌不忙、但迅捷无比地在键盘上敲了几下,等黄医生飘到他面前的时候,证据已经全部销毁干净,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什么颁奖晚会的视频,正好进行到中间,一个花花绿绿的歌星,在台上又蹦又跳地唱歌。

盛遥抬起头眨巴眨巴眼睛,表情相当无辜:“大夫,查房呀?”

“嗯,看看你还有气没气。”黄芪慢条斯理地说——您说这叫人话么?

盛遥也不生气,显然是受气受习惯了,从善如流地把手指往自己鼻子底下探了探,报告:“还有气呢。”

黄芪冷哼一声:“祸害遗千年。”转身走了。

盛遥心情好,对着刚进来的小护士露出一个特骚包的笑容,小姑娘立刻脸儿通红地低下头,就听见黄芪愤怒的声音从老远处传来:“盛□你积点德行不行?!小心精 尽人亡!”

盛遥耸耸肩,低下头——屏幕上刚刚上蹿下跳的那歌星已经下台了,主持人上来说:“下面颁布最佳新人奖,大家掌声请出颁奖嘉宾是影帝舒久。”

底下人还就真给面子地掌声雷动。

舒久?盛遥心想,这名字好像有点耳熟。接着他留神看了一眼,哟,何止耳熟啊,这不就是那天碰见的那个挺二百五的墨镜男么?盛遥纤长的手指蹭蹭下巴,嗯……这么二的人都能当影帝,现在影坛果然是是个人就能红。

他把上边的窗口关到最底下,调出一个有待处理的监视器视频,继续干活。果然某些人就算顶着一张大少爷的面皮,也不过是天生的劳碌命。

有爱心的小护士正在帮姜湖整理病房里的花,把每一张贺卡都抽出来念给他听,姜湖精神有点不济,又不好意思扶了人家好心,只能强打精神在那听着。

“给我的救命恩人,谢谢叔叔——林林。嗯,这字写得弯弯扭扭的,估计是那孩子,大人临时教的。”

“你的行为让我们都非常感动,祝你早日好起来——有缘和你同乘一车的乘客。”

“孩子,好好保重身体——看见电视的观众。”

“我们都希望你赶快好起来——默默祝福的人。”

姜湖听着听着,心里感动起来,嘴角越扬越高。

护士小姐偷偷在心想,这个人可真好看,一开始没发现,看得时间长了,目光却像是被吸在他身上一样。那双眼睛像是凉水里泡过的冰冷的石头,可是眯起眼睛笑起来的时候,却又那么温暖。

“咦,这束花长得好奇怪……”护士小姐看着手上的花束,“这什么花呀?不会是自己从哪个园子里摘的吧?”

姜湖看不太清楚,眯起眼睛望过去:“是什么?”

“呃,我看看,这张贺卡上写的是——你是个特别的人,只是我却不明白,究竟你是假的,还是这个世界是假的——呃……这么文艺,这是什么意思?好像还没有署名。”

“能把那束花拿过来我看看吗?”

护士把花束拿到他面前,那真的是一束很特别的花,虽然用包装纸包着,但是花却不大像是从花店里买来的——是两簇搭配在一起,一边是粉红色的一串,像铃铛一样的花,另一边是紫色的,有突兀的黄色花心的,看上去像是某种菜的花。

看起来非常怪异。

护士看了看,指着紫色的花说:“这个我知道的,小时候住在农村的奶奶家,我在她家园子里见过,是茄子花。”

“茄子?吃的?”

“嗯,就是那种,不知道旁边那个是什么花。”

姜湖的手指划过花束,半晌,才轻轻地说:“是毛地黄,一种有毒的植物,也有药用价值。传说中狐狸会把它的花套在自己的脚上,以降低自己在寻找食物的时候发出的声音,所以也有人叫它狐狸手套,是一种代表谎言的花,你猜……茄子花的花语是什么?”

“啊?一种菜也有花语?”

姜湖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也从来没见过茄子花,但是我想,它的花语应该是真实。”

“真的假的?”护士傻了。

“不知道呀,我猜的。”姜湖眨眨眼睛,挺无辜地笑笑,瞬间把爱心充沛的小护士给秒杀了,“我病房外面应该有局里派来值班的人员,能不能麻烦你让他把这束花用证物袋包起来?它可能需要被送回局里检查一下指纹,顺便帮帮忙,把可能接触过这束花的人员——包括你的指纹都采集一下,我想……或许放炸弹的凶手会疏忽地把他的痕迹留在上面。”

晕晕乎乎的小护士这才清醒过来,意识到事关重大,赶紧把花束和卡片放下,一溜烟地跑了。

凶手送花到姜湖病房这件事,瞬间传达到了每个参与调查的人员那里,沈夜熙当即带了一帮人开过来,把姜湖的病房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盛遥顺手去查了一下茄子花的花语,还确实有这种花代表“真实”的说法。

一个神经失常的炸弹狂,送了一束代表“真实”和“谎言”的花到受害者病房?

沈夜熙觉得对方疯得挺厉害。

没一会儿,安怡宁和杨曼也到了,连盛遥也从自己病房抱着笔记本过来凑热闹。黄芪怒,敲着门大吼:“这他娘的是医院,不是你们那研究变态和杀人犯的神经病专属办公室!”

几个人对视一眼,最后目光都放在杨曼身上,盛遥:“美人!”

杨曼娇羞:“公子!”

盛遥捧心:“小生深陷虎穴,不得自由,为之奈何。”

杨曼掩面,做垂泪状:“公子乃是红颜多薄命也。”

盛遥:“美人可愿为我辈解忧?”

杨曼:“红袖添香,泼茶研磨,定未有辞。”

盛遥一指黄芪:“美人,上,搞定他!”

安怡宁使劲按着自己的手臂,像是要把上面跳出来的鸡皮疙瘩都按回去,打了个冷战:“杨姐,我们靠你了。”

沈夜熙一边坐得离这俩人远远的,表示撇清关系,一边还忍不住敲锣边:“杨姐,把这尊大佛请出去吧,改天咱多给他烧点香也行啊。”

杨曼是到目前为止,唯一一个没落到过黄芪手里的人……还有就是,杨曼她老爸没退休之前,是这家医院的院长。

于是杨曼从才子佳人的白日梦里被残忍地唤醒,翻了个白眼,大大咧咧地伸手去拍黄芪的肩膀:“哥们儿,出来一下吧,咱俩聊聊。”——啧,这变脸速度。

黄芪往后退了一大步,躲开她的咸猪手,万年不变的白面皮上居然有点泛红:“杨小姐,你们这种情况是违反规定的,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

杨曼两手一摊,活脱脱一个警痞、披着美女皮的流氓,眯起眼睛不怀好意地笑了笑,一把勾住黄芪的肩膀,这回对方可没躲开,被女土匪生拖硬拽地给弄了出去,盛遥眼尖,偷偷回头跟几个人说:“看见黄大夫那耳朵尖了没,都红了。”

说完压低了声音贱笑,被沈夜熙和安怡宁一人敲了一下头。

笑完,盛遥问姜湖:“灵仙儿,你说说关于你那捧花的事吧?”

沈夜熙赶紧补充:“你慢点说,不着急,说累了就歇会儿。”

一句话落地,发现安怡宁和盛遥都以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他,于是干咳一声:“看什么看,把注意力集中在案子上行不行?”

“我今天感觉好多了,谢谢。”姜湖也笑了,沈夜熙突然觉得,这人笑起来的样子有点……嗯,有点……怎么说呢?有点勾人。

眉目弯弯的,再配上柔软地挡住半边眉毛的头发,真不符合人民警察的形象,改天应该让他剃个板寸出来看看。

只听姜湖继续说:“如果寄这束花的人真的是放炸弹的人的话,那我觉得,这个人有可能是女性。”

沉默了一会儿,沈夜熙问:“你知道……从犯罪心理学上来说,这种炸弹狂一般都瘦小、懦弱的男性。能说说你的根据么?”

“我今天一直在想那张贺卡上说的话‘你是特别的,只是我不知道,究竟你是假的,还是世界是假的’,这爆炸犯的情绪好像很迷茫,他的行为似乎不是很符合一般来说的爆炸犯描述。”

“什么描述?”安怡宁插了一句。

“像沈队说的,男性,不合群,一般有案底,多数是为了蓄意破坏。和纵火犯很相近的是,可能具有成瘾性。在他眼里,把人和物品炸飞,只是满足他的某种心理需求,或者说,是发泄他的情绪或者性 欲。当然还有一种常见的投弹者,是为了向公众宣扬他们的某些理念或者政治主张,我想这个人不是。”

姜湖停下来,微微喘了口气,沈夜熙非常自然地递过一杯温水喂给他,把话题接了过来:“这个人所使用的炸弹的制作并不是特别的精良,非常普通,不需要太多的技能培训,只要一个从玩具里拆下来的简易遥控装置就能完成,而几次三番,也并没有改进的痕迹,说明爆炸并不是他所要的结果。”

“他在观察大家的反应。”安怡宁透过证物袋看着那张贺卡,“或者说,他出于某种疑问,在证明他的猜想或者想法。所以他把炸弹安放在孩子身边,来观察周围成年人的反应?这变态想得到什么结论?”

“无论什么结论,这一次他没有得到,所以他陷入了更深的迷茫。”沈夜熙说,“我估计这也是为什么今天一整天都没有炸弹爆炸的缘故——那个投弹狂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

盛遥脸上的笑容收敛了,正色下来:“小姜,说实话,你会不会有危险?”

姜湖一愣。

他还没来得及说话,沈夜熙就先一步打断他:“我今天晚上在这陪着你,明天我不在的时候,会找警员在医院巡逻的。”

分享到:
赞(127)

评论26

  • 您的称呼
  1. 沈头还真是男友力爆棚啊

    幽畜2019/02/06 16:15:31回复
    • 那必须必

      沈夜熙2019/02/07 16:17:33回复
  2. 沈头好啊

    山雨欲来2019/02/08 14:43:57回复
  3. 沈队真好!日常笔芯浆糊同学♡

    余谴2019/02/13 10:17:15回复
  4. 沈队啥都好,就表白这一点不行啊o(╯□╰)o

    沈葭白2019/02/14 12:14:10回复
  5. 哇塞,这篇那么甜啊

    银铃2019/02/15 00:12:52回复
  6. 果然早期作品糖多啊啊啊啊啊啊爱了

    匿名2019/02/17 13:20:44回复
  7. emm,我相信这篇应该会有肉的,那么甜。唉,在对比一下山河表里,甜甜要雨露均沾昂 。好看,沈队你对浆糊赶紧表白啊,万一被抢了看你往哪后悔去

    一口獠牙的小甜甜2019/02/24 13:15:36回复
    • 看P大的文是用来修身养性的,在P大侮辱我智商的同时让我平静下来。

      P大的粉丝2019/03/06 19:14:31回复
  8. 为什么我只能看懂P大的黑历史……

    P大的粉丝2019/03/06 19:11:46回复
  9. 晕了。 蒙圈。

    2019/03/09 11:37:50回复
  10. 沈队动心了吧

    匿名2019/05/13 21:57:43回复
  11. 吼吼,先动心的是攻哦!

    撒的一手好娇2019/05/18 20:06:19回复
  12. 智商:我为何如此之低
    我:所以我要你何用(丢出去)(╯‵□′)╯︵┻━┻,不能助我看懂P大之文也,尔非好助攻也!

    江湖2019/06/08 14:41:09回复
  13. 唉,黄医生呀,这还白天呢,醒醒呗。都像盛遥这丫这样的,驴年也不让他出院!
    噗哈哈哈哈哈隔

    西北一枝花2019/06/14 22:55:36回复
  14. 哪有黄芪这样的医生?医生会管你这些?这写的太刻意了

    匿名2019/06/28 15:05:38回复
    • 黄芪和这些警察之间有着杨曼父亲这条纽带外,再加上莫匆,他们之间当然有着不同于普通医患关系的更深层联系

      2019/07/09 23:39:04回复
  15. 沈头好

    匿名2019/07/17 00:39:01回复
  16. 像极了爱情

    锦心绣口2019/07/20 23:17:15回复
  17. 投弹者可能是因为自己的孩子死于或者伤于一次危险中,其他成年人的漠然旁观或者把ta推出去吧?

    暮晞2019/07/26 21:09:42回复
  18. 剃个板寸哈哈哈哈哈哈

    甚谁2019/08/01 12:14:21回复
    • 这里很远,就算剃了板寸,头发也是弯的……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匿名2019/08/12 10:40:03回复
  19. 槽点君呢?

    一只约吹2019/08/05 14:14:28回复
  20. 打卡

    fafa2019/08/06 11:12:04回复
  21. 打卡aaaaaaa本来要卡点到11:11的,

    fafa2019/08/06 11:13:33回复
  22. 盛遥心情好,对着刚进来的小护士露出一个特骚包的笑容,小姑娘立刻脸儿通红地低下头。。。。。。盛遥好像。。。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

    匿名白2019/08/10 14:22:2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