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最后的绅士 六

有人说,等待是一种美,可是现在沈夜熙却觉得,等待是漫长无比的煎熬,每一秒都在他眼前被拉得长而又长。

为了得到什么而等待,是忍耐,而为了怕失去什么而等待,是忍受。

两个案子在手,真的是忙不过来了,即使莫匆打电话过来,说找人帮他们,沈夜熙还是在录完口供之后,就把杨曼和苏君子给遣回去了,一个人留下来。

警察这个工作真是高危性,没多少天以前,他也是坐在医院的长椅上,那时候身边还陪着一个人,等着盛遥的消息,现在,他又坐在这里,而当时陪在他身边的人,现在却横着被人抬了进去。

这次爆炸事件受伤的人仍然不多,就只有姜湖比较严重,剩下的都是轻伤,基本上包扎包扎就能出院了,沈夜熙托着下巴,有些想不明白。

公交二路和之前爆炸的车次没有任何的交集,那炸弹狂难道只是随便上下车,每天就在整个城市里转来转去么?那么他应该会坐上无数辆车,是什么让他只挑选这么这三辆呢?

是因为车上那三四岁的孩子么?

可是这个城市里三四岁的孩子简直多得数不胜数,难道凶手只碰到了这么三个?还是这些孩子身上,有什么共同的东西刺激到了他?

不,炸弹狂显然是不想闹出人命,到现在为止,爆炸案除了离得比较紧的人受伤比较严重之外,还没有出任何人命,而且那个遥控装置不变,车子又是在半路上爆炸的,说明安放炸弹的人就在那辆车子上。

可除非是人体炸弹,要不然没有人会想把自己一起炸死。

为什么?炸弹狂想干什么?又是想看到什么?

沈夜熙觉得自己有些静不下心来,这么长时间以来,这个安放炸弹的人的行为简直让人觉得匪夷所思,任何动机安放在他身上,都像是差了点什么一样。这时急救室的灯终于熄灭了,一个医生走出来,看见他点点头:“姜湖?”

“是,我是他同事。”

医生比黄芪厚道多了,给了他一个安抚性的微笑:“哦,没事了,推到手术室缝合一下就可以了,大概晚上就能醒,你也放心吧。”

沈夜熙终于露出了一天中第一个不勉强的笑容。

姜湖的眼镜终于寿终正寝了,沈夜熙看到他的时候,这背部有伤的人只能委委屈屈地趴在病床上,柔软卷曲的头发垂下来,盖住眉毛。四分之一的英国血统在他身上表现得并不明显,只是皮肤更白,眉目的轮廓更清晰一些,眼睫很长,估计他的眼镜被睫毛刮花然后报废的频率很高。没有眼镜,那双略显冰冷的眼睛也闭着,看上去脸窄了些,下巴尖尖的,其实是个非常俊秀的年轻人。

不是盛遥那种老远就能让人眼前一亮的类型,而是看一眼,就让人觉得舒服,还想再看第二眼,越看越觉得耐看的长相。

沈夜熙叹了口气,轻手轻脚地坐在一边,手肘撑在椅子扶手上,半握的拳头顶着下巴,眯着眼打量着姜湖,嗯……江湖,他父母难道是个武侠迷?武侠迷的父母渴望大概会渴望生出那么一个能雷厉风行、快意恩仇的人,这么个慢性子,也就只能是浆糊了。

姜湖的麻药好像药性要过去了,终于感觉到了疼,眉头慢慢地皱紧,脸色和嘴唇越来越苍白,手指不自觉地抓着床单,可是他居然在这种情况下也一声不吭,好像压抑自己已经成了本能一样。

这时黄芪走进来,瞟了沈夜熙一眼,又看了看姜湖,点点头:“他马上就要醒了。”

“啊?刚刚不是那个大夫说要到晚上……”

“一般人是到晚上,不过谁知道你们这同事年纪轻轻的受过什么训练,麻醉药对他的效果比普通人小得多——我说,是不是和你们队沾边的就没有正常人?”黄芪撇撇嘴,“面生,新来的?”

沈夜熙点点头:“秋天刚调进来的,你半个同行。”

黄芪把眉毛挑得高高的:“半个同行?歇菜吧,我同行都知道珍惜生命,没这位这么光棍的。”

沈夜熙干咳一声,转过头假装观察窗外的美景——其实只有水泥地面和几棵夹缝里的野草。

这时病床上溢出一声软软的抗议:“医生,也不是所有的医生都已婚啊。”

显然某人迷迷糊糊的刚醒过来,没能意识到“光棍”只是个名词做形容词。黄芪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地在姜湖脑袋上拍了一下,觉得手感不错,抬起手来还想再来一下,被沈夜熙心惊胆战地给拉住:“黄医生手下留情,他是病号!”

“没事,打不死,打死算医疗事故。”

沈夜熙立刻觉得自己能从他手里活命,是件挺不容易的事。

姜湖看这位医生的目光立刻带上两分敬畏,半天,才鼓足勇气:“医生,我能不能和沈队说几句话?”

黄芪说:“没事孩子,你一时半会儿死不了,不用急着交代遗言。”

姜湖想了想:“我知道我死不了,不想交代遗言,我想交代案情。”

黄芪大奇:“啊?你犯事啦?”

姜湖发现,眼前这个貌不惊人的医生是无法用人类语言沟通的,于是闭上嘴,求救似的看看沈夜熙。

沈夜熙眨眨眼:“黄医生,咱们打个赌吧?”

“赌什么?”

“盛遥中午的时候提出过跟我要能上网的笔记本,他现在肯定在□护士,好让她们保持沉默,你信不信?”

黄芪杀气腾腾地瞪了沈夜熙一会儿,心里权衡了一下,觉得以他对盛警官的了解,那没节操的人做出这种事情的可能性相当高,于是冷哼一声,大步走出去,把门摔得挺响。

沈夜熙心里双手合十,对不住了兄弟,为了工作,为了广大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为了我们不再受这衣冠禽兽的荼毒,你就……牺牲一点点吧,就一点点。

姜湖在黄芪出去以后,立刻试图从床上爬起来,不过受伤的肋骨阻止了他,麻醉药弃他而去,剧痛趁虚而入,他几乎是马上又趴了回去,额头上冷汗都下来了。

“别动!”沈夜熙吓了一跳,赶紧按住他,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再动老子拆了你!”

可惜姜湖同志眼镜不在,近视的眼睛看东西朦朦胧胧,接收不到沈夜熙凶神恶煞的眼神,只是感觉到扶住自己的那只手,温柔小心极了。

“恭喜你成为中国第一具木乃伊,浆糊同志,”沈夜熙在他脑袋上揉了揉,“说吧,什么情况?”

姜湖深深地吸了口气,等到那阵疼痛缓和了一些以后,才有点艰难地说:“爆炸只有一次,可是却有两次爆炸声。我想那应该是个微型的录音装置,或许不在炸弹上装着,所以拆弹组也没有检查出来。”

沈夜熙皱起眉:“你说什么?肯定?”

“肯定,那天护士说的是真的。两次爆炸声的间隔很短,当时惊慌失措的人比较多,大多数人在第一声爆炸响起来的时候就已经乱起来了,并没有注意到,爆炸实际发生在第二次声音发出的时候。”姜湖的声音很轻,但是咬字依然像是新闻联播那么准,“我不知道嫌疑人为什么那么做,可是他就好像……就好像是站在一边观察车上的人的行为一样。”

沈夜熙听着他的声音发虚,就知道这人在逞强,伤得是不轻,估计这会儿疼得也不轻,于是轻轻地拍拍他:“没事没事,慢慢说,不急。”

姜湖一把抓住他的手,沈夜熙惊觉他的手凉得像个死人,姜湖的眉头皱得能夹死一只苍蝇,低低地说:“不,很急。听我说,嫌疑人即使是专家,那装置也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简易,他绝对不可能每天做一个,然后拿着去坐车。所以要么对方不是一个人,是个团伙,要么,他是准备了很多备用的炸弹。”

“那很有可能是个团伙……”沈夜熙说。

“如果是团伙的话,他们会在同一时间造成很多的爆炸案,以扩大影响,但是我们这起不是,而且……他观察爆炸案发生时车上人反应的行为,我觉得,这更像是一种个人行为。有某种感情倾向。”

“你的意思是,这是个疯子,并且准备好了要大干一场?”

“他作案的间隔太短了。”姜湖紧紧地抓着沈夜熙的手,不知道他是为了缓解疼痛还是心里太急,他的气息有点颤抖,显然刚醒来就说这么多话,给他的身体造成了极大的负担,“这说明他的精神已经在崩溃了,以前一定有过相似的案子。”

“如果有的话,会转到我这里来,可我没听说过。”沈夜熙尽量固定住他的身体,不让他乱动。

“不一定是公共汽车爆炸案,可能是其他一些情况,被当成事故处理的,或者……他原本就不在本市。”姜湖说,“这人很有可能是个外地流入本市的,每天坐着不同的公交车上等着他的目标,他……”

他说不下去了,脸色惨白惨白的,咬住牙,另一只手死死地攥住床单:“我的骨头……是不是……断了?”

“肋骨骨折,”沈夜熙低下头看着他,“你怎么样,我立刻叫医生?”

“不用……谢谢,我不要止疼药。”姜湖从牙缝里挤出这么几个字来,“那个人……他很危险,很快会有更过激的行为,他……”

“嘘——别说了,我明白,一会儿我就告诉他们,你别动,我叫黄医生过来一趟。”

姜湖闭上眼睛,紧紧地抿上嘴,这使得他脸上偏向清秀的线条锋利起来,显出一种隐忍的力度感,沈夜熙拉了铃呼叫了医生,一只手还被姜湖无意识地攥着,有点疼。

他忽然想起,黄芪说姜湖受过药物训练的事情,这个人——这个犯罪学博士,原来究竟是做什么的呢?真的是心理医生么?

可是他无论是心理素质,还是各种行为,都更像是同行——那种最优秀的警探。

分享到:
赞(60)

评论12

  • 您的称呼
  1. 怎么没人了(?

    你爸爸2019/02/07 01:41:33回复
  2. 哇,心疼

    (。◝ᴗ◜ʃƪ)2019/02/07 11:29:36回复
  3. 浆糊同学身世成谜_(:_」∠)_日常笔芯~

    余谴2019/02/13 09:55:19回复
  4. 莫名想起默读的肥嘟嘟

    画悲2019/02/15 00:01:55回复
  5. 我的直觉告诉我,浆糊的身份不简单

    P大的粉丝2019/02/15 18:48:30回复
    • 是挺不简单的啊,P大的文……好像没有很简单的主角叭……

      子轩的厌离2019/02/15 21:51:50回复
  6. 看了简介觉得浆糊和嘟嘟很像啊(除了性格)感觉默读像是坏道的升级版诶

    匿名2019/02/17 13:04:56回复
  7. w为什么不三辆公交车排查相同的人呢?不更快嘛……那个时候没有监控?

    顾长卿2019/02/18 01:52:38回复
    • 是不是车炸坏了

      匿名2019/03/10 10:02:14回复
  8. 占楼,表白肥嘟嘟和浆糊,笔芯

    一口獠牙的小甜甜2019/02/24 11:03:54回复
  9. 啧啧啧

    匿名2019/03/10 10:01:24回复
  10. 说实在的,我还没在P大的书里看到哪个主角没点故事或者背景2333。

    白银十卫2019/04/19 23:48:5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