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最后的绅士 五

有人作恶,就有人行善。

人性从来谈不上多么的伟大,可是有时候,也不像我们想象得那么卑劣。如果这时候姜湖醒着,他会说出很多关于人格不同的理论出来。

在古代中国的时候,这个问题就众说纷纭过。孟子说,性本善,荀子就说,性本恶,告子出来和稀泥,告诉大家性无善无不善,世硕高深莫测,性可以为善可以为不善。

我们探索了几千年,翻阅过历史的记忆,见证了无数可憎、可爱、可敬、可鄙处,却没有得到一个从一而终的结论。而或者,我们只是属于一个种族,将精神和生命凝结在血肉之躯上,又将灵魂和心路徜徉于世界之外,时刻凝滞,又时刻不同。

再或者,是伊甸园的善恶果过了期,人间本无善恶。

爆炸仍然是小规模的,迅速平息下来,司机停车下来,惊魂未定的售票员报警并打了急救电话,神经同样处在高度紧张状态中的医务人员们,一会儿的功夫就风驰电掣地赶来,把受伤的人们抬到救护车上,孩子的奶奶领着已经停止了哭闹的孩子一路跟上去,甚至有很多坐得远、不相关的人都跟了上去。

安怡宁被沈夜熙毫无征兆地挂了电话,立刻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当即给所有仍在自己的岗位上忙活的人打了电话,苏君子和杨曼立刻放下手头的活儿,跳上警车直奔医院,只留下安怡宁一个人,干着急地在那里待命,以防紧急情况发生。

沈夜熙不知道自己心里越来越难耐的那股子焦灼是什么,他问自己,那个刚刚开始设法融入他们这个团体这个家的心理医生,真的就在他心里有那么重要么?

他想起第一次见到那年轻人的样子,想起那电光石火间伸出来,挡在两个人中间的白皙手臂,沈夜熙觉得,也许是第一次见面,自己在潜意识里就是喜欢着这个人的,相信那个下意识间会把热咖啡全都泼在自己身上的青年,是个值得信任,有良心的人。

姜湖的呆,姜湖被问起才会说话,不是他故意深藏不露,只是他迷茫,他对这样一种团队协作的方式不知所措,甚至不那么会表达自己。他能在手无寸铁的时候镇定地站在凶犯面前,也会在盛遥受伤以后,像个孩子那样忐忑地等在医院的走廊上——沈夜熙想,这年轻人绝对不是一个冷漠的人。

他闯进医院的动静把盛遥都给惊动了,盛遥按着小腹上没怎么长好的伤口,在一个护士的协助下,从住院部走出来,就看见难得的一脸焦躁、像困兽一样在原地转来转去的沈夜熙,他立刻就明白事态变得严重了:“夜熙,怎么回事?”

沈夜熙一偏头看见他,深深地吸了口气,五指□自己的头发,闭上眼睛,努力平复了一下,才有点疲惫地对他说:“你出来干什么,医生让你下床走路了么?”

盛遥在一边的长椅上坐下来,接过护士小姐贴心地递过来的一件外衣披在身上:“到底出什么事了?”

沈夜熙一屁股坐在他旁边,身手就去摸怀里的烟,被旁边的护士给予一声干咳加瞪视,又烦躁地放了回去,用下巴点了点急救室亮着的灯:“姜湖在里面,还是那个公共汽车爆炸案。”

“还是没有线索?”盛遥皱皱眉,他在医院住着没事做,也在关注着现在沸沸扬扬的公交车爆炸案,“这回是几路?”

“二路。”沈夜熙双手□兜里,尽量隐去表情里的焦躁,他不想让盛遥在受伤住院的时候都跟着操心,这人心里压的事情已经很多了,语气颇有点故作轻松,“还在调查中,不过到现在为止没出过人命,情况不算很严重,就是市政的那帮老头子催得有点紧。”

他说着话,下意识地往急救室的灯光那里扫了一眼——到现在为止没出过人命,姜湖……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吧?

一转脸,盛遥正皱着眉看着他,沈夜熙勉强笑了笑:“盛遥,你别在这坐着了,多冷啊,回你房间躺着去吧,一会他们就都该过来了,没事,别瞎操心。”

盛遥想了想,才轻声问:“你们现在是不是人手不够?”

“啊?”

“今天早晨我给君子打过电话,问他案子的进度,结果他好像在另外一个案子的现场,我问起,又支吾着不肯说,你们现在手上是不是不只一个案子在忙?”

苏君子人那么厚道,多少年,连句善意的谎言都没说过,想瞒着盛遥那猴精,还真有点力不从心。

“我已经打了报告,让莫局从别的地方调人增援了,没事。”沈夜熙说。

盛遥摇摇头:“算了吧,别的地方调来的人也就是能跑跑腿,大家谁都不习惯谁,工作起来还得磨合。现在小姜也在医院,这么着吧,你给我偷渡个能上网的笔记本过来,我别的做不了,帮你们整理整理资料总可以的。”

闲不住——好像是队里所有人的共同特征。沈夜熙理解他的心情,但是他的做法却是不可取的,刚想义正言辞地拒绝他,就听身后有人冷笑一声,这声音挺熟悉,立刻,盛遥觉得自己的后颈凉飕飕的。

他像该上油的机械一样转过头去,背景是“嘎啦嘎啦”直响的僵硬的关节。一个穿白大褂的男人站在他们身后,中等身材,带着一副无框的眼睛,一张脸长得仍在人堆里就找不出来,可是带着点笑意的样子,却怎么看怎么让人心里慎得慌。

这大夫姓黄,叫黄芪,一味中药,正好和他身份挺配,和莫匆关系不错,所以也不知道他们局长是有意还是无意,反正每次局里有人工伤住院,主治医生好像都是他。说真的,也没见这大夫多凶神恶煞,可是从他手里回去的每个警官提起他来,好像都有种发自内心的畏惧。

沈夜熙就是几个月以前刚从他手里遛回去的。

沈夜熙一见着他,猛地站起来:“黄医生,他——刚刚被推去急救的人怎么样了?”

“哦,我想起来了,里面那位你同事吧?”黄芪皮笑肉不笑,嘴角弯曲的动作活像抽筋:“挺好的,后背上一根肋骨折了,扎进肺里了,他们正给往外挑呢,没什么大事,也就掉层皮,说起来还挺幸运的,位置再正一点,断的就是脊椎骨了,他就再也不用起来了。”

沈夜熙和盛遥都抽了一口凉气,沈夜熙觉得自己舌头都不利索了:“医医医医生,他他他有没有危险?”

“危险?”黄芪冷飕飕地说,“哪能呢?您送来那位可是超人,古代有拿盾牌挡着人的,他拿后背当盾牌挡着炸弹,一般人行么?内裤反穿到外边也不能吧?”

说完转身要走,沈夜熙是真急了,一把抓住黄芪的胳膊:“黄医生!”

黄芪拿眼角瞥了他一眼,忍不住愣了一下,沈夜熙向来是条大尾巴狼,很少见他有这么失态的模样,抓着自己胳膊的手攥得紧紧的,甚至让他有点疼痛。沈队呀,大冷天的,您这额头上,怎么汗都出来了?

“黄医生,您能不能给句准话,他到底有没有危险?”

黄芪顿了顿,这才“哼”了一声:“算他命大。”

眼见沈夜熙明显松口气的表情,黄芪把自己的胳膊从这怪力男手里收回来,揉了揉,比较不满意:“沈队,你们可也太客气了,现在社会治安大体上来说还是挺好的,真的不用广大公安干警们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到我们这医院里来值班。”他瞥了盛遥一眼,补充,“还是轮流倒班。”

盛遥窝窝囊囊地一言不发,装死。

黄医生笑容可掬地看着盛遥说:“盛警官呀,你这么跑来跑去的可不行,万一伤口发炎了、感染了什么的,咱们每天可就得多打两瓶吊针了,你说那么长时间吧,又怕你不舒服,分几次吧,新来的那实习小护士业务那么不熟练,没轻没重地给你扎好几次也扎不进血管,不是你受罪么?是不是?”

盛遥的眼神从自己被扎得筛子一样的手背上扫过去,脸色姹紫嫣红。

黄芪说:“怎么还在这坐着呀?该吃药了,咱们移驾病房吧?”

盛遥二话没说,乖乖地站起来,趁着黄芪转身的工夫,可怜兮兮地给了沈夜熙一个求救的眼神,后者怂了,假装望天。

黄芪好像背后有眼睛似的,继续说:“盛警官,不是我说你,身体有病有伤就要好好配合治疗,每天看新闻什么的我就不说你什么了,偶尔上上网放松一下,更没什么,可是还惦记着加班就不对了,也没有加班费是吧?”

“是是是。”盛遥是俊杰,识时务。

黄芪点点头,提醒:“你的复职报告呢,得通过我签字,你要好好养伤,伤好了,也好尽快回去工作不是?”

盛遥觉得,如果自己说一个“不”字,这白毛狼的潜台词就是“一辈子不给你签字”,于是头低得跟个小媳妇似的,灰溜溜地跟着黄芪回病房了。

剩下沈夜熙一个人,坐在冷飕飕的医院长椅上煎熬。

黄芪人虽然不地道,但是说出来的话是没有错的,他说姜湖没有危险了那就应该是没有危险了,沈夜熙觉得那一瞬间自己身上的力气,好像要随着松出来的那口气一起出去一样。揪起来的心徒然被放下来,砸得胸口还挺疼。

没一会儿的时间,苏君子和杨曼他们都来了,安怡宁比较周到,让他们俩带了不少人来,沈夜熙对他们点点头,用口型说了句“没事了”,绷着脸的苏君子和杨曼立刻也长舒了口气。沈夜熙走过去,目光扫过和他一起等着急救室消息的一帮人,最显眼的是一个抱着孩子的老太太,满脸泪花,见人就唠叨“好人哪好人哪”。

“君子,带他们分别去录口供。”

苏君子也看见了那个孩子,皱了下眉:“又是个孩子?又在孩子身边安放的炸弹?”

沈夜熙点点头,低声说:“别忘了把他们都隔离开。”

苏君子点头,带人过去了。

杨曼在旁边却盯着沈夜熙猛看,沈夜熙疑惑地皱皱眉:“你看什么?”

杨曼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指着沈夜熙的脸:“夜熙……你眼圈怎么红了?”

沈夜熙呛住,大窘,手下意识地就去揉眼睛,瞥见杨曼似笑非笑的表情,干咳一声,瞪眼:“风硬,吹的,怎么了?”

分享到:
赞(129)

评论36

  • 您的称呼
  1. 和默读有点像啊!

    最爱P大的2018/12/08 17:49:50回复
  2. 看到评论也想到了默读想到了嘟嘟出事手术室外的骆驼

    大年2018/12/15 16:33:45回复
  3. 有点像默读哎

    甜甜的小獠牙2019/01/21 21:10:03回复
  4. 要像也是默读像坏道……你怎怎么搞的时间

    pppp2019/01/30 08:54:10回复
  5. 反正一个作者,这没什么好争的吧

    匿名2019/01/30 18:48:12回复
  6. 看到伊甸园突然出戏的我…咳抱歉

    幽畜2019/02/06 15:39:48回复
  7. 都是一个作者啊肯定难免有些相似啊

    匿名2019/02/07 01:36:03回复
  8. 没有默读的心惊胆战,默读半夜看我都不敢睡觉

    匿名2019/02/07 19:44:49回复
  9. 握着默读实体的我一脸幸福xd所以说一个作者争什么争

    山雨欲来2019/02/08 14:36:50回复
  10. 从坏道到默读,甜甜有超明显的进步了,案子的完整度,人物的刻画,抽丝剥茧的分析,案件的前因后果的深入……吹爆甜甜!

    一枚铜钱2019/02/12 00:24:27回复
    • 但是甜甜也有些退步了,像写肉的篇幅……

      P大的粉丝2019/03/06 18:58:29回复
      • 甜甜都是清水,哪有肉

        匿名2019/03/17 18:30:45回复
    • 进步真的超明显,表白p大

      匿名2019/06/15 23:08:12回复
  11. 伊甸园出戏残次品的加一

    笔芯和谢俞的可爱2019/02/12 00:26:19回复
  12. 看到伊甸园一脸懵逼,浆糊同学快点好起来啊!

    余谴2019/02/13 09:49:08回复
  13. 噗,哪个喊残次品的加我一个

    沈葭白2019/02/14 12:12:15回复
  14. 我就默默地举下手,不说话

    阿喵2019/02/18 12:40:19回复
  15. 报道,哈哈哈,看来不止我一个在伊甸园的时候想起了残次品。的确是默读像坏道,默读比坏道晚,不过都是甜甜写的,都好看,那不就得了。

    一口獠牙的小甜甜2019/02/23 21:20:51回复
  16. 【手动滑稽】

    匿名2019/03/05 09:08:49回复
  17. 所谓作品的升华

    小花2019/03/09 21:57:11回复
  18. 镇魂的脑洞和世界观是真的强大

    匿名2019/03/18 18:07:03回复
  19. 有点像默读,毕竟同一个作者,但是默读描写更细致

    匿名2019/03/22 21:26:02回复
    • 默读像坏道啊,甜甜的文笔一直很好啊

      匿名2019/04/06 11:14:57回复
  20. 伊甸园出戏的加我一个

    白银十卫2019/04/19 23:44:54回复
    • 其实我有一个疑问,这个白银十卫啊,那还有个白银十三卫是你兄弟还是你改名了啊???

      沈葭白2019/04/26 20:23:29回复
  21. 伊甸園出戲殘次品的加我一個~

    (´・ω・`)2019/05/08 10:08:35回复
  22. 这个案子应该明了了,变态炸公交车,就是想看旁边这个大人的反应,被灭门的那俩家男人应该是不管孩子自己逃的或者把孩子当挡箭牌的吧。

    匿名2019/06/03 14:37:33回复
  23. 孟子说,性本善,荀子就说,性本恶,告子出来和稀泥,告诉大家性无善无不善,世硕高深莫测,性可以为善可以为不善。
    ~~请问“告子”是那一位?

    入戏的过客2019/06/20 07:30:00回复
  24. 楼上的,我也想知道这个告子是谁⊙ω⊙

    微蓝巍澜2019/06/20 17:28:33回复
  25. 再读一遍,终于搞明白了:告子,应该指的是“老子”,可能是笔误!

    入戏的过客2019/06/27 14:12:28回复
  26. 难道就我看到了黄芪吗

    匿名2019/06/29 13:32:27回复
  27. 进展有些快啊

    苏亦2019/06/29 17:11:43回复
  28. 都好看

    闻舟渡我2019/07/30 11:39:46回复
  29. 百科
    告子,一说名不害。东周战国时思想家。曾受教于墨子,有口才,讲仁义,曾和孟子辩论人性问题,认为人性“ 无善无不善”;主张“食色,性也”。赵岐在《孟子注》中说,告子“兼治儒墨之道”。由于孟子在人性问题上和他有过几次辩论,所以他的学说仅有一鳞片甲记录在《孟子·告子》中,这些记录都很重要。

    甚谁2019/08/01 09:54:18回复
  30. 伊甸园出戏的+我一个

    匿名2019/08/10 13:15:56回复
  31. 只能说默读里面嘟嘟受伤像坏道吧……顺序问题
    啧啧,都哭了,你说在你心里重要不重要

    Luke(早睡是不存在的)2019/08/21 00:19:4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