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最后的绅士 四

沈夜熙终于明白什么叫一个头变成两个大,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怡宁,爆炸案的那个破事儿,能不能和莫局商量商量,转给其他人?”

安怡宁以一种非常纯洁无辜的口气说:“你觉得呢?”

对于广大人民群众来说,灭门什么的,那是天边的小浮云,最多让人茶余饭后感慨一下——现在的社会治安呀社会治安,人心不古呀人心不古,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影响。可是公共汽车爆炸案不一样。以现在这个爆炸的频率,不说人人自危,也至少让原来拥挤不已的六路和九十七路公交车萧条得不行,影响再扩大下去,市政的同志们是要大大的头疼的。

眼下这种情况,就算真的忙不过来,先放一放的案子也是灭门案。

沈夜熙叹了口气:“这么着吧,怡宁,你让君子辛苦点,先去现场看看,你和杨姐继续研究爆炸的这个案子,我把浆糊送回去,回头去支援君子……”

“我自己可以回去的。”姜湖说。

“就你,不烧还迷迷糊糊的呢,现在还分得清东西南北么?”

“……”本来也分不清。

“那不就得了。”沈夜熙翻白眼。

“我可以坐出租车……”姜湖说。

沈夜熙噎住,安怡宁以一种看弱智的眼神看他们英明神武的队长,姜湖笑了笑,提起脚挥挥手往外走:“再说公交我也知道坐几路,盛遥不在,大家又这么忙,我休息半天就回来。”

安怡宁嬉皮笑脸:“剥夺了你给人家献殷勤的机会,头儿,能者多劳,您就去那血淋淋的犯罪现场,候旨听命吧。”

“去你的!”

姜湖缩在大衣里,在警局门口等出租,人说“这倒霉的时候,喝口凉水都塞牙”,姜湖前不久在敬老院里做义工的时候,听一个老太太说过这句话,觉得挺有意思,现在才明白这句诅咒的真意。

十分钟以后,他觉得手脚有点僵硬,萧萧瑟瑟的冷风真的开始塞牙了……

十五分钟以后,他觉得小寒风已经把外衣给他吹透了,每一寸皮肤都处在麻木状态。每天这边来来去去的都是出租车,一辆接一辆,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回事,车都被大风卷跑了还是怎么的,偶尔来那么两三辆,还居然都是有人的。

姜湖明智地决定不等了,坐公交回去又不会死人——不就是二路么,天天来回走那么多遍,还能不认识?有点路痴是有点路痴,又没真烧傻。

其实浆糊同志是有点被烧傻了……要不然出门一看没什么出租车您就上公交呗,干嘛那么听沈夜熙的话,说等出租就一直等?

公交车还是比较给面子的,起码不会消极怠工,姜湖上去一看,人还真不少,就剩下横排的那么一个座位。不知道是不是被冷风吹的,他觉得好像头更疼了,走路有点把握不了平衡,看东西颜色都发暗,晃晃悠悠地坐在那里,听着一站一站的报时。

三站以后,一个老太太领着个孩子上来了,老太太年纪倒也不是特别的老,不过那孩子看起来也就是三四岁,正活泼的时候,老人拉着这么一个上窜下跳的皮猴子,站在晃晃悠悠的公交车上还真有点不大稳当。

姜湖看了看,四周都是倦怠的上班族,补眠的补眠,装没看见的装没看见,于是站起来,轻轻地拍拍孩子的头,对老人家笑了笑,指指自己的座位。

您看看人家这年轻人,一看就是不大舒服的样子,自己抓着公交车上边的那个扶手都直晃悠,还知道尊老爱幼呢。老太太感谢了他半天,才抱着孩子坐了上去。

姜湖迷迷糊糊地想起来那护士的话,好像当时那辆车爆炸的时候,就是这么一情况,孩子坐着,一个大人站着,然后……

然后他手机震了几下。

姜湖一看,是沈夜熙的短信:“坐下车了么?到家了么?”

不长,就那么一问,却让人觉得,这人好像一直在惦记着自己一样,心口特别暖和。

姜湖回了一条,说外边有点冷,没等着出租,就上了公共汽车,已经快到了。

没一会,沈夜熙短信又来了:“什么?!你在公共汽车上?坐的哪路车?哪个方向的?!”

姜湖有点小郁闷,自己是稍微有点不认路,稍微有点不靠谱,稍微没了点语言天赋,可是怎么在这位沈大眼里,自己就跟个智商三十以下、生活不能自理的似的?

又一站到站,附近有人挤来挤去,姜湖往旁边让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回复,沈夜熙又来,这家伙拇指神功简直出神入化:“公交车四处漏风的多冷?还那么多人。没病的多坐两圈都能冻出病来!明天之前我不想在局里看见你,要不然,你就等着下个月的奖金给大家当加班的夜宵补贴吧!”

姜湖笑了,回了一个“好”。

呃……其实好像,天气也没那么冷了么。

就在这个时候,姜湖觉得自己脚底下有什么东西发出了一声极细微的响动,好像是什么小机械“嘀——”地响了一声,然而就这么一点动静,却让他头皮一炸,有点沉有点晕的头刹那间就清醒了下来,猛地往旁边跨了一步,随后,一声不那么友好的爆炸声在他原来站的地方响起来,车上瞬间安静,随后尖叫声起,人们躁动起来,姜湖眼色猛地沉下来——他看得分明,那一瞬间,只有爆炸的声音,没有爆炸。

怎么回事?

人们拥挤着混乱起来,司机紧急刹车,车厢巨震,原本被老人抱在怀里的孩子吓坏了,老人被旁边的人撞了下,一个没拉住,孩子就从她手里跑了出去,被人一挤,眼看着就往地上摔下去。

姜湖一把拉住他,紧接着,又一声爆炸声响起,这回他能感觉得到那股灼热的气流,和就在咫尺的爆炸声,巨响震得他耳朵生疼,连尖叫和人声喧闹都被遮过去了,姜湖只来得及把孩子死死地抱在怀里,背过身去,弓起后背,以自己的身体为盾护住怀里的孩子。

天昏地暗一样——他能感觉到那股爆破的力量在把他往前推,背后处传来撕裂一样的疼痛,孩子大哭起来,力量和血液好像飞快地从他的身体里流逝,他觉得自己很快就失去了对四肢的控制,膝盖一软跪在地上,然后向前倒下去。

意识失去的最后一刻,姜湖还记得被压在自己怀里的孩子,借着把孩子推开的力气,让自己向相反的方向倒下去,不要压到他……

真正的绅士是什么样的呢?翩翩风度,谈吐优雅,相处起来让人舒服,周到体贴或者……也有人说,所谓的绅士风度不过是那些为了标榜身价的假面,追逐女人的伎俩,虚伪得让人恶心。

然而它也许什么都不是,只是一种出于自身和内心的本能,做为一个成年人,保护老人和孩子,做为一个男人,保护自己的爱人。在遇到危难的时候,挡在他们面前,在平平常常的午后,体察到他们最细密的心思,用心呵护世界上最美的东西——灵魂。

只有知道什么是美,什么是爱,才会懂得如何珍惜和守护。

一滴眼泪,不知道从谁那里流出来,飞过充斥着硝烟味道的空气,滴落在姜湖沾满尘埃的、苍白的手指上。

此时另一边的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本来人就少,还分两组行动,沈夜熙和苏君子分头在两起案发现场转了一圈,屋里的乙醚味道还没有散去,法医说尸体上有被麻醉枪击中的痕迹,推断使用的针水是M99——一种用在动物身上的麻醉剂。

很多迹象表明,受害者是在意识不清的情况下被杀的。

这很正常,在男主人在家的情况下,能干净利落地持刀杀人的,要么是穷凶极恶的团体作案,要么需要借助麻醉药。

成年受害者都被过度砍杀,而墙上的血字也表明,凶手处在极度愤怒的状态中。孩子的死状,却相对安详很多,凶手好像不怎么愿意迁怒孩子,尸体身上的伤口都不多,而且死亡之后,都被精心摆放过,表情安详。

让人怀疑……这凶手,要么是极度分裂的状态,要么,是两个人。

什么样的私人恩怨,能让人做出这种愤怒的事情?

沈夜熙在犯罪现场外一边沉默地听着法医的发现,一边给自己点了根烟。这时候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他,沈夜熙漫不经心地接起来:“怡宁,什么情况?”

“头儿,刚刚接到报案,说另一辆公交车发生了爆炸。”

沈夜熙皱皱眉,看看鲜血淋漓的犯罪现场,觉得爆炸那破案子有点烦人,拖长了声音问:“哦,是么,有人受伤么?几路车?”

安怡宁沉默了一会。

“怡宁?”

“头儿,是二路……”

沈夜熙觉得全身的血液一瞬间全都冲向头顶,四肢麻木冰凉,半晌,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说……几路?”

“二路!”安怡宁急了,“头儿,姜医生到底是坐什么回去的?他……”

沈夜熙没听完,立刻切断电话,飞快地拨出姜湖的号码:“娘的,接啊!快接!再不接老子扣光你下月奖金……”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操!”法医目瞪口呆地看着刚刚还一脸深思状的沈警官,在接到了一个电话又打了个电话之后,面目狰狞地骂了一句话,然后风驰电掣地奔出去了。

分享到:
赞(139)

评论17

  • 您的称呼
  1. 我靠好甜

    沈言七2019/02/03 16:44:56回复
  2. woc,明明有点虐却被甜到了。。

    匿名2019/02/07 01:30:29回复
  3. 天赐一个沈夜熙

    匿名2019/02/11 09:10:03回复
  4. 感觉自己猜到了真相/

    余谴2019/02/13 09:32:30回复
  5. 这个罪犯应该是自己的孩纸因为坐公交然后也是被人拿去挡而死,然后就想报复,一直重演那一幕,看看那些人怎样做,找到那个真正的绅士,至于那些自己顾自己的都被灭门了,而却没有太伤害孩纸,唉!

    余谴2019/02/13 09:34:37回复
  6. 她孩子没坐公交,但她孩子的确死了

    沈葭白2019/02/14 12:10:44回复
  7. 扣奖金…….抱歉我笑了

    匿名2019/02/15 11:15:16回复
  8. emmm,为什么才刚开始几话你们就猜出了些东西,而我还懵着呢。。。。。不过看沈队的反应,嘿嘿嘿【露出姨母笑】,恭喜你,栽在浆糊可耐手里了

    一口獠牙的小甜甜2019/02/23 21:10:53回复
  9. 这就是喜欢上了【手动滑稽】

    匿名2019/03/05 09:06:12回复
  10. 关心则乱

    匿名2019/03/28 21:32:14回复
  11. 公交车的案件感觉像报复社会人群或者说报复朝九晚五上班的年轻群体,又或者说不尊老爱幼的群体!
    道德绑架吗?

    匿名2019/05/29 11:29:07回复
  12. 诶?审判是因为那些人不在爆炸的时候保护孩子吧?那个放炸弹的人是为了验证“绅士” 吧?(瞎猜的,莫当真。

    冥洺2019/07/18 12:40:04回复
  13. 沈夜熙车还没开回局里的时候,姜湖就靠在副驾驶上睡着了,一大早起来买花找路线去医院,然后开导盛遥,还没开导完就让人给拎回来研究一个四处撒蛋蛋的混蛋,他也有点累,尤其是找路这件事,对姜医生来说,还是个费心力的事情。
    四处撒,,蛋蛋。我的关注点好奇怪

    都喜欢2019/07/20 15:19:47回复
  14. 神奇的关注点……

    锦心绣口2019/07/20 22:53:13回复
  15. 夜夜是攻吧

    蓝歪歪2019/07/30 11:35:43回复
  16. 我去,怎么又是爆炸???浆糊被炸了,后来费渡也被炸了( ・_・)ノ⌒●~*

    我来自默读2019/08/14 15:30:34回复
  17. 这……受的爆炸诅咒?

    Luke(早睡是不存在的)2019/08/21 00:12:3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