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最后的绅士 二

平时加班加点就算了,周末还得接到沈大队长的追命连环Call,就有点悲剧了。出去和情人约会的得回来,好不容易在家宅一天睡会懒觉的人得回来,和妻女共享天伦之乐的得回来,在医院以另一种形式“加班”,开导青年人感情问题的也得回来。

沈夜熙面对着一堆头顶冒着怨气的脑袋,觉得自己其实也挺无辜。

警察同志这活儿不好干,究其原因之一,就是广大违法犯罪分子们太敬业,不管晴天雨天法定节假日,随时想犯事随时犯。

没日没夜,高危行业工资还就那么回事儿,怪不得局里那么多俊男美女都只能自产自销,原本同事之间不准谈恋爱这条,在莫局上台后第二个月就给撤了,这才给了广大公安干警们一点解决个人问题的活路。

这回抓狂的也不单单是他们,汽车爆炸案这种牵扯到恐怖组织的事情,相当的敏感,连市长那边都打了电话过来。

莫匆穿件外套的时间,已经把安炸弹的那位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遍,怨念地看着安捷悠哉游哉地拿个喷壶去浇花——好不容易安怡宁那小崽子不在,能跟亲亲爱人单独相处的。

莫匆顶着一张晚娘脸,亲自出席紧急加班会,众精英们的怨念已经实体化了,办公室上空漂浮着一层黑压压的气,莫匆拍桌子:“都给老子化抑郁为力量,要不然下个周末下下个周末下下下个周末还得加班,加死你们!”

众人默……那个,档案室传达室什么的地方,还缺人不?

“局、局长……”门口一个值班的小探员噤若寒蝉地看着这一屋子人,战战兢兢地敲敲门。

莫匆眯着眼睛回过头去——唔,终于明白什么叫眼神如刀了。

“那、那个,市长、市长又打电话来了,找您……说……”

“说屁,你告诉他,催什么催?再催老子撂挑子,让他自己查去!”

“可是……”小探员要哭了,借他个胆子也不敢这么跟市长说话啊。

安怡宁□来,翻译了一遍自家教授外形、流氓内里的老爸的话:“你就告诉市长,说局长现在正在紧急调集人员研究这个问题,一有结果立刻会向市领导报告的。”

小探员如蒙大赦,脚不沾地地走了,安怡宁一回头,见自家老爸正瞪着她,莫名其妙:“干嘛?”

莫匆:“你从哪学会这套的?”

安怡宁翻了个白眼:“我跟老爹耳濡目染的呗。”

莫匆撇嘴:“屁,他当年比我还混,那点迂回还是跟着我耳濡目染的来着。”

沈夜熙干咳一声,提醒某两个把话题扯到家庭生活上的两个人注意影响。

莫匆白了他一眼,人五人六地正色下来:“大家不用拘束,可以各抒己见。”

本来也没人拘束,大家那么熟……

于是被打扰了睡眠起床气挺大的杨大小姐也跳出来耍流氓了:“市政那帮斯文败类,见过炸弹没见过炸弹?恨不得小手指头上长根倒刺都得上绷带的主儿,当恐怖分子是吃闲饭的?好不容易公交车上混上两颗炸弹,一只耗子没炸死?”

以市里公交车的拥挤情况,这种情况下只有几个人受了不致命的伤,想来也确实是没有什么威力的炸弹。

莫匆深以为然,不过毕竟身为局长,不能助长手底下人随口耍流氓的习性,于是开口说:“这个情况我已经和市长说明了,不过市长同志认为,虽然炸弹威力确实不大,但是影响极坏,非常破坏社会的稳定团结,容易影响社会秩序,造成人民恐慌。再者,凡事要防患于未然,我们不能真出了大事再想着要亡羊补牢……姜医生,怎么了?”

姜湖的表情越来越迷茫,莫匆轻咳了一声,毕竟是自家“那位”的朋友,于是和颜悦色地问了一句。

姜湖说:“莫局长,你说的话,我有好几个地方没听懂,比如,什么叫亡羊补牢?还有那个……防什么未然?”

莫匆差点让他给噎死,顿了顿才顺过气来:“这个么,姜医生可以求助于成语字典,年轻人可要入乡随俗,多加强汉语学习呀。”

姜湖一惊,心想“入乡随俗”这个词他是听说过的,意思是到哪个地方去,就要遵从哪个地方的习俗,于是非常不好意思地看了看莫匆,小心翼翼地问:“我是不是说错话了?对不起,我不知道国内开会的时候的习俗……”

沈夜熙瞥了眼局长脸上的菜色,想笑没好意思,于是干咳:“回归正题回归正题,浆糊别捣乱。”

姜湖立刻抿嘴不言声了,莫匆看了他一眼,又看了沈夜熙一眼——行啊小子,这么两天,就把这洋博士收服了?

沈夜熙直接把他当背景忽略了,正色下来:“无论是不是恐怖分子,城市公交车上发现炸弹都是非常危险的,谁也不知道他前两次是不是只是练手,万一下回再来那么一场更大规模的爆炸呢?”

“如果只是练手,对方不怕打草惊蛇么?”苏君子问。

“你的意思是?”

“在公交车上安放炸弹,是非常高调的行为,如果嫌疑人不是为了造成车上的人员伤亡,而只是为了造成某种恐慌呢?”

“造成社会恐慌又是为什么?政治目的么?如果是那样,为什么没有一个组织跳出来阐述他们的政治目的是什么?”杨曼□来,她偏头问安怡宁,“在没有抓住嫌犯以前,我们的安全工作能做到什么程度?”

安怡宁双手一摊:“公交车不像地铁,线路太多,站点太多,车次也太多,大多在人流密集的地方,不好监控。况且据说造成事故的所谓炸弹,其实更像某种恶作剧过了头的玩具,体积非常小,也许放在衣袋里就能夹带上去,我们能做的只能加紧巡逻,警告广大市民出行安全,也不可能真的一个一个地去搜每个乘客的身。”

“两辆发生爆炸事件的公交车有什么关系么?”姜湖问。

“第一辆是从火车站到植物园的公交六路,第二辆是从玉水公园到市外平城县的公交九十七路。”安怡宁在桌子上铺了一大张公交线路图,上面用签字笔画了三个黑圈,“六路和九十七路共同经过的车站我都标出来了,就是御门、银桥和咸阳路口东。”

“叫人把重点放在这三个车站上,另外把爆炸发生地点也标出来,”沈夜熙说,“受害人呢?”

基本上你一句我一句的,莫匆双手抱在胸前,发现自己已经完全沦为一个打酱油的了。他往椅子背上靠了靠,露出一个微笑来,然后轻巧地站起身来,开门走了。门口正好经过一个警员,张张口,刚要打招呼,被莫匆竖在嘴唇前边的食指打住了。然后局长大人看起来心情很好地拎着外套……摸鱼走人了。

天塌下来,现在有沈夜熙顶着啦。沈夜熙顶不住?沈夜熙顶不住,还有姜湖那个洋葱大瓣蒜呢。

“受害者之间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安怡宁说,眼看着几个人还要开问,神仙姐姐也不干了,一拍桌子,“我姓安小字怡宁,不是百科全书!你们几个有完没完,全来问我,手上有资料不会自己看呀?眼睛长着留着出气用怎么的?!”

沈夜熙姜湖杨曼苏君子大眼瞪小眼。

“那个……”姜湖弱弱地插了一句,安怡宁横眉立目地看着他,姜湖表情相当无辜,“我其实是想说,受害者之间,有一点联系的。”

“什么?”

“两起汽车爆炸案里,受伤的人都不多,但是每次都有一个孩子。”姜湖说。

怎么每次看见猫腻的都是你?沈夜熙用研究的目光看了他一会,笑了,最近喜欢上了某人柔软卷曲的头发的手感,于是再次出手蹂躏之,点评:“不错,四只眼睛果然比较好用。”

“怡宁,你和君子调集警力去你说的三个站点,注意来往人流,顺便联系一下交警大队,让他们配合。杨姐留下来配合拆氮弹组,看看能从那颗炸弹身上得到什么,姜湖,跟我走,分别走访一下两次爆炸案中的受害者。”没等姜湖抗议,沈夜熙就正色下来发号施令,“干活了干活了,今天都多穿点衣服,天气预报说大风降温。”

几个人都站起来,这时杨曼突然“咦”了一声,四处看了看:“莫局呢?什么时候没影儿的?”

“切!”众人异口同声,莫局你被鄙视了。

这一出门,姜湖就先哆嗦了一下,办公室里冬天暖气夏天空调的,倒是四季如春了,老天爷可不那么给面子,这北方城市里的特产小寒风,正在四处耀武扬威耍流氓,企图钻进每个路人的衣服里,又干燥又冷冽,早晨还阳光普照的天空,这会儿也变得阴沉沉的。

沈夜熙打开车门,捡了一条也不知道谁留在那里的围巾丢给他:“冷了吧?告诉你们多穿点,不听老人言,吃亏不花钱。”

姜湖笑了一下,接过来。

沈夜熙异常的心细,而姜湖发现,他这份心细,其实不单体现在工作时候那份洞察力上。

入冬以后,他们经常出外勤的几辆车子上,就会经常出现这样的东西——一副棉手套,一条围巾,有时候后备箱里还神奇地有几件军用棉大衣。

办公室里饮水机热水口的指示灯坏的那几天,早晨到的时候,总能看见一张便签纸贴在上面:热水开着,小心。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办公室的后门上多了一张城市公交和地铁线路图,盛遥受伤以后,从局里到医院的线路又特别用红笔描了出来,不用说,都知道是给某个不认识路的人准备的。

都说沈夜熙圆滑于事,虽然高调,也总让人挑不出错来。可是姜湖想,其实沈队这个人,对那些他自己接受的人,真的是非常非常好,让人什么时候心里都暖烘烘的。

分享到:
赞(52)

评论8

  • 您的称呼
  1. 暖暖dei~yooooooo
    刷旧文顺便打call

    安九2019/02/07 16:31:08回复
  2. 1551太暖心了叭

    山雨欲来2019/02/08 14:30:05回复
  3. 沈队也太暖了吧!还有喜欢死浆糊小可爱了!

    匿名2019/02/11 00:40:57回复
  4. 嘤嘤嘤他好暖

    笔芯和谢俞的可爱2019/02/12 00:17:46回复
  5. 截获沈小暖男一枚\(@ ̄∇ ̄@)/

    匿名2019/02/12 21:56:04回复
  6. 沈大队长很会照顾人啊!日常表白浆糊同学_(:_」∠)_

    余谴2019/02/13 09:08:52回复
  7. 莫匆穿件外套的时间,已经把安炸弹的那位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遍,怨念地看着安捷悠哉游哉地拿个喷壶去浇花——好不容易安怡宁那小崽子不在,能跟亲亲爱人单独相处的。

    亲亲爱人……

    P大的粉丝2019/02/15 18:38:13回复
    • 这重点抓的哈哈哈(>^ω^<)

      沈葭白2019/02/18 12:43:4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