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琥珀 八

苏君子心里一松,抬了一点的手指迅速放下,金秋抬头瞪着盛遥,气氛僵持在那里,盛遥微微抬高了一点自己的声音:“我再重复一遍,离开他,举起你的手,然后靠墙蹲下。金小姐,我想绅士一点,但是如果你再不照做的话,我恐怕要履行我的职责了。”

金秋嗤笑,低头对苏君子说:“你看,我说过,盛警官不是什么好人,他脸上再好看的笑容也是假的,随时都可以收回去。”

盛遥神色不动,金秋的手在苏君子脖颈附近,剩下的烛光照在她指尖,有锋利的银光在闪烁,她压低了声音,轻轻地说:“盛警官,你知道么?对于一个学医的人来说,杀人实在太容易了,只要一点点,就那么一点点的小口子,就能让人全身的血液迸出去,按都按不住,你要不要试试看?”

她尖锐地开始“咯咯”的笑,像是一只夜枭,美丽的脸庞扭曲起来。

盛遥顿了顿,低头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苏君子,手枪在手上转了一圈,枪口向上,用食指挑了起来。身体靠在门框上,反而冷静下来:“其他人一会儿就到,他们都知道这个地方,还随行带了个心理学家,你逃不了的,但是现在,你可以做些让你的罪行稍微轻一点的事情。”

“逃?”金秋幽幽地念了一句,神经质地看向他,“你说我要……逃?哈哈……哈哈哈哈,盛警官,你不明白么?我对你们都说过的,那天在警察局里,还记得么?我说,我现在活着,其实还不如死了!”

她的眼睛黑白分明,看人的时候却带着说不出的戾气:“可是我要带着礼物,才好去见我的琚,苏警官,就是我的礼物,他会喜欢的,你说是吧?”

盛遥眉尖一跳,眯起眼睛,压下心绪:“我可以用自己交换他。”

金秋没听清:“什么?”

苏君子猛地抬眼去看盛遥,盛遥低低地笑了一声,夜风扬起他额前的头发,那张脸即使在黑暗中,也有着让人心跳加快的魅力,他说:“你不觉得,比起他来说,我应该更符合你家吴琚的喜好么?”

金秋愣了一下,看看苏君子,又抬头看看盛遥,神色有一瞬间的动摇,然而马上,一抹妒色爬上她的脸庞,她握着刀的手不住地颤抖,牙齿咬得“格格”直响。

有几次,她颤抖的刀锋贴着苏君子的皮肤而过,苏君子感觉到了冰冷的杀意,从那里划过,他勉强按捺住自己——时机还不对,现在跳起来,没有一定的把握制住她,盛遥,再拖她一会儿。

盛遥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要随着金秋的刀锋而停止跳动,他闭上嘴,仔细留意着这个危险的女人,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

金秋突然尖利地笑了一声:“是啊,合他的胃口……都是你们!都是你们这些人!琚是我一个人的,一个人的!你们有什么好?他只不过把你们当成标本的材料,你们根本不值得一提,根本没有资格分去他的注意力!”

原来她的杀人动机里,竟然还隐含着那么一股子嫉妒。

苏君子觉得,全世界能想象得到的病态,全都让自己碰上了。

“没有人能代替我!”金秋狠狠地瞪向盛遥。

盛遥冷笑一声:“这我可不同意,姑娘,别自欺欺人了,吴琚那个人有过多少男人女人,你不是亲眼见过的么?”

“你胡说……”

“你亲眼看见他用贪婪的眼神窥视着那些人,亲眼看见他沉醉一样地抚摸他们的身体,像收藏最完美的工艺品一样把他们的尸体精心保存起来……啊,对了,我差点忘了,你的缝合手法,还是和他学的呢。”盛遥脸上露出一个特别妖孽的笑容。

“闭嘴!闭嘴!”

“怎么了?你还亲自帮他绑架过一个人,忘了么?就在这个地方,你的闺蜜、朋友、同学。你把她骗到这个地方,把她献给吴琚。金小姐,他撕扯着李苏的身体的时候,允许你参观了么?”

“啊!”金秋尖叫起来,“你闭嘴!闭嘴!否则我杀了他!”

她疯了一样死死地瞪着盛遥,颤抖的手上,刀锋紧贴着苏君子的脖子,就在这时候,原本应该一动不动地倒在地上的人,突然往旁边撤了足有五公分的距离,随后猛地翻身起来,擒住金秋的手腕,金秋吃痛,手里的刀一下掉落在地上,人被按向地面。

苏君子给了盛遥一个虚弱的笑容,哑着嗓子说:“幸好你来了。”

金秋瞪大了眼睛:“不可能……不可能……”

其实盛遥刚刚看见苏君子对他眨左眼、然后阴影里的左手细微地动了一下的时候,就明白对方身上的药性已经在消退了,正好逮住金秋的话头,于是纠缠到她自己崩溃。这会儿总算松了口气,掏出手铐走过去:“你可真吓死人管够啊。”

远远的,已经听见警笛和救护车的二重唱了,沈夜熙他们的速度还真够快的。

眼看着这案子就能这么尘埃落定,谁知就在这时,突然生变,有人说,疯子的力气特别大,是因为他不知所谓,把全身的气力都集中在挣扎里,本来苏君子在药物的作用下就有点手软脚软,竟然被她猛地一挣给挣开了,苏君子下意识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一脚把从金秋手里夺下来的刀子踢开,可谁知金秋却并没有要伸手去够那把刀的意思,矮下身,猛地用身体向他撞过来。

电光石火间,盛遥一把拉过苏君子,两个人的位置飞快地颠倒了一下,金秋狠狠地撞在盛遥身上,随后,苏君子听到了利刃刺破血肉的声音,盛遥的身体突然重了起来。

刹那间苏君子觉得脑子里有什么东西炸开了。

盛遥咬着牙举起枪,对着金秋的两条腿,飞快地扣动了扳机,她的大腿被穿了两个洞,血迸出来,人应声倒下,却像是感觉不到疼,然而嘶声大笑起来。

苏君子的身体无力撑住盛遥,后背抵在墙壁上滑了下去,盛遥的手放开了他,滑到自己的小腹,温热的血不停地往外涌——一把匕首插在那里。

金秋浑身是血,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女鬼一样:“我还有一把,没想到吧?哈哈哈哈,没想到吧?没想到吧?!”

“盛遥!盛遥!”

警笛尖鸣,听到枪响以后片刻,沈夜熙就带人赶来,把金秋拷起来。急救人员冲进来,迅速给盛遥做了止血抬到救护车上。苏君子茫然地想要跟他过去,却站不起来,一个医护人员不停地问他问题,他却木然地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盛遥……

盛遥……

盛遥……你为了什么……

金秋为了什么?盛遥又为了什么?这世界上,也许没有比人心更玄妙、更复杂的东西了。

阿道夫·希特勒说:“民众爱严峻的统治者,甚于爱乞怜的人。”

医院好像永远都是一个样子——长长的走廊,只有尽头处才看得见窗,没有阳光。来往的医生行色匆匆,带着那么一股倦怠的冷漠,冰冷的医疗器械不时与人擦肩而过。四处充斥着疾病的味道,血的味道,还有刺鼻的药味和消毒水味。

手术室的灯亮着,姜湖坐在手术室外的椅子上,身体裹在藏青色的大衣里,低着头,双手撑在膝盖上,十指交叉着,抵着额头。

沈夜熙拎着从自动售货机里买的两罐热咖啡,大马金刀地坐在他旁边,递给姜湖一罐:“君子没事了,医生说他现在药劲儿没过,有点神志不清,明天就好了,我让杨曼先回去了,怡宁在局里处理后续工作,晚一点可以和她爸一起回去,也安全。”

姜湖木然地点点头,接过咖啡,却没打开,只是双手捧在手里。沈夜熙拍拍他的肩膀:“你怎么了?”

姜湖轻轻地笑了一下,摇摇头,表情说不出的疲惫,沈夜熙还从来没在他脸上见过这么明显的负面情绪。半晌,他才低声说:“我……不知道,是我的错么?”

沈夜熙一愣:“你说什么?”

“苏哥被绑架,盛遥被刺伤,是因为我没有更效率的想到金秋的问题么?”姜湖轻声问,“我以前……以前都是一个人,从来没有和许多人一起工作过,我看着你们就像是……”他皱皱眉,又像是找不到合适的词了一样,半晌,才叹了口气,“像是个旁观者。”

“你觉得是因为你没有更好的加入我们,所以影响了所有人的效率?”

姜湖点点头。

沈夜熙轻笑一声,像杨曼一样,伸手去揉他的头发,姜湖顶着一头鸡窝一样乱七八糟的深栗色头发,茫然地看着他,沈夜熙说:“那也应该是我们所有人一起承担责任,你还是不懂什么叫合作吧?”

姜湖不言声。

“合作呢,就是要所有人一起努力,然后一起承担各种可能的结果。”沈夜熙想了想,这时一个护士推着一辆车从他面前走过,他把伸到前边的脚缩回来,轻声说,“我们每个人既是单独的个体,又是整体的一部分,我们工作的时候是一个人,不工作的时候是一家人,懂么?”

姜湖脸上露出一点动容的神色,沈夜熙拍拍他站起来:“走吧,手术还得有一会儿呢,在这等着也没什么用,咱俩先出去垫垫肚子,晚上还得陪我在这熬着呢。一家人么,总不好让女孩子在这守着,你就跟着我辛苦点吧。”

姜湖摇摇头笑了笑,突然说:“沈头,你或许受过创伤,可是绝对没有创伤后应激障碍的症状。”

沈夜熙一愣,回过头来看着他,姜湖的眼镜片在楼道的灯光下反着光,把他一双眼睛挡得严严实实的,只听他说:“可是据说你有一段期间的记忆出现了遗失……所以我想,那不是遗失,应该是有所隐瞒吧?”然后他也站起来,笑眯眯地说,“放心吧,既然你想要隐瞒,我就不会再打探的,不是说一家人么?”

沈夜熙撇撇嘴,瞪了他一眼:“你们这帮搞心理的,真烦人。”

分享到:
赞(137)

评论20

  • 您的称呼
  1. 啊啊啊这里人也太少了吧。。。

    匿名2019/02/07 01:05:32回复
  2. 哭唧唧(ㄒoㄒ),心疼盛遥

    匿名2019/02/12 21:54:18回复
  3. 公子啊!我余谴愿用我同桌一世烟缘,换公子一世幸福安康!【几次没表白了?这次补上:浆糊同学心理医生很适合你,我很喜欢你!】

    余谴2019/02/12 22:08:44回复
    • 你的同桌知道了怕是要打死你

      年久2019/02/14 09:04:03回复
  4. 表白啥的,不存在的#^_^这对太能磨了

    沈葭白2019/02/14 12:07:39回复
  5. 在下非常同意楼上观点,就算这对能在一起,可是要表白在一起的话。。。。。我相信等他们在一起花都谢了

    一口獠牙的小甜甜2019/02/23 18:12:27回复
    • 在下也同意楼上的观点,双向暗恋好磨人啊,尤其是另一方已经有了家室而且还不知道自己心思。。。。。。

      匿名2019/03/05 08:56:10回复
  6. 不知道为什么一直觉得盛遥超可爱

    匿名2019/02/23 19:28:29回复
  7. 真的……如果盛遥早几年认识君子就好了

    小花2019/03/09 21:23:30回复
  8. 这一章怎么能没有评论呢,盛遥和君子太甜了吧,为什么君子要英年早婚

    匿名2019/03/17 17:55:23回复
  9. 可爱的浆糊

    匿名2019/03/22 19:17:48回复
  10. 楼不知道多少个上我也懒得数的余小姐,你的同桌真的不会打死你吗?

    白银十卫2019/04/19 23:28:07回复
  11. 余谴啊,你的同桌好可怜啊(´;︵;`)

    P大粉丝2019/04/20 17:39:02回复
  12. ……

    P大的粉丝2019/04/20 17:39:19回复
  13. 三楼的,你跟你同桌是有多大仇啊

    巍乱我心2019/05/21 14:03:26回复
  14. 三楼的,是姻缘,你打错了

    锦心绣口2019/07/20 22:19:06回复
  15. 虽然不应该ky,但我总觉得坏道比默读少了一点什么
    (三楼的,你和你同桌多大怨啊)

    一只约吹2019/08/05 13:55:14回复
  16. 好心疼盛遥,喜欢上一个不该喜欢的人

    匿名白2019/08/10 12:25:18回复
  17. 开头真的是妙啊!

    匿名2019/08/16 16:21:52回复
  18. ………………我觉得副cp岌岌可危,文案里真的没有打错字吗
    君子好男人啊,干嘛那么早结婚啊!!

    Luke(早睡是不存在的)2019/08/20 05:09:5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