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琥珀 七

我会在很多很多年以后,都忆及那年窗外的月色,也会在很多很多年以后,都忆及闯进我黑色世界中的你。

就像世界上最无畏的骑士,我亲爱的,无畏地撕开暗夜,走在光明之前。

我想化身为你的狐狸,我想……我已经被你驯化。

手脚不能动,能听到声音,有人在附近走动,大脑和肌肉之间的联系被切断了,是……肌肉松弛剂么?应该好好学学药剂学的。

苏君子醒来以后就是这种情况,想到之前发生过什么,他的心突然沉到了谷底——金秋说门口巡逻的各位探员辛苦,如果不进来吃晚饭,就请来喝杯茶,那杯茶……

有人轻轻地叹了口气:“苏警官,你该醒了吧?”

苏君子睁开眼睛,他只能做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了,控制不了自己的声音,说不出话——这是个漆黑漆黑的地方,密不透风,只有金秋正在一个一个点着的蜡烛,女孩依旧是一身黑衣服,衬得一张脸白得像是从恐怖片里出来的。

苏君子无声地看着她——金秋,你为什么。

金秋点着了最后一根蜡烛,冲他笑起来:“苏警官一定很惊讶吧?我知道你不会怀疑我的,你是个好警察,太好了。你知道吗,我去警局的时候,你给我倒牛奶,那么温柔地跟我说话的样子,让我一下子就想起他来了,当时我就想,就是你了,你和他们都不一样。”

苏君子的目光一直跟着她——我不明白。

金秋自顾自地说:“你们的沈队长眼睛里只有案子,一点蛛丝马迹都能让他看出些什么来,那个盛警官,他的笑容太讨厌了,表面上对人很好,其实心里不知道在转什么心思,还有……最后来问我话的姜医生,我讨厌他那么锐利那么冷的眼神,只有你,只有你才是真心对别人好的。”她脸上扬起一个有点天真的笑容,“就和他一样。至于你们那两个漂亮的女警官,我想了想,还是不要了,我已经有很多女人的标本了,再不换换样子,他会不高兴的。”

和吴琚那个变态杀人狂一样?苏君子觉得这句话无论正着听还是倒着听,都不像是在夸自己的。

金秋凑近他,几乎趴在他耳边,轻轻地说:“我告诉你哦,我练习了很久很久,才准备好了回来像你们复仇的,苏警官,虽然我也很喜欢你,但是我真的真的很恨你们,你们杀了他。”

苏君子曾经做过卧底,受过一定的药物训练,他一边听着这疯姑娘唠叨,一边注意地恢复着自己的体力——精力集中在手指上,对,被自己的身体的阴影挡住的那根手指,抬一下,抬一下,精力集中在那里,可以的,抬一下……

金秋没有注意到他,她神经质地笑了笑,站起来,准备着最后的手术用品。

盛遥把车开到金家楼下,立刻就发现了不对——之前在那里巡逻的探员们都不见了!他拿出手枪,一脚踹开金家的门,屋里横七竖八地躺着七八个人,包括金秋的妈妈。盛遥小心地检查了整个屋子,没有别人的踪迹了,他摸了摸他们的脉搏,发现只是被麻醉了,看来金秋的目标不是他们……那就是,君子了。

盛遥闭上眼,定了定神,深深地吸了口气,迅速地给急救中心打了电话。他一只手的手指甲狠狠地掐进自己的肉里,试图以身体上的疼痛缓解自己的焦躁。

冷静……现在需要冷静。可是君子,你到底在哪里?

桌上放着一壶茶,盛遥用手试了一下,温的,说明他们离开的时间并不长。苏君子再怎么说,也是个身量不俗的男人,金秋一个年轻女孩子,要怎么把一个大男人拖走?盛遥在屋子里转了一圈,突然,他的目光一缩,拐角的地方,有一个位置上有一块地方,尘土的痕迹显示,这里曾经放过轮椅一样的东西——对,金秋刚被救出来的时候腿脚不灵便,坐过一段时间的轮椅。

但是金秋家没有一辆大到足够装进一个轮椅的车子,他也并没有看到废弃地被丢在一边的轮椅,那么他们应该还在不远的地方。盛遥的手脚越来越凉,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在头顶。

这时他的手机疯狂地响起来,盛遥接了没说话,把听筒静静地放在耳边。

沈夜熙急了:“盛遥你在哪里?”

“金秋家里,所有人都被麻醉了,救护车一会就到,金秋和君子不知去向,轮椅被推走了。”盛遥平平板板地说,“走不远。”

“姜湖。”沈夜熙低吼一声,那边大概是免提。

姜湖以一种异乎寻常的超快的语速说:“对于金秋来说,我们可以认为她的人格、她的感情是完全依附在吴琚身上的,她在杀害了那么多的人以后,胆子大到足够到警察局来设计复仇,那么她将把苏哥视为她给吴琚最好的献礼,那地方将是一个仅仅对他们两个人有意义的地方。”

那边传来翻阅东西的声音,姜湖小声说:“把之前吴琚的案件回顾一下,看看那时候的受害者有没有和金秋有联系的,快。”

“既然盛遥说他们走不远,会不会苏哥他们就在她家附近,比如金家车库什么的,有地方还……”这是安怡宁在说话。

她还没说完,就被姜湖截口打断:“不可能,快找。”

安怡宁被他突如其来的强势弄得一愣,姜湖立刻反应过来,低低地道了声歉:“对不起,我的意思是,金秋是个自负非常聪明,胆子很大的人,她敢在自己家里制造虚假证据,引我们上当,就不会带苏哥去那么、那么……”

果然姜湖这种人不能说话太快,语言跟不上思维,于是因为脑子里反应不出合适的词汇而结巴了。

安怡宁笑了一下,不以为意,也丢给他一打东西:“帮忙。”

沈夜熙问:“为什么要追查和金秋有关系的受害人?有什么根据么?”

姜湖飞快地翻看着资料,看来他的阅读技巧倒是不错,就是表达能力不大行,感情美国也有“哑巴汉语”,听见问他,组织了一下语言,才说:“吴琚把人物化,他抓到一个受害者以后,一般会把受害者当成满足他欲 望的工具,不会和他们相处太久,而金秋被绑架的时间很长,最后她居然还能在吴琚手上活下来,我猜想他们之间进行过一些……嗯,交换彼此需要的东西的……”

“交易。”沈夜熙提示。

“对,交易。”姜湖频频忘词,表情有点懊恼。

“你觉得吴琚让金秋活下来,是因为她为他提供了什么东西?比如……另一个猎物?”

“我研究过琥珀杀手的案子,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合理解释,能打动吴琚的东西不多。”

时间就像刀子,一下一下地凌迟着盛遥。突然,杨曼一声惊呼:“找到了,这个人,叫李苏,是金秋的大学同学,住得也不远,从小就认识的朋友,在金秋被失踪后半天,也相继被绑架,她的尸体后来被发现……天!”

杨曼使劲摇了摇头,彪悍如她也忍不住全身发冷。

“怡宁,联系李苏的家人,十万火急,希望他们配合,快。”沈夜熙握着方向盘,眼睛紧紧地往前看,“盛遥别挂。”

安怡宁办事相当快,有时候他们都怀疑这女人心里,是不是装着整个城市的户口信息。让他们松口气的是,虽然李家面对着这个突如其来的电话、和电话那边的警笛声有点不知所措,但到底还是合作的。

片刻后,安怡宁说:“李苏的父亲告诉我,李苏小时候和金秋是很好的朋友,金秋那时候因为父母娇惯太过,不大会和同龄孩子交往,一直比较受排斥,直到遇见新搬过来还没有适应环境的李苏,两个孩子那时候经常到李家楼下的一个独居的老人家里玩,后来老人去世了,子女把他的房子租了出去,但是老人把自家改成旧物仓库的车库钥匙交给了金秋,于是……”

“怡宁,那个车库的位置。”沈夜熙打断她。

安怡宁飞快地报了个位置出来,话音落下的同时,盛遥那边的电话猛地被切断了。

沈夜熙一脚把油门踩到底。

金秋时不常地抬起头,对苏君子来那么一个诡异又天真的笑容,苏君子当没看见,仍然把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身体上,然后,手指微微抬起了半厘米!

他心里一喜,这代表着自己正在慢慢地夺回身体的控制权。

金秋发现苏君子闭上了眼睛,有点不满意,又开始说话:“苏警官,你睁眼看看这里吧?我给你讲讲我和琚的事?”

手掌的感觉渐渐回来了,接下来是小臂……苏君子一边窃喜一边睁开眼睛,装作在认真听她说话的样子。

重新得回他注意力的金秋看起来很开心,笑了笑:“一开始他有点吓人,我和你们一样,都以为他是个坏人。”

苏君子发现,自己有幸听到了一个女孩是怎么神经病了的经历。身体那种麻木的感觉退下去一些了,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脚踝可能是被对方拖着的时候磕着了,有点刺痛。

金秋大概是误解了苏君子脸上一闪而过的异色,摇摇头,叹了口气:“唉,你们现在都还觉得他是个坏人吧?真是愚人,只看得见表面,看不见内在,琚是个非常非常温柔的人,懂艺术,懂得照顾人,非常有风度。”

有一部分力量可以积聚起来了,苏君子不动声色,心里从来没有这么感激过局里给自己药物训练的决定。

金秋歪着头,赞叹一样地打量着他,轻笑,把一整套工具拿出来,然后走过去,蹲在苏君子旁边,温声细雨地对他说:“我们开始吧,闭上眼睛,我再给你一针麻醉,不会让你受罪的,刚刚只是想和你说说话。”

苏君子眼睛紧紧地盯着她拿着针头靠过来的手,以自己现在的情况,恐怕只有一次机会……

这时一声巨响,车库的门猛地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放在门口的一部分蜡烛被夜风一吹,灭了,盛遥用黑洞洞的枪口对着金秋,表情冷极了,一字一顿地说:“离他远点,举起你的手,靠墙蹲下。”

分享到:
赞(59)

评论14

  • 您的称呼
  1. 苏君子盛遥

    小笼包*精华2018/10/18 21:35:05回复
  2. 所以金秋和那个变态吴琚到底是什么情况,也不说清楚

    匿名2019/01/30 14:33:32回复
  3. 所以金秋喜欢吴倨,自愿被杀什么的,但是警察来了,金秋被救了,吴倨判刑死后,她就觉得自己没死成反而吴倨死了,应该向警察报仇,,,

    沈葭白2019/01/30 22:11:16回复
  4. 这真是的,就应该等她死了再抓人的,她活着就酿成了多年后的复仇啊

    沈葭白2019/01/30 22:13:04回复
  5. 其实我不太喜欢舒久和盛遥这一对

    匿名2019/01/31 16:42:30回复
  6. 不喜欢也没办法呀,总不能去当小三吧(。_。)

    匿名2019/02/12 21:52:47回复
  7. 怎么说呢?挺希望公子能够如愿以偿和君子在一起,可君子已成家,没办法。只能期望阿久对公子好点了_(:_」∠)_

    余谴2019/02/12 21:59:57回复
  8. +1

    沈千秋2019/02/17 23:09:54回复
  9. 感觉蛮喜欢盛公子和君子这一对的,虽然没结果

    灿白的世界女孩2019/02/18 01:24:05回复
  10. emmm斯德哥尔摩是病,得治

    顾长卿2019/02/18 01:25:00回复
  11. 这话应该算评论多一点的一话了,苏君子和盛遥在一起多好啊!可惜就可惜在苏君子已婚了,还有孩子。心疼我盛遥啊,不过可以看出小甜甜也是心疼盛遥的,给盛遥配了个舒久

    一口獠牙的小甜甜2019/02/23 17:59:41回复
  12. 盛哥霸气

    匿名2019/02/23 20:19:34回复
  13. 盛公子英雄救君子啊

    匿名2019/03/22 18:57:57回复
  14. 这个案子有点像默读的第二个案子,苏家的感觉

    彼岸盈轩2019/03/23 22:04:1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