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天使之翼 三

男人嘴里哼着断断续续的歌,脸上露出一个说得上温暖的笑容:“别害怕,一会儿就结束了,妈妈爱你,妈妈喜欢你,小天使……”

他怀里的东西发出碰撞的声音,男人宝贝一样地抱着它们——那是一截一截人类的肋骨:“妈妈会喜欢你的,会喜欢你的……”

他从门口走到墙角,又从墙角折回来,一开始脸上的表情平和安静,可是在这么来回来去走的过程中,却越来越扭曲,越来越焦躁,然后他的脚踢到了原本堆在墙角的一件衣服,是一件童装,纯白色的小裙子,染满了血迹,男人的脚步定住了。

他停下来,小心翼翼地把怀里的肋骨放下,慢慢地蹲下,双手捧起染血的裙子,“呜呜”地哭起来,嘴里颠三倒四地说话:“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坏人,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

而这时候,下水道附近围了一圈荷枪实弹的警察。

盛遥把烟从兜里掏出一半,看了旁边正在翻法医验尸报告的杨曼一眼,又给塞了回去,双手抱在胸前,靠在电线杆子上,俊男美女本来挺赏心悦目的,如果背景不是倒霉的下水道口的话。

一帮警探们在下水道底下搜索其他的尸体。

杨曼摆摆手:“你抽吧,也给我点一根,这个味儿——你说这王八蛋,害了人家孩子不说,还把尸体扔在这,这不是存心的么?”

“你什么时候也开始这口了?我记得你以前不抽烟来着,少抽点,烟草对女人不好。”盛遥笑了一下,点了根烟给杨曼递过去:“你站远些,去上风口上,别熏着。”

杨曼接过来,瞅着他撇撇嘴:“盛公子,你可真是一身宝,说话的唾沫星子都是春 药的原料,连呼吸都暧昧得会让人误会。”

盛遥眨眨眼睛:“美女,你误会什么了?”

杨曼翻白眼:“滚蛋!”

她四下打量了一下,旁边有几栋老楼房,马路另一边是胡同和密密麻麻的平房民居,下水道所在的这条路就是一条死胡同,好几天可能也不见有人来:“盛遥,你说这地方,什么人把死孩子扔在这,能不引人注目的?”

盛遥皱皱眉,走了一圈,居高临下地看着黑洞洞的下水道:“白天这边人来人往,我想抛尸的时间应该是深夜或者清晨?”

“后边有个公园,我听说清晨四点钟以后,就开始有老人家在那锻炼身体遛鸟了,那边是个电力厂,好多职工都在这边住,晚上值夜班,到几点的都有。”杨曼翻了翻手里的另一打材料,“你说会不会有潜在的目击者?”

盛遥抬起头来,和她对视一眼,正这时候,下水道底下传来一嗓子:“找到了,来人!找到了!呕……他妈的……”

“你在上边等着,我下去看看。”盛遥把外衣脱下来扔给杨曼,“别下来了,底下太脏。”

杨曼顺手把他的外衣搭在一边,紧跟其后:“我是有点洁癖,可是咱不就是吃这碗饭的么,有什么好嫌的。在局里,女人都得当男人,男人只能当牲口,你一个牲口,就不用对我一男人绅士风度了。”

盛遥摇头失笑,可是这笑声却很快卡在了喉咙里,身经百战的盛警官终于也愣在原地了,杨曼紧跟着下来,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妆容精致的五官扭曲了一下,一个年轻的探员紧紧地捂住嘴,从两个人旁边冲了出去,发现尸体的探员往旁边退了半步,让两个人清楚地看见他们的发现。

微弱的灯光下,各种腐败的味道充斥其中,下水道下面排着四具小孩的骸骨。所有的骸骨都尸首分离,最新的一具还没怎么被腐蚀,背部的皮被整个剥下来,肋骨不见了,露出里面的内脏,几只老鼠正在啃食着,孩子没了头。

盛遥忍不住偏过头去,低低地说:“幸好君子不在。”

——这场景对每个为人父母的人冲击都太大了。

沈夜熙接到电话以后把汽车开得像飞机,风驰电掣地就到了案发地点,杨曼在地面上等着他们,脸色有点发青。见他们来了,点点头:“盛遥在下面,尸体法医还没动手,等着让你再看看现场——小姜,你在上边等着吧,别下去了。”

姜湖犹豫了一下,顿住脚步,沈夜熙已经和旁边等着的法医打了个招呼,义无反顾地跳下了下水道,姜湖想了想:“杨姐……我想下去看看。”

杨曼摆摆手:“真的,别下去了,你受不了这个的,我们跟死物打了这么多年交道,看见这个还觉得心理承受不了呢,一会你得给我们疏导一下,你还没见盛遥刚刚的脸色呢。

姜湖问:“可是我什么情况都不知道,怎么给你们疏导?”

杨曼说“没事,你知道地下有死人就行了。”——都说杨姐简洁利落,果然名副其实。

姜湖也不吱声了,就那么看看她又看看下水道,表情有点纠结。

每次看见他纠结的表情,杨曼都觉得自己要化身为狼,被对方眼巴巴地看着,那感觉就像她刚刚抢了个十岁小孩的棒棒糖似的,负罪感就像小火苗,煎熬着她那不多的良心,几秒钟以后,杨曼再一次落败,无奈地摆摆手。

安怡宁说,出来混总是要还的,盛遥说,一物降一物。

姜湖立刻脱下了外套,卷起裤腿和有些长的衬衫袖子,跳了下去——他以前动作就没这么迅捷过——杨曼再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叹了口气耸耸肩,往旁边让了让,等着姜湖五秒钟以后从里面冲出来呕吐。

“你看这些孩子,与其说是被扔到这里的,不如说是被细心摆成这样的。”盛遥蹲在尸体旁边,带着手套,抬起头来对沈夜熙说,“我真不想这么说,但是……我觉得这个凶手好像很在意这些孩子们,心怀歉意或是什么的,他是把尸体轻拿轻放到这里的。”

沈夜熙点点头,也挽起裤腿蹲下来:“尸体都被并排放在这里,每个人之间的距离好像都经过精密测量似的,很相近。”

盛遥皱眉:“你觉得这个凶手可能又精神上的异常?”

“精神分析学派认为攻击别人或者自残自虐都是死本能的作用,可是我想,这些都是人们在压抑和剧烈的心理冲突中,突显出来的精神上的病态。”沈夜熙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见身后一个声音,不高不低地说。

他猛地回过头去,看见姜湖站在那里,昏暗的灯光下看不清姜湖的眼神,年轻人站在那里的样子,有点单薄,有点悲伤。

盛遥愣了一下:“小姜,你怎么下来了?”

沈夜熙惊讶于这个迷迷糊糊的年轻学者此时的镇定,他在满是污物的下水道里没有任何的不适应,像是见惯了尸体和死亡一样,没有惊慌失措,也没有恶心呕吐。

莫局长做过太多不合常理的事情,包括当年大案要案特别侦察组的成立,包括让那时年仅二十六岁的沈夜熙成为领头人,包括很多很多的事情,后来都证明这人是对的——那难道让姜湖跟进外勤,也是他不动声色的安排之一么?

沈夜熙有心观察这个不知深浅的新同事,于是默不作声地往旁边让了一点,给姜湖留出个位置。

姜湖沉默了一会,问盛遥:“没叫苏哥吧?”

盛遥会意地笑了笑,摇摇头:“没,怡宁那边我打了个招呼,正好四家要走访,他们俩也够忙的,不让他们过来了。”

沈夜熙脚有点麻,活动了一下:“姜医生,你对犯罪心理的了解深么?”

“我修习过这方面的课程。”姜湖迟疑了一下才回答。

“那你听说过心理画像么?”

姜湖抬头看了他一眼,摇摇头:“心理画像的理论和技术现在并不是特别的成熟,国内还没有正式运用到刑侦工作里,况且不是团队作业只有我一个人的猜想,太过主观,可能会造成很大的偏差,影响你们的判断。”

“也就是说你可以做。”沈夜熙沉声说,他脸上虚情假意的敷衍消失了,透出那股特别的锐利来,“没关系,姜医生,你可以试一试。”

姜湖和盛遥都有点吃惊,沈夜熙这个人,即使真的是非常熟悉非常亲近的人,有时候也会觉得他的心思有点难测,好像刚刚还对姜湖这个看起来没什么用的外派人员不怎么上心,这时候却突然正经起来。

见姜湖仍在犹豫,沈夜熙又补充了一句:“不用担心,我会有判断,没那么容易被你误导,说出来吧,就像你在车上的时候跟我指出的演出位置的事。”

“什么演出位置?”盛遥问。

“姜医生发现失踪的孩子在被绑架以前参加演出的时候,都站在同一个位置。”

“其实……也不全是。”姜湖指了指地上的尸体,“在第一个孩子,也就是那个叫卢慧的小姑娘失踪以后,合唱团演出又换了一个领唱,那个孩子也在同样的位置待过,却并没有遭到绑架。我本来想不通,现在明白了。”

盛遥像是看见了什么稀罕物一样,睁大了桃花眼,也站起来,静静地听着他说。

“是因为那个孩子太高了。”姜湖说,“我看到那张演出照片的时候,觉得那次的队形排得不大好,可能是因为话筒位置或者声部之类的原因,那个领唱的男孩比旁边的孩子高出大半头来,几乎把后边一排的孩子都给遮住了,后来合唱团的老师才把他调到了旁边,和另外一个领唱的位置换了一下,那个领唱就是第二个被绑架的孩子。”

“你是说这些孩子之所以被选中,除了站的位置原因之外,还有身高因素?”沈夜熙的目光移到了并排躺在地上的孩子的尸体身上,他站起来以后视野随着变高,这时他发现了一个很诡异的事情,就是这些排放整齐的尸体的脚和头,都是在一条直线上的,孩子们的生前的身高看起来相差不多,而砍下的头和身体之间的一点点距离上的不同,其实是为了排列整齐。

沈夜熙指着地上的尸体张张嘴,有点反胃:“他把人砍成两截,是为了让这些孩子彻底变成一样高?”

“不……我觉得更准确的说法是,让这些孩子的尸体被摆放整齐。”姜湖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这个凶手有一定程度上的焦虑障碍,像是强迫症,强迫症病人会强迫性地做一些别人看起来毫无道理的事情,比如走在路上的时候会绕过地面上的裂痕,比如所有的东西都必须按照一定规则摆放,他们对‘整齐’有特别的冲动。”

“我……不大理解。”盛遥问。

“你不能理解的,强迫症的病因到现在没有统一的说法,他们会不由自主地做一些事情想一些事情,否则就会异常焦虑不安。”

盛遥和沈夜熙对视了一眼,沈夜熙问:“能具体点么?”

姜湖思考了半天,正当他们以为他要发表什么专业性极强的言论,准备洗耳恭听的时候,就听他用一种缓慢的语速赞同了盛遥最开始的结论:“我是想说,这家伙可能不大正常。”

多么有见地啊。

分享到:
赞(136)

评论20

  • 您的称呼
  1. 首赞 首评都是我的 给P大打电话

    匿名2018/10/22 17:52:24回复
  2. 心理画像,emm……想到了《默读》的画册计划

    沈葭白2019/01/29 14:12:50回复
  3. 滴,刷卡成功!表白浆糊同学_(:_」∠)_

    余谴2019/02/12 13:19:13回复
  4. 楼上别走,一起聊一聊吖(“⌒∇⌒”)

    倚清秋2019/02/12 20:48:28回复
  5. 呵呵呵,可爱的浆糊同学

    奈何缘2019/02/13 17:18:18回复
  6. 浆糊好可爱呀

    阿久2019/02/13 20:36:33回复
  7. 这是有联系的吗,和默读

    沈千秋2019/02/17 19:29:17回复
  8.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emmmm……《大哥》原句啊
    评论有点少啊

    野渡无人舟自横2019/02/28 20:01:06回复
  9. 我在这个时间看这种片段……不说了不说了,p大保佑我

    风月江川2019/04/01 23:52:16回复
  10. 是我喜欢的类型,准备一刷

    匿名2019/04/02 12:44:06回复
  11. 让我想到了心理罪

    匿名2019/04/04 15:23:04回复
  12. 哈哈哈哈 太有见地了

    匿名2019/05/13 12:15:08回复
  13. 我一直觉得自己看P大文的顺序是对的,七爷后是天涯客,逆旅后来坏道,不过看到心理画像后发现我错了,为啥第二本就选择了默读!应该是坏道之后再默读啊!默默地决定回去再刷第五遍默读。

    撒的一手好娇2019/05/17 22:32:09回复
  14. 一物降一物哈哈哈没毛病哈哈哈

    读者2019/05/19 14:05:08回复
  15. 为什么我要先看默读

    巍巍委屈没有人爱巍巍了巍巍好可怜澜澜不理巍巍巍巍好委屈但巍巍不说2019/07/12 16:52:20回复
  16. 我觉得,如果我走上刑警这条路,一定要给皮皮和场子打电话

    金大小姐2019/07/14 21:48:52回复
  17. 嗷!二楼你和我想的一毛一样啊!

    冥洺2019/07/17 19:41:01回复
  18. 默读是我的入坑书……(啊啊啊!!我跟葭白小姐姐想的一样呢!!!!)

    暮晞2019/07/26 15:50:23回复
  19. 多么有见地呀……23333

    躲躲2019/08/19 18:27:25回复
  20. 莫局长做过太多不合常理的事情……
    这家伙早年还混黑道混得风生水起呢
    金大小姐……同党+1

    Luke(早睡是不存在的)2019/08/20 03:30:1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