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天使之翼 二

“本月报上来的失踪的孩子到目前为止,已经有四个了,”安怡宁把一排小孩的照片一字排开,有男孩有女孩,都长得挺漂亮,“失踪的孩子差不多都是八九岁,在学校也很乖,家庭情况都不复杂,父母的社会关系简单,不属于高危群体,基本可以排除仇杀。另外家里都是中产阶级,过得去,但多有钱也说不上,匪徒连个电话也没给家里打一个,也不像是索要赎金的类型。”

“专门对同一个年纪,同一个类型的孩子下手,不要赎金……这么听起来,像是恋童癖或者人贩子。”

说话的是坐在苏君子旁边的一个青年,一双桃花眼顾盼神飞,看人的时候,眼睛里好像飘着着一层流光,显得特别的专注,几乎让人生出一种他很深情的错觉来——当然也就只是错觉了,这是全局第一桃花男盛遥,因为其“名声”远播,被女警们视为毒品一样,即想着要敬而远之,又忍不住想被诱惑。

他歪歪斜斜地跨坐在椅子上,修长的手指撑着下巴,看着就赏心悦目。

“人贩子一般不沾人命,就算真的要灭口,也不过就是杀了人了事,”安怡宁说,拿出了另一组照片,黑黢黢恶心的下水道,各种各样的垃圾,还有混杂在垃圾中间的女孩的头颅,“死者的头是被很锋利的工具割下来的,其他部分没有找到。你们想啊,真要杀这么大的一个孩子能费多大劲,有力气一点的成年男人一只手就能把她掐死,何必特别把孩子的脑袋割下来?”

“我有个问题,如果只有这么一具尸体,”苏君子插了一句,他的声音特别低沉柔和,对别人说话的时候会非常认真地盯着对方的脸,“我们是不是可以认为,其他的孩子还都还活着?”

安怡宁沉默了一会:“不排除这种可能,但是最好别抱什么希望——张晶,就是死者,她是四个失踪的孩子中的最后一个。”

这时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短发女人推门进来,鞋跟急促地点着地面,手里拿着一打材料:“几个失踪的孩子的全部材料,我都找来了……哟,夜熙,你怎么回来了?”

一直坐在旁边不吱声的沈夜熙冲她笑了笑:“怎么的杨姐,你也不欢迎我?”

“不欢迎,你不招人待见,”杨曼开玩笑,拿材料敲了他脑袋一下,想了想,又敲了一下一边的姜湖,“我一眨眼的功夫,你就不知道跑哪去了。”

姜湖捂着被打的地方,眨巴着眼睛,又委屈又不好意思地看着她。

两秒钟以后,杨曼被击败了,她捂住胸口,深深地叹了口气:“小可爱,你当心理医生简直太得天独厚了,每个细胞都吐露着治愈系的小心心。”

沈夜熙不动声色地翻了个白眼,干咳一声岔开被杨曼领得越来越不着调的话题:“几个孩子之间有什么联系么?”

“有,先让我喘口气。”杨曼坐在旁边的桌子上,顺手捞过盛遥的杯子喝了口水。

盛遥睁大了桃花眼:“天哪,这杯子我可得珍藏起来。”被一巴掌扇上了那漂亮的脑袋。

“这几个孩子家住不同的区,父母也没有工作上的关系,就读于不同的学校,可是他们都是一个合唱团的成员。”杨曼抽出一张纸,上了珠光的指甲在上面点了点,“就是这个,叫‘天使之家’的童声合唱团。”

“我好像听说过……”苏君子托着下巴想了想,“是不是在电视上出来过?”

“儿童节目里出来过几次,挺红的。”盛遥冲苏君子飞了个媚眼,“陪你小女儿看的吧,五好模范爸爸。”

苏君子好脾气地笑了笑。

“有这个天使之家的背景材料,和在案发时间附近的活动安排么?”沈夜熙问。

“有,之前的现在的和未来的都有。”杨曼抽出几张时间表递过去,“沈头,我觉得咱们应该到找这个合唱团的负责人联系一下,因为每次孩子失踪之前不久,都正好参加过合唱团演出。”

“你怀疑合唱团的负责人?”

“不,这些人我刚刚都调查过了,没有恋童或者其他精神异常的历史,并且在几个案发时间都有比较完美的不在场证明。”杨曼说,安怡宁对她的效率做了个仰视的表情。

盛遥捂脸:“美女,你好歹给我们这些没用的臭男人留点活路。”

众人笑,盛遥继续被杨曼暴力镇压。

“君子怡宁,稍微辛苦一点,去走访一下受害人家属,盛遥杨姐,你们去张晶尸体的案发现场看看,顺便联系一下负责本案的法医,我去……”沈夜熙顿了顿,目光扫过一边抬着头看着他的姜湖,眉尖几不可查地抖动了一下,“姜医生,就麻烦你和我一起去走访一下天使之家的合唱团吧。”

他拎起外衣走了出去,姜湖赶紧一路小跑地跟上,还不忘回过头来笑眯眯地对几个人挥手示意。

杨曼摸摸下巴:“这孩子多有礼貌啊。”

安怡宁望天:“头儿总是把最艰巨的任务留给自己。”

苏君子干咳了一声:“其实就姜医生的样子,去儿童合唱团探探也挺合适的,我女儿小苒也挺喜欢他的,上周五过来玩,和姜医生待了一会,结果这两天整天闹着要找姜叔叔玩。”

盛遥失笑,晃晃悠悠地站起来,抛了个媚眼给杨曼:“走了大美女,咱们去下水道口约会。”

这一天的工作,就这么和谐地开始了。

沈夜熙不时从后视镜里打量一下身边的累赘先生,说这位是心理医生,表面上还真看不出来,他受伤住院的这段时间,前前后后也接受过好多心理医生的评估,一个个年纪不同性别不同,可是都有那么一双让人不舒服的、好像要把人看透一样的眼睛,说出口的每一句话都带着刺探的味道,随便闲聊两句也能安上个名字,叫“非结构性诊断”。

可是姜湖就那么坐在一边,也不找他搭话,安安静静地看着手上的材料,微卷的刘海压过齐整的眉毛,下边黑框的眼镜盖过了小半张脸,露出尖削的下巴,不吱声,不问问题,也不发表评论。

沈夜熙想,这位小同志坐在那不说话不动的样子,还真让人产生了那么点这人深沉可靠的错觉。

“姜医生是刚毕业的吗,哪所大学?”

“呃……啊?”姜湖猛地抬起头来,好像没反应过来似的,表情挺迷茫,愣了一下,才点点头,“哦,对,刚拿到学位,从美国回来。”

“留学背景啊?”沈夜熙忍不住又看了他一眼,这可真是办公室里的最高学历了。

“家人都在那边,外公是早年移民的英国人。”姜湖低下头,把文件夹里的几张照片抽出来,放在了一起,沈夜熙注意到,那几张照片都是合唱演出的时候一帮穿着白衣服的小朋友们的合照。

“怎么想起回国工作了,这边的待遇恐怕不如那边吧?”

“在芝加哥公路旅行的时候碰上了一个朋友,蛮投缘,他介绍我来的。”姜湖笑了笑,他的普通话听起来挺标准,音调轻轻柔柔的,语速很慢,但是咬字特别清晰,像电视广播里学出来的,“我喜欢中国菜,就回来了。”

“哦,”感情是个吃货。沈夜熙其实也不大擅长和人搭话,说到这里也想不起来还有什么别的话好聊的,只能敷衍地笑了笑,“咱们国内别的不说,就是比在外国吃点半生不熟的东西来得舒心。这边有几个馆子不错,改天给你介绍介绍,那什么,刚回来没多长时间吧,生活上有什么困难、不适应的,别客气告诉我们一声,不要见外。”

姜湖偏过头来看看他,有可能是因为被镜片挡着,沈夜熙摸不准这小孩似的心理医生的目光的含义,只见姜湖微微笑了一下:“谢谢你。”

沈夜熙,沈队长,沈头——是局里大案要案特别侦察组的领头人,传说莫匆局长的秘密武器……这男人明明心里一点也不把人当回事,还要做出一副亲切平和的样子,明明心里烦,表面上也不忘虚情假意的客气,还真是个挺特别的人。

姜湖偏过头去看窗外,冰冷的建筑和宽阔的街道一同往后退去,城市在苏醒,罪恶慢慢爬上地面。

到了天使之家合唱团,沈夜熙把姜湖留在外面,让他跟稀稀拉拉来训练的几个孩子聊一聊,自己进去找合唱团的负责人。

负责人是个姓牟的中年男子,带着副眼镜,头发留得挺长,有那么点艺术家的意思,说话声音不大,轻声细语的还爱带个挺慎人的颤音,感情特丰富,一说起来没了的孩子们就激动,一激动就从兜里拿出个手绢,低头,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

“牟老师,我们有几个问题需要您配合一下……”

这位跟水龙头似的,本来好好的,一听说沈夜熙是警察,专门调查孩子们的案子的,就跟见着亲人似的,说哭就哭,那叫一个委屈,那叫一个伤心,冲着沈夜熙宽广的怀抱就想扑过去寻求安慰,不过被身手不凡的沈警官躲开了,于是只能扒着门框做鸵鸟依人状:“可怜的孩子,警官,您说这是什么世道儿啊,什么人这么丧心病狂伤害这么可爱的孩子们啊?”

沈夜熙干咳一声:“牟老师您先冷静点,我们工作需要您配合。”

“我配合,我全力配合……”这牟老师哭得直打嗝儿,五大三粗那么个老爷们儿,肩膀一抽一抽的,沈夜熙觉得自己那心肝儿也跟着一抽一抽的,“您就说吧,让我怎么配合,只要抓住这王八蛋。您看看外面,现在孩子们都不敢来了,这日子没发过了。”

“我们注意到几次孩子失踪前一两天,都有合唱团的演出,是不是请你们先停一下?”

牟老师使劲擤了一下鼻子:“那肯定得停啊,你看看还有几个人来坚持训练的,都是这王八蛋闹的,抓住他呀,我非刮下他一层皮来!”

沈夜熙不动声色:“看合唱团员演出的人员,您大概有没有个谱?”

牟老师一愣:“哎哟,这谁说得好呀,我们这儿什么演出都有,这在演播室里录好了,那谁知道什么人能看见啊。”

“失踪的孩子之间,有什么特别的联系么?”沈夜熙问。

牟老师眼神飞快地闪了一下,接着使劲摇摇头:“没有……没有,我觉得没什么特别的联系,除了都是到咱们这训练的。”

沈夜熙观察着他的表情,皱皱眉:“您再好好想想?事关好几条人命。”

“真没有啦,您别听外面那谣言胡说,都是孩子们自己瞎猜的,我能拿这个开玩笑么?牟老师一脸苦闷。

“那要不这样吧,您先把可能想到的,接触合唱团的人员名单都给我写下来,多细小的接触都算,我给您留下一电话号码,想起什么打我电话。”

“哎,没问题。”牟老师一口答应,“警察先生,警察同志,您可一定要替我们做主,一定抓住这王八蛋!”

“那是我们职责范围……”

“真的,哎哟您不知道那孩子,就是张晶,刚从我这走,我说不安全等她爸来,她非不听,非不听,非要自己走回去,我就给她爸打电话呀,结果家长说就在路口那等着呢,堵车过不来,让孩子自己走过去,才多大的功夫多长的路,这孩子就这么没了,没了!”

“牟老师,您镇定一点。”

“你说我要是多走那么点儿路送送她呢?可是我这还一帮等着人接的孩子呢,我走不开呀我……”牟老师又使劲擤了一下鼻子,“我后悔啊,真后悔啊!”

“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快抓住嫌疑人,找到孩子们。”

“警察同志……”牟老师抓住沈夜熙的袖子——您刚擤过鼻涕吧——眨巴着水汪汪的小眼睛,愣是把心理素质过硬的沈夜熙眨巴出一身鸡皮疙瘩来。

这位什么都好,合作态度也不错,就是话稍微有点多,拉着沈夜熙就是一肚子冤情,先从凶手是个混蛋王八蛋这个事实开始,到这年头真懂艺术的人越来越少,到孩子们太重考试不重教育,再回到凶手是个混蛋王八蛋。

沈大队长努力了半天,才成功地把袖子从牟老师的魔爪里夺回来,尽量维持着温文尔雅的表情,四平八稳地装蒜,打断了对方的长篇演讲:“哦,对了,您看,我们还在工作中,您也想让我们早点抓住凶手不是?这么着,等您想起什么情况来尽快联系我们吧,麻烦您了,我先告辞了。”

迅速撤离事故现场……

等他好不容易摆脱了这个和水龙头一个品种的牟老师,一出来,正好看见姜湖坐在地上,一帮小孩围着他——估计这一帮心理年龄也差不多,在一块叽叽喳喳的,还挺有共同语言,也不知道在说什么。沈夜熙敲了敲一边的大门,对姜湖点点头:“姜医生,走了。”

姜湖接收到,跟围着他的小朋友们告别,别看就这么一会儿,一帮小孩还挺舍不得他,拽着袖子的,拉着手的,抱着腰的,腻腻歪歪,旁边一小女孩,嘴撅得都能挂油瓶了,非要让他保证,下回还来玩。

沈夜熙靠在门口等了几分钟,打了个哈欠,那边颇有十八里相送的意思,复职第一天,他就想要拊膺长叹。

挣脱了这帮小祖宗,姜湖坐在车上,整理自己被拉得乱七八糟的外套和衬衫,他有八分之一的英国血统,举手投足间确实有那么点儿旧日里雾都绅士的样子,衬衫扣得一丝不苟,衣着得体,说话不温不火。

他把刚刚自己特意放在一起的照片抽出来,犹豫了一下,才低声对沈夜熙说:“沈队长,刚才孩子们和我说了点情况……”

沈夜熙一愣,正色下来:“什么事?”

照片上合唱团的孩子们一排一排地站着,一个个真的像小天使一样,手里拿着歌谱,带着微笑,眼神澄澈,姜湖指着第二排中间的那个孩子说:“头两个失踪的孩子,都是站在这个位置上的,刚才合唱团里的孩子告诉我,第一个失踪的孩子是领唱,后来老师又找了个替代她的,结果没多长时间,这孩子也没了。可能连合唱团的老师也意识到了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就把领唱换到了别的位置,结果站在这里的孩子虽然不再是领唱,却仍然失踪了。”

他顿了顿,抬起头,手背对着自己,用食指轻托了一下眼镜:“他们都说这个位置被诅咒了。”

分享到:
赞(141)

评论30

  • 您的称呼
  1. 有种默读的感觉

    最爱P大的2018/12/02 08:44:31回复
    • 默读我看完了还有点懵,再看继续懵,三刷才明白《坏道》好理解,但两者也不能做比较各有各特色吧

      求眼熟2019/07/06 11:20:53回复
    • 皮皮先写的坏道再写的默读

      锦心绣口2019/07/20 19:22:21回复
  2. 同感诶

    眼熟我2018/12/23 22:29:29回复
  3. 留名

    争渡晚回舟2019/01/09 20:33:21回复
  4. 坏道的逻辑线没有默读那么细思极恐,都很好啦,坏道要比默读好看懂谢

    匿名2019/01/23 23:59:51回复
  5. emmm,各有各的特色,不用相互比较吧?

    花开雨季正年少2019/01/25 03:49:39回复
  6. 喜欢p大的叙事风格

    匿名2019/01/25 11:00:26回复
  7. 而且坏道是甜甜早期的作品

    匿名2019/01/31 16:23:41回复
  8. 打卡

    禾页2019/02/05 00:33:52回复
  9. 二刷了,感觉比默读好懂多了默读刷了三遍才完全读懂

    费一锅2019/02/05 13:13:04回复
  10. ^ω^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网友2019/02/07 13:56:11回复
  11. 默读我都不敢回看

    匿名2019/02/10 22:56:26回复
  12. 和默读一样,超好看!很喜欢悬疑推理类小说!

    余谴2019/02/12 11:31:13回复
  13. 那个关于盛遥的形容,就是那个深情的错觉,嘟嘟一定有同样或类似的描写!

    不失忆真开心2019/02/17 08:01:23回复
  14. 默读属于细思极恐型的

    是阿怡呀♡2019/02/18 16:13:09回复
  15. 默读刷了3遍才明白……

    凤倾凰2019/02/19 08:51:05回复
  16. 默读是在坏道的基础上近一步深化的

    默读的哥哥是坏道2019/02/23 23:17:28回复
  17. 默读其实还好,就是看着看着忍不住会心疼嘟嘟

    匿名2019/03/24 23:02:44回复
  18. 刷完破云来的 破云真的很好看!!

    陆必行2019/04/07 00:23:29回复
    • 挺喜欢江队的。楼上校长耶好名字哈哈哈

      沈葭白2019/04/26 19:58:56回复
  19. 推荐浆糊医生来这的朋友会不会是喜欢一个人旅行的饮狐叔叔呢?

    撒的一手好娇2019/05/17 22:09:03回复
  20. 哈哈哈那个鸵鸟依人笑死我了。

    黎原2019/05/19 14:00:12回复
  21. 楼上上那位,我也觉得是安饮狐^—^

    读者2019/05/20 18:11:02回复
  22. 问一下,感觉小姜湖好像应该不具有中国国籍呦,这样也能成为一名人民公仆?没有不恭的意思呦!

    入戏的过客2019/06/24 20:55:47回复
  23. 《默读》既视感……嘛,还是不一样的。

    冥洺2019/07/17 19:32:21回复
  24. 挺喜欢看推理小说的

    福尔摩斯2019/07/29 23:26:10回复
  25. 左手p神,右手淮大

    鹤邪2019/08/01 14:02:31回复
  26. 看P大的书得一边看一边百度…拊膺…

    正版清明2019/08/19 19:22:31回复
  27. 表示看默读破云犯罪心理之类的没有问题,嘿嘿,然鹅刑侦类的耽美太少了

    Luke(早睡是不存在的)2019/08/20 03:19:2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