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一个日晷

沈巍猝不及防地对上了他的眼睛,脑子里顿时一空,他有那么一两秒钟的时间,几乎是愣愣地看着赵云澜,半晌转不开目光。

沈巍自己也知道,他今天实在失态太多了……他本不该见到赵云澜。

那人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记得……人过奈何桥,饮忘川水,过三善三恶的进轮回门,灵魂给洗涤得赤条条空荡荡,又能记得什么?

沈巍看着对方英俊的脸,极具穿透力的眼神,很想抬手摸摸他的脸,隔着经年冷却的时光,哪怕再次碰到一点对方皮肤的温度……

过了不知多久,沈巍才嗓音有些干涩地说:“我见过你。”

赵云澜等着听他说完。

在我心里,无数次。我不敢见你,却知道你的每一件事……沈巍几乎有种冲动把这话脱口而出,然而最后,他艰难地说出口的却是:“在你们处理过的一桩案子里。”

“哪次?”赵云澜有些意外的问。

沈巍的话变得流利了一点,大概第一句谎言说出来之后,之后就再没有顾忌了:“万青桥附近的双子大楼连续发生十二次跳楼的时候,大概五六年前吧,那时候我临近毕业,刚搬出学校,正在那附近找房子租,当时双子大楼因为命案而生意萧条,所以住宿费比较便宜,我就是那时候还敢住在里面的几个人之一。”

赵云澜皱着眉想了一会:“我确定没在现场见过你。”

“你没看见我,但我正好住在顶层,看见过你,我还看见……”沈巍停顿了一下,适时地露出一点想起了某件不可思议的事的表情,“我还看见你从顶层的一个房间里抓出了一个黑影,塞进了瓶子里,然后不知对谁说‘犯罪嫌疑人已经抓获,诸位可以收工了’。”

赵云澜吃了一惊:“你当时不但住了,还住顶层?胆子够肥的。”

沈巍低下头:“你可以去查住宿记录,我说得是真的。”

他说得当然是真的,他当时确实在双子大厦,却只是因为想偷偷地看一眼某人,不是什么找房子这种愚蠢的理由,这个谎九真一假,却说得他几乎心力交瘁。

不过好在赵云澜看起来是接受了,他甚至还有些感慨地开玩笑:“工作疏忽,实在是我们的工作疏忽,按规矩应该消除与本案不相干的群众的记忆的,可是我居然没发现你……对了,当时你感觉怎么样?是不是之后整个构架在唯物主义上的三观都崩溃了?”

沈巍艰难地应和着他笑了一下,没答话。

也不知道赵云澜究竟信了几分,反正他是没有再追究。

他们俩一起走进校医院的时候,就看见李茜正靠在有窗的那面墙上坐着,正捧着校医给她倒得一杯热糖水。

她恰好坐在了背光的地方,表情显得愈加阴郁。

赵云澜抬手敲了敲门,李茜一激灵,惶惶然地抬起头来,看清了来人,这才慢慢地松了口气。

赵云澜瞥了一眼自己的表,表盘中间依然倒映着那个老人的影子,表针却没有变红——太奇怪了,这新死鬼的生气似乎变强了。

生人身上出现死气是要吹灯拔蜡了,可死人身上出现活气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快投胎了?

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大马金刀地往李茜对面的病床上一坐:“同学,我还得问你几句话。”

李茜脸色苍白地看着他。

既然沈老师明示了他知道自己这些人到底是干什么的,赵云澜也就不避讳沈巍还在场,直白地开口问:“最近这段时间,你是不是能看见某些不该看见的东西?”

李茜没来得及说话,直接用一个惊恐万分的表情回答了他。

“我明白了。”赵云澜盯着她双眉中间的位置,身体微微前倾,手肘撑在自己的膝盖上,研究了一阵,又说,“可是我看你天眼没开,理论上应该什么都看不见,之所以沾上这些东西,到底是因为天生八字太轻,还是动过不该动的东西?”

李茜情不自禁地咬住嘴唇,手指绞得关节惨白。

“哦?看来是后者了,告诉我,你动过什么?”赵云澜压低了声音。

李茜一开始不肯说,赵云澜冷笑一声:“不说,不说你就等着被它纠缠一辈子吧,小女孩没听说过好奇心害死猫吗?不是什么东西都能乱碰的。”

“……一个日晷。”不知过了多久,李茜才低低地开口,“家传的东西,放得发了黑,背面有一个圆盘,上面镶了好多鱼鳞形状的石头,黑色的,和乌晶石有点像,老人讲叫……”

“轮回盘。”赵云澜说。

李茜诧异地看了他一眼,迟疑着点了点头。

“日晷一天转一圈,日头就东升西落一次,周而复始,象征生生不息、轮回不止的意思。”赵云澜说到这里,语气微妙地顿了一下,“但也有种说法,认为轮回是个不断‘杀死’的过程,新陈交替,失去的永远失去,过去的再不重来,转过一刻,就只能回望不能倒回,而转过一轮,就连回头也不知道要看向哪里。”

他没看见身后的沈巍陡然一颤。

“你用它做了什么?”赵云澜问。

李茜咬了咬嘴唇。

“好,那我换一种问法,你有没有用它做过坏事?”

李茜一瞬间睁大了眼睛:“我没有!”

赵云澜一言不发地看着她。

“我没有!”李茜站了起来,往后退了一步,弓起腰,侧身面对赵云澜,本能地做了一个防卫感十足的动作,“我怎么会用家传的东西做坏事!你胡说!你……咳咳……”

她情绪太激动,一下子被呛住,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沈巍皱了皱眉,走过去挡住赵云澜步步紧逼的视线,拍了拍李茜的背:“慢点说,不要急。”

然后他转过身,对赵云澜说:“这孩子刚刚受过刺激,赵警官不管问什么,能别太逼她吗?”

赵云澜蹭了蹭鼻子:“好吧,不相干的事不问了,最后一个问题,问完我立刻滚蛋。”

他从兜里摸出死者的相片:“你最近见过这个同学吗?”

李茜粗粗地扫了一眼,先是摇了摇头,然后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又抬手抓住了那张照片,仔细打量了半晌,才不确定地问:“……我昨天好像看见一个人,长得跟她有点像……”

赵云澜脸色一正:“昨天什么时候?你还记得她身上穿着打扮么?”

“晚上。”李茜想了想, “昨天晚上图书馆关门了,我才回来,应该是十点钟以后吧。我去学校外面买了一点东西,在门口好像看见过这么一个人……穿了什么不大记得了……啊!对了,我想起来了,是迎新的T恤衫,我正好也有一件,才注意到她。”

赵云澜追问:“昨天穿那件衣服的人是不是很多?”

“基本都是我们学校的学生,”李茜说,“人……不算多吧,大部分同学都在新校区,老校区本来人就不是很多。”

“你也穿了吗?”

“我嫌它没洗过,所以不想贴身穿,套在自己的T恤的外面,后来天有点热,我就把它脱下来塞进包里了。”

“哦,”赵云澜想了想,“你看见她的时候,当时周围还有别人吗?”

“有啊,过路的挺多的,车也不少。”李茜打量了一下他的脸色,敏锐地感觉到了什么,问,“怎么了?”

“不,我没有问你大学路上,我是指你们学校侧门口的那条小胡同,她是从那里走了对吗?当时那条小胡同里有别人吗?”

赵云澜没有正面回答李茜的问题,他的刻意回避让李茜不安起来,她眼神飘到了一边,先点点头,后来又混乱地摇了摇头:“我……我记不清楚,好像……吧?她好像是从那走了,但是我没跟进去。那条小胡同是条死胡同,一般只有我们学校住在东边校区的人会从那抄近路走小门,平时比较清静……”

“你没有从那边走吗?”赵云澜打断她。

“啊?啊……我没有……”

“为什么,你不也住在东区吗?”赵云澜问。

“我……”李茜词穷,支吾了好一会,她才慌慌张张地说,“我绕路去买东西……”

“可你刚才不是说当时已经买完出来了么?”赵云澜再次打断她,语气开始变得严厉,“同学,警察叔叔也想当一个‘敬个礼、握握手’的好叔叔,一点也不愿意吓唬你,可你得配合调查,跟我说实话对吧?”

李茜再次紧张起来,双手攥住衣服的下摆:“……我说得是真的。”

“她名叫卢若梅,也龙城大学的研究生。你问我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我现在告诉你,你的同学她死了,”赵云澜一字一顿地说,眼睛紧紧地盯着李茜的表情,“而死亡时间大约是昨天晚上十点钟左右,也就是说,你说不定是最后一个见过她的人。”

李茜瞳孔骤缩,手里的杯子一下子落到了地上,碎了。她恍如未觉,眼角神经质地抽搐了一下,无意中张开的手指细细地哆嗦着,嘴唇白得发青。

分享到:
赞(405)

评论25

  • 您的称呼
  1. 啊!澜澜家的巍巍啊!
    |*´艸`*) 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宠老婆2018/07/19 20:05:15回复
  2. 轮回是个不断‘杀死’的过程,新陈交替,失去的永远失去,过去的再不重来,转过一刻,就只能回望不能倒回,而转过一轮,就连回头也不知道要看向哪里。

    甜Mel2018/07/21 23:47:17回复
    • 看这段的时候好心酸

      匿名2019/02/07 19:20:51回复
    • 何尝不是一种宿命。。。被困住的宿命。。。

      匿名2019/04/09 13:17:06回复
  3. 我见过你,在我心里,无数次。我不敢见你,却知道你的每一件事……

    匿名2018/10/09 22:06:01回复
  4. 沈美人的

    巍澜的爱❤️2018/10/25 22:10:50回复
    • 沈美人

      匿名2018/10/26 00:11:58回复
    • 沈美人!哎呀,我看见沈美人了诶

      匿名2018/10/26 00:13:14回复
  5. 镇魂女孩十刷龙哥哥

    莹莹2018/11/29 20:34:48回复
  6. 沈巍是祭祀那一段在哪?是我记错了还是没有这一段?

    绵绵2018/12/26 11:52:44回复
    • ?没啊,姐妹你记错了吧,同人文看多了

      沈岁岁2019/02/21 00:33:55回复
  7. 沈巍心思太深沉了,确实不好养活,幸好小澜孩是心比比干多一窍的,不然武力值比不上,智商也得遭碾压。

    龙龙他小姨2019/01/05 13:20:16回复
  8. 第八章抄完打卡

    镇魂女鬼2019/01/26 21:32:13回复
  9. 巍巍啊

    匿名2019/01/29 11:36:21回复
  10. “敬个礼 握个手的好叔叔”
    赵处身上的标签不应该是很明显的“不 正 经”吗(⁎⁍̴̛ᴗ⁍̴̛⁎)

    白墨2019/02/07 10:50:34回复
  11. 二刷留爪

    巍乱我心2019/02/08 22:03:46回复
  12. 带刺的玫瑰花,

    匿名2019/02/11 21:52:27回复
  13. “他没看见身后的沈巍徒然一颤。”沈老师想到了赵云澜也是这样一轮又一轮的轮回却不记得自己,扎心了老铁。

    昆仑2019/02/15 21:26:47回复
  14. 我对生死没有概念,想死怕家人伤心,活着又很无聊,只有一些小兴趣支撑着我活下去的理由

    2019/03/09 18:40:13回复
  15. 所以宁愿守万年也不愿进入轮回的小鬼王,是怕自己轮回后忘了昆仑?!

    a a2019/03/10 10:16:38回复
    • 他没有魂,轮不了回

      2019/03/17 19:12:23回复
  16. 嘿嘿嘿,认真工作的赵处很帅哦,巍巍有很心动的感觉吧

    甚嚣尘上2019/03/18 13:22:11回复
  17. 失去的永远失去,过去的再不重来,转过一刻,就只能回望不能倒回,而转过一轮,就连回头也不知道要看向哪里——这是对沈巍非常扎心的话

    祝红2019/03/19 02:47:39回复
  18. 脑补北宇哥哥的“敬个礼握握手”的好警察叔叔的形象

    想嫁给沈面2019/03/24 15:58:17回复
  19. 每次看这一章都觉得好心疼巍巍 超级喜欢沈巍的人设 这种隐忍又深沉的感情 当然也喜欢云澜 不过更喜欢巍巍

    这个谎九真一假 却说的他几乎心力交瘁2019/04/17 16:30:3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