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你不是蒋鹏,你是谁!

“不可能……”唐轸瞳孔骤缩,他忽然之间想起了什么,“不对,你是怎么摆脱画魂的?”

程潜无声地笑了一下,那笑容中有种说不出的意味,像是表面漂着一层陌生的沧桑,下面藏着他强行抑制的意难平。

严争鸣心里一惊,可还不待他反应,脚下就剧烈地动荡了起来——对了,金莲花落叶生,叶子既然已经被采下,大雪山当然会崩溃。

“怪不得,”程潜捏着那小小的叶子,低声道,“如果来得是魔修,那这片叶子只认万魔之宗吧?难怪万魔之宗又叫做‘北冥君’,原来还有这样一层意思。唐轸,你可曾听说过有魔修成功飞升的先例?”

唐轸脸上露出一个倨傲又讥诮笑容,说道:“小友,事在人为。”

只有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还依稀是两百多年前扶摇山下与童如告别时的模样。

程潜静静地看着他,渐渐的,他脸上愤怒与冰冷都渐渐褪去,一点不明显的自嘲与悲哀浮了上来,他好像是在看着唐轸,又好像透过唐轸在看着什么别的。

眼神萧索,又似乎是怜悯。

程潜平时只要皱一皱眉头,严争鸣都知道他要骂出什么,此时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自己从程潜这眼神里看出了一点生无可恋的意思。

程潜漠然地拈起自己手中的金莲叶子,不怎么怜惜地用手指强行将尚未打开的叶子捻开。

唐轸的脸色终于变了,他再维持不住游刃有余的风度,双目中冒出魔修特有的血气,红彤彤的,看起来有些狰狞。

唐轸:“等等,你要干什么?”

程潜淡淡地说道:“这世上多少无中生有,都是因为你们这些人痴心妄想。”

唐轸:“不,你不能……”

程潜突然毫无预兆地将手掌一合,竟全然没有半点吝惜,那脆弱的金莲叶子当即碎在他掌中。

唐轸难以置信地呆了半晌,蓦地发出一声非人的惨叫,几欲发狂地向他扑过去。

他不再费心遮掩一身冲天的魔气,整个人化成了一团黑雾。

严争鸣其实也很想惨叫,那可是大雪山金莲叶,多少人连听都没听说过的人间至宝,这他娘的得值多少钱啊!

程潜这败家玩意居然就把它捏碎了!

这些不用养家糊口的货简直太不上心了!

然而一边是秘境在不断地崩塌,面前还有个不知深浅的大魔头,程潜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状态似乎都极不稳定,严争鸣尽管很想让他去跪一个月的擀面杖,此时也别无选择,只好一把将程潜拉到身后,提剑迎上了唐轸。

大雪山秘境深处传来一声巨响,远处,巨大的冰层开始大片的皲裂。

那唐轸哪里还有翩翩君子的模样,他双目红得几乎要滴出血来,面上黑气缭绕,分明就是魔气缠身已久。

不过才刚一交手,严争鸣拿剑的手便被他震得发麻,严争鸣不由骇然——韩渊一直没资格问鼎北冥,究竟是因为他没机会胜过上一任的北冥君,还是因为有唐轸?

而这还不是他的真身,只是一道鬼影!

其他几道鬼影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身上还带着雪山秘境的冰渣,整齐的排在唐轸身后。

严争鸣不敢托大,伸手掐了个手诀,本源木剑的气场全开,强横的剑气无视周遭不断落下的冰层,对着唐轸步步紧逼。

就在这时,霜刃呛啷一声出鞘,整个大雪山秘境中的寒气都仿佛被霜刃搅开了,程潜趁着严争鸣拖住唐轸,鬼魅似的闪身而过,剑影诡谲,一剑“幽微”仿佛无孔不入,将唐轸身后的几条鬼影一剑横截腰斩。

“小鬼,你们逼人太甚了。”唐轸的脸狰狞了起来,百年的布置被程潜一掌打破,唐轸整个人几乎已经疯了,元神长久地与噬魂灯关在一起的后遗症毫无缓冲地爆发出来,“你真以为扶摇山上那块心想事成石是摆着好看的吗?”

他一拂袖与严争鸣的剑风撞在一起,被剑气撕裂的魔气好像多了个锋利的边:“就凭你们,也杀得了我吗?”

唐轸纵声大笑:“金莲叶被你毁了,我还可以等下一个,但你们还等得了吗?”

这是什么意思?严争鸣心里飞快转念,还没来得及理,下一刻,那被唐轸附身的鬼影突然毫无预兆地爆裂开来,威力竟不亚于普通修士自爆元神。

他跑了!

摇摇欲坠的大雪山秘境彻底塌了,天崩地裂一般的海浪冲进了碎裂的秘境,眼前唐轸的鬼影在北冥之水中分崩离析,严争鸣只来得及一把拉住程潜,勉强隔绝出了一道护体真元,便被埋在了北冥之水下。

这世间最魔性的海水压力大得无法承受,严争鸣呼吸一滞,一瞬间有种自己被活埋的错觉,除了被他紧紧抓住地程潜,严争鸣仿佛与周遭一切都断了联系,连他外放的元神之剑都感觉不到了。

人在水中却不上浮,海水无与伦比的压力好像一张挣不脱的手掌,将他们往北冥之底推去。

与此同时,千里之外的李筠只觉得手上的元神之剑一轻,那莹莹发亮的剑气闪了两下,随即黯淡了下去,仿佛是和主人的联系断开了。

李筠先是一怔,随后脸色突然惨白起来:“大师兄出事了!”

水坑还没从手上整个灰败下去的鸟羽上回过神来,惊道:“二师兄,你说什么,别吓唬人!”

方才还舌灿生花的李筠居然一瞬间有些语无伦次:“这元神之剑……是他留给我的,我感觉得到,联系突然断了……”

空中响起尖锐的爆破声,打断了李筠的话音,李筠悚然一惊,抬头便见韩渊与蒋鹏同时停了手,各自分开,外面那些人布阵已成,看着格外眼熟——居然是个与太阴山下如出一辙的斩魔阵!

九天黑云翻滚,白虎山庄的弟子们没见过这阵仗,纷纷惊疑后退,而后一道巨大的刀影当空落了下来,直指韩渊。韩渊不躲不避,仰头望向云层中的刀光,脸上露出了一个冷笑,随即飞身迎了上去。

“这不对劲!”李筠喉头发干地想道,“卞旭不知道天衍处对韩渊用过斩魔阵吗?他是真老糊涂了么?怎会在这种事上故技重施?”

蒋鹏骤然没了对手,抬头向着那刀光剑影的空中望去,居然不知为什么没有乘胜追击。

只听一声脆响,黑云凝成的斩魔刀对上了魔龙,刀风四溢,离他们二人最近的山顶一瞬间被削平了,风雷涌动,魔龙身上鳞片爆出细碎的火花,绵延而出,像一串刀风下的烟火。

韩渊身在九霄,笑道:“世上能让元神之剑与主人失去联系的地方不止一处,你那大师兄不定钻进了哪个耗子洞,李筠,你大惊小怪的干什么?”

李筠长眉一跳,敏锐地从他话音中听出了什么。

“祸害遗千年,这世上谁祸害得过他?”韩渊道,“我看你就不要杞人忧天了。”

李筠仰起头,刀光剑影刺得他睁不开眼,他想问天上翻腾的魔龙,口气这样笃定,究竟只是安慰自己,还是真的从三生秘境中窥见了蛛丝马迹?

那日在十方台外,韩渊在三生秘境中究竟看见了什么?

然而不容他开口,斩魔阵外一圈,玄武堂巨大的旗子迎风而起,猎猎飞扬,阵眼处,以卞旭为首的一行人径直走了过来。

本来疯疯癫癫的噬魂灯蒋鹏好像突然变了个人,他沉静地站在那里,削瘦的脸被斩魔阵中的刀光映照得时明时灭,他低喃道:“唉,这玄武堂主——这样的心胸,难怪他一把年纪了,天下之‘势’却都不肯落在他头上。”

魔龙肩上架着斩魔阵的长刀,微微眯起眼睛,望向卞旭。

白虎山庄长老不等他说话,便率先跳出来冲锋陷阵,指着卞旭的鼻子骂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堂堂玄武堂,带头出尔反尔,我看你还不如那帮一身破衣烂衫的魔头!”

天上的魔龙闻听这敌友不分的攻击,愤怒地喷了个鼻息。

卞旭冷冷地道:“那是你们白虎山庄与他们扶摇派定的誓约,我并没有同意。贵山庄变脸快如翻书,商庄主一得知自己寿数将尽,立刻给诸位找了好大一个靠山,还真是对山庄鞠躬尽瘁……怎么不见你们那大靠山严掌门?”

白虎山庄长老跳脚道:“你简直走火入魔了!”

卞旭面色平静:“我独子身死,自己心境停滞,修为终身不可能更进一步,马上寿数眼看着不过一二十年,这也是堂堂四圣啊……如今我什么都没有了,还怕什么?”

韩渊化成人形双臂抱胸,从空中微微落下一些:“怪我吗?”

白虎长老怒视了魔龙这搅屎棍一眼,继续道:“杀人本该偿命,卞兄,这魔龙千刀万剐不得赎其罪,可是南疆眼下这个乱局还要他收拾,玄武堂自来光风霁月,就算为了苍生福祉……”

“苍生福祉……”卞旭轻轻地笑了起来,“你残杀吾儿的时候,为何不想想玄武堂也是一方之主,为何不提谁的福祉?”

白虎长老一时语塞。

卞旭再不给他机会开口,森然道:“杀了魔龙,我自会料理这些魔修!”

说着,他便谁也不等,横剑闯入斩魔阵中,向韩渊扑了过去,韩渊自然不是吃素的,刚要还手,手背上的血誓印却蓦地一闪,空中黑云警告似的开始翻滚,斩魔阵蠢蠢欲动。

韩渊暗骂一声,自空中翻身而下,白虎山庄众人立刻迎了上去,蒋鹏脸上方才一闪而过的清醒再次荡然无存,好像什么人短暂地附在了他身上,这会又飞走了。蒋鹏怪叫一声,眼里再次只有“北冥”俩字,千万条鬼影随着他一同拦住韩渊去路。

正道与正道、魔道与魔道,极其混乱地战成了一团,也分不清谁是谁。

就在这时,四下突然传来一声轻微的蜂鸣声,斩魔阵周边似乎有什么东西飞快地闪过,稍不注意便被嘈杂掩盖了。可是别人没听见,水坑却听见了,她虽然完全不知道那是什么,毛却本能地炸了起来。

水坑睁大眼睛,正看见韩渊这暴脾气忍无可忍,拼着挨一道天雷反噬,出手一掌将垂垂老矣的卞旭拍了出去。

卞旭被暴怒的大魔一掌拍出了十来丈,当场吐血。可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韩渊手上的血誓印居然没有反噬。

这代表……什么?

难道就这么一会工夫,卞旭就走火入魔,不再受血誓保护了吗?

韩渊先是一愣,随即惊疑不定地抬起头来望向卞旭:“你做了什么?”

卞旭缓缓地擦干净嘴角,一张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了下去,密集的皱纹爬上眼角眉梢,好像有一把看不见的刀在他脸上乱划,他眼睛里有血光闪过,身上图腾一样地飘起一圈诡异符咒。

“那是什么东西?”白虎山庄长老喃喃地问道。

韩渊没吭声,握紧了手中的重剑。

下一刻,只见那卞旭突然张开双臂上举,大把花白的头发好像掉落的残花,成片落下,他声音嘶哑如杜鹃啼血,仰天咆哮:“皇天——”

这二字一出,李筠汗毛竖起一片:“他要献祭?”

献祭乃是最阴毒的咒术之一,凡人用献祭之术都能杀人于无形,诅咒之力世代相传,何况昔日四圣之一的卞旭。

此术一成,他的身体发肤、三魂七魄、后辈儿孙、终身基业全会荡然无存。

白虎长老难以理解地吼道:“就为了他那不成器的龟儿子,他要献祭?至于吗!”

不……

修士的寿命足够长,子女亲缘淡薄,只要想要,难道不能再生么?堂堂玄武堂主,会有无数人愿意委身于他。

他是为了当年一世荣光,而今日薄西山的玄武堂。

曾经他卞旭之命出口,谁不景仰,而今却连亲子被杀都无从讨回他想要的公道。

他被活活困在往昔与今朝中,被盛极而衰的败落压死在了里面。

卞旭最痛恨的人,真的是与他有杀子之仇的韩渊吗?

还是韩渊只是他的借口?

此时这些都已经无从考证了。

韩渊当机立断地向卞旭冲了过去,企图在他献祭施法完成之前打断他。

这时,一道黑影凭空冲了出来,那噬魂灯中的蒋鹏冒出来拦住了韩渊的去路,瞬息间,黑龙重剑已经与鬼影接连对撞了三四次。

韩渊的脸色蓦地一变,突然扭头看向蒋鹏:“你不是蒋鹏,你是谁!”

蒋鹏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古怪的微笑。

“我是谁?”“蒋鹏”笑道,“打死你都猜不出——”

卞旭毫不受他们的影响,做出顶礼膜拜之姿:“后土!”

李筠:“都愣着干什么,拦住他!”

游梁的元神之剑蓦地汇成一簇,冲卞旭冲了过去,水坑握着手中彻底灰了下去的麻雀羽毛,一咬牙,现出彤鹤之身,裹挟着三昧真火,卷向那大群的鬼影替剑光开路。

“蒋鹏”低低地笑了起来,笑得韩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韩渊一把拦住水坑,精准地捏住了彤鹤的长颈,将她往自己身后一抛,下一刻,空中便是一声巨响,一个鬼影突然自爆,周围五六个白虎山庄弟子来不及躲闪,眨眼便被炸得尸首分离。

“蒋鹏”含笑抬头,望向韩渊,做了个“砰”的口型。

韩渊化身魔龙,那原本让人闻风丧胆的魔气仓促的形成了一个保护层,将众人裹在其中。

下一刻,空中的鬼影接连自爆,炸雷似的,这竟比半吊子的斩魔阵中的刀光剑影锋利多了,不过片刻,韩渊竟然难以为继他的魔龙形态,像个断线的风筝一样恢复人形,从空中落了下来。

他的蟠龙袍上鲜血淋漓,这回真成了白虎长老口中的“破衣烂衫”。

韩渊面色阴沉地挥开水坑想扶他一把的手,勉强用重剑撑住自己的身体站直。

蜀中十万大山突然一起躁动不安地震动了起来,那卞旭形似疯狂地升到半空,高声道:“吾之血躯——”

他苍老的皮囊好像一条破口袋一样炸开,整个人变成了一具血肉模糊的骷髅,露出猩红的肌肉与森森地白骨,像一具被活活剥皮的血尸。

而他仍无知无觉:“元神——”

仅剩血肉的尸体也轰然炸开了,空中一团仿佛修士紫府的光球在微微涌动,卞旭的元神坐在其中,周身裹挟着浓重的血气。

卞旭无法再用喉舌说话,浩荡如钟鸣的怒吼从那悬空裸露的内府中爆开:“三魂七魄!”

这话音落下,献祭已成,空中噬魂灯的虚影蓦地消失,大群的鬼影突然好像劳燕似的四散而飞,卞旭悬在空中的内府剧烈地收缩成了一点,随后爆了。

顾岩雪死时,东海动荡了一天一宿,卞旭生前在四圣中如此默默无闻,死后却比任何一个人都动地惊天。

整个蜀地以此处为据点,看不见的冲击以极快的速度向四方涌动而去。

山在崩,鸟兽虫鱼全然没有时间逃窜,山间村落仿佛从人间蒸发一样,成片地没入无边的黑暗里,新鲜的怨魂遍地沸腾,天边把噬魂灯的幻影忽隐忽现,像是迎来了一场盛宴。

人间不见日月,好像只剩下那一盏邪魔丛生的灯,源源不断地吸食着四方幽魂。

韩渊的瞳孔剧烈地收缩。

他无法否认自己的滥杀,朱雀塔外无数修士死在他手里,韩渊明白,哪怕他此时粉身碎骨,也是罪有因得。

可是修士种因得果,为何此间居住的凡人要遭受这样的无妄之灾呢?

那些被吸进噬魂灯的面孔一一从他面前闪过,韩渊的瞳孔几乎缩成了一个细小的点。

童如当年种下的因,终于以这样一种酷烈的方式应了。

原本拦住了韩渊的蒋鹏双臂伸展,露出一个仿佛如愿以偿的笑容,他沐浴在无法言喻的杀戮中,张开双臂,任凭卞旭的禁术从他身上碾压而过。

蒋鹏的身体好像行尸走肉一样分崩离析,露出一个幽灵般的影子,与镇魂灯同在。

水坑一把捂住自己的嘴,认出了那幽灵是谁。

下一刻,翻滚的禁术已经向他们碾压了过来,韩渊不顾一切地将水坑往远处一推,随后他重新化为龙身,长啸嘶鸣,身体拉开如百万里绵延的山脊与城墙,在原地转了巨大的一圈,收尾相连,竟企图用血肉之躯硬拦住卞旭留下的禁术。

噬魂灯中唐轸的眼睛与韩渊相遇,唐轸轻轻笑了笑,摇摇头。

而后他伸手做爪,空中一只鬼影组成的利爪落下来,直接插进了魔龙的身体。

分享到:
赞(21)

评论9

  • 您的称呼
  1. 不小心看到镇魂灯了

    匿名2018/10/16 23:24:28回复
  2. 果然还是镇魂影响力最大

    忘名2018/10/20 22:38:55回复
  3. 镇魂灯……

    饼柒2019/01/13 00:08:48回复
  4. 蒋鹏的身体好像行尸走肉一样分崩离析,露出一个幽灵般的影子,与镇魂灯同在。
    ???镇魂灯??

    长顾2019/02/08 14:23:13回复
  5. 一看评论又去翻了一遍才发现是镇魂灯,哈哈哈哈

    匿名2019/02/09 19:13:40回复
  6. 觉得蒋鹏也很可怜

    猝不及防的镇魂灯哈哈2019/02/14 21:51:36回复
  7. 是你吗?昆仑?

    匿名2019/03/25 19:52:08回复
  8. 蒋鹏的身体好像行尸走肉一样分崩离析,露出一个幽灵般的影子,与镇魂灯同在。
    镇魂灯个鬼啊,错一个字意思差好多的好嘛。。。

    沈葭白2019/04/13 13:20:43回复
  9. 含冤要挂?

    忘羡2019/04/15 12:58:3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