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和自己心爱之人魂归一处

这秘境浑然不知有多深,严争鸣外放的护体剑气仿佛沙滩上的沙堡垒,无数次重建,又无数次破碎。

这大雪山秘境究竟是什么?

他们要到哪里去?

这样一直往下掉,会最终掉到北冥之海底吗?

严争鸣还以为自己已经看见了金莲叶子发出的光,就代表他们在大雪山秘境中心了,此时才知道原来是那金光的穿透力极强,遍布四处,金莲本尊却还远在十万八千里外。

他有种错觉,好像整个北冥之海之所以那么黑,是因为它将所有的光都集中在那株金莲上。

严争鸣的护体剑气再一次分崩离析,一时提不起力气再重新凝聚一个,他便硬扛住其中罡风,紧紧地护住怀中程潜。

他想起程潜对他讲过的忘忧谷,传说在那不生不死的地方,师父和师祖两个人永远相伴留在其中,周围除了一些不肯多做停留的小鬼以外,什么都没有。

严争鸣没有对程潜说过那两人之间不可说的牵绊,只是暗暗为这样的结果欣慰。

若能和自己心爱之人魂归一处,千刀万剐算什么?粉身碎骨又算什么?

他鼻尖轻轻地蹭过程潜的脖颈,心道:“这辈子你就会气我,下辈子可得给我当牛做马。”

就在他胡思乱想地做好殉情的准备时,一道古怪的真元突然神兵天降地落在了他身边,给他们俩加了一道护体真元。

严争鸣:“……”

等等,怎么这鬼地方还有别人?

虽说是救了他,但严掌门方才想入非非得太投入,一时还有点被人打扰的不悦。

好在他的不合时宜病没有病入膏肓,严争鸣很快反应过来,借着这一点珍贵的喘息时间,飞快地调息起自己紊乱的真元。

同时,他也没忘了谨慎地将这意外的助力探查一番。

这道护体真元内里分了两层,内层靠近人的那一面极其温暖,暖和得好像冬天被火炉温过的被子,一瞬间便渗入了他的四肢百骸,外层却极冷,酷烈得与大雪山秘境如出一辙。

什么人这样神通广大?

只听有一人在他耳边轻声道:“凝神,你有些急躁,剑意的攻击性太强了,会刺激到此地罡风,收敛些。”

严争鸣微微一侧头:“谁?”

那人不答,一段乐声却由远及近地响了起来。

曲调舒展而悠然,好像一场春雪后,天气毫无预兆地转暖,衰败的荷塘中凝滞的冰块缓缓化开,掩藏在淤泥中的生命藕断丝连地露出一点细小的端倪,来年的鱼吹开上一季的枯枝败叶,露出波光粼粼的鳞片来。

而千万片荷叶彷如轻解罗裳的美人,追风凝露地缓缓舒展开身体,簇拥着一朵清水洗过的莲花……

严争鸣听不出那是什么乐器,只觉得自己因为程潜而焦躁不安的心安定了些许,周身真元源源不断地在内府流转了几个周天,他深吸一口气,察觉到了自己的不妥——方才太担心程潜,又被秘境中罡风激起了戾气,剑意险些跌了个境界。

他缓缓地收拢起自己外泄的剑气,秘境中的罡风果然跟着示弱不少,不多时,竟又有平息的趋势。

严争鸣低头给程潜调整了一个姿势,低声道:“多谢……我师弟方才情况不大对,我可能一时有些热血上头。”

乐声余韵依稀,尾音已经停了下来,那人道:“只是区区咒术而已,有解,不必太忧心。”

严争鸣轻轻掰起程潜的脸,十分忧虑地仔细端详了片刻,忽然发现程潜眉心的黑气与那耳朵形状的古怪印记居然一同不见了,除了他的身体越来越烫之外,看不出一点异状了。

“奇怪,”严争鸣心道,“这么一看又不像画魂了。”

他便试探着问道:“不知阁下是否看得出,他中的是哪种咒术?”

那声音不咸不淡地说道:“春秋咒,你们修士好像也叫‘画魂’,传得神乎其神,其实只是雕虫小技而已,不必在意。”

严争鸣眉尖一挑——什么叫做“你们修士”?

严争鸣:“敢问尊驾……”

“我不是什么‘尊驾’,”那声音有些飘渺地说道,仿佛不习惯人的客套口吻,飘渺中又带了几分生硬,“我只是个伴着金莲花所生的花灵而已。”

他说着,一道灰白的影子便在严争鸣面前闪了闪,看不清是男女老少,模模糊糊的,在凛冽的大雪山与越发灿烂的金光中像一只不显眼的蛾子,稍不注意便会忽略他。

严争鸣微微眯起了眼睛,不知这花灵打算怎么对付他们两个闯入者。

花灵仿佛看出他心中所想,直来直去地说道:“你不必多心,我之所以出面保下你们两人,也是奉了金莲花之命。”

严争鸣一愣,他虽然时常自负英俊潇洒,但也没有自恋到认为自己能花见花开,心里升起十分的警惕,想道:“这鬼莲花不是要将我们弄去当花肥吧?”

花灵道:“今天的金莲叶是因你而开的,你自然有权利将它取走,跟我来。”

严争鸣:“……”

金莲邀请他将自己的叶子取走?见他要被雪山秘境拍死,还特意派了个花灵护送?

这是白日梦吧?

有道是“上赶着不是买卖”,何况他一向倒霉惯了,坚决不肯相信这种狗屎运能落到自己头上。

严争鸣皱了皱眉,试探道:“这……倒让我受宠若惊了,不必说别人,就是外面那位将大雪山开了个洞的魔修前辈,修为恐怕就在我之上,我何德何能?”

花灵道:“那鬼修修为确实在你之上,但他没这个资格——因为他不是万魔之宗。”

严争鸣:“……劳驾,我也不是。”

花灵道:“大金莲叶子能洗去人间一切罪孽,本身代表一种规则,不是谁修为高就认谁的,它认可的人不论正邪妖魔,必须是能左右一方局势与规则的人,这叫做‘有势’,‘权势’的‘势’,看得出你是个正道修士,或许你本身没有过人之处,但你们这一代人其他大能都死光了,‘势’便落在了你身上,也没什么稀奇的,不必惶恐。”

严争鸣:“……”

虽然听起来好像是矬子里拔将军,但细一想,好像还是真是那样。

童如死后是四圣的时代,眼下,随着尚万年的陨落和卞旭的衰老,四圣的年代已经过去,除魔行动中,天衍处与魇行人九圣两败俱伤,各大门派在十方阵前全都各伤了元气,还真是个山中无老虎,让他这只猴子称大王的时代。

不说别的,他们那么轻易就免了韩渊的死罪,不可能与扶摇而上的扶摇派没关系。

花灵道:“所谓大雪山秘境其实只是北冥海中金莲花自己凝结的保护层,一旦金莲花长出叶子,这个秘境一炷香的时间就会分崩离析,重新等待下一个在金莲身边聚集的契机,你最好动作快点,拿了金莲叶,自行带着你的师弟离开此地就是,他身上不过一个小小画魂,有了金莲叶,不费吹灰之力就能破解。”

严争鸣总觉得这大雪山金莲叶有点玄乎,于是问道:“恕我愚钝,多嘴问一句,什么叫做‘洗去世间一切罪孽’?好比说有人滥杀无辜,罪孽深重,事情已经做下了,难不成只要有这片叶子,那些死了的人就能活过来?”

花灵被他问得一愣,片刻后笑道:“我在大雪山秘境中所见之人多为魔修,果然你们这些正道修士想的事不大一样——人死自然是不能复活的,我所说‘罪孽’与你想的并不一样,你既然已入剑神域,想必已经能感觉到了,冥冥中扣在修士们头上的那东西……”

严争鸣:“天道。”

“天道,有清浊动静,有长短厚薄,至刚则折,至厚将崩,”花灵低声道,“天道令魔修修为一日千里,又令他们嗜杀嗜血以为平衡,若要魔道成圣,非得终身未曾沾血。天道要的是平衡,修士,所谓‘罪孽’也是它平衡的一种方式,让修士们种因得果,自己惶恐约束自己的行为,以免善恶到头有天劫。”

说话间,严争鸣双脚踩上了实地,仿佛是接近雪山秘境的腹地了,那些暴虐的罡风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

随着真元运转,严争鸣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也开始愈合。他将程潜打横抱起来,并未继续深入,站在原地道:“你的意思是,这金莲叶子听起来那么神乎其神,其实说白了,就是天劫面前一把逃避罪责的红杏?”

花灵:“出于淤泥,去其浊取其清——你要是非那么说,倒也没什么不对。”

严争鸣心里生出了说不出的抵触,那股来自金莲叶的致命吸引力都被冲淡了。

花灵站在距离他十步远的地方:“天道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大道有什么正邪之分?不过是你们这些凡人看不透罢了。”

严争鸣听了简直想冷笑,要真是这样,韩渊那五百年的鞭刑又有什么意义?只要往脑门上贴一片莲花叶子,当场就能变成一个纯洁无暇的小绵羊!

就在这时,严争鸣忽然听见一片植物破土而生的声音,接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异香流转而来,花灵微微仰起头,轻声道:“金莲花开,那片能障目的叶子也展开了……”

严争鸣一愣,顺着那花灵所在方向抬头望去,只见一朵不过两捧大的金莲花静静地浮在地上,真的接近金莲,那妖异的金光反而没有那么浓烈了,说不出的圣洁。根系却深埋在漆黑的北冥海水中,有种强烈的反差。

是了……这大雪山秘境能熄灭一切火光,包括天然的夜明珠,因为此间冰雪是那极黑的北冥之水凝成的!

金莲孤零零地横在薄薄一层海水中,上面飘着一层影影绰绰的雾气,仿佛是感觉到了外人的气息,莲花忽然缓缓地转动起来,露出了被它藏在下面的一块巴掌大的莲叶。

不知为什么,一见那莲叶,严争鸣心里忽然生出某种难以言喻的敬畏之心。

花灵低叹道:“这就是大雪山之心……修士,既然它为你而展,它便是你的了。”

严争鸣却没有动。

那花灵看了程潜一眼,忍不住道:“金莲叶如昙花,完全展开后只有一炷香的时间,随即枯萎,雪山秘境也跟着崩塌,此乃人人打破头想要的人间至宝,你还在磨蹭什么!”

花灵的话音里不由带上了几分压抑不住的焦躁与催促,严争鸣被他催促得几乎生出逆反之心,想道:“皇上不急太监急,这是什么道理?”

那花灵见他神色游移,立刻对症下药道:“就是莲叶等得,你师弟的画魂恐怕也快等不得了!”

这话笔直地戳中了严争鸣的死穴,随着他不住靠近金莲花,程潜的脸色也越发惨白,及至此时,他两鬓的头发已经全然被冷汗浸湿,手指正无意识地痉挛着缩成拳头,整个人都在发着抖,好像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花灵:“你打算看着他为了不杀你,自残自伤死在你怀里吗?”

严争鸣终于再摒不住,将程潜放下来让他靠在自己身上,腾出一只手伸向那能让世上所有魔修疯狂的金莲叶。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程潜醒了。

分享到:
赞(53)

评论7

  • 您的称呼
  1. 下一章的章名儿~

    长顾2019/02/08 14:07:36回复
  2. 直觉叶子不是什么好东西

    匿名2019/02/10 16:28:50回复
  3. 我也这么觉得……

    陈栎媱2019/03/09 10:26:54回复
  4. 花灵是否有诈?

    巍澜 感觉要找替死鬼2019/03/24 12:11:45回复
  5. 叶子不能拿吧,不然唐轸为什么要设计他们过来?而且花灵还那么急,直觉有事

    沈葭白2019/04/13 12:48:58回复
  6. 铁定有诈

    振翅飞过星港2019/07/15 17:27:12回复
  7. 看花灵这个态度,我觉得肯定有诈

    沈家小巍2019/07/16 11:07:3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