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清安居的主人

严争鸣鞋底都快卡掉了,程潜依然在三步远的地方欲言又止地看着他,好像是有点无措,又有点无奈。

严争鸣小时候就这样,他嫌凳子凉,不肯坐,就满脸不悦地站在那,一声不吭,等着众多侍女和道童揣摩他的心意,反正那么一大堆道童,总有一两个聪明伶俐的能反应过来,省了他的口舌。

可惜,此处只有程潜一根木头,没人惯着他这毛病。

严争鸣心里天人斗争了片刻,忽然在“绝境”中想通了,他将心一横,想道:“他既然敢在石芥子里说那种话,我不要脸一点能怎么样?”

于是严争鸣仰头一口气将玉壶中的酒喝了个干净,酒壮怂人胆,他调转了船头,一脸端庄镇定地从程潜面前走过,鸠占鹊巢地径直穿过清安居的院子,直白地对程潜宣布道:“我今天不走了。”

这变脸变得比翻书还快,没个阴晴。

程潜没反应过来:“呃……啊?”

严争鸣扫了他一眼:“怎么,你有意见?”

程潜毫无意见,只有企图。

严争鸣不见外地支使道:“叫你那小道童给我放洗澡水。”

程潜呆立片刻,一不留神想入非非,心里狂跳,慌慌张张地转身出去了。

清安居后院有一个小池,是活水,清澈见底,入口甘甜,池上游的小溪底部有净化的符咒,里面的水打上来是可以入口喝的。

程潜没有惊动藤黄,也没有假手他人,他自己动手,有些生疏地一笔一划地画下了一圈符咒,将那小池中的水加热,不过片刻,水池中云山雾绕,恍如仙境。

程潜蹲在池水边亲自试好了水温,忙活了半天,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养了一只不好伺候的猫,虽然麻烦得要死,他却依然伺候得甘之如饴。

他刚要起身,严争鸣却不知什么时候毫无声息地站在了程潜身后。

严争鸣借着一点微不足道的酒意,鼓足了勇气,在程潜还没有完全站起来的时候,便一把将他拦腰抱住。

他手心里其实都是汗,硬是不动声色地都抹在了程潜的腰带上,同时拖着懒洋洋的长音,打肿脸充胖子地做出毫不在意的样子,说道:“你这个地方不错,不来一起洗吗?”

程潜沉默了片刻,忍不住脱口道:“……大师兄,你哆嗦什么?”

严争鸣:“……”

仙气缭绕的池边,两人一时两厢无语。

程潜察觉到自己好像是一时口快说错了话,连忙试图补救:“不是,那个……”

他一句话没说完,身后忽然大力袭来,恼羞成怒的大师兄直接抱着他跳进了池子里,对于程潜而言过于温暖的水很快浸湿衣服,裹住他周身,程潜结结实实地颤抖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开口,严争鸣已经将他按在池边,双目灼灼地盯着他。

严争鸣一只手托起程潜的脸,指尖轻轻地划过沾了水的脸,脑子里一片空白了片刻,被热水蒸得酒意上头。

到了这一步,他决定豁出去了,一声没吭地吻了上去。

水是烫的,大师兄的掌心更烫,程潜顿时有些喘不上气来,不由自主地轻轻挣动了几下,结果只是这一点动静,严争鸣就立刻放开他,带上了点退缩的小心翼翼。

程潜比他清醒不了多少,好像一条被抛出水面的鱼,大口喘了几口气,胸口有些发疼,对上严争鸣局促不安的目光——含着说不出的渴望,又不敢越雷池一步。

程潜搜肠刮肚了半晌,有些发涩地低声问道:“师兄,你是……想同我做双修之事吗?”

严争鸣无言以对,感觉此时此刻,自己应该掉头跑出去哭一场比较应景。

“你多明白啊,还知道什么叫双修,”他哭笑不得地咆哮道,“双修个屁!我就是喜欢你,想和你亲近,不行吗?”

程潜:“……”

严争鸣吼完,又紧张地盯着他,探头在他嘴角啄了一下,一触即放地问道:“你会不会后悔?”

“亲近”二字完美地勾起了程潜在昭阳城中开眼看见的那一幕,他对此没什么好印象,当时大致看了一眼,便只觉得不堪。

这一点不堪却又点燃了他心里中规中矩之外的念头,好像少年时去山穴,途径心魔谷,从高处往下望的时候,他明明感觉到说不出的危险,却依然不由自主地往下探头。

程潜道:“啰嗦。”

他揣着这一点源于禁忌的兴奋,按着他走马观花的印象,不得法地扯开了严争鸣湿漉漉的衣服,完事又有点茫然,不知该从何处下嘴,于是程潜动作一顿,绞尽脑汁地回忆起别人是怎么做的。

他突然有点后悔自己当时没看仔细了——平生头回感受到什么叫“书到用时方恨少”。

……直到他被大师兄不由分说地按在了池壁上。

严争鸣压抑的时间太长,忍了太久,已经不想再跟他客气了。

从此,有个人开始以清安居的主人自居了。

严争鸣赖在清安居里第一天,程潜难得睡得迟了些,睁眼一看见他就觉得心里很甜,尽管身上有点说不出的别扭,但也不算什么大事,大师兄偶尔才真情直白地外露那么一次,就为这个,程潜觉得自己怎么样都行。

严争鸣赖在清安居第三天,程潜开始有点不能忍了,严争鸣将他的清安居折腾得既不清也不安,而且黏人黏得厉害——严掌门黏起人来很有自己的一套,他并非普通的黏,每每只是浅尝辄止的递个暗示,要求别人接到之后立刻黏回去,好让他做出一副“谁让我是你师兄呢,合该哄着你”的大爷状。

万一程潜没反应过来,或是偶尔懒得理他,就要做好被连续找碴一整天的准备。

有道是“请神容易送神难”,严掌门赖在清安居半个月,程潜已经忍无可忍,快疯了。想当年他宁可在冰潭旁边面壁,也不愿意和前来做客的年明明聊天,可见他除了意志坚定之外,本身也是喜静的。

作天作地的严掌门几次三番被他故意忽略,终于怒了:“你不是说绝不负心的吗?才几天就腻了!果然从小就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

程潜好生脑仁疼:“大师兄,你就让我多活几年吧。”

严掌门气得自己跑到了小竹林里练剑,将清安居的竹海祸害成了一片秃瓢,本想一走了之,结果愣是没舍得,傍晚时分,他又踩着一场小雨怒气冲冲地跑了回来,等着下山看韩渊的程潜回来自己反省。

日子忽悠一下,转眼,扶摇山一带的雨季就到了,一天到晚淅淅沥沥个不停。

这日程潜正要下山,被严争鸣叫住了。

“把这个给他带去。”严争鸣这还是头一次提韩渊,抛出了一颗蚕豆大的小珠子。

程潜伸手接住,感觉此物触手生凉,淅沥沥的雨水缠在他身上的潮气顿时散了。

“早年间西行宫流出来的避水珠,我这弄到了几颗。”严争鸣道,“唐轸立下的十五约马上就要到了,别让他落汤鸡似的丢人现眼。”

明明心里记挂,却总顶着一张爱死不死的嫌弃样,也算绝了。

程潜下山还没见到韩渊,先在太阴山脚附近碰上了唐轸。

唐轸是个十分省心的客人,除了第一天刚到扶摇山时被李筠亲自引着在山中游历一番之外,他基本都是深居简出,很少离开客房的院子。

唐轸手中拿着一把油纸伞,并未浪费真元挡雨,袍袖沾湿了一片,他也不在意,在雨中不慌不忙地走着。

程潜让霜刃落了地,打招呼道:“唐兄。”

唐轸道:“到十方阵那里去吗?同去。”

两人谁也不多话,没有御剑,慢吞吞地行走在山间被冲洗得干干净净的小路上。耳畔风雨声细密,好像一切都慢下来了。

程潜道:“有唐兄相伴,我感觉万事都不着急了。”

唐轸道:“凡人一生庸碌,是被功名利禄追着走,修士虽有百倍千倍的时间,身后却依然追着修为和境界,都在天地间逆水而行,稍微懈怠一刻,就会离大道远一步,所以不敢不着急——我一个行尸走肉,没什么好求的,当然也就比别人悠闲些。”

这话说得程潜心里微微闪过些许疑惑,他心道:“什么都不求,你奔波到这来干什么?”

然而这疑惑一闪就过去了,程潜朋友不多,有一个算一个,他不大愿意对朋友犯疑心病,便不怎么在意地接道:“我倒是觉得,偶尔慢走几步是调剂,要是天天都过得这样悠闲,岂不是活得像只老龟?那也没什么意思。”

唐轸笑了笑,岔开话题道:“眼看十五之约就快到了,不知你家掌门师兄是怎么想的?此一役魔龙俯首,天衍陨落,四圣衰微,牧岚山精英损毁过半,其他小门小派不足挂齿,扶摇山说不定会是新一方势力,各大门派之间重新洗牌,你们也要早作打算啊。”

程潜笑道:“我们掌门师兄可没有号令天下、让四方朝贺的野心,他就想让别人少来烦他,本来就懒得出门,这么多年漂泊在外,我看他回来以后恐怕会变本加厉。”

唐轸道:“严兄无论是做掌门还是做剑修,都颇为别具一格,他这顺其自然的心,倒是颇合大道真意,再加上资质卓绝,或许将来真能问鼎长生。”

扶摇自立派伊始就没有苛求过长生,始终以“人道”自居,惊才绝艳好比童如,也是将门派传承放在个人修行之前的,不过唐轸毕竟是外人,程潜也没有多说,只道:“借唐兄吉言。”

唐轸道:“不过若说长生,你才是真得天独厚。”

程潜:“怎么说?”

唐轸道:“修行与炼器有时候是一回事,那三王爷将自己炼成化骨阵其实也有他的道理,修士们修行是与天争命,修为停滞,新的清气不能周转入真元,寿数也就到了,你却不一样,聚灵玉天生能吸取天地之精。”

程潜不怎么在意地说道:“玉和人一样,都不能与天地同朽,到了元神这一步殊途同归,我感觉没什么不同。”

“还是有的,”唐轸淡淡地说道,“你将聚灵玉锻成肉体,经过了天劫,已算是半仙之体,若是你肯在明明谷冰潭里清修,有冰潭不断供给你与肉身同源的真元,你的修为就永远不会停滞,不一定飞升,也能长生——哦,你不要误会我在劝你什么,只是有这么个事实而已。”

唐轸说者不知有心没心,反正程潜这个听者是将这番话当成了耳旁风,只是笑道:“我借聚灵玉容身而已,做人做得好好的,又没真打算变成一块玉。”

唐轸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只是附和道:“正是。”

程潜道:“说起灵物,唐兄见多识广,不知有没有听说过‘听乾坤’?”

唐轸神色一动,反问道:“你怎知‘听乾坤’是个灵物?而不是什么人或是什么功法?”

程潜不动声色地笑道:“感觉像,怎么?”

唐轸道:“哦,那是远古传说了,有人说拿着听乾坤能听见上界的声音,真假谁也不知道。”

随即,他话音一转,将这话题揭过,说道:“韩真人走火入魔,恐怕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十五那天我会尽量周旋,哪怕是囚禁镇压,也争取能将他押在扶摇山上。”

程潜只好叹道:“那就多谢了。”

可惜,设想是好的,并不一定能实现。

十五那天,扶摇派众人抵达太阴山时,此地已经有不少门派来人了。

这一次来的人贵精不贵多,各派纷纷回去休养生息,只派了一两个代表来表态,各大门派之间零零散散地坐着,泾渭分明,居中的位置却给留了下来。

程潜看了唐轸一眼,唐轸点头道:“不错,那是给贵派留的。”

严争鸣心道:“他们留了,我就要赶鸭子上架地往前坐吗?”

他二话不说,径自绕过人群,做派依旧,丝毫不顾别人脸面,找了个不与众人同流合污的角落,令年大大将石芥子一甩,隔出一方小天地来,旁若无人地走了进去。

唐轸摇摇头,叫上六郎往十方阵台上走去,这集会到底是他召集的,他可不能像扶摇派一样作壁上观。

石芥子在人群外显出几分遗世独立的卓绝,六郎不由得带了几分欣羡,对唐轸说道:“但愿我有一天也能成为严掌门这样的人。”

唐轸耐心地偏了一下头,边走边听他说。

六郎继续道:“我听扶摇山上道童说起,严掌门少年时代就是这样,只想在扶摇山上种花逗鸟,后来机缘巧合下山百年,他这样吃了一路的苦,还成了一代大能,但回到最开始的地方,还是不改初衷,丝毫不为世道所动……别管他的初衷是不是看起来很没出息,我都很佩服。”

唐轸听了,面无表情地点头道:“确实难得。”

然而随即,他又抬起头,目光漠然地扫过满眼修士,唐轸言语中夹带了几分森然,说道:“可惜不为世道所动,世道也不见得能容他,这种人通常也都没什么好下场。”

他说完,不等六郎回应,便一甩袍袖走上十方阵残址。

唐轸简单地说了几句场面话,便直入主题道:“唐某不敢擅自做主,劳烦诸位今日商讨个章程。我个人是觉得,冤冤相报未必好,而且一死也不见得能赎罪,诸位说呢?”

他话音才落,白虎山庄一位长老便率先开口道:“魇行人九圣死在十方阵里,魔龙又被扣押在此,现在大小魔修都没人管,血誓之束缚了九圣与魔龙,可束缚不到那些无法无天的魔头身上,他们无人约束,各自作乱,反而更乌烟瘴气,我看不如……”

韩渊一点也不配合,毫不领情地开口打断他道:“魇行人本身就不约束手下,要怪也怪你们自己无能,管不好自己的地盘,别指望我去给你们招安。”

这位长老也不认识韩渊,不过受人之托来说几句好话,头一次见到这么不识好歹的人,一时噎住了。

旁边一人冷声道:“既然这魔头自己都这样说了,大家还指望什么?不如杀了他干净。”

开腔的正是玄武堂主卞旭,像卞旭这种身份地位,本不该亲自前来搀和,然而杀子之仇不共戴天——卞小辉死了不过一年,卞旭已经须发皆白,隐隐现出几分寿数将尽的萧条来。

这也是一代圣人,落到这个地步,也着实令人唏嘘。

韩渊针锋相对道:“可不是么,让废物与魔头都死了干净,世上就剩列位这些满腹经纶、一心向道的人比较好。”

石芥子中,严争鸣对李筠道:“你能让混账闭嘴吗?”

李筠眉头一皱:“卞旭?难度大了一点。”

严争鸣:“……我是说韩渊。”

“能。”李筠转头对程潜道,“韩渊对面有棵大梧桐树,你看见了吗?小潜,你跟小师妹走一趟,他一准闭嘴。”

严争鸣:“……”

片刻后,水坑化为大鸟,载着程潜飞出了石芥子,落在十方台对面的大梧桐树下,位置正能和韩渊大眼瞪小眼。

彤鹤火红的羽毛垂下,分外显眼,原本在十方台上大放厥词的韩渊一见他们俩,瞬间被封了口,竟老老实实地不吭声了。

李筠得意洋洋地说道:“小师弟命途多舛,可谓是满腹血泪,但若真算起来,其实还是当年小潜的死对他的打击最大,你发现没有,他那心魔每次碰见小潜都会弱一些……还有小师妹,师妹小时候和他最好,那日他魔性大发,却说要抽她的妖骨,对她有些愧疚,见了她自然也会克制心魔。”

李筠自行摇头晃脑了一番,感觉自己真是太会对症下药了。

严争鸣没好气地用扇骨砸了他一下,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没发现,闭嘴。”

李筠默然,感觉自己好像无意中打翻了谁的醋坛子。

卞旭毕竟地位辈分在那,不好太失风度,在吵架这方面,只要韩渊消停了,他也就孤掌难鸣,不多时便偃旗息鼓,只撂下一句:“恕老朽修行不到家,对杀子之仇难以释怀,我玄武堂与此人不共戴天,非杀他不可!”

此言一出,一时唤起了众人对韩渊的仇恨,场中七嘴八舌起来。

这时,忽然有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说道:“魔龙罪责昭昭,天下皆知,要是我们大伙都与他无冤无仇,也就不必兴师动众地聚集在此地了,这些仇怨就不必提起了,我看唐真人说话有些道理,死了一了百了有什么意思,不如让他活着赎罪。”

众人一同望去,只见一个中年人带着几个弟子从远处走来,仿佛身形只一晃,弹指已经到了眼前,那中年人风度翩翩,很有些儒雅气度。

方才说话的白虎山庄长老立刻迎出来:“庄主。”

竟是白虎山庄的庄主。

这庄主点点头,将袖口一拢,对卞旭拱了拱手:“卞兄,好久不见。”

程潜皱着眉在树梢上打量了来人片刻,突然睁大了眼睛——这货不是锁仙台上那老疯子纪千里吗?

他怎么突然人模狗样起来了!

分享到:
赞(16)

评论8

  • 您的称呼
  1. 不可以,吃什么醋,叫花子是我的!!!

    愤怒的澄宁cp永不拆2018/11/09 03:04:50回复
  2. 小铜钱呀还是书读少了呀

    匿名2018/12/31 16:02:33回复
  3. 肉哟,,,又没了

    饼柒2019/01/12 20:03:47回复
  4. 这是肉吧?!告诉我是的!!!

    匿名2019/01/28 22:58:29回复
  5. 就是写的含蓄了些!!!就是肉,哼╯^╰

    隔壁食堂阿姨2019/01/28 22:59:01回复
  6. 所以,他俩是……在水池子里那啥了是吧?我都不能确定了……
    还是能喝的水,用来洗澡……

    哈哈哈2019/02/05 16:53:30回复
  7. 总觉得姓唐的也不是什么好的

    匿名2019/02/09 22:46:22回复
    • 预言家

      匿名2019/02/16 15:49:3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