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闭你个脑门的关

严争鸣离开扶摇山的时候,不到十七岁,二十出头凝神御剑,面貌长成,便再没怎么变过。

如今,他元神踏入剑神域,眉目没有被岁月染上一丁点的痕迹,气质举止却已经天差地别。

两个守门的小童对视一眼,心里都有点犯嘀咕,扶摇山是个少有外人来的世外桃源,小童们从未见过这样的大能,主人又都不在家。

两个少年有些战战兢兢,踟蹰了半晌,年长些的才壮着胆子,将同伴拦在身后,走上前来。

他不敢抬眼,恭谨地一揖到地,客客气气地说道:“我家掌门昨日才出门云游,不知归期,诸位仙人今日来得不巧了,敢问仙人名讳,日后定当禀报。”

年幼一些的小童不过才十二三岁,小圆脸上稚气未脱,在几步远的地方直愣愣地看着他们一行人。

严争鸣喉头哽住了,他很想说一声“你们连我也不认得了吗”,可是话到嘴边,他突然发现,自己也想不起这两个小童的名字了。

他像是回到了前生,隔着百年忘川望去,一切都有印象,却又影影绰绰地不那么真切。

民间说的“少小离家老大回”,大概就是这样的滋味吧?

突然,那年幼的道童眨了眨眼睛,大惊道:“呀,藤黄大哥,这个人好像咱们家少爷啊!”

哦,是了,这孩子叫藤黄——严争鸣恍然想起来,这些道童本来都是严家的家奴,他离家时,家里精挑细选了一批送了来,他也省事,调色盘似的给每个人安了个颜色名。那时候他被宠得无法无天,身边的人来来往往,他一个都不往心里去,自己起过的名字转眼就忘,没心没肺极了。

“少爷”这词不知多久没有听见过了,一群人听了,全都笑了起来。

李筠笑道:“扶摇山封了一百多年,于你们不过一天一宿,看来都过得不知今夕何夕了——现如今他不是少爷,是掌门了,我是李筠,还记得吗?”

藤黄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呆立半晌:“百年?”

他的目光漫无目的地扫出去,正看见扶摇山下一棵大槐树,合抱粗,枝繁叶茂。

藤黄盯着那大槐树愣了半晌,忽然喃喃地说道:“那是掌门临走时栽下的,他说等那棵小树长大几圈,你们就能回来了……”

如今已经亭亭如盖。

藤黄徒劳地伸手掐算片刻,不知算出了什么子丑寅卯来,这才抬起头,艰难地试图从每个人脸上辨认出一点熟悉的模样:“你是二、二师叔……还有三师叔!三师叔不是前年才和掌门上山吗?才这么大一点高……天哪……”

他的目光落到水坑身上,犹豫着没敢叫。

水坑道:“我是韩潭。”

藤黄虽然有些猜测,见了这一夜长大的人依然有些消化不良。

那年幼些的小道童却直言不讳道:“少爷是掌门了?那韩掌门呢?还有四师叔,没有一起回来吗?”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神色都黯了黯,藤黄机灵,最会察言观色,一见此情此景,立刻给了同伴一巴掌:“就你话多,快去山上报信,让他们都别偷懒了,少爷……呸,掌门他们回来了!”

扶摇山上彻底地热闹了起来,此间活物全都擅离职守,前来张望,谁能想到仅仅是打一个盹,醒来就已经日月换新了呢?

连不知堂前的仙鹤都盘旋着飞下来,仙鹤有灵,纵然水坑的模样已经大相径庭,它却还记得她的味道。

它蹭了蹭水坑后,还伸长了脖子往山下张望,好像还以为谁会回来。

水坑对扶摇山的印象最浅,默默地落在最后,目不暇接地看着山中熟悉又陌生的风物,看着看着,她又想起了什么,有些落寞地低下头。

有一人在她旁边问道:“怎么了,小姑娘?”

水坑抬头一看,原来是做客的唐轸。她和唐轸不熟,但在化骨阵中,唐轸算是从玄黄手中救了她一命,因此算是有几分亲切。

她微微顿了顿,勉强笑道:“前辈,我一百多岁,不是小姑娘了。”

唐轸道:“在你们彤鹤一族,一百来岁连骨头都还没长全,怎么不算小姑娘?”

水坑听了“彤鹤”二字,脸上勉强的笑容也逐渐黯淡了下去,她叹了口气,小声道:“我又不是真正的彤鹤。”

唐轸:“怎么讲?”

虽然是开口问话,唐轸的神色却并不惊诧——这个人好像对任何事情都不惊诧。

水坑可不是她心眼贼多的二师兄,待人没多少戒心,何况唐轸又与扶摇派颇有渊源,便没什么顾忌地说道:“我娘是后山群妖谷的妖后,我爹却不是妖王,我是妖后和一个人生的。”

唐轸似乎没料到她这样直白,微微怔了一下。

水坑又道:“听说我生下来以后,在一颗蛋里待了一百多年,别人都觉得我是颗死蛋,我娘将我放上临仙台,自己因为擅闯临仙台死了,我亲爹姓甚名谁从没见过,不知道还在不在世,我的姓是师父的,名是大师兄随口起的……就这样一个不大拿得出手的大名,一年到头也听不见几次,师兄们一天到晚‘水坑’‘水坑’的,好像只要不是要骂我,就根本想不起我叫什么。”

她这话虽然是在抱怨,言语间却带出一股满不在乎的心宽来,唐轸被她逗乐了,脸上的病容都好像退了些。

水坑一抹鼻子,自暴自弃地说道:“反正二师兄说,我就是个爹不要娘不疼的杂毛鸡,现在回了扶摇山,逢年过节指不定要遇见后山妖谷的人,妖王见了我这顶活绿帽子,还不知是什么心情呢。”

唐轸略一顿,张口要安慰她几句,话未出口,水坑就眨巴眨巴眼睛,自我解嘲道:“唉,不过其实也没什么,我听说那妖王心胸只有针尖大,我还是颗蛋的时候就一直想杀我,反正现在有掌门师兄在,他也不敢拿我怎么样,要是他看见我就能添点堵,那我也算给自己报仇了,哈哈,万一把他气死了,没准下任妖王就是我了呢!”

这爹不要娘不疼的小杂毛野心还挺大,唐轸默默地将自己准备出口的话咽了回去,笑道:“说得是。”

水坑几步跑到前面,用力在神色黯然的年大大身后拍了一下,说道:“师侄,人死不能复生,好歹你爹还是个元神修士呢,只要元神未死,他就能轮回转世,回头的等你正式入门,我带你上九层经楼,里面肯定有寻找转世的办法!”

年大大满目血丝地看了她一眼,小声道:“谢谢小师叔。”

他以前聒噪起来,能一人分饰两角,如今却好似在一场大悲后沉淀了下来。

年大大抬头望向扶摇山,人间盛景从他眼睛里浮光掠影似的闪过,没有走心,他只是默默想道:“是因为我太没用了吧?”

程潜无意中一回头,正看见他这便宜徒弟的眼神,心里忽然若有所动。

每一个少年人的奋发,似乎都是在这样“我太没用”的眼神下开始的,世事轮转,好像在一代又一代人中成就了一个完整的环,周而复始。

严争鸣突然从旁边拽了他一把,不满地低声道:“喂,总看他做什么,你怎么不多看我两眼。”

程潜:“……”

他现在开始后悔自己在石芥子中说那番话了,因为感觉自己这位十分擅长就坡下驴的大师兄有点蹬鼻子上脸。

扶摇山毕竟是个清修之地,不便歌舞升平。

傍晚的时候,严争鸣只是将所有人叫来,在传道堂前的空地上设了个简单的宴。

大厨还是当年严家特意送来的,上菜的时候,那大厨都还有些恍惚,头天扶摇山上的少爷和他的师弟们不还在长身体加餐吗?

转眼便辟谷的辟谷、禁酒的禁酒了!

席间,程潜揣了包什么东西,独自离了席。

从扶摇山到太阴山五十多里,御剑却不过片刻。

十方阵周围残余的血腥气缭绕不散,人已经走光了,有个别死了没人埋的,尸体就孤零零地躺在了原地,等待和天地化为一体。

韩渊整个人像是已经化入了黑暗中。

听见刻意放重的脚步声,韩渊微侧了侧头,神色晦暗,也看不出是他本人,还是他那个不大会说人话的心魔。

程潜将霜刃提在手里,默不作声地走过去,在他身边坐定,从怀里摸出了一个油纸包。

油纸包地边露出一点油渍,还是温的。程潜将纸包往韩渊怀里一丢,拂开十方阵残址上的尘埃,在一旁坐了下来。

韩渊打开,见里面是一包晶莹剔透的松子糖,混着一股含蓄的桂花香,每一颗被切成拇指大,一个是一个,谁和谁也不黏连。

这大魔头呆了一下,没有出言不逊,也没有感激涕零,只是拈起一颗塞进了嘴里。

韩渊的脸颊瘦削得见骨,是一副薄命少福的刻薄样,一颗糖塞进去,腮帮子便鼓起了一块,他脸上还沾着血迹,品尝得太认真,皱着点眉,一脸苦大仇深,像在咽药。

他不停嘴,一时三刻,连碎渣都拢在一起,豪迈地仰头倒进了嘴里。

程潜在旁边看得有点牙疼,便问道:“喝水吗?”

“喝,”韩渊道,“齁死我了。”

程潜掐了个手诀,空中凝结了一把细小的寒气,凝成了一个坑坑洼洼的杯子,又引来了些水,递给他。

韩渊一口干了,叹了口气,说道:“我这辈子吃过的第一口甜的,就是松子糖。”

程潜:“大师兄给的。”

韩渊看了他一眼,说道:“是你给的,我当时觉得不可思议,心说要是有这么好吃的东西,小乞丐们打破头、玩了命也要去抢的,你居然随手就给了我,要不是缺心眼,就是对我太好。”

程潜笑道:“也没有,就是当时看大师兄不大顺眼,懒得吃他的东西。”

韩渊沉默了一会,笑道:“我想也是。”

随即,他又问道:“还好吗?”

不必言明,程潜就知道他说的是扶摇山,便轻描淡写地点了个头,说道:“跟以前一样——等你将来回来自己看吧。”

韩渊顿了顿,古怪地一笑,说道:“快别逗我了,小师兄,师父临终前和你说过什么?‘有罪无可恕者,需由同门亲自清理门户’,你都就着糖吃了吗?”

程潜转过头来定定地看着他:“你罪无可恕吗?”

韩渊神色微微变化,只一瞬,程潜就看出来了,韩渊那个懦夫又跑了,跟他说话的人变成了心魔。

心魔韩渊懒洋洋地瞥了他一眼:“天衍处都成过街老鼠了,我看那皇帝家也坏得差不多了,气数一尽,自然有人造反,我的气也出了,心里也爽快了,罪不罪的,你们说了算。”

程潜摇摇头,避而不答,他看了一眼如霜的月色:“我走了,明天再来。”

“明天我要那个奶糕,”韩渊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又补充道,“太甜了,吃完不舒服,再给我带半只鸡吧。”

程潜摆摆手,霜刃如流星似的一闪,已经不见了。

等他回到扶摇山的时候,宴会已经散了,程潜径直走回了自己的清安居,藤黄在等着他。

藤黄见他好像有些紧张,上前两步接过他手中剑,低声道:“少……掌门来了。”

“哦,我是来研究师祖留下的心想事成石的。”严掌门欲盖弥彰地说道。

程潜瞥了一眼那传说中供在不悔台上的心想事成石,只见上面大喇喇地放了一把酒壶,也没有拆穿他,随口道:“研究出什么了?”

严争鸣瞥了一眼刚刚调到清安居里的藤黄。

藤黄年纪不大,却很有几分机灵劲,立刻知道自己碍了眼,忙找了个借口跑了。

严争鸣:“干什么去了?”

程潜没有回答,只是笑了笑。

严争鸣顿时心照不宣,明白了,没再追问,只是拍开他伸向酒壶的手:“别动,酒没你什么事,一杯倒。”

程潜的目光落在了那块心想事成石上,他从小垫着这块石头抄了不知多少份经书,闭上眼,连上面有几个坑都能默数出来,他将手放在了心想事成石上,石头上倒映出幽兰的光,显得那只手莹白如玉。

严争鸣说看石头本来就只是个借口,此时专心致志地盯起了程潜的手,有一口没一口地小酌,拿他师弟下酒。

程潜忽然一皱眉:“嗯?”

严争鸣心不在焉道:“怎么?”

程潜:“我总觉得这石头里面有东西在流动。”

以前这块石头虽然像一潭水,却是凝滞不动的死水,此时,程潜却觉得它内里光影变幻,好像活动了起来。

严争鸣闻言,从怀中摸出了一个小瓶,从里面挤出了几滴草汁似的水,平铺在石面上,很快凝成一层方寸大的水膜。

透过水膜一看,石头的纹理好像被放大了无数倍,能清晰地看见细腻的石质。

程潜凑上来问道:“这是什么?二师兄做的?”

严争鸣:“嗯,他也就这点用处了——这叫做障目叶汁,一般有障眼法也好、有什么细微的波动也好,滴上几滴,都能放大到表面上来。”

两人等了片刻,只见那草汁铺的水膜十分消停,半晌没有变化。

反而是程潜靠近的时候,呼吸带起的气流细细地拂过严争鸣的脸,让他不由自主有些心意浮动。

严争鸣盯着程潜的侧脸,想起自己的来历,他上半身往后一仰,干咳一声,说道:“这么多年了,兴许是你的错觉吧?”

随后,他目光在清安居里幽幽地一转:“还是你这里安静,我总觉得后面那片竹林里有仙气,很适合闭关。”

此言一出,严争鸣又略微有些后悔,他本意虽然是打算赖在这里不走,却不想听起来这么猴急。

这感觉不像大师兄,像个登徒子。

做人家师兄的,总觉得不好太不要脸。

谁料程潜完全没有听出他的言外之意,心不在焉地接道:“你要闭关吗?”

严争鸣:“……”

这不解风情的蠢货。

程潜居然还自觉很有道理,说道:“也是,你入剑神域之后就一直四处奔波,都没机会闭关巩固境界,况且我炼那把木剑的时候对剑意领悟不深,你确实应该再炼化……呃,怎么了?”

严争鸣一脸阴沉地看着他。

程潜莫名其妙,问道:“还是那木剑的事吗……那个咱俩不是已经算揭过去了吗?”

他不但不能善解人意,还很善于哪壶不开提哪壶。

严争鸣拎着酒壶站起来,没好气地说道:“想得美,谁跟你揭过去了,看你就来气,走了。”

程潜飞快地将方才的对话在脑子里过了一遍,灵光一闪地叫住他:“哎,大师兄!”

严争鸣略有期盼。

值此霜寒露重、夜深人静时,程潜心里忽然想道:“他这时候过来,也没什么正事,说两句话就走,是什么意思?”

这念头一升起,他喉咙有些发干,可是随即,又想道:“深更半夜的,我开口留下他,唐突不唐突?大师兄时常抽风,万一没有那个意思呢?”

他暗自掂量了一下,感觉还是有些唐突,因此话到嘴边拐了个弯。

程潜诚恳地说道:“你要是嫌别的地方吵,就在我这里闭关吧,我替你护法。”

严争鸣心道:“闭你个脑门的关,气死我了。”

于是他一声不吭,用一种看似大步流星的步伐,花了足足一炷香的时间才磨蹭到清安居的门口,在小院门槛上卡了卡不存在的泥。

严掌门心里十分不舒爽地想道:“再不留我,我可就得走了。”

分享到:
赞(69)

评论17

  • 您的称呼
  1. 两个死傲娇……唉

    匿名2018/12/16 14:38:34回复
  2. 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8/12/31 15:13:49回复
  3. 哈哈

    匿名2019/01/02 16:08:38回复
  4. 严娘娘的心海底针跟女人一样,程潜就是个不解风情的直男。这互动可爱死了!!!

    隔壁食堂阿姨2019/01/28 01:45:22回复
  5. 拼命傲娇着。

    哈哈哈2019/02/05 16:32:31回复
  6. 哈哈哈哈,好可爱

    匿名2019/02/08 21:46:01回复
  7. 看得老夫一脸着急

    笑红尘2019/02/15 01:05:06回复
  8. P大,说鸡不说吧,文明你我他!

    巍澜可期2019/03/07 22:33:30回复
  9. 哈哈哈哈嗝,看着大师兄的心理戏简直要笑死^_^||

    沈葭白2019/04/12 20:29:57回复
    • 大师兄真实又可爱,傲娇了也可爱

      匿名2019/06/14 15:15:03回复
  10. 快说啊倒是 急死我了

    铜钱2019/04/14 21:22:34回复
  11. 直男:没有男朋友的人

    2019/05/03 02:47:20回复
  12. 果然严娘娘这种一脸臭屁的死傲娇可爱死了

    苦逼高考狗2019/06/26 16:22:50回复
  13. 严娘娘好可爱!好喜欢怎么办

    匿名2019/07/08 21:07:26回复
  14. 额,我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这唐轸怕不是水坑她爹……

    冥洺2019/07/22 10:39:50回复
  15. 韩渊一口干了,叹了口气,说道:“我这辈子吃过的第一口甜的,就是松子糖。”

    ——在这里,我颇想引用道友们的那句话,“一个爱吃糖的孩子能有多坏?”这说的是薛洋,但我觉得这样评论韩渊也挺适合的。韩渊确实是个好孩子的啊……

    冥洺2019/07/22 10:50:44回复
  16. 说水坑他爹的,等等我

    匿名2019/07/22 17:47:0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