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你和大师兄又算什么呢

十方阵里面是怎么个情况,外面是看不见的,太阴山下黑压压的修士们全部屏息凝神地看着阵前那两排蜡烛。

只见那两排蜡烛一会这里灭一根,一会那里灭一根,灭得人提心吊胆,不过小小一簇烛火,被这样众目睽睽地盯着,无端就生出了些许血雨腥风的惨烈寓意来。

蜡烛一有风吹草动,众人便会跟着草木皆兵。

水坑用力揉了揉眼睛,一边继续不错眼珠地盯着,一边小声道:“我这辈子再也不想点蜡烛了。”

阵中的程潜和韩渊却相顾无言。

程潜在旁边默默站了一会,心里的怒意便渐渐平息下去了,他想道:“若我是他,我能怎样呢?”

想来想去,以他少年时代那尖酸刻薄的性情,想必只会做得更绝、变得更扭曲,只不过是他比较走运,这些事没有摊到他头上而已。

毕竟,世上有几个大师兄那样的人呢?

小时候觉得大师兄多少有点记吃不记打,做人少了几分极致,长大懂事了才明白,他恰恰是比别人更能承受伤害。

断腕而面不改色的硬汉不少见,坦然地在深仇大恨下保持本色的人却并不多。

反正他自觉自己做不到。

这样一想,程潜忽然觉得自己没有立场苛责韩渊了。

“起来,哭什么哭,骂你混账难道还是冤枉你了?”程潜用脚尖踹了踹韩渊,说道,“这十方阵有问题,我不懂阵法,你好歹也做点有用的事。”

韩渊闷声闷气地问道:“九圣里有吴长天的人?”

“不止。”程潜挑要紧的简单将赭石的传信和他们的猜测交代了。

韩渊面色一变,又邪佞起来,冷笑道:“哈哈,我就知道,这些左摇右晃的大人物们也有今天!”

说完,脸色又翻回来,变成了正常的韩渊,忧心忡忡地说道:“若你猜得没错,十方镇外如果有其他的阵法,对此阵一定有监控,我们若是妄动十方阵,恐怕会打草惊蛇。”

分明是同一张脸,三言两语却天差地别,基本看不出是同一个人来。

“……”程潜沉默片刻,“你能不要一个人在我耳边七嘴八舌吗?”

韩渊脸上神色飞转,好像两个人在不停地争抢位置,终于,可能是韩渊被程潜一顿毒打揍怂了,心魔赢了。

心魔韩渊轻慢地道:“不过你若有能敛去生气的法宝,让阵法察觉不到你,它可能会当你死了。”

程潜没有那种法宝,但不代表他做不到,韩渊话音刚落,便见程潜低头掰开拇指上的扳指,就这么一会,白蜡烛比之方才又灭了两根。

程潜数清了剩下的蜡烛数,身形微微一晃,整个人顿时好像变成了一块石头,要不是韩渊一开始就知道他在那里,几乎察觉不到那还有个人。

韩渊震惊道:“你……”

程潜没理他,只是盯着那扳指上的镜面,下一刻,果然见一根白蜡烛迎风一晃,火光灭了。

韩渊伸手探了一下程潜的手背,只觉他身上微温,远比人体温低,这心魔露出几分兴味,问道:“好功法!你这是怎么回事?”

“拜你所赐,爹生娘给的肉身死透了,”程潜没好气地说道,“只好炼化了一块石头聊以寄居,然后呢?”

心魔韩渊目光闪了闪,脸上微带恶意的笑容却稳如泰山,收回试探的手,他不紧不慢地说道:“既然十方阵认为你已经死了,自然会将其他人传送过来,吴长天根本不想与我赌什么输赢,就想在这里要我的命,他既然安插了他的人,怎么可能不对阵法做手脚?你若是想破阵,便得拿到他手里操控阵法的东西。”

程潜问道:“你既然心知肚明,为什么要答应他?”

韩渊一耸肩,说道:“先顺了他的意,当着全天下打他的脸才响啊,哈哈哈,天衍处偷鸡不成蚀把米,这么一想我就觉得解气。”

韩渊养大的这心魔简直不能以常理推断,他全然不在乎什么好处跟成本,也根本不考虑万一他没打成别人的脸,反而掉进别人的圈套该怎么办,他就是要心里痛快,为了这一时的痛快,什么都干得出来。

程潜叹了口气,跟此人没法讲道理,便道:“你又怎么能知道,下一个来的就是天衍处的人?”

心魔韩渊面无表情道:“开头有一个倒霉蛋,随后又是你,算来传送到我这的人也第三个了,若果这个再不是,那要么是吴长天安插的人先被别人杀了,要么就是他们太磨蹭了——当然,都没关系,要是这个不是,那杀了他再等下一个呗,又不费事。”

程潜:“……总有一天我亲手杀了你。”

韩渊听了挺高兴,大笑道:“死在‘不得好死剑’上,那我可真是三生有幸。”

突然,他笑声戛然而止,只听一侧传来了脚步声。

阵法果然将另一个人送来了!

程潜捏紧了霜刃,他万万不能允许韩渊在他面前杀人。可是那人又近了一点,他又忽然觉得有点奇怪,因为来人身上有股浓重的血气,让人一闻就知道是个魔修。

怎么会是魔修?

难道阵法认为,两个同一阵营的人互相之间也会动手?

程潜与韩渊对视一眼,程潜将头顶的灯火卷回袖子,在一阵漆黑中钻到了阴影里。

片刻,一个身着白衣的魔修飘然而至,看着像个翩翩的浊世佳公子。

此人也是九圣之一,因为穿着打扮与行为举止都与其他魔修格格不入,程潜对他还有点印象。

这人入内站定,见了韩渊,也全然没有一点紧张,好像既不意外,也不畏惧,他开口笑道:“魔龙大人,咱们俩真是有缘分!”

这人模样十分斯文秀气,一开口嗓门却如同破锣,还挺响,哇啦哇啦地带着不知哪块粟米地的口音,这一嗓子感觉不像吆喝什么魔龙大人,像在吆喝他们家拉梨的水牛。

韩渊瞥了他一眼:“罗正义。”

程潜:“……”

叫正义的魔修爽朗地应了一声,迈开大步向韩渊走去,口中道:“这阵中还能碰见自己人,正好叫我歇一会——哟,魔龙大人,脸怎么还青了一块?难不成刚才遇见了什么硬茬子?”

韩渊眉头微微一皱,阖目不吭声。

如果这个罗正义真的是吴长天安排着要对付韩渊的人,那么顺理成章的安排难道不是最后阵中只死得剩两个魔修,十方阵破,韩渊以为自己赢了的时候出手吗?这时当不当正不正地出现算怎么一回事,特意通知韩渊此阵有猫腻吗?

电光石火间,程潜想起韩渊说过的,阵外如果还有阵,那么对此阵一定有监控!

那么不下阵外阵的人,这是打定主意要坏吴长天的事?

眨眼工夫,罗正义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他身边,看起来好像随时能从身上掏出两坛酒,跟韩渊畅饮一番。一道强光蓦地刮过程潜的眼,他眼皮一跳,再一看,韩渊身前一只手竟毫无预兆地变成了龙爪,巨大的鳞片闪着让人胆寒的光,见血封喉的魔气顷刻将那罗正义的半个身体拔了下来。

那白衣书生一半是人,一半成了骨头架子,头重脚轻地挂在一片血肉模糊中,然而他毫不在意地还了手。

只见他手上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一只小铃铛,一阵急促的铃声响起,十方阵中蓦地风云突变,韩渊身下突然生出一片血腥气扑面的沼泽。

那铃铛能操控十方阵!

罗正义一边摇晃着手中铃铛,一边伸手捧起自己被掀飞了一半的脸,说道:“啧,我这端庄的骨头都露出来了。”

说完,他那布满白骨的脸上竟然长出了一张和另一边不对称的脸。

正是布阵人之一!

韩渊:“画皮。”

“唉,其实就是吴大人托我办件事,”不知是罗正义还是画皮魔修道,“就是可惜好像咱俩都被人坑了,我心里也挺委屈——不过跟你解释这些也没啥用,你信与不信都是要杀我的,还是先下去吧!”

话音刚落,韩渊整个被脚下的沼泽拖了下去,他冷哼一声,身化巨龙,长啸一声,整个十方阵仿佛都震了几震。

可什么是阵法?

外有天地之道,譬如水往低处、烈火融金、生老病死等等,天地之间的人,无论有多大本领,也逃脱不出这些个大规则。阵法其实就是在一定的范围内重设规则,人入阵中,除非破阵而出,否则都要受阵主摆布。

无论魔龙怎样强横,那沼泽就是与他如影随形。

罗正义仰起头,张大了嘴,重新退化成一半白骨的脸上,下颌骨几乎要自立门户,眉飞色舞地看着韩渊的狼狈。

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细微的金石之声。

罗正义快要一分为二的脑袋蓦地扭到了身后:“什么……”

“人”字没来得及脱口,罗正义连鬼影子都没看见一个,却已经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霜雪。

这十方阵里闹了鬼吗?

下一刻,他就着扭头的,被那闹鬼的剑一剑削去了脑袋,一股黑气蓦地从罗正义漏风的脖子里冒出来,正是他的元神。

程潜见机极快,伸手将尸体手中的铃铛拽了下来,也没打听一下用法,率先自作主张地用力一甩。

十方阵立刻随着他的心意而动,生出一大片罡风,不由分说地将那魔修元神钉在了地上,同时韩渊也被殃及池鱼,饶是他躲得快,也险些被刮掉一层鳞。

地上留下了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一行血迹缓缓渗出来,不过片刻,那魔修便形神俱灭了。

韩渊化成人形,舔去手臂上的剐蹭伤:“小师兄这种‘正人君子’,原来搞起背后偷袭来,也能杀伐决断。”

程潜没理他,拎起手中的铃铛比划了一下,不咸不淡地问道:“我要去找师兄,这个怎么用?”

韩渊:“你将神识没入铃铛中,便能看见整个十方阵……没被人动过手脚的地方,你拿着铃铛,就是阵主,可以随心而动。”

韩渊养大的这心魔嘴有点贱,冷眼旁观的看着程潜不熟练的摆弄那铃铛,他无事生非地开口道:“你倒是一时也放心不下他——小师兄,你想不想知道朱雀塔里大师兄的心魔是什么?”

程潜面不改色道:“我知道。”

韩渊眉尖一抖,脸上细微的恶意变成了明明白白的惊诧,他默无声息地打量了程潜片刻,道:“那你知道自己的八字命格吗?”

程潜没应声,看起来毫无兴趣。

韩渊道:“你和童如一样,是薄情又冷淡的飞升命,你们这种人最适合修炼,天性坚忍,情关又比别人少开一窍,最易摒除杂念,若是顺从机缘,能成大事……”

程潜不以为然道:“童如成了什么大事?在忘忧谷里烂成一堆骨头么?”

“情关少一窍,只是修行中不易被外物打扰,又不是真没有爱憎喜怒,谁让他纵情忘身,自己堪不破的?”韩渊冷笑道,“对于你们所谓的大道,门派算什么,师徒算什么,人情算什么?想成大道者还被这些牵绊,他走火入魔不冤——若是他能堪破三生秘境,没准现在早就飞升上界了。”

铃铛里的十方阵很复杂,程潜一时有些看不懂,旁边还有一个韩渊喋喋不休,他顿时手痒,想跟那货再打一架。

韩渊道:“你不好好修你的大道,难不成也要重蹈他的覆辙?”

程潜头也不抬地说道:“我乐意。”

韩渊尖锐地笑道:“那你还装模作样地修什么仙,练什么道?我看你是自甘堕落。”

程潜:“好歹我没有什么事都让心魔说了算。”

韩渊:“那你别着急,若你把持不住,失了元阳,看你心里生不生杂念。”

程潜:“……”

这些魔修简直已经龌龊成了日常。

韩渊难得将他说得哑口无言一次,变本加厉道:“人家男女修士结侣双修,至少合了阴阳调和,不算纵欲,你和大师兄又算什么呢?”

他忽然眯细了眼:“哦,还是你已经心生杂念,想尝尝大师兄的滋味了?”

这心魔版本的韩渊此言一出,如愿以偿地又挨了揍,他也不还手,被揍一顿,好像还很欢喜,让人怀疑此人方才之所以出言不逊,就是为了找揍。

程潜动手的时候很是恼羞成怒,不但是韩渊嘴里不干不净,还因为他真的比韩渊三言两语挑起了心魔谷里的回忆,随即强行压下绮念,神识在铃铛中翻了个底朝天,一把拎起鼻青脸肿的韩渊,同时粗暴地用手中铃铛撕开了周遭藩篱屏障,两人转瞬到了严争鸣那边。

刚一落地,正看见严争鸣面无表情地将一个魔修钉在了地上,剑气直入内府,直接让他元神无处可逃,飞溅的血花四溢,落在他前襟与脸颊上,感觉到阵法中有异动,他蓦地转过头,逼人的杀意未退。

程潜一愣,感觉自己的心剧烈地鼓噪了起来。

一见程潜,严争鸣飞快地眨了一下眼睛,那双眼睛里弥漫的剑气蓦地散了。

他诧异地看了看姹紫嫣红的韩渊,问道:“怎么回事?”

程潜在口干舌燥中微微定了定神,将见了大师兄就开始装死的韩渊丢在一边,简单说了说经过。

严争鸣默不作声地听完,便摘下了扳指,掰开内面的镜子,从进入十方阵到此时,可能还不到一个时辰,两排蜡烛几乎已经灭了一半。

程潜偷偷看了他一眼,一方面心里有些痒,一方面又觉得痒得十分不尊重,正在尴尬,不知道怎么将“邪念”压下去,只好变本加厉地记恨起韩渊。

突然,严争鸣好像发现了什么,突然背过了身去。

程潜回过神来,以为有什么问题,忙清了清嗓子,问道:“怎么?”

便见严争鸣从怀中摸出了一块雪白的手帕,对着扳指上的镜子将脸上的血迹细细擦去了。

程潜:“……”

十方阵外,一天一宿过去,终于只剩下了一黑一白两根蜡烛。

就在倒数第二根蜡烛灭了的时候,水坑突然一把抓住了李筠的胳膊,尖尖的指甲掐进了李筠的肉里。

李筠心里也狠狠地哆嗦了一下,可是在师妹面前,他愣是没敢表现出来,只故作笃定地说道:“没什么,水坑,你想想,他们刚进去的时候肯定是一对一,用不了多久,下手最快的修士与魔修最有可能互相遇到一起,我猜小潜和师兄他们很快就能碰上四师弟,说不定他们已经有操纵阵法的东西了呢。”

他话音没落,人群中突然传来一阵骚动,只见一群修士站了起来,一同往一个方向望去。

一队飞马当空而降,一圈天衍处打扮的修士簇拥着一辆飞马车,只见那拉车的飞马个个戴着纯金头面,车身上锦缎绣得九龙好像行将冲破布面飞升而出,而此物绝不仅仅是装饰,隔着老远,李筠竟已经感觉到了那上面与真龙旗如出一辙的气息。

水坑闻声望去:“那是什么人?好像很有钱。”

李筠一抬手将她的头按了下去,低声道:“老实在石芥子里坐着。”

片刻后,他又说道:“大概是天衍处里收网的来了,可是九龙……难道是皇帝老儿家的人?”

说话间,那车队如同乘了云梯,转眼便到了面前。

游梁皱起眉,在众人窃窃私语中走上前去,对为首一人说道:“玄黄师叔,我和吴师兄奉掌门之命前来太阴山布阵阻截魔龙韩渊,师叔您……”

游梁顿了顿,看了一眼那九龙马车,接道:“与三王爷前来,是掌门有什么指示吗?”

那名叫玄黄的中年修士从飞马背上居高临下地看了游梁一眼,说道:“你师兄同我说过,剑修要一心一意清静修行,门派里琐事太多,恐耽误你前程——我看他说得对,游梁,你今日便卸印吧,我知道有几个海外游历的大能剑修,改日不妨带你去见识见识,指不定还有师徒缘分呢。”

游梁脸色一变。

玄黄道:“让路——什么血誓不血誓,和一群魔头定血誓,你们也不怕传出去让人嗤笑么?来人,统统给我拿下!”

他说话间,天上竟有无数黑点聚集,一大群巨鹰转瞬飞到了近前。

水坑:“呀!妖……不对,不是妖修。”

李筠:“什么?”

水坑皱了皱眉:“这些鹰只不过是凡鸟,不是我妖族中人,恐怕是被人硬灌了丹药,催成妖修的,它们未曾经过修行,灵智不开,稍一训练就是听话的畜生。”

巨鹰神兵天降似的盘旋在了众修士上空,一只竟有小马那么大,领头一只张口便喷出一股火焰,竟与水坑的三昧真火有异曲同工之妙。

火焰落地顿成一片火海,好几个魔修猝不及防,竟被烧得很是狼狈,其中一个来不及逃窜,一沾上那火光,周身的魔气竟都沸腾了起来,不过片刻,已经变成了一锅糊肉。

分享到:
赞(17)

评论4

  • 您的称呼
  1. 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匿名2018/10/20 16:06:36回复
  2. 我看的出来 其实 我们铜钱本来是攻 但是吧 由于 不如严娘娘见多识广 被迫转为受了 哈哈

    争潜恋~~~2018/12/30 12:38:17回复
  3. 铜钱是该做攻的啊

    隔壁食堂阿姨2019/01/28 00:04:33回复
  4. p大日常逆CP

    匿名2019/02/03 20:42:4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