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我就是喜欢你,想要你!

程潜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周遭暗得很,天好像已经完全黑了。

他第一感觉是疼,随即是冷。

按理说,他在冰潭边上住了五十年,身上每一根骨头都被冰潭锻过,早该丧失了“冷”的感觉。此地却诡异非常。

与真正的天寒地冻不同,这里仿佛有一股阴森森、带着生命力的凉意,绵长又细碎,不动声色地往人骨头缝里钻。

好像是一把温柔的杀意,哪怕铜皮铁骨也抵挡不住。

人在此间,浑身都变得沉甸甸的,心神稍一松懈,就会被那种疲惫与倦怠感缠上。

程潜皱皱眉,这是什么鬼地方?

霜刃依然挂在腰间,程潜稍微活动了一下僵硬的手指,发现长枪已经变回了龙骨,龙魂也回到了旗中,真龙旗正被他紧紧地捏在掌心。

见这两样不该丢的东西都在,他放心了些。

程潜正要爬起来,伸手一撑地面,掌心处却传来一阵尖锐的灼痛,他这才想起那被他抓在手里的斩魔阵阵眼。

然而抬手一看,他掌中却是干干净净,非但没有想象中焦黑的血肉模糊,连刮蹭的小伤口都没有半个。

这可真是奇了怪了……

程潜心念一动,掌心忽然有白光一闪,掠过了一个小小的圆弧形印记,再仔细一看,那仿佛是个人耳的形状,只出现了一会,转眼就没了。

除了残存的灼痛和莫名其妙的印记,倒是没有其他异处,程潜只好先将其放在一边。

他这一番挣动,身后大小伤口登时被撕裂,他轻轻地“嘶”了一声,打算打坐调息,先疗伤再说。

这时,程潜听见旁边传来了严争鸣的声音。

“不要妄动真元。”严争鸣坐得离他很远,声音有些喑哑,“要是我没猜错,我们现在可能到了那心魔谷底,正在不悔台附近——你身上有外伤药么?”

“没有,我又不是跑江湖的,”程潜用龙骨拄地,站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师兄,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坐着别动。”严争鸣道,“斩魔阵的动静太大,我们破阵时请动了真龙魂,韩渊那没轻没重的蠢货还一把火烧了桃花瘴,这下‘天龙地魔人欲’都凑齐全了,无意中将不悔台外围封印撕开了一条缝,我们俩当时位置比较寸,被卷进来了。”

程潜:“……”

这次出门之前一定是没看黄历,什么倒霉事都赶上了。

严争鸣仿佛压抑着什么,深吸了口气,继而又迟缓而粗重地缓缓吐出来,有气无力地低声道:“没关系,扶摇派历代看守心魔谷,掌门印还在我身上,它肯定有出去的办法,你不要随便动真元,先自己处理一下伤口。”

程潜的伤都在后背上,用凡人的方式处理很不方便,他微微活动了一下肩膀,感觉也没伤到筋骨,便所幸丢在一边不管了。

程潜没将皮肉伤放在心上,却感觉到了严争鸣十分不对劲——他小时候和一干散修动手打架,后背不过被降魔杵抽了一下,大师兄都会骂骂咧咧地亲自给他上药,怎么这次他被斩魔阵划成了一片毛坯,就变成“自己处理”了?

程潜站起来向他走去:“师兄,你到底怎么了?”

严争鸣疾言厉色道:“我说了别过来!”

他这一嗓子吼得几乎破了音,程潜脚步顿了一下,继而根本不听他那套,大步走了过去。

严争鸣蜷缩在一个比周围还要暗一些的角落里,若不是修士目力惊人,几乎连他人在哪都找不到,黑暗让严争鸣五官模糊,唯有眉心一道淡了好久的心魔印再次出现,那暗红色的印记分外显眼,像一道艳丽的伤疤。

程潜一愣,抬手要摸向那印记:“这是……难道是受心魔谷影响?”

严争鸣没地方躲,只好老僧入定似的闭目不语,若不是他眉目间浮躁的戾气几乎要破面而出,看起来还真像那么回事。

随着程潜靠近,严争鸣的眉梢剧烈地颤动了起来,他仿佛在忍耐着极大的痛苦。

终于,他忍无可忍,一把抓住了程潜的手腕。

严争鸣手掌如铁钳,掌心温度滚烫,近乎灼人,眉心的暗红印记越发鲜艳,如血似的,殷红一片。

他攥着程潜的手腕,痛苦地弯下腰去,呓语似的低声道:“别过来……小潜,算我求求你了……”

程潜不是不知道什么叫做“心魔”,却第一次知道有人能被心魔折磨成这样。

将他困在心里的到底是什么?

程潜惊疑不定地观察了严争鸣片刻,虽然觉得自己这样窥伺不大好,此时却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他心里暗道:“师兄,对不起了。”

随即催动神识,连上了木剑中的元神碎片。

奇异的两处视角再次出现,程潜透过木剑中封存的元神碎片,清晰地看见严争鸣紊乱成一团的内府,只见四下里真元乱窜,连剑气也跟着蠢蠢欲动,若不是有木剑勉强镇着,还不知道得成什么样子。

缭绕的心魔如一缕一缕的黑云,在严争鸣闭目打坐的元神旁边上下翻飞,死死地纠缠着他。

这时,程潜从那黑红色的心魔云中看见了一张一张的人脸,他忽然就怔住了。

心魔中的人正是他自己。

下一刻,那缭绕的心魔化成一缕黑烟,落地成了人形,那人仿佛感觉到了什么似的,回头看了看那把木剑,露出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讥笑,而后他缓缓地向严争鸣打坐的元神走去,轻巧地跪了下来,伏在他的膝盖上。

程潜:“……”

他头一次认识这么会搔首弄姿的“自己”,已经不知该作何反应了。

顶着程潜模样的心魔仰头掰过严争鸣的下巴,默默地注视了了他片刻,见他不肯睁眼,便蓦地一声轻笑,伸出苍白的手指尖,缓缓地摩挲过打坐的元神的嘴唇,轻声道:“师兄,你怎么不看看我?”

内府外,严争鸣攥着程潜手腕的手指蓦地收缩,将他那腕骨攥得“咯咯”作响。

程潜狼狈地将自己神识收回来,半跪在地上,心里一阵空白。

他呆愣良久,桩桩件件地回想起之前种种蛛丝马迹,想起他在小经楼里没轻没重问出那句话时,大师兄那看似粗暴的反应……难以置信。

“所以那个心魔是我?”程潜怔怔地想道,“不可能吧?”

严争鸣弯下腰去,嘴角已经浸出一丝细细的血迹。

程潜回过神来,意识到此时不能任他这样下去。

“大师兄,”程潜腾出一只手,按住严争鸣的肩膀,轻声道,“凝神,这里是心魔谷,你不要受它扰乱。”

严争鸣闻言睁开眼,眼神迷茫,痴痴地看着他。

程潜的心蓦地开始狂跳起来。

鬼使神差的,程潜低声问道:“师兄,你的心魔到底是什么?”

有那么一刹那,他看见严争鸣嘴唇微微掀动,答案呼之欲出。

程潜后脊出了一层冷汗,杀得伤口又疼又痒,一辈子没有这样紧张过。

可是很快严争鸣的眼神就在挣扎中清明了过来,他蓦地松了手,狠狠地推开程潜……没推动。

严争鸣双手在控制不住地颤抖,被心魔折磨得整个人都脱了力,他按在程潜肩头的手指一没留神,滑入手臂上方一道刀伤伤口里,那冰冷的血迹还没干透,沾了他一手,严争鸣忙将手缩了回去:“你……”

程潜看也不看流血不止的肩头,漆黑的眼睛比一切黑暗更加浓郁深邃,短暂尖锐的疼痛好像刺激了他,程潜明知自己不应该这样,心里却还是无法抑制地沸腾了起来。

他步步紧逼道:“你明知道心魔越捂着、越是讳莫如深就越严重,为什么不能说?有什么好隐瞒的?”

严争鸣:“放开……”

程潜:“师兄!”

严争鸣红着眼低吼道:“程潜,你想造反……”

他的话没能说完,程潜突然用力将他抵在墙上,豁出去似地低下头,亲了他没来得及闭上的嘴。

一下便把严争鸣所有的话都堵回去了。

程潜平生不解风情,更不识风月,非礼勿视做得十分到位,连经楼里的假清静经都没敢细看,这甚至算不上一个亲吻,只是蜻蜓点水似的一贴,严争鸣脑子里却“嗡”的一声,三魂七魄惊出了九霄云外。

他急喘一声,不由自主地收紧手指,死死地攥住程潜的衣襟。

“恕我以下犯上了师兄,”程潜已经紧张过了头,表面上看来,他几乎是冷静的,甚至用一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语气道,“你现在打算将我关去思过,还是打算清理门户,要么干脆打死我?保证不还手。”

严争鸣:“……”

这惊吓来得太惊心动魄,连兴风作浪的心魔仿佛都不得不退避三舍。

程潜这一番大逆不道的话出口,心里突然就痛快了,他把心一横,握住严争鸣扣住他衣襟的手:“斩魔阵里,你问我桃花劫应在什么人身上,大师兄,我现在说,你敢听么?”

这时,在严争鸣内府中,心魔重新凝结成了程潜的模样,悠然从身后搂住他的元神,在他耳边说道:“师兄,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你敢要么?”

这两面夹击,严争鸣简直分不清何处是真、何处是假。

内府中的心魔伸出手指,轻轻地抚过他元神之身,低声道:“师兄,我心无旁骛,百年清修,天劫都不能动摇一二,如今毁在你手里,高不高兴?”

那话好似一盆冰水,混着心魔谷中无边寒意兜头落下,浸入他每一寸骨节中。

严争鸣面色惨白,无言以对。

那心魔时而软语笑道:“师兄,你肖想我这么久,现在又何苦道貌岸然?”

时而冷冷地怒斥:“严掌门,监守自盗,何其无耻!”

时而幻化做少年程潜的模样,胸口带着空荡荡的一个血窟窿,幽幽地看着他:“师兄,你不是说让我不用担心,凡事有你么?”

“师兄……”

严争鸣整个人在极冷与极热中来回摇摆,额上见了汗,一时间双目近乎赤红。

程潜没料到自己一句话将掌门师兄气成这样,正有些无措,忽然瞥见他眉间心魔印,见那细细的一条缝隙红得快要滴出血来。

程潜微微皱皱眉,接着,他悍然借由木剑上的元神碎片,抽出神识,再次闯入严争鸣内府之中。

这一进去,先被那漫天心魔吓了一跳,所有心魔都顶着他的模样,神态表情却又各有不同,越来越浓重的黑气在剑修的内府中翻腾起落,贪婪地吸取着此间真元,幻化出更多的幻影。

程潜一开始只觉得头皮发麻,任谁看见几百几千个自己聚在一起都会觉得不寒而栗,可是下一刻,他听清了那些心魔七嘴八舌的话。

程潜的目光突然冷了下来,胸中生起无来由的愤懑。

他一挥手,通过木剑中同出本源的元神催动了严争鸣内府中的木剑,木剑应声而起,剑身上拢了一层白霜,风卷残云似的冲入心魔之中,将那些乱舞的群魔一并撞了个稀散。

心魔仓皇逃窜,接着重新汇聚成一团厚重的黑气,不依不饶地盘踞在严争鸣内府之上。

严争鸣气海翻涌,喉头一腥,一股血气险些冲到喉舌,被他堪堪忍住了。

他短暂地清醒过来,有些自暴自弃地冲程潜摆摆手,有气无力道:“别胡闹了。”

“我从不胡闹。”程潜目光灼灼地盯着他,“大师兄,我一天不死,就一天不会放弃。”

严争鸣一皱眉,正要说什么。

程潜却目光一敛,忽然露出了一点笑意:“你要是肯把我逐出师门,那就更方便了。”

严争鸣:“……”

他自己曾经这样想过,如果他不是什么掌门,身份上能跟程潜易地而处,他便能毫无负担地坦然面对自己心里逾矩的感情,倘若被逐出师门,那就更可以百无禁忌了,谁知一模一样的话就这么被程潜直接说了出来。

这诡异的“心有灵犀”一时间弄得他哭笑不得。

可是最初的震动过去,严争鸣还是察觉到了不对劲——程潜只有损人和动手的时候最直白,为人实际很内敛,喜怒哀乐都不大外露,露也大多是装的……就算他真心实意,也是自己心里真,绝不会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挂在嘴边。

更何况是在他们俩莫名落入心魔谷,还不知道该怎么出去的场合下。

严争鸣神智一清醒,脑子顿时活泛了,他突然想起了斩魔阵里木剑上挂起的古怪寒霜,立刻将方才种种都抛到一边,逼问道:“你知道了什么?程潜,我再问你一次,那把木剑里有什么?”

程潜:“……”

如果不是他亲眼在严争鸣的内府中看见千百心魔化身,他还得以为这都是自己自作多情。

严争鸣:“你到底是怎么把扶摇剑意放入木剑中的?”

方才还振振有词的程潜哑声了。

两人僵持片刻,严争鸣一时有些心力交瘁,推开程潜,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严争鸣道:“你不说就算了,我不管你因为什么知道了……但不过区区心魔而已,剑修进入剑神域,从来都是一步一心魔,那又怎样?我既然走到了这一步,便还不至于压制不住,你……你不用可怜我。”

程潜无言以对,他突然很想将大师兄那绣花枕头一般的脑袋敲开看看,那里面是不是被心魔啃得只剩下一坨浆糊了?

严争鸣瞥了他一眼,从怀中摸出一枚拇指大的印石,手掌在上面轻轻一拢,印石上便升起了幽幽的一层白光,照亮了幽暗的心魔谷底,他转身背对着程潜,故作轻松地说道:“今天我不跟你计较,走吧,我们找找出路……”

程潜蓦地从后面抱住了他,严争鸣脊背一僵,才要出言呵斥。

便听程潜咬牙切齿地道:“你一天到晚好吃好喝,除了败家就是臭美,鬼才可怜你!我就是喜欢你,想要你!这还要我怎么说!”

分享到:
赞(143)

评论26

  • 您的称呼
  1. 我还以为这句话是娘娘说的,,

    忘名2018/10/20 15:16:25回复
  2. 娘娘你。。。还能反攻吗?

    兴奋的澄宁cp永不拆2018/11/09 01:19:15回复
  3. 这个攻受好明显的,娘娘太像受了

    无名2018/12/08 18:42:45回复
    • 估计反攻是因为 铜钱什么都不懂 哈哈哈哈

      匿名2018/12/30 12:08:18回复
  4. 娘娘反攻路漫漫啊!

    姨母笑的大年2018/12/15 10:24:02回复
  5. 哎吗好激动!!

    匿名2019/01/23 11:06:54回复
  6. 小潜怎么攻,连亲都不知道。可怜死了

    隔壁食堂阿姨2019/01/25 14:08:28回复
  7.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激动

    2019/01/26 11:00:07回复
  8. 呀赞好多

    2019/01/26 11:00:22回复
  9. 闷葫芦程潜好容易能有机会把心里话给放出来……
    话说大师兄什么时候确定是攻啊……都已经被人壁咚了……

    哈哈哈2019/02/04 16:55:37回复
    • 等到程潜什么都不懂的时候O_o

      沈葭白2019/04/12 20:18:49回复
  10.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土拨鼠尖叫!

    长顾2019/02/07 00:07:39回复
  11. 终于表白了哈哈哈

    彼岸2019/02/11 15:10:43回复
  12. 嗷嗷嗷,好激动~

    我来了2019/02/28 13:24:20回复
  13. p大经典情话语录

    匿名2019/03/02 18:39:33回复
  14. 这章赞好多~

    陈栎媱2019/03/08 17:39:02回复
  15.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尖叫

    北辰2019/04/06 11:40:10回复
  16. 哇哇哇太精彩了!心魔把严娘娘折磨的死去活来的那股劲儿真是被P大写神了!

    日常想念费渡2019/04/20 17:19:56回复
  17. p大家的受呢~程潜是败给知识储备不够,费渡体力不行,赵云澜是真的打不过,顾昀是一句义父给叫受了,魏谦是心疼小远可能迁就成全多一些…

    爱p大的陈栎媱= ̄ω ̄=2019/05/07 20:35:06回复
    • 还有林将军也是心疼笔芯才受的

      匿名2019/07/05 23:55:49回复
  18. 程潜好攻呀!娘娘是怎么反攻的,难道因为程潜不懂那事?

    匿名2019/05/13 20:01:00回复
  19. 其实,铜钱不是攻…因为他小黄书看的少,我二刷的

    P大一生追2019/07/07 01:30:45回复
  20. 我就再站一会儿潜鸣ΣΣ(,,・ω・,,)
    二刷打卡

    匿名2019/07/11 17:42:32回复
  21. 啊啊啊啊啊啊 互相暗恋啊 好甜这里 我要不行了

    不想写作业2019/07/13 09:35:52回复
  22. 哎哟我去!

    振翅飞过星港2019/07/15 15:04:27回复
  23. 哈哈哈,你们真是我见过(在P大的文中)进展最慢的!

    冥洺2019/07/21 20:55:2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