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竟还会动桃花劫

扶摇一行人之所以过来溜达,其实就是感觉到了太阴一带的大型阵法,特意前来探探深浅,粗略在外围一打量,程潜问道:“二师兄,怎么样?”

李筠话不说死,只道:“难,天衍处这是下了血本。”

严争鸣:“能不能破阵,你痛快点。”

李筠满怀忧虑,懒得理他,只是动了动手指,当即便仿佛有一根看不见的木棍,随着他的指挥在地上画出了整个太阴一带的地形。

“阵法范围在这一带,这样大的区域,他们要是想将韩渊困住,催动阵法肯定极其费力,要么用人山人海来堆,要么手中有什么天地灵物。”李筠道,“前者不太可能,魔修虽然大多脑子不大冷静,但又不瞎,一大群人聚在一起催动阵法,有眼睛的就知道怎么破阵。”

“破阵有两种方法,要么有巧,要么有力,也就是或者找到阵眼,一举破坏,或者直接暴力压制。我看天衍处这个兴师动众的架势,恐怕是准备得很充分,靠暴力压制不大现实。”李筠叹了口气,伸手将地上的痕迹抹去,说道,“而且还记得当年韩渊在扶摇山附近设下的阵法么?我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对此道也颇有些研究,见识不亚于我,如果是他被困于斩魔阵,恐怕也会想到推算阵眼的方法,天衍处未必不设防。”

程潜道:“说了半天,这个阵你是破不了对吧?”

“……那倒不是。”李筠一脸犹豫地说道,“只是这方法恐怕不大好用——韩渊已成魔龙,我手中恰好有一面真龙旗,如果我们几个人……”

“是‘我们’,”严争鸣纠正道,“没你这种卡在元神门槛上的人什么事。”

……掌门师兄真是个贱人。

“你们!行了吧!”李筠被踩中痛脚,怒吼道,“元神有什么了不起的?斩魔阵这一类阵法号称借天地之气,十个元神也不够的好吗!你得意什么!”

水坑悄悄地伸手戳了程潜一下,程潜只好大无畏地上前,抬手打断两位师兄的斗鸡:“好了,魔龙和真龙旗有什么关系?大师兄,你既然不知道,就少说两句。”

严争鸣对着程潜翻了个白眼,翻完,他又忍不住将眼珠重新转了回来——程潜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终于想起将他那一身抹布似的破袍子换下来了,虽然只是换了一件乏善可陈的墨色长衣,半寸雕琢也没有,明显就是件便宜货,可严争鸣就是觉得顺眼极了。

人和长衣黑白分明,加上一把霜刃,程潜眼角眉梢无端挂上了几分凌厉的肃杀气,唯有偶尔笑起来的时候依稀是君子如玉。

严争鸣实在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恨不能将程潜身上飞起几根线头都记在脑子里,继而不动声色地移开目光,面上保持着正人君子的端庄,抓耳挠腮地在心里翻来覆去地回味,一心二用地听李筠说正经事。

“真龙旗里面有龙骨和龙魂,”李筠说道,“韩渊的魔龙不是还差一条龙骨么,以他的修为,如果真能借着真龙旗,得到上古神龙之力,可能和斩魔阵有一拼之力,只是……”

话说到这,几个人都明白了。

想从天衍处手里截人是一回事,可韩渊毕竟杀孽深重、罪大恶极,因此用真龙骨助纣为虐是另一回事。

就算没有除魔印约束,这种事也是万万不能干的。

“此事不必再提,”严争鸣说道,“李筠,将你的真龙旗收好,不准拿出来——斩魔阵既然已经看过,我们顺路回扶摇山看看吧。”

一转身,严争鸣瞥见程潜领口微乱,便忍不住抬手整了整他的领子。

程潜本来迈开的腿当即僵在半空,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严争鸣一抬头碰到他比平时略显幽深的眼睛,这才惊觉自己的动作亲密过头,手心顿时出了一层薄汗,欲盖弥彰地缩回手,干咳一声道:“没见两襟都不对称么?你多少也注意一点穿着。”

程潜默然不语,感觉在这方面,他可能一辈子都达不到大师兄的要求了。

这短短的一路上,严争鸣自行尴尬,程潜默默反省,而惨遭掌门师兄挤兑的李筠受了刺激后,彻底变成了一个滔滔不绝的碎嘴子,一路向新入门的师侄年大大唠叨各种不靠谱的扶摇山风物,实在的内容少,主要目的是为了卖弄。

李筠以一嘴神功,成功地将水坑和程潜全部聒噪跑了,一路风驰电掣地赶到了扶摇山原址。

水坑原本飞在最前面,忽然毫无预兆地在空中化成人形,面露不悦地低头望向山间某处:“师兄,我怎么看着山下好像有黑漆漆的魔气?”

程潜一愣,黑风似的卷到她身边:“是韩渊吗?”

脚下云雾与树丛遍布,一时看不清,水坑摇摇头道:“好像不是,血气没那么浓,但是脏得很,而且……”

她话没说完,程潜已经纵身而下。

魔修的魔气也好,普通修士的清气也好,若不刻意隐藏,都是越强越显眼,这几个魔修的魔气从天上就能看见,实力已经相当可怖,程潜这样一声不吭地直接下去,堪称鲁莽了。

大概扶摇山永远是他的逆鳞。

水坑急道:“哎,小师兄你等等……”

她正要去追,突然被一只手扯住胳膊,严争鸣将她往身后一拉,嘱咐道:“别跟过去,躲远一点。”

水坑不及反应,严争鸣的身形已经在一闪之后不见了。

程潜虽然火气很大,但也算没有十分冲动,他落地时已经将自己的气息收敛了干净,清风飘絮似的从大树缝隙中钻了进去,而后片叶不惊地掠上了树冠浓密处。

只看了一眼,他就皱起了眉,只见那里有两男一女,女人的打扮十分诡异,若不是没有妖气,简直像个妖修,她头上顶着一朵巨大的朝天喇叭花,衣冠不整,所有该穿衣服的地方全都是各种各样的花瓣遮体,赤裸的手脚从几个大花心中穿出来,挂满了花藤状的手镯脚镯。

两个男人中,一个人正在地上布阵,另一个不知从哪里弄来了小桌与小凳,正安闲地坐在旁边喝茶。

花女娇滴滴地笑道:“我与潇湘君都不通阵法,这回还是多亏了卢大哥你呢。”

布阵之人听了,忙谄媚道:“岂敢,晚辈也是搭二位前辈的顺风车,捡些前辈看不上的小物件。有朝一日潇湘君问鼎北冥,若还能叫晚辈鞍前马后地伺候,那我便死而无憾了。”

喝茶的潇湘君皮笑肉不笑地挑了挑嘴角:“你知道就好。”

布阵之人唯唯诺诺地低下头,那花女“咯咯”地笑道:“卢大哥这张嘴可真是甜——你们说这扶摇山也怪邪门的,分明是个清修门派,却来回出了数任大魔,有谣言说上一任北冥君也是出身此处,不知是不是真的。”

潇湘君冷笑道:“上一任的事我是不清楚,只是那姓韩的有什么能耐,居然也能修出魔龙身,以万魔之宗自居?若说此处没有秘宝,我是不信的。”

花女一扭八道弯地走上前去,侧身坐在了那潇湘君的膝盖上,长臂一伸,暧昧的缠住了对方的脖子,低声道:“等我们用那姓韩的阵法破开扶摇山封印,挖出他成魔龙的秘密,便正好在此地坐山观虎斗,等他与天衍处那些走狗们两败俱伤,再坐收渔利……到时候你号令天下,好不威风,可不要忘了奴家出的力啊。”

此时,高处的程潜已经认出来了,布阵之人手中的阵法正是照着当年韩渊那个来的,尽管他理智上知道除了解开封山印,没有什么能打开扶摇山,心里却依然怒不可遏。

忽然,一条手臂从身后搂住他肩膀,仿佛是打算制止他轻举妄动。

程潜闭了闭眼,用神识传音道:“这三人打算在天衍处与魔龙争斗的时候浑水摸鱼,我看他们修为不弱,不能小觑,到时候要是带来什么变数可就不妙了。”

严争鸣听了他这番解释,静默了片刻,回道:“杀吧。”

说完,严争鸣整个人已经率先化成一道残影,如出鞘之剑,冲向那看似最厉害的潇湘君。

潇湘君怒喝道:“什么人!”

严争鸣:“要你命的人。”

说话间,两人已经短兵相接,潇湘君张口一吐,空中平白无故多了三道一尺来厚的盾牌,各种幽幽地冒着不祥的黑气,布阵布了一半的魔修脸上立刻露出惧色,忙躲到一边。

潇湘君飘到了盾牌后面,一口气还没来得及松下来,便听一声巨响,三道盾牌被一剑击碎,也看不出那剑修手中是什么剑,剑身隐没在一片无法描述的剑气中,乍一看并不锋利,直到逼近眼前,才能感觉到其中毛骨悚然的威势。

潇湘君大惊,双臂一展,两袖被两团乌黑鼓起,一时间,这潇湘君整个人都变得面目狰狞起来,他周身裹挟在那黑气中,嘶声道:“我看你是活腻歪了,送你一口死气,见你的洪荒道祖去吧!”

黑影触碰到的花草虫鸟第一时间全部死光,转眼便在原地化成了枯枝白骨——自他掌中升起的竟是死气!

潇湘君一抬手,两处死气劈头盖脸地冲向了严争鸣,正撞在了他外一圈护体真元上。

护体真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死气吞噬,变成死气后又融入那团焦黑中,严争鸣真元深厚,那死气不过吞吃几口,竟变得越发壮大了。

这时,空中传来李筠的声音:“那是逆转阴阳大法,真元与生气全都会被它吞噬,唯剑不破——”

他话音没落,十多把元神之剑已经雨点一般地推了出去,剑气好似怒风卷潮,浩浩荡荡地横扫而出,直到这时,潇湘君才看清了他手里的剑——那竟是一把毫无锋芒的木剑!

潇湘君瞳孔一缩,严争鸣蓦地撤回护体真元,死气还没来得及逼近,便骤然被剑影当空撕裂,而数把元神之剑势头不减,发出“嗡嗡”的蜂鸣,径直冲向潇湘君。

潇湘君被一剑打了个对穿,李筠却道:“小心!”

下一刻,那“潇湘君”原地化成了一具骷髅,盯着一双黑洞洞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严争鸣——竟是个替身。

四下里无数个潇湘君出没,无数次被元神之剑捅穿,不过片刻,严争鸣已经被骷髅包围了,两人居然一时僵持住了。

且说那花女,她反应极快,严争鸣剑气一出,她当机立断便将潇湘君推到前面,自己纵身撤出老远,绣着花瓣的眉心一皱:“剑修?”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魔修最怕剑修,这伙人天生带着煞气,除了心魔以外可谓是百毒不侵,花女见事不妙,立刻要跑,就在这时,一道冷冷的剑意将她笼罩在其中,只听一人在她身后道:“哪里去?”

花女回头一看,眉目间先是一惊,随后又是一笑,那张脸就像一朵乍然绽放的花,她轻轻捂住嘴唇,笑道:“哪里来的小哥,好俊俏。”

她一开口便带了魅音,哪怕对方比她修为高,不能迷惑对方神智,也足够让人恍惚一下,空中李筠见了,正要出言提醒,还没来得及张嘴,程潜已经一剑拍了过去。

李筠哑然片刻,失笑道:“这个小潜——水坑,你小师兄就是这点好,心志坚定,永远不为美色这样的表面功夫魅惑,你学着点。”

水坑纳闷地扫了他一眼:“学什么?我也不为美色所惑啊,我自己就是美色。”

李筠好生忧愁:“我天,你也要点脸吧,师妹。”

而后他不等水坑炸毛,便道:“小潜,留神闭气,这女人烂桃花上脸,一看就是修过‘知春心法’的,毒气与花粉手段多得很。”

李筠短短一句话间,程潜的剑气已经结成了一道冰霜幕,什么桃李春风一概冻成冰花,扶摇木剑的剑招在他手中比海潮剑还要辣手摧花,动手不过两三招,已将那红粉骷髅的胳膊卸掉了一条。

花女一声惨叫,可惜无论是被严争鸣逼得只能躲的潇湘君,还是那根本不敢露面的布阵人都不理会她——这些人之间连同林鸟都不算,有点风吹草动就翻脸不认识对方了。

她的伤口间很快漫过霜,李筠的话程潜听进去了,为了不让她有机会散发什么乱七八糟的招数,他干脆打算把人冻挺了,再一剑解决。

花女早不复方才巧言令色,险险地躲过几剑,恶狠狠地盯着程潜,恨不能将他生吞活剥,她突然发出一声不似人声的尖叫,另一边完好的胳膊毫无预兆地从她身上脱落下来,血雾喷出了好几丈,空荡荡的双肩上两朵盛开的花倏地闭合,从她身上掉了下来,落地长出一片花田。

花田迅速将她的残肢与血迹吸收了干干净净,随即喷出一片浓重的雾气。

空中年大大正要探头去看,被李筠一把拽了回来。

“小心,”李筠说道,“你师父看得,你未必看得了,这女的大概是拼了,那是宿主的血肉养大的花田,别说吸一口,看久了都会落入花田幻境中……”

年大大:“啊?那我师父怎么办?”

李筠:“这也是撞在他手里了,他是聚灵玉之身,这些对他影响有限。”

话音没落,那花田中的花毫无预兆地倒架了一片,一阵冰雪从天而降,将那些花粉坠了个干干净净,一身墨色的程潜神色有些漠然地现身,肩上却落了一朵娇艳得诡异的桃花。

几乎已经变成半个人棍的花女神色几变,最后目光落在了他肩头的桃花上,她突然前仰后合地大笑起来:“哈哈,你都已经不是肉体凡胎,竟还会动桃花劫么?你们这些假正经的正道修士啊……”

此言一出,成功地惊动了周围好几个人。

她话没说完,程潜拦腰一剑已至,而就在这时,远处太阴山方向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混杂着风声、巨鸟唳声,马嘶声、野兽咆哮声、洪水奔腾声……灌耳而来,惊天动地。

李筠脸色倏地变了:“大师兄,速战速决,斩魔阵启动了!”

严争鸣尚未及回答,那一直缩在角落里的布阵魔修突然抬起头,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的冷笑:“速战速决?”

只见他一抬手,地面上原本的阵法突然翻天覆地地变化起来,转眼便面目全非,潇湘君被严争鸣一剑挂到了前胸,狼狈地落在地上,又惊又怒道:“卢秋平,你做什么?!”

布阵人卢秋平已经略至阵眼中:“那韩渊的阵法不过是个没用的‘听山阵’,你们还妄想凭借那个进扶摇山?简直好笑,交出你潇湘君之位吧,如今便让你们知道知道什么叫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三个魔修居然在这节骨眼上狗咬狗起来!

所有人都因为斩魔阵的提前启动而混乱不已,唯有程潜一剑威势不减,他充耳不闻地将那女魔修一剑两断。

花女被腰斩成两半,上身却在地上匍匐三尺,汩汩的血流成了河,她脸上的花瓣挨个凋零去,转眼便面如金纸、皱纹丛生,一双被耷拉下来的眼皮盖住的眼睛里怨毒浓厚,她开口道:“我送你一把桃花瘴——”

说完,花女整个人血肉横飞地原地炸开,自她开口,程潜便一直戒备着,此时手中霜刃挡在身前结成了一道冰霜之网,花女的血落在霜刃剑刃上,锲而不舍地开出大小桃花,却无一例外被那不得好死的凶剑转眼间冻成了残花败叶。

他这样一挡一拦,好巧不巧,花女自爆的一股桃花瘴正好往一侧倾倒,直入了那卢秋平的阵法中。

卢秋平猝不及防,惨叫一声,蓦地用手捂住脸,阵法上毫无预兆地腾起三丈红烟,将他整个人围绕在其中,转眼化成了一尊粉红骷髅。

这变故生得太快太意外,一时间所有人都愣住了。

下一刻,异变再起,地面上一股饱含煞气的白光自太阴山飞扑而来,原本的斩魔阵居然悍然外扩了五十多里,将一行人全部纳入了阵法范围。

煞气冲入那被桃花瘴污染的魔修阵法中,白光、魔气与桃红香烟一时间混杂在一起,冲天而起。

这想必是世上最复杂的一个阵法了。

分享到:
赞(17)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严争鸣估计要炸一个。

    哈哈哈2019/02/04 15:54:1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