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那只端平世道的手

游梁惊呆了,他活到这么大,就没见过这种德性的剑修……偏偏此人修为却又是他见过的最厉害的一个,让游梁不由得怀疑起来从小到大受过的教育——难不成什么剑修“锻体克己”都是不对的?

一瞬间,他觉得自己手中之剑都不神圣了。

严争鸣这番话毫不客气,也亏得那吴长天养气功夫深厚,没和他一般见识。

吴长天不动声色地从怀中摸出了两枚一寸来长的小印,印石看来都有些年头了,其中一枚乃是雪白的芙蓉石打造,乍一看白玉似的干净透亮,另一块通体乌黑,上面刻了个龟身蛇尾的祥瑞,不必翻看印章字迹,也知道此物出自何处——极北冰原玄武堂。

严争鸣眉尖一挑,也不伸手,只动了动嘴皮子:“这是什么?”

“这是白虎山庄庄主,与玄武堂堂主二位前辈嘱托我交给严掌门的,”吴长天说道,“说是你见了就知道。”

这私印里装得恐怕不是别的,就是地锁中另外两把密语钥匙了,严争鸣不用看也猜得出来。

他将茶杯放在一边,皮笑肉不笑地说道:“那你们这是利诱?说句不客气的,这东西本身就是我派寄存在四圣手中的,现如今不过是物归原主,我若是伸手要,谁还敢不给?”

严掌门的眼睛不见得会说话,但肯定很会骂人,他眼神一扫,便让人清清楚楚地懂了他的意思——哪个要你们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当今世上,纵然四圣式微没落,谁又敢这么不将他们放在眼里?

可此人竟敢当着卞旭的面杀他长老——吴长天苦笑了一下,感觉和这种人打交道,比面对那些老奸巨猾的还麻烦。

“你……”游梁几欲暴起,被吴长天一掌按回了原位。

“不敢,严掌门言重了,”吴长天近乎低声下气地说道,“在下只是将东西顺便带来,不敢居功,与严掌门这样的人谈‘利’,岂不是侮辱你的人品?”

严争鸣大尾巴狼一样地没接话——在这方面,吴大人终于二五眼了,严掌门当了这许多年的“捞钱公子”,压根没啥“人品”可言,非常欢迎别人给他带来这种侮辱。

严争鸣拿起那块玄武印章把玩了片刻,见底下刻的乃是“卞旭私印”四个字,不咸不淡地开口问道:“对了,你叫什么来着?”

游梁脸都绿了,吴长天却涵养极佳地答道:“在下姓吴,上长下天。”

“哦,吴道友,”严争鸣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忽然说道,“对了,我有一个事,一直困惑了很多年,还请吴道友为我解惑——你说顾岩雪那种天下为公,唯恐别人占不着自己便宜的人,周涵正究竟为什么要设毒计杀他?”

青龙岛一役,看似是白嵇与唐尧联手逼迫顾岩雪,周涵正姿势带着他的黑衣人煽风点火而已,可后来琢磨起来,里面处处透着天衍处的影子不说,那些中了画魂的人也完全就是周涵正的手笔。

游梁神色有些疑惑,看起来不大明白他在说什么。

吴长天的脊背却蓦地一僵,双颊一瞬间绷紧了。

严争鸣似笑非笑地扫了他一眼,指尖在印石上轻轻一弹,发出一声轻响,他翻来覆去地打量着自己那只手,可能感觉自己还缺个珠宝玉石的扳指,在拇指上比划了好几下,才漫不经心地说道:“当然,若是什么朝廷秘辛也就不必说了,这一百多年我快过糊涂了,你们那皇帝换了几个了,还是当年那家人么?”

就在严争鸣以为吴长天什么都不会说的时候,他却忽然开口道:“顾岩雪是在周涵正的一力主张下,由天衍掌门亲自签下的诛杀令。”

严争鸣动作一顿:“哦?周涵正不是一直挂名青龙岛么?就从未感念过他们那冤大头岛主的知遇之恩?”

吴长天:“正是因为他做了这左护法,才清楚讲经堂一日大似一日,对天下修士的影响已经超出了控制。”

这世上有几个人能有机缘入那些名门正派?

偌大九州,说得出自己出身门派的修士凤毛麟角,大多数走上这条路的人,都在自己辛苦摸索。对于那些刚刚入门的散修、干脆入不了门的凡人来说,他们怀揣信念,但拜师无门,青龙岛的讲经堂就是唯一的希望。

“顾岩雪身为四圣之首,声望已经高到了极致,修行中人大多无君无亲,‘师’字仅次于天地,你便知道‘天下座师’这四个字意味着什么了。”吴长天说到这里的时候,长叹了口气,他眉目低垂,一瞬间竟然露出了几分不合时宜的慈悲相,“只要他顾某人振臂一呼,那些受过讲经堂恩惠的大小修士们便能替他荡平天下——这太危险了,严掌门,只要他稍稍有心钻营,便是人间真神,谁能容他活着?”

严争鸣居高临下地盯着他不言语,吴长天不躲不闪地回视,同时坦然道:“严掌门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想必有一件事你是不知道的,我今日既然敢开口谈及此事,遮遮掩掩的也没什么意思,所幸多说了好——讲经堂原身叫做‘足下堂’,说得是千里之行始于此处,是令师祖童如联合四圣一手创办的。”

此言一出,屋里一阵死寂。

严争鸣一身傲慢逼人的小动作全部停了下来,角落里的水坑一瞬间睁大了眼睛,连屏风后的李筠与程潜也吃了一惊。

程潜立刻想起了他在锁仙台上见的那个纪千里。那老东西说话句句疯疯癫癫,却原来也句句意味深长。

一股来自剑修的森冷杀意笼罩了外间,严争鸣的修为进了入鞘阶段,不再锋芒毕露,却也让人越发喘不上气来,兜头罩住了吴长天的头顶。

吴长天岿然不动,兀自说道:“是童如,你没听错——世人都觉得三生秘境开启纯属偶然,其实不是,秘境开启的秘钥,就是我天衍一门的传承之物,只要一个人心里不是完全的无欲无求,他就无法超脱。童如自秘境而出后,果然走火入魔,不顾四圣劝阻,将掌门印丢给弟子后,便监守自盗,上了十万八千阶不悔台,取来了心想事成石。”

严争鸣的手指一时间“咯咯”作响,如果不是印石里装的是地锁密语,保不准就被他错手捏碎了,他冷笑道:“这天下就容不下想积点德的人?”

吴长天平淡地说道:“容不下的是那些有呼风唤雨之能,还想要插手凡务的大能。严掌门,你可知修士也是人,哪怕那朱雀塔清修了一辈子的徐应知……他就没有私情么?天下是一碗水,可以起伏,也可以动荡,但不能往某一处倾倒。凡人也好、修士也好,唯有端平不溢出去,才能长久。”

他说着,将手中茶杯往一侧推去,一杯茶水立刻洒了出来,吴长天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地掐了个手诀,洒出来的水凝成一股,在空中转成了一个水轮,又回到了茶杯中,凝滞不动了。

游梁大惊失色道:“师兄!”

“这就是天衍,我们就是那只端平世道的手。”吴长天一拢袖子,随即自嘲一笑,说道,“天衍的秘密流传百代,泄露者死,万万没想到,此事竟是从我口中说出去的……行了,小梁,现在天衍早就没落成一群走狗了,说不说的,又有什么打紧?”

严掌门的剑利,比剑更利的是他那鬼见愁的脾气,当他有意气人的时候,恐怕泥人都难以不动怒,然而无论他怎样出言不逊,吴长天的和煦的面色都没有一丝改变,好像他就是一尊泥人,可是这一瞬间,他语气温和地吐出了十分尖酸的言语,始终和煦的脸上终于闪过了说不出的冷意。

吴长天毫不顾忌严争鸣难看的脸色,老僧入定一般阐述道:“越是执念深重的人,越是比别人境界高、修为快,一旦走火入魔,也就越是危险,童如与那心魔石许了愿,心魔石却要他以人命来填,那童如一代名士,纵然走火入魔,又怎肯滥杀无辜?便专门去寻那些作恶多端的魔头来祭石——也是因此,他无意中得到北冥君之位。”

“可惜……”吴长天古怪地笑了一下,后面的话不用他说,严争鸣也明白。

魔修若想成大道,一辈子不能沾血,沾上一滴就再也洗不清了,杀孽缠身,再清明的人也会给拖进无穷杀戮道里,这是人人都知道的常识。

“童如堕入杀戮道,数不清的无辜修士、凡人死在他手中,四圣迫不得已出面,联手对付昔日挚友。”吴长天说到这里,缓缓地吐出一口气,“可那童如啊……天纵奇才,真是天纵奇才,在四圣联手之下不露败象,那一战真是……后来徐应知以自己一命为代价,将童如引入了忘忧谷。忘忧谷乃是人间亡灵地,入此间,善恶分、罪孽清、生前事毕,童如杀孽深重,自然受到山谷反噬,终于葬身此地。”

他三言两语的描述,听在耳朵里,竟让人战栗不已。

吴长天嗤笑一声,摇摇头:“只是没想到顾岩雪经此一役,竟还不长记性,将足下堂改名讲经堂,还搬回了青龙岛。若没有当年天衍处设计童如走火入魔,扶摇派的血脉就不会中断,贵派诸多弟子想必此时还在扶摇山中无风无雨的修行,虽然未必有眼下的成就,当年却不用寄人篱下于青龙岛,更不会被周涵正一时歹意种下画魂,今日魔龙大祸也不会发生——我天衍一脉自作自受,也是气数将尽了。”

吴长天把严争鸣的话都给抢了,严掌门一时无言以对。

吴长天:“此番还有一物要带给严掌门。”

说着,他从怀中掏出了一卷未开的卷轴,双手捧到严争鸣面前,说道:“严掌门请看。”

那卷轴一开,严争鸣顿时感觉到了不对劲,他耳畔“嗡”一声响,胸前沉寂许久的掌门印蓦地开始发烫,仿佛和这不知名的卷轴之间形成了某种共鸣,那内里如包含星辰满布的天锁蓦地出现在他眼前,所有缓缓流动的星子全都疯狂地转动了起来,形成一道极壮观的漩涡。

来自扶摇山气息蔓延开,卷轴缓缓拉开,只见上面记的是历代扶摇派掌门的名姓,后注修了什么道,密密麻麻地有小一丈长,落款处有一枚红底银纹的印,严争鸣从未见过上面的文字,却清楚地知道它是什么内容。

他不由自主地脱口道:“除魔印……”

就在这时,一道剑光倏地打破满室沉寂,那游梁只觉周身一冷,本能地提剑去挡,手中剑却凝滞得要命,好像陷进了一团看不见的冰雪中,阻力无处不在,转眼就被那冷铁冻僵了,他身为元神修士,竟连胳膊都抬不起来。

一剑便被压制!

程潜一察觉不对,立刻从那屏风后飞掠而出,一剑架在游梁脖子上,同时,霜刃的剑鞘狠狠地抵住了吴长天后心,满载霜意的杀意将此人牢牢锁定,强行打破卷轴与掌门印的共鸣。

游梁的手在霜刃下轻颤不已,程潜的目光冷得像明明谷冰潭:“什么东西也敢往扶摇山庄带,找死?”

严争鸣“啪”一声合上了卷轴,面色阴晴不定,低声叫住了他:“小潜。”

程潜杀意微微收敛,看了他一眼。

严争鸣:“先放开他吧。”

程潜这才不情不愿地轻哼一声,依言将那凶剑收回。

吴长天深吸一口气,不动声色地转动起体内真元,两个周天方才将后心处的寒意化开,他转过身,不卑不亢地冲程潜一拱手:“程真人修行不过百年,这样的修为,实在让人叹服不已。”

程潜从一开始就是扮演黑脸的,当即道:“叹服不敢当,杀你反正足够了。”

吴长天:“程真人误会了,吴某人只是物归原主,此物名为‘除魔卷’,是扶摇旧物,上有三十三道誓约,是我天衍祖辈与贵派订立,是真是假,严掌门想必此时已经清楚了。”

程潜眉头一皱。

吴长天接着说道:“当然,扶摇山被封山令关着,掌门人眼下另立扶摇山庄,严格来说……也不一定不受当年老扶摇誓约的约束,当然可以置身事外,只是可怜这一场仙魔之战,又要填进去多少无辜性命呢?”

程潜神色一冷,刚要开口说什么,严争鸣却开口打断他道:“誓约中只有一封除魔印,可并没说我们非得听凭你的差遣,也没说我们不能对天衍处的走狗下手。”

吴长天道:“不敢,正是,若吴某有得罪之处,全凭严掌门处置。”

严争鸣略一挑眉:“吴大人还真是大公无私,不知道你们与多少人签过这样的誓约卷轴?”

吴长天笑而不语,看来是不打算说的。

严争鸣一摆手:“韩潭,送客。”

吴长天从怀中抽出一封请帖,放在旁边的桌案是哪个,再次施礼拜上,低眉顺目地对水坑说道:“不敢劳动姑娘,留步。”

等这两人走了,李筠从屏风后面走进来,问道:“怎么回事?”

他说着,伸手将桌案上的卷轴抖落开,鼻子都快戳到纸面上了,瞪着最后那个模样诡异的除魔印,问道:“这果真是……”

程潜:“这劳什子誓约是哪一代没谱的掌门立的,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一把火烧了算了。”

“烧不了,誓约连着掌门印。”严争鸣面色微微有些凝重,“我若是不认,便是不认掌门印,从此神识会从掌门印中被抹去……”

严争鸣的手指在那卷轴最后轻轻点了一下,作为最后一代掌门,他的名字豁然列在上面:“相当于自行叛出门派。”

李筠歪门邪道的心思转得很快,闻言立刻道:“那有什么,‘放下屠刀还立地成佛呢’,没有哪条誓约规定修士不能离开门派再拜回来,若是你先卸去掌门,将这誓约一把火烧了,再认回来又能怎样呢?”

严争鸣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别说屁话,你那点小心眼从来不往正地方使!”

说完,他一挥手,掌门印中硕大的天锁如星辰沙漏一般地投射在堂中,沙漏尾部正指向卷轴。

“我们要是都叛出扶摇,扶摇派的传承也就从此断绝,掌门印必然自毁,到时候扶摇山再没有重新降世的一天,你是打算去师父坟头上吊吗?”

分享到:
赞(53)

评论8

  • 您的称呼
  1. 两个人都好A怎么选~

    长顾2019/02/06 23:34:10回复
  2. p大:抓阉了解一下

    匿名2019/02/16 22:49:17回复
  3. 真是抓阄决定吗?→_→

    陈栎媱2019/03/08 10:22:11回复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9/03/09 10:37:16回复
  4. 0.5

    巍澜2019/03/24 07:04:29回复
    • 这个还真不是

      沈葭白2019/04/12 20:13:43回复
  5. 抓阄真的?(^▽^)

    忘羡2019/04/14 17:12:16回复
  6. 先爱上的是攻

    匿名2019/04/20 17:54:4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