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想要吻一下程潜的眉心

此时在严争鸣的内府中,四方心魔都仿佛被程潜那句硬邦邦的叮嘱镇着一样,全部漂浮在他元神之外,可是内府中周转的剑气却并没有平息,此间主人那无形的元神之力在竭尽全力地将它们拢在一起,下一刻,又会被剑气重新破开束缚,四散而去。

唯有端坐内府的元神岿然不动,哪怕千万条利剑穿身而过。

反噬的剑气与内府的主人持久而无声地较量着,严争鸣的元神面色平静,仿佛世间诸多事端,再没有什么能惊动他的。

修剑者以其身为利器,可不就是要千锤百炼,死地还生的么?

哪怕行至天堑深沟,荆棘恶土。

然而这样的较量却被一阵咳嗽声惊动了,那呛咳的人好像要断气似的,光凭声音都能听得出那人狼狈,连日以来,程潜一直悄无声息,若不是一丝若有若无的剑意始终缭绕在周围,严争鸣甚至以为他不在了。

程潜乍一出声,严争鸣几乎一哆嗦,平静无波了多日的心境突然升起焦灼,周遭凝滞不动、仿佛已经老实了的心魔渐渐扰动起来。

严争鸣蓦地站了起来,元神的掌中化出剑影,先是将周遭裹乱的心魔之气强横地拨到一边,竟然不管不顾地与愈加混乱的剑气短兵相接起来。相安无事时,反噬的剑气尚且要自行波澜壮阔,此时更是仿佛被煮沸了一样,歇斯底里地暴动起来。

严争鸣内府巨震,被困龙锁震伤的裂缝开始动荡,他却无论如何也抑制不住心里强烈的愿望——说什么也要从内府中破出,无论如何也要醒过来看程潜一眼。他太清楚程潜了,此人万万逼迫不得,从不知迂回为何物,一旦有什么坎坷,他必然要剑走偏锋,你死我活一番。

然而就在这时,两根冰冷的手指突然在他眉间一点,一道透着无尽寒凉的真元开路似的蔓延了进来,顷刻间先将他被困龙锁锁住的裂缝冻住了,程潜略微有些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凝神。”

严争鸣咬牙切齿道:“你又做了什么?”

程潜淡淡地说道:“剑成,一激动呛了一口。”

他听起来一点也不像刚才激动过的。

下一刻,仿佛是嫌他话多一样,寒冷的神识招呼都不打一声,一股脑地卷进了严争鸣的内府,程潜这种喜欢横冲直撞的人都不擅疗伤之道,严争鸣唯恐他受伤,拦也不敢拦,还要勉力试图约束自己反噬的剑气,将其一一收拢到自己身上,可谓是活着体会了一回何为“千刀万剐”

接着,一股与那寒气完全相反的温和的剑意顺着程潜的神识探入严争鸣的内府之中,仅不过片刻的光景,那股润物无声的剑意已经与程潜神识分开,将严争鸣整个内府笼罩其中,此间飞扬的剑气同时放开严争鸣的元神,一时间几乎化身实体,千万把元神之剑飞掠而过,睥睨无双地冲向这入侵者。

严争鸣一惊,便听程潜依然不慌不忙地说道:“没事,你让开。”

他话音未落,严争鸣的内府中蓦地生出一丝与这外来者如出一辙的剑意,细微、莫测,不似寻常刀剑的温和……却又无处不在。

正是他入门时窥见过的本源之剑!

大火抑或严寒,全都浇不灭荒原上轮回而生的细草与微风,只要第一只嫩芽从风中落子中降落皈依此地——

木剑勾起了扶摇木剑中每一处心境,严争鸣眼前本能地闪过那木剑的一招一式,无锋的木剑中如包罗万象,他一时怔立原地,却已在转瞬间将这百年光阴重新回顾了一遭。

这电光石火间,本源剑意与木剑相遇,当即有一道强光落在严争鸣伤痕累累的元神上。

这一刻,扶摇山庄所有的清气全如江河入海一般地涌入竹林内小清安居中,门窗桌椅震颤不已,那些在秋风中瑟瑟发抖的枯黄竹叶一时间竟仿佛重新焕发生机。

唐轸第一个到了竹林之外,随后是水坑与李筠,水坑跑过了头,险些一头扎进小竹林中,被唐轸一甩袖子拦在了外面:“当心点姑娘,眼下进不得。”

直到这时,水坑才惊觉她方才飘到身前的一缕长发竟被从削去了一半。

这仿佛焕发着无限生机之处,又蕴含着无处不在的剑锋。

严争鸣的内府中,一把平平无奇的木剑骤然贯穿无穷剑气,直入内府正中,如定海神针一般轰然落下,一股飓风卷起,混乱反噬的剑气来不及逃窜,已经全部被巨大的引力卷起,千万把元神之剑被那木剑一一收复,连成一线,以那木剑为基,一股脑地落了下去。

剑光大炽,严争鸣的元神神识一瞬间重新夺回内府,动荡顿消,而他却依然久久沉浸在那无穷无边的剑意中。

外放的锋锐剑气全被他收拢掌中,他心中无限戾气忽然之间归于宁静,一丝来自程潜的海潮剑意混杂在扶摇木剑之中。

他仿佛身在沧海之下,深渊万丈、浪高千尺,猎猎的袍袖间即有风雷涌动,一切却反而悄然无声。

原来这就是“入鞘”。

三丈囹圄,跳出来看,其实也只是一方粗陋的画地为牢。

程潜当然感觉到了他的进境,当机立断将神识收回,一时长长地吐出口气,有些虚脱。

他枯坐八十一天,眼角眉梢上都结了一层霜,那是他内息运转到极致的结果,小清安居中一片温暖如春,唯有他这里寒气逼人,胸口还有斑斑血迹。

这一番元神受损,可能还真要花一番工夫调养,但程潜心里有如巨石落地,反而开阔了几分。

他心甘情愿。

程潜扭头看了严争鸣一眼,见他依然没有醒过来,周身灰败之气却已经不见了,眉间暗红色的心魔印也淡得几乎看不见了,只有精纯的剑光一闪,随即又敛于不动声色中,出鞘时那股令人战栗的锋芒毕露一点都看不出了。

程潜异想天开,以木剑为基,竟然成了,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饶是他万事笃定,此时嘴角也不由得微微翘了起来,露出一个笑容来。

下一刻,元神受损的疲惫感不由分说地袭来,程潜忙伸手撑了一下,好歹没有当场趴下,那一点小得意立刻变成苦笑。

李筠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焦急:“小潜,你怎么样了?”

“没事。”程潜忙深吸了两口气,勉强稳住自己声气,若无其事地应了一声道,“等等,我稍作整理。”

听他声音没有异状,李筠终于放下心来,有暇同旁边人说笑了。

他对水坑道:“等那两人出来,我便撂挑子闭关去,一天到晚操心鸡毛蒜皮,我这修为没多少,皱纹都快长出来了。”

唐轸站得稍远些,竹林中那股奇异的剑意还没有散干净,他伸手接住一片翠绿欲滴的竹叶,伸手抹掉上面的露水,脸色几变,末了落在了一个有些复杂的表情上,说道:“无中生有,绝处进境……真是了不起,不愧是连天劫也毫不畏惧的人。”

程潜却远远没有他表现出得那么轻松,不便让李筠他们久等,他强撑着站起来,飞快地将一身狼狈的衣服换下来,继而有些吃力地掐了个手诀,将那一套血迹斑斑的衣服抹成齑粉,毁尸灭迹,又灵机一动,将一侧摆设一样的香炉点上,这才擦了一把脸上的冷汗,原地调息片刻,给李筠他们开了门。

胡乱应付完众人一番探视与追问,程潜的精力终于难以为继,转身往身边小榻上一倒,脑袋还没沾枕头,已经昏迷似的睡了过去。

同为剑修,此时,在扶摇山庄外三十里的镇上落脚的游梁看得分明,有一股说不出的强大剑意在扶摇山庄上逡巡良久了。

以游梁刚刚步入元神的修为,是看不出剑神域的修为深浅的,他只是深切地感觉到了那种强大,并为之深深战栗——充满战意的战栗。

这世上的剑修一百个,当中有九十九个都好战,对方修为越高、手段越强,他们的战意就越浓重,执手中利器,奋然以蜉蝣之身撼动大树,九死一生方才有所进益——当然,剩下的那一个特殊的,是严争鸣这位千载难逢的剑神域高人,他天生没有好战之心,从他因剑入道的那一天开始,所有的修行几乎都是被迫的。

游梁纵身蹿上客栈房梁,远远地望着那朦胧的剑神域之云,年轻的眼睛里尽是跃跃欲试的光芒,身后却传来一声轻咳,游梁不情不愿地转过身,见吴长天缓步走上来,闷声道:“师兄。”

吴长天望了一眼扶摇山庄的方向,没吭声。

游梁感慨道:“真希望有一天能与这样的人一战。”

吴长天目光微动,片刻后叹了口气,说道:“小梁,等魔龙之事平息后,你便自请闭关三百年,离开天衍处吧。”

天衍处中秘密太多,想要脱离,便要经过三百年闭关,过了保密期限,方才重归自由身。

游梁愣了愣:“师兄……”

吴长天低声道:“天衍处除了你,便没有第二个剑修了——剑修修行多苦,心志坚定、百年求索之心更甚于他道,天衍处中诸事庞杂,不适合你们修行,你天赋卓绝,不要耽误了。”

游梁皱皱眉,争辩道:“哪有那么严重,那个严争鸣还是他们扶摇派掌门呢,不也整天琐事缠身的么,照样进了剑神域啊!”

“你只见人家人前显赫,未见得背后受罪。”吴长天摇摇头,他这师弟入门不过百余年,求剑之心甚笃,只是有点不通俗物,吴长天回身遥望着夜色千里、万籁俱寂,便不由得多说了几句,道,“土蛟成龙,虽是走了魔道,却也不是不需要气数的,一副河山,两条‘真龙’,你说上谕为何?”

游梁吃了一惊:“师兄,你……你这可要慎言啊。”

“世间门派众多,可要说底蕴,没有一处比得上我天衍一派,”吴长天冷笑道,“世人皆以为‘天衍处’为高祖所立,殊不知我们天衍派在人间已有百代传承,我们修道不为长生,只是防止那些呼风唤雨撒豆成兵的大能为祸凡人,人间改朝换代,我们修道宗旨却不曾变过——偏偏高祖以天衍处为名,将我们推到风口浪尖,还招收了大量不知所谓的散修,当时我便不同意,奈何掌门一意孤行,说甚么有身份好办事,真当自己有了些道行,便不是凡人了么?还笃信周涵正等一干阴险小人,现如今……哼哼,倒成了他们帝王家私卫!”

游梁惊疑不定地问道:“师兄,既然改朝换代不归我们管,为何此番我们要竭尽全力阻那魔龙?”

“你的经书读到狗肚子里去了,没听过‘狂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么?”吴长天叹了口气,“从古至今,你可曾听说过哪个魔修教派延续下去的?他们固然厉害,但盛极一时,衰落得也快,再说那些魔头分明我行我素,不管他人死活,他们未必是想要江山怎样——只单是为了祸害,自然不能任他们猖狂。”

扶摇山庄上空的剑意逐渐浅淡,想必是被那不世出的剑修缓缓地收拢了回去,吴长天看得目光闪动,好一会才低声道:“当年的除魔人入魔,如今的卫道者无道——天衍与扶摇两处衰落,真是……罢了,我看他们掌门想必不日也要出关,到时候再去拜访一下就是了。”

严争鸣在入鞘之境里足足入定了一天一宿,方才将全部反噬的剑气安抚收敛,内府中被困龙锁震出来的伤立刻变得微不足道起来,真元无阻后,只一个周天便恢复如初,他内视其中,只觉连心魔都淡去不少。

不过心魔既已起,便难消,越是在意就越是缭绕心头挥之不去,倒不如顺其自然。

严争鸣总算睁开眼,揉了揉眉心,感觉随着境界的提升,他是越发想得开了。他觉得以自己的资质恐怕不会成为史上最厉害的剑修,能当个心最宽的好像也不错。

反而是程潜托入他内府中的那把剑,一套扶摇木剑法,虽然师兄弟们的剑都出于同源,但不同的人自然有不同的领悟,哪怕是同一个人,时过境迁后都有不同的角度。

对程潜来说,他虽然以扶摇木剑入门,多年来却更偏向于海潮剑法一系,扶摇有扶摇的机变,海潮有海潮的无常,二者截然不同,然而纵深发掘,又有些相得益彰的感觉,严争鸣在归剑入鞘的那一瞬间窥见了沧海浪潮下的剑意,若不是因为这个,他收拢剑气也没有这样快。

以及……

严争鸣觉得这可能是他自作多情的错觉,他总感觉那把木剑中仿佛含着程潜的一部分似的,内里虽然是正宗的扶摇木剑剑意,却又有说不出的、包容的孤寒,既没有与周围同出本源的剑气融为一体,也没有很格格不入,那把木剑竖在他内府中,像一个尽忠职守的卫士,从不离开,却也不肯走进去。

严争鸣深深地吸了口气,发现室内竟然飘着一股淡淡的安神香气,只是香已经燃尽了,点香的人粗心大意没有换,门窗都敞着,室内只剩下了清浅的残香。他伸了个懒腰站起来,打算去将香续上,这一站起来,才看见旁边小榻上的程潜。

严争鸣:“……”

他脚步方才跨出去,立刻又收了回来,好像受到了什么惊吓一样,怔立了良久,才小心翼翼地迈出一步,活像做贼似的往前凑了凑,发现程潜睡着了。

想必那扶摇木剑炼制不易,否则严争鸣不知道以程潜的修为,还有什么能将他累得睡着。

程潜以聚灵玉为身,睡着的时候几乎就像是房中一个摆设,一点声息都没有,严争鸣先是蹑手蹑脚地走过去,走了两步又自己直起腰来,感觉自己身为一派掌门,这样耗子偷油似的行为实在有些猥琐。

严争鸣故意碰出了些细碎的声响,走到程潜面前,可那人却完全没有被惊动一点。

他便弯下腰,注视着程潜的睡颜,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极近,一时间,他心里忽然生出无限缱绻,几乎控制不住地想要吻一下程潜的眉心。

……不过终于还是克制的退开了。

严争鸣感觉自己下不去手,他总觉得睡着的程潜脸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无邪。

严争鸣苦笑了一下,伸手轻轻地在程潜头上点了一下:“‘碧落黄泉’这种话也好乱说,你知道是什么意思么?口无遮拦。”

……想必上下三界,只有严掌门这么一位瞎得这样有特色,竟能从程潜那张脸上看出“无邪”来。

分享到:
赞(17)

评论4

  • 您的称呼
  1. 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虽然不知道铜钱的脸本来就够不够塞西施

    忘名2018/10/20 14:32:03回复
    • 应该够的,铜钱本身就好看

      匿名2018/11/21 11:07:26回复
  2. 玉做的人应该是不差的

    长顾2019/02/06 23:15:44回复
  3. P大笔下的主角有丑的吗

    笑红尘2019/02/14 15:24:0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