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最快乐的时刻,也是最痛苦的

良玉生烟,可望而不可置于眉睫之前也。【注1】

这忘忧谷整个透着一股邪门的气息。

上一次程潜进忘忧谷的时候,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自己也不明白是摆了哪门子乌龙误闯的,这一次他有意识地往里走,却好像遇到了鬼打墙一样,在外围兜兜转转转了半天,始终又是回到原点。

当年师父的死对他打击太大,以至于后来他带着水坑逃出忘忧谷的那段路已经印象模糊了,只记得虽然跑得颇为狼狈,但途中似乎也就是野兽多了些,并不算特别的凶险。

然而此时,他那把凶戾无双的霜刃却居然绵羊似的伏在身侧,畏惧得跟什么一样。

程潜默默地周转起周身真元,念起清静经,掐了个手诀,在眼周轻轻一抹,他眼睛里有寒霜一闪而过,一般鬼蜮伎俩在这样的元神之眼下必然无所遁形,然而程潜打量周遭,眉头却缓缓地皱了起来。

这山谷太平静了,平静得近乎透出一股诡异来。

山峦如玉,丛林秀美——然而偌大一个山谷,既没有妖魔之气,也没有山川清气。

悄无声息,像一幅画。

程潜没有妄动,默默地在原地坐下,抱守元一,尽量将稍微有些浮躁的心绪沉了下去,随即,一个疑问便浮了起来——他记得师父说过,师祖他们“一路从扶摇山打到了两百里外的忘忧谷”。

为什么是忘忧谷?

难道扶摇山地方不够大,不够那几位大能发挥?

程潜年少的时候毫无常识,对修行界里的一切两眼一抹黑,总觉得鬼都是走在夜路上撞上来的,直到他修出元神,又触碰到天劫,才隐约感觉到了某种无处不在的东西——好像世间所发生的一切都别有隐喻,合辙某种神秘的定数。

“忘忧谷”有什么隐喻?

他当年误入忘忧谷,真的只是机缘巧合么?

天色渐渐地黑了下来,山谷中暖玉之烟也似的气息渐渐黯淡了下去,风中传来“沙沙”的声音,好像有无数人漠然齐整地从他身边走过。

当最后一丝日光也落下山去的时候,他的霜刃突然毫无预兆地开始“嗡嗡”作响。

程潜蓦地睁开眼,却只见一个衣衫褴褛的凡人幼童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他面前。

那小孩细胳膊细腿,一副没吃过饱饭的模样,只有脑袋显得格外的大,顶多七八岁的模样,咧嘴一笑还能看见嘴里漏风的乳牙。

他安安静静地蹲在一边,见程潜睁眼看他,便拖起下巴笑了起来。

程潜在明明谷中的冰潭里闭关数十年方才破壁而出,身上自然带着寒冰不散、生人勿进之气,他要是不收敛气息,别说是凡人,就是一般修士见了也不免犯怵。

可是眼前这凡人小崽子却毫无畏惧之色,还好奇地当着他伸出脏兮兮的手指,在那结满冰碴的霜刃上微微点了一下,可能是被冰到了,他呲牙咧嘴地缩回了手指,问道:“秀才,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睡觉呀?”

程潜顿了顿,说道:“我不是秀才。”

“哦,那你是举人老爷吗?”小孩睁大了眼睛,“我爹说,只有读书人才穿你这样的长袍,乡下人要到土里干活,穿不起的。”

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乡下野孩,解释不通,程潜便没有多话,只冲他笑了一下。

小孩呲出一口豁着口的牙,说道:“我叫二郎,你要进山谷吗?我家就住那边。”

言罢,他抬手一指忘忧谷的方向,程潜心里微微一动,忘忧谷里何时有了人家?

再一看那孩子,程潜总觉得他身上仿佛有什么地方很不对劲,当即便站了起来,若有所思地跟着这蹦蹦跳跳的小孩往山谷中走去。

说来也奇怪,原本兜兜转转的路仿佛突然想开了,露出一条通顺的道路,痛快地将他们两人放了进去。

二郎走路好不老实,时而要去扑萤火虫,时而蹲下摘花,时而捡起小石子往水沟里扔,时而用沾满泥巴的手抓住程潜的衣摆喋喋不休。

“我家以前不住这里,前一阵子遭了大灾,爹爹死了,娘不要我了,我便跟着爷爷还有好多乡亲都搬到了这里。”

程潜心里隐约有一个猜测呼之欲出,便问道:“什么灾?”

“不知道,”二郎说道,“我不懂呀,爷爷他们说是仙人降罚还是什么的,唉,仙人坏死了——举人老爷,你家住哪里呀?是当大官的吗?”

程潜一滞,小孩却也不指望他回答,说话间毫不畏惧地抓住了程潜握剑的手,仰头故作老成地说道:“那你可要当个好官啊。”

程潜的手轻轻颤了一下。

他因为功法缘故,体温已经比正常人低不少,手中又握着霜刃这种极寒之物,饶是这样,却仍被这孩子冰了一下。

程潜低下头去,二郎便无忧无虑地对他露出了一个无齿的笑容,只见那孩子不大能遮体的领口与袖口间有几块鲜红色的斑。

据说只有冻死的人身上才会有这种鲜红的斑。

一瞬间,程潜恍然大悟,唯有长眠之地,方能忘却俗世烦忧。

他脚步顿了顿,低声问道:“你很冷吗?”

二郎听了,嬉皮笑脸地摇摇头:“我还觉得热呢!”【注2】

他眉目安详,只是脸上似有青白痕迹。

这时,远处传来一声苍老的低唤:“二郎,快回家!”

二郎听了,立刻松开程潜的手,跳着脚道:“来啦!”

他活泼地原地蹦了两下,对程潜道:“我爷爷叫我了,举人老爷,你要去什么地方,再自己找人打听吧。”

说完,那小孩哼着不知哪里的乡野小调,蹦蹦跳跳的走了。

只是身下没有影子。

“哎。”程潜忽然开口叫住他,二郎瞪着一双无垢的大眼睛回过头来。

程潜拄着亡魂无数的霜刃,沉静地站在原地,在氤氲夜色中,就像一座眉目清俊的神像,他轻声说道:“我小的时候也叫二郎。”

一瞬间,他仿佛看见了无数喜怒哀乐后,命运混杂的分岔。

自从元神入驻聚灵玉,他再没有这样真切地感觉到人间悲欢的牵连。

二郎听了,惊奇地看了他一眼,抓了抓满头的乱发,笑嘻嘻地跑了。

程潜轻轻地吐出一口气,他心里忽然生出某种渴望,如果世间真有亡魂之地,那么……

他整个人化成了一道影子,风一样地掠过秀美、但死气沉沉的村寨,直入山谷腹地。

上一次在此间遭遇的虎啸猿啼、群狼环伺都不见了踪影,程潜隐约明白了,原来那些让他仓惶逃窜的饿狼与野兽,都只是他年少时“心有利器,手无爪牙”时一场虚弱的噩梦。

这一回,程潜没有再迷路,他很快找到了童如尸骨所在。

正值新月之夜,夜空如洗,不见婵娟,唯有群星万点,那经年的尸骨都仿佛带了一点说不出的宁静慈祥,看起来并不可怖。程潜几乎能感觉到霜刃与面前这具白骨之间隐隐约约的共鸣。

就在这时,眼前场景倏地一变,好像一道遮盖着什么的帘幕就此拉开。

一个声音轻轻地在他耳边诘问道:“你一生中最快乐是什么时候?最痛苦是什么时候?为何要走上这条路,这些年来可曾后悔?”

这声音无比熟悉,程潜却想不通在哪里听过,一瞬间,他看见自己那黄鼠狼师父抱着年幼的他冲进雨幕,口中还念念叨叨地不知在说什么,破庙中满脸灰的小孩懵懂地抬起头,手中还有一只刚刚磕开泥巴的叫花鸡……

长路一甩,蓦地到了扶摇山间,花团锦簇的温柔乡中,傲慢的少年人敷衍地指挥着小丫头给面前的小孩一人抓了一把松子糖,没有成人腰高的小程潜脸上的不以为然带在了眼角眉梢,刚一出门,便毫不在意地将那一包糖转手给了同样讨厌的师弟。

程潜鬼使神差地走过去,中途伸手将那包松子糖接了过来,含了一颗在嘴里,剧烈的甜味刺激着他久不逢酸甜苦辣的舌头,几乎有些恍惚。

程潜不由自主地让过楼梯上的小孩,缓缓地向那一天要梳八百遍头发的少年走去,看着他趾高气扬地将一干丫头与道童支使得团团转,心里某种东西突然决堤灭顶似的轰然将他淹没。

程潜蓦地上前一步,抬手将那少年搂进了怀里,像是搂住了他一生唯一的珍宝。

大师兄那时候人还没长开,骨架还带着少年人特有的细瘦,比同龄人略显迟缓的个头也堪堪只到程潜的嘴唇。

程潜微微抬起头,下巴便垫在了那少年的头上,一瞬间,他眼前竟有些模糊。

这是他一生最快乐的时刻,也是最痛苦的时刻。

他心无挂碍地直面着自己,抱着最思念的人,清晰明了地知晓了自己一生所归,同时,也清楚地明白这一切都是假的,所有的希望都渺茫得仿佛日落时分那一线的天光。

年华流过,便是已经死了。

这时,耳畔突然传来一声叹息,程潜的怀抱蓦地空了,他抬起头,见诸多幻象消失不见,木椿真人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他面前,北冥君童如稍微远些,手脚被乌黑的锁链所束缚,周身被一团白光笼罩,白光中无时无刻不生出雪亮的刀剑,刮着他周身血肉,他却十分安宁地与自己的白骨并排而坐,并没见什么痛苦之色。

程潜:“师父?师……师祖这是……”

童如远远地冲他点点头,说道:“罪无可恕,死后受刀山火海、千刀万剐之刑,看着不血腥吧?”

程潜:“……”

木椿真人冲他笑眯眯地招招手,感慨道:“长大了也还是这副七情不上脸的鬼样子啊,一点都不讨人喜欢。”

程潜轻声道:“像大师兄那样每天变着法地作妖闹人,难道就很讨人喜欢么?”

木椿真人笑道:“既然他那么讨人嫌,你干什么还抱着不放?”

程潜脸色微微黯了些,闭了闭眼,好半晌,才低声道:“是,弟子放肆了。”

木椿真人的笑容渐渐淡去,想和往常一样抬手摸摸程潜的头,一抬起手来,却发现程潜比自己还要高一些,够起来居然有点困难了,一时间有些尴尬地停在半空。

程潜默默地将霜刃放在一边,跪了下去。

木椿真人:“你怎会能这里?”

“忘忧谷是人间一死地,”远处的童如不慌不忙地开口道,“世间流离失所的魂魄大多会在此地徘徊一阵子,再各自散去,还有那不算生、不算死的,等在这里与草木共朽,按理说生人是进不来的,上次噬魂灯和我两样大凶之物同归于尽时激发了他那半成的追魂符,因你已不算活人,他们两个小东西又还不能算人,所以被一起被裹了来……这一回他已经不是凡尘肉身,当然能来去自由啦。”

程潜苦笑道:“我魂在三界,身已在槛外,以后再没脸说什么‘心为形役’了。”

木椿真人深深地看着他,问道:“孩子,来忘忧谷做什么?”

程潜将前因后果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哦,”木椿真人脸上没什么表情,片刻后,他凉飕飕地一针见血道,“我还以为你是来上坟的,闹了半天是来挖坟的。”

程潜:“……”

虽然确实也是这么回事。

木椿真人将双手往袖子里一拢,哼哼唧唧地叹道:“唉,养个徒弟不如狗,长大都是白眼狼啊。”

童如在旁边笑道:“着相了,我扶摇的剑修不以外物为媒,入门都是木剑,师父都是摆设,周遭当然也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接引……你若说接引,只有扶摇木剑法本身,怎么,你小时候被那木剑领入门的光景都忘了么?”

每一个少年第一次拿起木剑,沉浸到那看起来很可笑的起手式中时,就会被木剑引领到其中的剑意之境。程潜心思急转,顿时明白了什么。

童如微微笑了一下,手上镣铐叮当作响,说道:“那就是了,去吧,以后不要再来了。而且下次你来,恐怕就见不到我们了。”

不生不死的,等在这里与草木共朽。

程潜忍不住问道:“师祖,你当年真的去过三生秘境么?”

木椿真人的眼角微微抽动了一下,似乎被一句话提起了极痛苦的事。

“嗯,去过,”童如却神色不变,老僧入定似的说道,“我去问了徐应知,他卜给我三个大凶卦,还劝我顺应天命,老实点等死,我觉得这种朋友留着过年也没什么用,于是回去将掌门印传给小……你师父,自己下了不悔台。”

“不悔……什么?”

“‘有来无回莫回首,落子无悔不悔台’,哦,大家又叫做‘心魔台’,”童如说道,“扶摇山乃是一先天秘境,想必你也知道了,相传这秘境是当年一位飞升大能从三界外搬来镇守心魔台,并隔开人界与群妖的,我扶摇一脉就是奉命守关之人。”

程潜闻言呆住了:“真的?”

“多半是假的,大致和鸿钧开蒙、盘古开天差不多,只是故事,”童如笑眯眯地看着他,这万魔之宗笑起来的时候非但一点也不可怕,反而很是亲切,“可不悔台是真的,台上有一块逆天之物……”

程潜脱口道:“心想事成石?”

“我进入三生秘境后,执念深重,走火入魔,冒天下之大不韪,徒步踏上不悔台十万零八千阶,将那块被扶摇山封了几千年的石头取出,又不顾四圣劝阻,以百万生灵为祭,对它许下不可赎之愿。”

他最后几个字居然有森然之意,程潜蓦地想起师父当初封北冥之魂时那句“你手中枉死的人”,心里不由一凉。

“你在谷外碰见的亡魂,推算起来,其实都是那一次种下的因,”童如苦笑道,“我罪无可赦,但也算是……私愿成真。”

程潜不由得追问道:“当年是何人引你入三生秘境的?”

童如脸上并无怨愤,只说道:“遭报应的人。”

程潜还要追问,木椿真人却忽然叹了口气,打断他道:“小潜,天快亮了。”

东方已经露白,程潜蓦地一惊。

木椿真人看着他,笑道:“本还想着你能多留一会的,看来是不行了。”

先前还好,不知怎么的,此时程潜听见这一句话,眼泪差点掉下来,忍了半晌,他终于哽咽道:“我想天长地久地与师父留在这里,可还与一人有百日之约,万万不敢爽约。”

不远处童如露出一丝苦笑,像是欣慰,又像是追思起什么。

他忽然一抬手,周身锁链“哗啦”作响,那些加诸于身上的刀剑之气暴涨,将程潜硬是推了出去。

木椿真人的脸渐渐模糊,千里亡魂从他脚下飞快地掠过。

程潜一时间什么都不知道了。

作者有话要说:注1“良玉生烟……置于眉睫之前也”——司空图《与极浦书》

注2:有些冻死的人临死前会有种自己很热的错觉

分享到:
赞(53)

评论11

  • 您的称呼
  1. 生命如此脆弱,且行且珍惜

    忘名2018/10/20 14:17:42回复
  2. 小时候我们是烧水洗澡,烧出来的水真的很烫,有时候我去摸一下,非常烫,然后我又想,烫到了极致感觉和冷没有什么区别了。

    澄宁cp永不拆2018/11/09 00:04:22回复
  3. 是啊 其实有时候 没有所谓的 长久 转瞬即逝间的 感觉 才是短暂又长久地

    匿名2018/12/29 14:48:05回复
  4. 莫名的感动

    饼柒2019/01/12 00:14:03回复
  5. 有点难过

    长顾2019/02/06 22:55:58回复
  6. 神经组织破损时的错觉,又叫反常脱衣现象。就像闭眼把双手放到两盆温差极大的水中,会分不清谁是热水谁是冰水。

    鼠太2019/02/14 13:55:12回复
  7. 你妈的 我永远爱如椿!!!!!

    匿名2019/02/16 22:28:49回复
    • 加一!!!!!!!!!

      如椿一生推aaaaaaa2019/06/02 14:48:45回复
  8. 抱着最思念的人……一下泪奔……我泪点低……

    陈栎媱2019/03/08 00:28:09回复
  9. 所以程潜现在想明白了吗^_^||

    沈葭白2019/04/07 08:33:31回复
  10. 我想知道童如私愿得偿是什么愿望!!!

    匿名2019/05/21 01:43:1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