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扶摇派重现

十州山下,水坑身化巨禽,背后背着李筠,在空中飞快地掠过,要是有人看见了,多半要当空中飞过了一片霞光。

两人仿佛是扫把星拖着长尾巴,身后追着一群大小魔头,彤鹤路径却并非直线,左躲右闪,时而绕个弯,暗合奇门遁甲,始终游刃有余地吊着那一众魔头。

日前接到了唐轸的报信,严争鸣已经不由分说地先他们一步走了,可听说锁仙台四方修士聚了个齐,大师兄单枪匹马的如何对付得了?李筠只好酝酿起一肚子坏水,趁着群魔跟随魔龙北上之机,沿途招惹了一大帮嗷呜乱叫的魔头,仗着水坑飞得快,一路将他们往十州山上引,打算将这一池子水彻底搅浑。

李筠一边掐算一边指挥水坑道:“前十七丈,坎位——哎偏了,小心点!”

水坑忍无可忍道:“别显得你读过书,只说‘前后左右’能怎么样?”

她基本上只能分得出前后左右,东西南北都要原地琢磨一会,李筠这满口乱七八糟的“乾坤震坎”弄得她好生头大。

“别啰嗦了,就那边,快点!”李筠抱怨道,“你身上这些火就不能收一收么,都快烫死我了!”

水坑没跟他斗嘴,忧心忡忡地说道:“二师兄,大师兄那边能拖到我们赶过去吗?”

“别开玩笑了,小潜出事,你还能指望他冷静么?”李筠叹了口气,“小潜如果全须全尾的也就算了,万一有点什么不好,唉……”

水坑似懂非懂地跟着义愤填膺道:“什么?谁敢伤我小师兄,我一定要一把火烧死他们!”

李筠:“……”

此鸟要是做妖,恐怕还能算是妖修里心眼比较多的,做人却差太远了,她四肢有多发达,头脑就有多简单,李筠无言以对了片刻,认为此事跟她解释不通,只好有气无力地说道:“飞你的吧,一不小心被抓住,咱俩乐子就大了。”

他满心的忧虑,唯恐严争鸣一时脑热,就这么不分青红皂白地直接闯进锁仙台。

李筠是了解他们掌门师兄的。

锁仙台大殿之上,那透着杀意的剑气无差别扫过,在场所有高手都下意识地运起真远抵挡,困龙锁为八方真元所激,明暗不定地闪烁了起来,内外剑气与真元相撞,四方大门登时“轰隆”一声炸裂了。

“什么人!”

严争鸣面色如寒霜,一步一步地从狼藉一地的门口走进来,目不斜视地忽略了一干大能小能,直往锁仙台走来。

仿佛周遭种种都是不值一提,他眼里只有被困龙锁围住的那个人。

程潜方才的气定神闲早就一扫而光,一时间他心里有种刚闯了祸就被人赃俱获的错觉,伤口遍布的背脊不由自主地一僵,当即下意识地低头扫了一眼自己这一身无法补救的破衣烂衫,欲盖弥彰地拉起一块破布,掩住腰间一片触目惊心的淤青。

严争鸣旁若无人地行至锁仙台旁边,盯着程潜身上的血迹,轻声道:“谁伤了你?”

他声气柔和,面色如常,程潜却忽然觉得有点毛骨悚然,他惊疑不定地看着严争鸣,在他漆黑的瞳孔中看见了一缕不祥的暗红:“师兄,你……”

严争鸣轻轻地呼出一口气:“我曾对天发过誓,谁若是再要伤你,我就将谁千刀……”

程潜听得心惊胆战,没敢让他这形如失心疯的师兄把话说完,当即打断他,小心翼翼地轻声哄道:“我没事,只是跟人有些误会,你冷静点好不好?二师兄他们呢?”

严争鸣牙关咬得死紧,两颊绷出了一道凌厉的弧度,片刻后,他狠狠地闭了闭眼,眼睛里那两道隐隐起伏的暗红终于开始渐渐褪去。

严争鸣叹了口气,好像筋疲力尽了似的低声道:“过来,让我看看。”

程潜若无其事地站起来走到乾坤困龙锁边缘,行动如常,步履轻快,好像身上的大小伤口都是画上去的。

他满不在乎地背负双手,居高临下地站在锁仙台上扫了一眼周遭神色各异的大小修士,忽然眉尖一挑,露出经久没有挂在脸上的不可一世,笑道:“不过一点小小的官司,说话间也就了了,你跑来干什么?”

严争鸣盯着他惨白一片还装模作样的脸,内府中乱窜的心魔平息了些,理智一恢复,他顿时开始气不打一处来。

严争鸣狠狠地剜了程潜一眼,给了他一个“你给我等着”的眼神,转过身去,将手中新换的三尺佩剑轻轻地往地上一磕,说道:“他欠了谁的钱,我还,杀了谁的人,我偿命——现在哪位来讨债,一同过来找我分说吧。”

纵然他是个罕见的剑修高手,这番大庭广众之下棒槌似的大言不惭还是将众人都镇住了。

好半晌,有点找不着北的庄南西才回过神来,率先开口道:“这……这位前辈是……”

严争鸣道:“我姓严,扶摇派第四十八代掌门人。”

程潜没料到他大庭广众之下就这么直白地说出来了,吃了一惊:“师兄!”

严争鸣背对着他摆了摆手,这一天迟早会来,扶摇派还能隐藏一辈子么?

他这话一出口,在场绝大多数修士的神色都茫然得很,但卞旭、杨德成与那位不知名的白虎山庄长老等人却面露惊异之色。

白虎山庄长老问道:“那你师父是……”

“家师韩木椿,师祖童如……与四圣好像还颇有渊源。”严争鸣顿了顿,接着道,“长辈都不在了,将门派交到区区在下手中,我不才得很,修炼了一百多年,也没练出什么名堂来,一直羞于与人提起自己的师承。”

他说到这里,指尖轻轻一敲佩剑剑鞘,那剑鞘“铮”一声轻响,严争鸣脸上露出一个微微自嘲的表情,只是他自嘲也自嘲得旁若无人,头也不抬地说道:“不过再怎么缩头乌龟,也不能看着我师弟被你们这么欺负,少不得出来领教一二了。”

杨德成重重地冷哼一声道:“若我没记错,你们扶摇派不是号称逢魔必斩么?你干什么不先自行清理门户?”

严争鸣闻言一掀眼皮:“哦?”

他天生长着一双浪荡公子式的桃花眼,未曾开口,眼角眉梢已经先带了几分红尘凡俗的轻佻,偏偏这一眼又隐约含着出锋的剑意,仿佛羽毛生刃、滴水成冰,有说不出的违和,又有说不出的理所应当。

杨德成身边那提出要剖开程潜内府的玄武堂弟子上前一步,添油加醋地将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严争鸣面无表情地听罢,低头看着自己的剑尖,忽地轻笑一声道:“哦,我知道了,原来就是这位杨长老——你家少主人被心魔附身,躯壳死于我手,跟我师弟没关系,若是诸位觉得我亵渎尸体,我可以亲自在他衣冠冢前磕个头。至于……”

他“至于”两字出口不过转瞬,人已经到了杨德成面前,元神之剑与手中佩剑合而为一,丝毫不顾自己身后空门大开,招呼也没打,当场给杨德成来了个泰山压顶。

严争鸣进来之前就听见了此人的叫嚣,再一听完前因后果,推断出程潜那条发带就是断在了这老东西手上,顿时出离地愤怒了。

如果不是他一时兴起在程潜身上系了一条傀儡符,如果不是当时恰好有白虎山庄的人掺合进来,那程潜还有命在么?

百年前没能亲手对周涵正报的仇在他胸中沸反盈天,诸多新仇旧恨加在一起,就是天王老子挡在眼前,也拦不住他要将此人碎尸万段。

严争鸣手中佩剑仿佛难以承受主人这十二分力的一击,“呜”一声尖鸣,那堂堂玄武堂大长老杨德成竟然难以当其锋锐,狼狈地退了出去,连四圣之一的卞旭都不由自主地侧身一步,避让他长剑锋芒。

这一剑如横空出世——

程潜的眉头却皱了起来,他甚至忍不住上前一步,被困龙锁狠狠挡了回去。

这些人的深浅程潜再清楚不过,严争鸣就算突然找了一颗十全大补丹吃了,也绝没有这样强横的实力,才不过短短数日,他这看似轻飘飘、实际心比谁都重的师兄到底做了什么?

整个大殿被他一剑搅得狼烟四起,除了被乾坤困龙锁围住的地方,其他各处都遭了殃,周遭密密麻麻的防护符咒简直是泥捏的,顷刻间一发不可收拾地土崩瓦解。

先贤们建造锁仙台的时候,想必也没想到会有人敢这样放肆。

白虎山庄长老忙道:“贤侄不可……”

那杨德成避无可避,一声低喝,双手竖在胸前做诀,背后突然生出十八道幻影,分别手持十八般兵器,或刚猛非常,或灵巧敏捷,他们从四方扑过来,眼花缭乱地将严争鸣团团围在中间。

突然,一道剑光大炽,佩剑与元神之剑汇聚成一把剑雨,难分彼此,剑光到处,鬼神惊惧,十八道幻影来不及仓皇逃窜,已经原地化成了飞灰,杨德成心里本就含着三分怯意,大惊之下当即被他的幻影反噬,摔出了两丈多远,不知是死是活,竟不动了。

严争鸣不依不饶地追了过去,卞旭终于被迫出手,转手结印,放出一块玉牌,挡在了杨德成面前。

剑气撞在玉牌一角上,将那玉牌撞出了一道裂痕,严争鸣面带冷笑侧头看了一眼玄武堂主,周身剑影突然随着他一同转向,山呼海啸地朝那三十六道困龙锁砸了过去。

“住手!”这一回,卞旭,白虎山庄长老乃至于程潜几乎是异口同声。

可谁也挡不住这剑修的一意孤行。

元神剑与困龙锁撞在一起,困龙锁中仿佛有龙吟长啼不去,大殿硕果仅存的屋顶顿时瓦片纷飞,在场这些个个拿出来也敢称一方大能的修士们纷纷抱头鼠窜。

困龙锁历经无数年风霜,被无数大能用真元浇灌过,饮过无数魔修的血,早已经自成精魄,一方厚重如山,一方睥睨无当,谁也不肯退让半步。

严争鸣嘴角开始浸出细细的血迹,他眼中方才褪去的暗红再次被困龙锁激了出来,转眼间,第二剑已经成型,再次向困龙锁当空斩下。

或许当年扶摇山上好吃懒做的小少爷之所以能以剑入道,就是因为他骨子里的这种凛冽——某一时某一刻,将天地人神全都不放在眼里。

他一方面寻找着开封山令的钥匙与密语,另一方面却又无时无刻地试图对抗他们自家门派列祖列宗留在掌门印里的神识。

他纵然怕脏怕累怕麻烦,却从未被真正的畏惧吓得裹足不前过。

困龙锁愤怒地咆哮着,锁仙台瑟瑟发抖。

白虎山庄长老转头冲着卞旭大吼,话音都变了调:“这剑修已入剑神域,哪个会专程杀你那不成器的龟儿子?日你个仙人板板的,还不打开锁仙台!”

卞旭承认他说得没错,可饶是他真想打开锁仙台,此时也是有心无力——以他的修为,与严争鸣自可一战,可这时候闯入狂暴的剑风中,闹不好要落个两败俱伤。

就在这时,锁仙台上的程潜忽然一矮身跪了下来:“师兄,我求你住手吧!”

他这一跪,严争鸣本来漠然的眼珠里忽然有光华一闪,原本长虹落日般的剑气已经成了型,随着他一滞,竟然停在了空中。

程潜:“你不想活了么?”

在众人的鸦雀无声中,那漫天剑气终于缓缓散开,化成一缕清风,退入严争鸣佩剑之中。

严争鸣沉默了一会,低声道:“打开困龙锁。”

在场众修士们互相看了看,白虎山庄的长老忙率先上前一步,说道:“我这里有一把钥匙。”

三十六道困龙锁分别由三十六名受邀而来的修士保管,有他这样一带头,其他人立刻纷纷效仿,就连卞旭都在迟疑了片刻后,不情不愿地抬手唤出一把钥匙,丢给身边一名弟子。

随着一环一环的困龙锁打开,程潜身上凝滞半晌的真元终于重新转动起来,他周身经脉仿佛干涸许久的河道中蓦地涌入了河水一样,被撑得有些发疼。

那卞旭干咳一声,正要说什么,突然,北天有一道乌气直冲云霄,转眼盖住了大半天光,众修士头顶大殿已经分崩离析,视野反而清晰了起来,他们齐齐回首望去,只见乌云翻滚中有一条龙的身影若隐若现。

有人惊呼道:“南疆魔龙!”

这时,一只周身是火的大鸟呼啸一声赶上山来,停在已经变成废墟的大殿上,李筠气喘吁吁地从鸟背上一跃而下,见了此情此景,竟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自言自语道:“那不是……这到底怎么回事?”

如狂风卷浪似的翻涌着的乌云中,韩渊的声音如闷雷似的远远传过来:“朱雀塔是我毁的,大心魔也是我放的……是哪个无名小卒胆敢冒领本座的功劳?”

他说话间,十州山附近黑气翻滚不断,山脚下竟仿佛追来了一大批的魔修。

李筠总算把气喘匀了,忙讪笑一声交代道:“来路上碰见了一大帮魔头,一路把我们俩追得屁滚尿流的。”

在场没有人理会他这一番自嘲。

四方剧烈的魔气无边无际的弥漫而去,锁仙台上“笃笃”震颤,魔龙放声大笑道:“这天下早该改天换日了,与我同去折腾它个山河变色——”

八方群魔,一呼百应。

魔龙巨大的爪子在云间划过,仿佛一爪掏烂了天,大雨顿时如漏般倾盆而下。

山上狂风骤雨,山下群魔乱舞,十州山上乱成了一团。

庄南西大步上前,用力一抹脸上的雨水,朗声对严争鸣道:“前辈!晚辈孤陋寡闻,以前未曾听说过扶摇派大名,可方才不是有人说扶摇逢魔必斩么?眼下天下大乱,谁能置身事外?”

不知是不是程潜的错觉,他觉得严争鸣的身体似乎微微晃动了一下。

庄南西慷慨陈词道:“诸位前辈,请以大局为众,放下各自间的小龃龉吧!”

程潜蓦地扭过头去,仿佛穿过了倾盆的雨幕与浓重的乌云,与韩渊的目光在空中相遇,那一刻,他听着耳边修士们卫道的宣言,心里忽然升起一种感觉。

再也回不去了。

隐匿多年的扶摇派在这种时候重新出现在世人眼前,也再次落在了风口浪尖上,而他们曾经最爱躲懒捣蛋的小师弟也渐行渐远,再回不去了。

每代必出之妖邪,逢魔必斩之祖训。

“逞英雄的都让开,”就在这时,唐轸突然分开人群大步走了过来,“没见他都快站不住了么?”

他话音没落,严争鸣忽然毫无预兆地一头栽了下去。

程潜再顾不上胡思乱想,手忙脚乱地伸手接住了他,只觉触手一片冰凉,严争鸣的呼吸低浅,好像都感觉不到。

庄南西呆了呆,这时,一个不认识的修士小心翼翼地上前一步道:“请……请前辈随我来,十州山上有地方休息。”

唐轸道:“劳烦带路,这疯子方才被困龙锁震伤了。”

说完,他递了个眼色给手足无措的程潜,示意他跟上。

程潜忙抱起严争鸣,李筠和水坑也急忙跟了上去,漫山的修士,没有一个人敢拦。

程潜飞快地追上唐轸:“唐兄,我师兄他……”

“快别问了,”唐轸用近乎耳语的声音道,“当时是我见白虎山庄召唤弟子,前去打探后给你师兄他们报的信,他除了锁仙台位置,还问我要了一个禁术。”

程潜心口一紧:“什么?”

“短时间内将自己修为提升到极致,事后忍受三倍反噬……唉,我还以为你师兄这人挺随和的,”唐轸皱眉道,“早知道他这样,我才不给。”

程潜呆住了。

他一时间心神巨震,看着严争鸣憔悴的脸,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

恍惚间,庄南西说过的一句话盘旋在他胸口,呼之欲出——

世上的事,只要不违道义,没有什么我不能为他做的。

作者有话要说:卷三终

分享到:
赞(32)

评论16

  • 您的称呼
  1. 全篇严娘娘最爷们的场次!

    匿名2018/11/14 23:59:27回复
  2. 以身相护。太暖了

    匿名2019/01/09 12:22:46回复
  3. 就喜欢他们横着走!把以前收的统统补回来!!

    意难平2019/01/20 00:28:48回复
  4. hiahiahiahia好开心

    2019/01/26 09:47:40回复
  5. 日你的仙人板板。。。P大四川人吧?

    匿名2019/01/28 20:50:47回复
  6. 仙人板板哈哈哈……

    哈哈哈2019/02/04 10:10:46回复
  7. 日你仙人板板哈哈哈哈哈哈xswl,一股四川火锅味儿

    长顾2019/02/06 22:24:56回复
  8. 日你个仙人板板的。。。莫名戳中笑点

    彼岸2019/02/11 08:50:00回复
  9. 其实韩渊也是来救铜钱的吧

    匿名2019/02/16 16:54:07回复
  10. 弄不好这一代的魔跟他们……

    如月隱2019/02/20 03:09:17回复
  11. 含冤啊……也有点心疼他

    陈栎媱2019/03/07 23:27:11回复
  12. 是我自作多情还是韩渊真的在给程潜开脱?

    匿名2019/04/05 23:40:14回复
  13. 刚看完实体书的我……来到了这里

    北辰2019/04/05 23:47:48回复
  14. 大师兄不会出事吧……O_o

    沈葭白2019/04/07 08:28:27回复
  15. 严娘娘攻气十足

    忘羡2019/04/14 15:09:53回复
  16. 娘娘霸气!

    匿名2019/04/14 15:20:2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