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我独身陷囹圄

朱雀塔身在悬崖,临千丈之渊,自高处下探,有深潭百顷,近玄色,幽静如墨玉。

朱雀者,南向负火而生,灼灼烈烈,为众禽之首。

此处听起来本该是个光彩神仪的宝塔,然而走近才发现,原来只是一座灰溜溜的小楼,因南地常年湿润闷热,外壁已经起了一圈斑驳的青苔,塔尖上一点朱砂零落,好似褪尽浮华后一把黯淡的灰,漂浮在绝地之上,卓然孤另。

朱雀塔外头是一圈堕了一半的院墙,红泥青砖散落得到处都是,野草长了一房高也没人管,时而无风自动。

距离此处方圆两三里处俱是杳无人烟。

严争鸣他们消息晚了些,此时离八月十五还有三天,本想避开人群,谁知到了地方一看,朱雀塔周围已经摩肩接踵了。

只是这一大群修士谁都无法靠近,因为塔周围环绕着一圈烈火般暴虐的气息,好像镇着一只看不见的凶兽,无时无刻不在喷洒旁人看不见的火舌,翻滚在周边,谁要是胆敢踏入,就舔谁一脸火星子。

修士们纷纷聚集在朱雀塔三里之外,将此地围了个水泄不通。

都期待着里面能有什么异宝机缘,万一走了狗屎运进去一游,没准就能借此一飞冲天了呢。

有些家底的都带了法宝,各自在其中休息,穷光蛋们幕天席地,一时间热闹得好像民间赶集,也有一些机灵的本地人带着一些农家吃食来兜售,卖给那些尚未能辟谷的修士——只是此地民风淳朴,老百姓普遍不如东海附近的人勤快,商贩没有形成规模。

李筠四下转了一圈,建议道:“大师兄,既然这边已经来了这么多人了,我看我们着急也没用,先休息一宿吧,你刚刚越过出锋境界,需要巩固,我也要去研究一下怎么让小师妹变回来,她做鸟比做人招蜂引蝶多了。”

严争鸣应了一声,从怀里掏了掏,掏出了一枚鸽子蛋大小的石头,此物乍一看像个镶在扳指上的大戒面,内里却有个栩栩如生的小院。

只见那小石头在他手中越来越大,越大越透明,最后生成了一个活生生的院落,将几个人都收拢其中,与周围隔开——那小石头里居然有个方寸间的小世界。

院子里面假山盆景俱全,几间小房子围成一圈,中间还有个风骚别致的小秋千。

人在其中,顿时感觉周遭暑气被一净,清爽得不行,这法宝一出手,当即招来周围一片惊愕目光。

“石芥子,”李筠踱了几步,伸手摸了摸精致的秋千架,摇头晃脑地叹道,“捞钱公子,这些年你明着跑黑货,暗地里可私藏了不少好东西啊。”

严争鸣呛道:“难不成要指望你养家糊口?那我们没辟谷就饿死了。”

接着,他目光往石芥子外一扫,大概是那“出锋”的剑意还停留在身上,严争鸣这一眼如刀,顿时将周围偷偷窥探的目光扫了个干干净净。

当年东海上青龙岛,他不懂事又喜欢享受,死活跟师父对着干,非要坐大船,引得那会人人侧目,偏偏他还得意洋洋,以为自己显摆得好,不知惹了多少嫉恨,也不知因此招来了多少折辱。

若是眼下,他就算是坐条金船银船,又有谁敢当面说什么呢?

可是严争鸣并没有觉得扬眉吐气,只是心里有点悲哀。

自古人心歹毒,怀璧其罪——以他现在的本事,大约只配得上在这一群人里明目张胆地奢华一回,却不足以打开封山令。

然而就连走到这一步,他已经觉得心力交瘁了,或许是他本来就能力不足吧。

这世上,伤人最深也不过“无能为力”四个字,严争鸣感觉自己多年来顶着这四个字,都快顶成头冠了,幸亏天生比别人心宽几分,不然恐怕已经被压趴下了。

莫非师父当年将掌门印交给他,就是看中了他这一点好处么?

这么一想,严争鸣又有些自嘲地想开了。

“就先在这休息吧,”严争鸣说道,转头看了一眼程潜,“这里凉快多了吧?”

程潜一愣,一时说不出话来,他的身体锻自冰潭,当然怕热,只是体质特殊,汗不沾身,他自己又不吭声,还以为别人看不出来,没想到大师兄居然始终记挂着。

严争鸣见他一脸不知道作何反应的呆样,忍不住暗叹口气,抬手在程潜后颈上按了一把,说道:“过来给我护法,我要巩固境界。”

“出锋”对于一个剑修来说,不止是上升了一个境界,它更像是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严争鸣仔细体悟了一番,良久才从入定中醒来,睁眼就看见程潜果然尽忠职守的守在一边。

连李筠和水坑也在——只是这两个快睡着了。

严争鸣轻咳一声道:“都挤在我这干什么?”

李筠被他一嗓子叫醒了,脸上的睡意还没散,他已经脱口道:“大师兄,入‘出锋’之境到底有什么感觉?”

不光是他,他们几个人其实都很好奇——如果不是正经八百的剑修,不管多厉害也是入不了“出锋”之境的,扶摇派满门上下,连韩渊在内,也就只有掌门师兄这么一个以剑入道的。

连程潜也跟着坐正了些。

严争鸣沉吟半晌,才慎重地答道:“天大地大。”

这话十分大而化之,说了和没说差不多,只有练过海潮剑的程潜听了,领悟到了一点边,似乎有所悟。

严争鸣余光瞥见他那若有所思的模样,便暗暗苦笑了一下,将自己的下一句话咽了回去——身陷囹圄。

外有天大地大,我独身陷囹圄。

这就是“出锋”之境给他的感受。

而“出锋”的下一个境界正好就是“入鞘”。

剑修与其他道不同,极少顿悟,只有越是压抑,才越是会反弹,严争鸣当时被上古真龙魂压制,又被程潜无心的一句话所激,两厢逼迫,这才硬是逼出了这一道出锋剑气。

剑修横行九州,却鲜少能登临绝顶,因为这条路实在不好走。

就在这时,程潜突然感觉到了什么,他蓦地起身,转瞬就到了门口,拉开房门,只见石芥子门口站着一个驼背弓腰的老者,手中提着一盏风中摇曳的灯笼,也不出声,就只是默默地等在那里。

这老者看着不像个修士,修士们快要吹灯拔蜡的时候,也呈现天人五衰之相,但他们很少会老得这么有真实感,可此人这通身的气度,也无论如何都不像个凡人。

老者的个头只堪堪到程潜胸口,见开门,他才缓缓向程潜抬起头来,只见这老者脸上那一双眼睛浑浊得好像个瞎子,目光却好像两把带着铁锈味的锥子。

他上上下下将程潜打量了一番,下撇的嘴角一动,低声道:“年轻人,七道雷劫而已,三灾九难,可还没完哪。”

周围一片鸦雀无声,谁也没有议论这跑到人家门口吊丧的老不死——因为这老东西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自己一步一挪地从朱雀塔里走出来的。

程潜的瞳孔微微缩了一下:“老人家,你……”

那老人却不再看他,径自从他身侧走过,脚步拖沓得好像有什么不利索一样,走到了严争鸣面前,沉声道:“请掌门随我来,我家主人有东西留下。”

严争鸣还没有来得及回答,那老人已经自顾自地转身走了出去,似乎笃定了他会跟上。

严争鸣匆忙冲李筠打了个手势,已经追了上去,水坑吸取了之前“招蜂引蝶”的教训,在程潜和李筠之间摇摆了一下,果断做出了选择——钻进了程潜的袖子,留下李筠一个人老妈子一样地在身后收拾石芥子。

几个人在众人或是羡慕、或愤恨、或不解的目光下,跟着那朱雀塔里出来的老者走了,没人敢吭一声,朱雀塔每年都开,已经开了一百年了,真有什么好东西也快让人拿的差不多了,大能们爱惜羽毛,都不来捡人剩饭了,此时来这里碰运气的大多不怎么样,没人敢惹他们。

朱雀塔周围翻滚的热浪如分海似的随着那老人步履分出了一条供人通过的缝隙,冰火相克,霜刃嗡嗡作响,程潜虽然可以忍受,但毕竟十分不舒服,就在这时,一道格外恶毒的目光直刺他身后,程潜蓦地扭头,目光在远处众人中扫视了一圈,最后看见了之前他们教训过的纨绔的车驾。

“尚未凝神的小人物而已。”程潜这么想着,收回了目光。

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朱雀塔周围太热了,他好像总是有点心烦意乱,冥冥中似乎有什么事要发生一样。

好半晌,他们才跟着着走路拖拖沓沓的老人来到了朱雀塔下,破败的门口挂着几个生锈的铃铛,似乎知道有人来,微微摆动起来,发出沉闷的声音,那老人伸手有些吃力地推开门,低声道:“进来吧。”

严争鸣说道:“前辈,我们不是为了朱雀塔而来,只是当年我师父封山的时候留下了一把锁,当中有一句密语是徐前辈保存的,此来就是为了讨回……”

老人仿佛没听见一样,兀自打断他道:“进来吧。”

朱雀塔里黑洞洞的,严争鸣皱皱眉,率先提起衣摆走了进去,外面热浪翻滚,内里却阴冷潮湿,两厢对比明显,人乍冷乍热,汗毛都竖了起来。

老人气喘吁吁地将塔里的灯一一点上,地上泛起泥土的气息,周围又没有什么窗户,四下黑洞洞的,有点压抑。

程潜乃是灵物塑身,一些天材地宝之物,他可能不太听说过,但是对当中蕴含的灵气与邪气都十分敏锐,可他目光四下一扫,发现此地并不像外人传说那样,有什么异宝充栋,完全就是家徒四壁。

老者带着他们穿过细窄的楼梯,一直走到了塔顶,只见此间有一人石像,雕工精细,栩栩如生,是一个清瘦的男子,眉与目分分明明,中间约莫有一指来宽,眉梢细而微挑,似乎是有一些男生女相。

老者恭恭敬敬地对着那石像弯腰行礼道:“主人,客人到了。”

这石像原来就是此间主人徐应知。

严争鸣很快反应过来自己是有求于人,连忙拿出自己最谦逊有礼的一面,装得有模有样的,在老者身后不远处站定,也执晚辈礼道:“有扰前辈。”

老者看了他一眼,虽没表现出什么,但大约是满意的,他摸摸索索地给石像上了香,然后从香案后面拿出了一个古朴的木头盒子,捧到严争鸣面前,说道:“老奴乃是这朱雀塔的塔灵,全赖主人真元而活,主人故去这许多年,朱雀塔的气数也快散尽,一直忧心未能将此物交还给贵派,如今终于可以放心了。”

严争鸣打开木盒,里面竟然是三枚古旧的铜钱。

他微微一愣,有些不解地抬头看着那塔灵。

老塔灵却不多解释,只摆摆手道:“是你的。”

便转身化成了一道青烟,没入石像头顶的青灯上。

严争鸣不知道这三枚古钱中有什么玄机,没敢贸然触碰,正想要回头咨询一下号称“无所不知”的李筠,突然,朱雀塔中挂满的铃声大作,一道石像头顶青灯忽明忽暗,无数条起伏的黑影窸窸窣窣地从四面八方爬上来,一只惨白的手蓦地打破朱雀塔上防护阵,直向严争鸣抓来。

严争鸣心道:“找死么?”

那只手没到眼前,已经被他周身外放的剑气割断,从手腕上飞了出去,却滴血没洒,只有一团黑气冒了出来,四处散落成无数条通体漆黑的蛇,虎视眈眈地望着中间的几个人。

那断了手的人从黑暗中一步一步地走了出来,竟是之前遇见的纨绔,只见他周身一团诡异的黑气,脸上挂着僵硬而诡异的笑,开口说的却不是人话,而是“嘶嘶”的声音。

那石像上的青灯晃了晃,灭了,方才躲进去的塔灵此时居然做起了缩头乌龟。

程潜低声问道:“这是什么?”

李筠神色凝重地摇了摇头,魔物确实会附身,然而这纨绔却不像是被附身的模样……简直好像他本来就是个魔修。

可他们白天才交过手,那是不可能的。

程潜目光扫向周围,发现那些黑色的小蛇越来越多,却不大往其他人身边凑,好像只是盯紧了严争鸣。

他蓦地抽出霜刃剑,霜意直冲向那纨绔,就在这时,一只手突然从后面扭住了他的肩膀,严争鸣一把将他拽到一边,声音压在喉咙里:“闪开——”

程潜一瞥间看见他眉心若隐若现的心魔痕迹,陡然一惊:“慢着,师……”

严争鸣整个人已经化成了一道剑风,那纨绔轻飘飘地被剑风裹挟着飞了出去,脸上的笑容越发诡谲,纯黑的眼睛几乎化成了一对深渊,只见他不着力似的,足尖在朱雀塔周围轻点,张开双臂,似乎想要拥抱那锋利无双的剑气一样,而后被严争鸣一剑从头劈到了脚,整个人“噗”一声一分为二,两半身体兵分两路,一半血肉模糊地落在一边,抽动了一下,死透了,另一半却消散成浓郁的黑雾,非但不躲闪,反而直冲严争鸣扑了过去。

严争鸣手中那三枚铜钱稀里哗啦地乱响一通,黑雾微微一顿,就在这时,程潜的剑已经到了,浓重的白霜顷刻间结成了一道冰墙,将那黑雾隔绝在外。

三枚铜钱蓦地从木盒中脱离而出,直没入严争鸣颈间的掌门印中,严争鸣脑子里“嗡”地一声,一瞬间感觉元神竟被什么难以抵挡的力量从身体中拽了出去,直入了掌门印中。

所有纷繁画面一闪而过,“咔哒”一声,地锁中朱雀格大开,严争鸣眼前一黑,再睁眼,发现自己竟然身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那石像活了过来,手持三枚铜钱,默默地低头坐在一张石桌后面。

严争鸣惊骇间从桌上一碗茶水的反光中看了一眼,发现自己好像又上了师祖北冥君的身。

他颇有些欲哭无泪,不知道自己和这位大逆不道的师祖的缘分到底在什么地方。

只见石桌两端气氛凝滞,木桌上一块木牌面朝下放着,被朱雀塔主人徐应知伸手翻了起来,上面豁然是“韩木椿”三个字。

严争鸣只觉心里一震,一方面是他自己在此处看见师父姓名的惊诧,另一方面仿佛来自北冥君心里。

便听那徐应知开口道:“夭折。”

分享到:
赞(28)

评论5

  • 您的称呼
  1. 娘娘快明白了

    无名2018/12/09 15:26:13回复
  2. ,,,对不住我一脸懵逼
    明白了啥

    笑红尘2019/02/14 01:03:06回复
  3. 娘娘不会以后摩修了吧?

    我来了2019/02/26 23:54:41回复
  4. 娘娘的心魔……以后不会出什么事吧……

    陈栎媱2019/03/07 14:20:13回复
    • 程潜本尊还在呢,应该不会有大事吧……O_o

      沈葭白2019/04/06 09:57:2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