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辗转反侧,抓耳挠腮

马车里的那个二百五,严争鸣一根手指就能把他碾死,至于旁边跟着的那两位晚节不保的元神打手,虽然看起来颇能充场面,实际上也无足多虑。

那二位一看就是一把年纪了,修行中人,修为若是跟得上年纪,只要不是个别有特殊爱好的,面貌通常保持在青年或是壮年,譬如顾岛主和北冥君,而露出老相衰相的,那都是寿元到了,修为却没能更进一步,譬如西行宫主白嵇,一般来说这些人都是在同一个境界中卡了太久,始终迈不过那道门槛,本领多半也就那样。

再者说,所谓“元神修士”,也只是指境界,有道是大道千条,殊途同归,境界也分很多种,境界高的不代表能打,例如李筠那种剑术稀松平常、整天围着灶台丹炉转的修士,哪怕他日后修出仨元神,严争鸣也能揍得他满地找牙。

这也就是为什么大家都不愿意找剑修麻烦的原因——他们从入道那天起,就是为战而生的。

好在严争鸣不是个一般意义上的剑修,他在成为剑修之前,首先习惯了当少爷,成为剑修之后,又被赶鸭子上架地当了掌门,他眼下一点也不想找一些无谓的麻烦,门派内外……还有程潜,都让他顶着一脑门焦头烂额,实在不愿意再和这些猪猪狗狗纠缠不休。

眼前这些人虽说没什么好在意的,但看那纨绔坐得起飞马车,又废物成这样还有人前呼后拥,甚至使唤得起元神打手的,闹不好是某个大门派的直系子弟,打狗看主人,因为这点屁事给风雨飘摇的扶摇山庄再招个债主,那就不怎么划算了。

可惜事与愿违,这日出门没看黄历,碰上个二五眼的半吊子。

那纨绔手中古怪的旗子一出手,顿时脱离了原主的控制,疾风骤雨横扫当场,顷刻将周遭所有人的气息全部压制下来,隐约露出一丝古老厚重的睥睨之气。

李筠顾不上闪避,眼睛先亮了,见猎心喜道:“天……这、这就是传说中的‘真龙旗’?”

也没人问他,李筠兀自在那喋喋不休地说道:“这可是件古物,比三师弟那把不得好死剑还老,相传为海外真龙皮所绘,旗架是一截龙骨,内含上古神龙之力,真龙啊!沧海龙吟,那可是日月星辰也要震三震的,相传此物能遮天蔽日,移山填海,全在执旗人一念之间……”

严争鸣让他念叨得脑仁疼,冷下脸来喝道:“闭嘴!”

说完,他将水坑鸟往李筠身边一撒,转向那两个老者道:“这可不是我们找事。”

两位元神老者对视一眼,都十分无可奈何,只好一个去拉那马车上的纨绔,另一个对严争鸣做起了和事老,劝道:“道友海涵,我们少主人是根独苗,年少又受宠,不免有些骄纵,呃……这鸟若是着实贵重,价格其实还可以再商量……”

前半句听着还像人话,后半句当场把严掌门听得火冒三丈。

想他少时,那也是荣华富贵、花钱如流水,后来严家败了,门派又不能回,他经历过好一段缺金短银的苦日子,乃至于现在化身黑市里要钱不要命的“捞钱公子”,几起几落,严争鸣对“富贵”二字感情非常复杂。

简单来说,就是自己摆谱,但见不得别人摆谱,特别见不得别人用钱来和他摆谱。

他怒喝一声:“说了不卖!听不懂么?”

随即忍无可忍,一剑向那真龙旗斩了过去。

真龙旗龙魂尚存,一旦被放出来,哪怕持旗的是个凡人都能动地惊天——可见这脑子有坑的纨绔家里将他宠成了什么样子——此刻,龙旗被严争鸣剑意所激,当即数十道惊雷横斜而下,与强横的剑气在半空相撞,巨响炸得人头晕眼花。

严争鸣脸色微变,不由得退了两三步,隐约感觉自己的真元被龙威压制了。

就在这时,他听见身后有利器出鞘的声音,几日以来开始熟悉的寒气弥漫开,程潜在一旁说道:“我闭关太久,见识浅薄,至今还没见过真龙魂呢,师兄,你就让我会一会它吧。”

严争鸣听了先是一怔,随即胸中怒火更盛,心道:“这小子以前商量都不和我商量一声,提剑就上,现在又是从哪学会的这一套?难不成这些年过去,我在他心里就是从‘废物点心大师兄’变成了‘还需要别人哄的废物点心大师兄’么?”

掌门印中历代大能交叠的神识他都想去挑上一回,难不成还怕一条死了八千年的有角长虫?

严争鸣当即一言不发,整个人化成了一道雪亮的剑影,千条元神剑不躲不闪地迎着空中群雷,逆流而上,剑气与惊雷怒而相逢,大地都在轰鸣,群山百兽无不惊遁,云层间若隐若现的海外神龙与疏狂无边的当世剑修各自寸步不让,浓云翻滚如涛。

马车上的纨绔吓呆了,每次他只要拿出真龙旗,对方基本就给他跪下了,谁知道那鬼旗子遇见强手竟会脱离控制,还有这样大的动静?他此时全靠两名元神修士护持,已经被真龙旗激起的风雨浇成了落汤的鹌鹑,只顾瑟瑟发抖,打战的牙把腮帮子都敲麻了。

除了那两位元神修士,马车附近的倒霉蛋们基本都已经被剑意与龙威压得瘫坐在地,抬不起头来。

被留在一边观战的程潜站得岿然不动,眉宇间却微微有些尴尬,一时没弄明白自己又说错了什么。

水坑见了此情此景,急忙把脑袋缩回了二师兄的袖子里,明智地决定这段时间老实点,坚决不和掌门师兄顶嘴了。

大师兄是赶上每月那么几天不痛快了么?好大的火气。

龙魂仰天发出一声长吟,严争鸣将护体真元推到极致,丝毫不顾周遭风刀霜剑,宽大的衣袖撕裂开,袍带翻飞,无数条元神剑汇聚成一条,裹挟着风雷之力,神挡杀神一般地撕开了云层,罡风与骤雨竟不能削弱其分毫暴虐,剑影直冲向龙魂。

程潜目光一凝,低声道:“‘出锋’……大师兄已经到了这一步么?”

相传剑修中“出锋”,是炼身为剑的第一步,剑修跨入这一步,便真正触碰到了无法与旁人言传的剑神之境。

这一步跨出去,足以跻身修士顶尖高手行列。

“据我所知,他上次动剑的时候好像还差着一步,”李筠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说道,“恐怕是被你逼的。”

程潜被他一句话说得哑口无言,直觉想要反驳,随即一转念,好像真有点像那么回事。

他一时间神色微微凝重,忖道:“那……难不成他眉间那一点心魔痕迹,也有我的缘故么?”

这时,只听一声怒吼,严争鸣的剑从龙魂身上穿了过去。

李筠忙叫道:“哎哟,大师兄,那可是真龙旗,从古至今就这么一面哪,你不要暴殄天物啊……亲娘啊,龙骨都裂了,你悠着点!”

严争鸣充耳不闻,似乎打定了主意,要将龙旗与龙魂一并揍回阴间去。

李筠只好眼巴巴地望向程潜。

程潜在旁边不动也不吭声,李筠只好开口道:“小潜,自古人死不能复生,你却是例外,故人归来,个中惶恐、愧疚你可能都感觉不到,那些太沉重了,能让人整宿辗转反侧,也能让世上任何思念变了味道,回首百年身,哪那么容易同原来一样?他因为你恨了自己多少年,我都算不清楚……你就别让他更恨了吧。”

程潜外有冰霜,心有玲珑,从来是闻一知十,李筠将话说到了这份上,他哪里还不明白。

随着那出锋一剑,眼看空中形势逆转,方才威风凛凛的龙魂,此时已经连连退却,几乎变成了被严争鸣压着打,终于担不住了,转身要缩回龙旗中。

就在这时,程潜整个人忽然化成了一道流星,直上直下地蹿入了笼罩在龙旗下的天空,风雷大作中,从他身侧落下的雨水全都成了凝霜,聚灵玉中九死一生锤炼而出的元神之力突然外放,精准无比地在龙魂将要逃入真龙旗的一瞬间席卷而来。

受伤的龙魂瞬间被程潜的元神压制,凝在了半空。

严争鸣剑锋已经堪堪碰到了真龙旗,此时却又硬生生地刹住,脸上杀伐气未散,静静地盯着程潜。

程潜好似不怎么在意似的对他笑了一笑,说道:“你看那二师兄眼都快蓝了,特意派我来求情,大师兄手下留情吧。”

“气死我了。”严争鸣心道,然而他总是没办法对着程潜偶尔的笑脸愤怒太久,身上森冷的杀意与眉心若隐若现的心魔终于渐渐散开,出锋之气却仿佛还留在身上,他一只脚踩在剑神之境上,非但没有海阔天空,反而还有点憋屈地自我唾弃道,“好像又让他糊弄过去了,真不争气。”

严争鸣敛去周身剑光,白了程潜一眼道:“什么破玩意都要,李筠就会捡破烂。”

程潜长袖一卷,将凝滞在半空的龙魂卷回了真龙旗,那面旗子当即软软地垂了下来,风雷万里的天空顿时消停了下来,好像方才种种都是错觉。程潜不慌不忙地卷起了龙旗,手指抚过被严争鸣打裂的龙骨,还能感觉到其中龙魂细细的震颤。

也是一代神兽,沦落到这种地步,不知道是天意无常还是怎么的。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大约天道面前,所谓神龙与大能,也不过是一群蝼蚁吧?

这样一想,真是又开阔又心酸。

程潜将真龙旗丢给了李筠,低头扫了一眼地上的飞马车——几匹飞马已经不知何时挣脱了缰绳逃走了,也不知道这纨绔怎么回去,让他那些狗腿子御剑背他么?

严争鸣傲慢地开口道:“既然诸位有意和解,这礼我们姑且就收下了。”

李筠在旁边笑得一团和气,狗腿子似的附和道:“是是,多谢多谢。”

对方两个元神修士看得分明——这一个剑修已经越过出锋境界,另一个不是剑修的用自己的元神生生压制住了龙魂,虽然是龙魂手上,略有趁人之危之嫌……但那也是上古真龙。

这样的人岂能随意得罪?吃点亏也只能认了。

一个元神老者稽首道:“不知诸位道友师从何门?”

一边藏在李筠袖子里的水坑听了,连忙冒出头来插话道:“告诉你做什么?将来好让你们来寻仇么?”

那老者一时无言以对,脸上尴尬非常。

换做往常,水坑是万万不敢跟元神修士这样说话的,但此时师兄们差不多全都在场,她也难得扬眉吐气一次,险些得意忘形,便得瑟着往程潜身上飞去——还是跟在小师兄身边最安全,在这方面上,大师兄都要往后排。

谁知她中途被一根蜘蛛丝似的细线缠住了,严争鸣指尖不知何时弹出一根细长的丝线,结结实实地绑住了水坑的鸟腿:“聒噪。”

然后严掌门将他的小师妹放风筝一样地栓了起来,拖在身后拉着,就这样拽得二五八万似的率先转身离开了。

李筠此番郊外遇险,虽然变成了“姓李的瘪三”,但此时双手捧着真龙旗,别提多美了,活像个捡了个大元宝的穷酸,摩挲着有道裂痕的龙骨,他喜不自胜地感叹道:“还是我家小潜啊……”

程潜还没吱声,严争鸣已经率先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地说道:“谁是你家的?”

话一出口,李筠水坑与程潜一同抬起头看向他,李筠还调笑道:“大师兄,你这是在争宠吗?”

严争鸣:“……”

李筠立刻屈服在掌门师兄的淫威下,屁滚尿流地远远躲到了一边。

严争鸣板着脸,仿佛试着挽回一点颜面,对程潜正色道:“我们现在马上动身就去朱雀塔,不等八月十五了,到时候人多眼杂,没准会节外生枝……你看什么看,不许看!”

程潜忙从善如流地低下了头——要是他没笑,大概能显得真挚些。

严争鸣凄惶地发现自己的尊严挽救不回来了,于是悲愤地将程潜远远摔下,自己头也不回地走到了前面去。

且说他们走了以后,那飞马车上的纨绔非但被人扫了面子,还被人将真龙旗抢走,气得直跳脚。

此人也是个好了伤疤忘了疼的极品,转眼就忘了方才自己躲在两个元神高手身后哆嗦的事情,毫无敬畏之心地伸手将那两个老前辈推开,怒骂道:“废物!你们都是废物!此事若是我爹知道了……”

两个老元神各自叹了口气,其中一人说道:“少主人息怒,此地临近朱雀塔,还请少主人谨言慎行,若是被人听见了我们的来路,恐怕会多生事端。”

“滚开!你连几个不知从什么地方来的野修士都对付不了,我爹养着你们有什么用!”那纨绔说着,一屁股坐在马车上,目光一扫,便指着地上两个东倒西歪的修士说道,“放跑了我的马,你们来给我当马拉车!我一定要得到那只会说话的鸟,别让我再见到那几个人!”

这纨绔大概是惯会折辱人的,指着御剑凝神以上的修士给他当马拉车,竟也没有人当面说出什么不是来,被点了名的修士也只是站起来,恭恭敬敬的好言相劝。

就在这时,他们身后不远的林子里缓缓钻出了一条拇指粗的小蛇,通体近黑,与周遭泥土地的颜色难舍难分,它不动声色地往前滑了几丈,悄无声息地靠近了那辆马车,一时间修士们都叫那纨绔指使得团团转,竟没有一个人留意到它。

小蛇微微张开嘴,吐出了一截紫得发黑的蛇信子,随后它玄色的身体倏地消散在空中,转眼便没入了马车上那纨绔的后心里。

纨绔旁边的一位修士正苦口婆心地劝他出门在外,不要多惹事,便只见那原本暴跳如雷纨绔蓦地一怔,好像被旁边人说的什么话打动了似的,一下就消停了。

那修士还道是自己的话起了作用,忙趁热打铁地拍马屁道:“少主人别的不说,光是识大体这一样,就让人感佩,马没了不要紧,咱们给您拉车好不好?”

那纨绔看了他一眼,似乎露出些许思索神色,双目一垂,一反常态地不再开口,转身坐回到马车上。

只要这祖宗不作死,周围人顿时松了口气,谁也没多想他为什么突然想开了。

那纨绔挥手拉起马车的车帐,低头看向自己养尊处优的手,眼睛里黑气缭绕,片刻后,他露出了一个扭曲的笑容。

分享到:
赞(24)

评论4

  • 您的称呼
  1. 要出事

    忘名2018/10/19 03:25:31回复
  2. 那是蒋鹏吗?

    澄宁cp永不拆2018/11/07 23:43:49回复
    • 蒋鹏死了啊……

      沈葭白2019/04/06 09:56:43回复
  3. 小潜明白什么了啊……

    陈栎媱2019/03/07 14:14:4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