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聊解孤枕难眠之情

和一个飘在半空中的自己面面相觑是个什么滋味?

特别这个“自己”还神色冰冷,目有霜雪,仿佛跟这个世界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

反正程潜是有点毛骨悚然,他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心道:“这是什么鬼东西?”

这念头刚起,那天上飘的“程潜”已经鬼魅似的飘然而至,抬手就往他脸上打来。

程潜:“……”

当然,他纵然被此物吓了一跳,也没那么容易被一道小影子打着,程潜脚下微动,转瞬已经飘出了十来丈,一直落到了屋外,站在墙头上神色古怪地看着严争鸣好一番手忙脚乱,将戒指里那个“幽魂”收回去:“这是什么?”

严争鸣百口莫辩捂着自己的食指,刚刚想开了没多长时间,又不想活了。

李筠立刻跳出来为掌门师兄“分忧”,多嘴地说道:“是个仿灵。”

所谓“仿灵”,自然是对应“真灵”的,万物有灵,譬如古玉、古木这样的东西,年头久了都有可能成精,取那些有灵气但尚未成精的,再加上几道简单的符咒,就能做出这样的仿灵。

仿灵虽然形如真人,但并无知觉与意识,只会做一些机械的事,有些原身为锋锐之物的仿灵有攻击性,不过大多只会一招,还有一些能做点传信或是端茶倒水之类的小事,总而言之,除了哄骗哄骗凡人,并没什么大用。

“我知道那玩意叫仿灵,”程潜迷惑地说道,“它……那个……为什么……”

程潜虽然不觉得自己这张脸值什么钱,但看见这长得自己一模一样的小仿灵,心里还是不免感觉哪里有点奇怪,他皱眉问道:“长成这幅样子?”

严争鸣急中生智,回手捂住李筠的嘴,终于抢在这头支嘴驴前头自我辩解道:“因为我看见铜钱就想起你了,没多想就随手刻了一个,咳……那什么,你也别多想。”

李筠幸灾乐祸地在旁边想道:“哼哼,越描越黑。”

“我多想什么?”程潜蹲在墙头,更加疑惑地问道,“再说那铜钱不也是你自己刻的么?”

仿灵只能脱胎于原材料,打磨后的二手货是不行的,这点常识程潜还有,他好像总是该知道的不知道,不该知道的又都挺清楚。

严争鸣顿时无言以对,心里有种被当中捉奸的羞耻感……而且捉了他的人还很没眼色,没完没了地围观。

程潜:“还有它刚才抬手是打算干什么,要跟我过两招?”

李筠轻易就挣脱了浑身僵硬的大师兄,好整以暇接话道:“扇人耳光,仿灵嘛,不认人的,谁站在它面前它就扇谁。”

严争鸣:“……”

程潜听了,一直平静无波的脸上终于有点震惊了,他皱着眉仔细思索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道:“大师兄,我是做过什么不该做的事让你误会了么?我不扇人耳光的……也不抓人头发挠人脸。”

“不,那只是……”严争鸣先是无力地想解释一句,随即回过味来,发现程潜又在调侃他,顿时感觉自己这个大师兄快干不下去了,指着程潜道,“你给我滚下来!”

李筠唯恐天下不乱,在旁边幽幽地接完了师兄的话:“那只是大师兄当年做这个仿灵的时候没留神出了错。”

严争鸣:“出点无伤大雅的小错怎么了!”

李筠“嘿嘿”一笑,又补充道:“他本来是想做个能在半夜三更陪他说说话、聊解孤枕难眠之情的。”

程潜:“……”

他突然莫名其妙地有点尴尬,感觉二师兄好像转了个圈,把自己也给兜进去了。

尤其“孤枕难眠”四个字,怎么听怎么觉得有点走味。

将师兄和师弟都消遣了一番的李筠感到自己身心都得到了极大的愉悦,欢快地任凭掌门师兄将佩剑挥成了一根棍子,一路追着将他打将出去。

严争鸣:“我今天非得让你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李筠:“唉,掌门师兄,恼羞成怒就没意思了。”

严争鸣一路将李筠从内院揍到了前院,迎上外面几个正在打扫落叶的小厮惊异的目光,这才欲盖弥彰地停下脚步,庄重地绷起脸,微微整了一下衣襟,仪态万方地溜达了过去。

李筠笑嘻嘻地与他错开一肩的距离,追上前去说道:“我就是逗小潜笑一笑嘛。”

严争鸣闻言气不打一处来:“哦,你逗他就要拿我开涮?真有你的啊李筠。”

“掌门师兄大人有大量,自然是不会跟我计较的。”李筠装模作样地拍了个不怎么真诚的马屁,随即他顿了一下,微微正色了一些,又说道,“你发现没有,小潜变是没变,可我总觉得他这次回来……好像少了点人气。”

严争鸣脚步一顿。

李筠继续说道:“你看那小子以前虽然经常惹是生非,好像跟谁都不对付,但是有自己的精气神,不像现在,一眼看不见他,他就跟不存在一样,壁上花都比他有活气。”

“唔。”严争鸣应了一声,随即三言两语地将程潜对他说过的经历讲了。

李筠越听神色越凝重。

严争鸣:“怎么?”

“炼器成肉身……从没听说过有这样的事,”李筠沉吟道,“这个唐轸是什么人?”

严争鸣道:“我听小潜说……”

李筠摆摆手:“别只听他说,你的亲师弟你不明白么?谁对他有恩义,他就能为谁赴汤蹈火,有时候他未必会多想,想到了也未必往心里去。”

严争鸣挖苦道:“可不是么,就你机灵。”

李筠白了他一眼:“噬魂灯为大凶之物,就连师父那样的人当年都有过神智尽失的时候,还撕毁了自己的画像,何况那位唐前辈在魂灯中被困了上百年,那得是什么心志?啧,我反正就是一个怂人,别管他是好意还是恶意,这么一想都觉得有点可怕……再说小潜吧——他肯定没跟你说实话,聚灵玉这种天地灵物,岂是能任凭人力炼制的,这样大逆不道,他肯定挨过大天劫,没准还不止一道……哎,大师兄你干什么去?尾巴被人烧着啦?”

严争鸣:“我要去抽死他!”

程潜一个人坐在严争鸣院里的墙头上,低头看见墙头野草,忽然想起那一手“枯木逢春”。

石缝中的野花草微微动了一下,片刻凝滞后,突然醒过来似的焕发起生机,随着程潜的心意长出了长长的花藤,细碎的小白花渐次绽开,竟有几分灼灼之意。

程潜心里蓦地升起一个从未有过的念头,他想道:“活过来了。”

本来扬言要抽死程潜的严争鸣刚一踏入小院,此情此景就撞进了他的眼里,顷刻将他满腔怒火撞成了一把飞灰,程潜闻声抬头冲他一笑道:“我也滚吗?”

严争鸣默默地看了看墙头上的小白花,发不出脾气,又不想这么放过他,于是没事找事地挑刺道:“灰墙配白花,吊丧吗?快给我换一种颜色。”

程潜笑道:“你自己和它商量去。”

说完,他翩若惊鸿地从墙头上翻下来,几个起落就不见了踪影。

严争鸣站在原地,心里想起李筠那关于“小潜没有活气”的说法,有点疑惑,怀疑李筠又在胡思乱想,而后他径自走到墙根下,并指如刀,裁下两束花枝,拎回房中找了个瓶子养了起来。

这天到了日暮时分,严争鸣到底还是不放心,起身去了小竹林。

程潜正打坐,严争鸣便没有惊动他,径自在屋里转了一圈。

只见床褥间明显没人动过,书房中的笔还搭在砚台上,连架子上的茶都没有少一点,桌面上只有一杯凉水。

严争鸣先是皱眉,在旁边静静地看了程潜一会,又想道:“明明谷的冰潭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呢?”

滴水成冰的地方一坐四五十年,想让他马上就活蹦乱跳……好像确实有些强人所难。

严争鸣这样一思量,又不忍心苛责了。

清风竹林间,挂在他胸前的掌门印的神识好像更清晰了一些,严争鸣头天在其中颇有进益,于是干脆静静地在一边入定,将元神没入了掌门印里。

他依然在天锁前面壁,任由掌门印中的神识将自己引入更深的地方,意识相连的时候,那些细碎的片段再一次纷纷闪过他眼前。

只是这回,严争鸣感觉自己不止是一个看客,个中大喜大悲,都恍然似真,让他不由自主地沉浸其中,渐渐的,竟然物我两忘起来。

他在无数个场景中再次看见了顾岛主——这不奇怪,严争鸣不像程潜,师父和师祖的真身他一个也没见过,上一辈与扶摇山来往密切的人里,他就认识一个顾岩雪。

顾岛主似乎比他见到的时候精神很多,他与一个中年男子相对而立,只见那人两鬓微白,眼窝深陷,两人中间有一块像水一样的大石头。

正是扶摇山清安居——程潜院里的那块。

顾岩雪正在飞快地说些什么,一只消瘦的手搭在了石头上,满怀忧虑地看着对面那人摇头,那陌生男子却只是不做声地听着,并无回应。

严争鸣心里忽然有种强烈的感应,总觉得这陌生的中年男子与自己关系匪浅,忍不住将神识探得更深了些,瞬间,他眼前一花,视角蓦地转换,严争鸣从头晕眼花中缓过神来,发现顾岛主竟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他对面。

严争鸣立刻明白,他此时正在方才那陌生男子的位置上,好像上了人家的身,他吃了一惊,正要设法离开,下一刻,一股巨大的悲意却蓦地从他头顶没入,如一把尖刀,毫无预兆地将他钉死在那里。

刚开始,严争鸣心里还很清楚,这股强烈的情绪不是他自己的,想要从中挣脱出来。

可是那种几近绝望的悲意,刻骨又无处安放的仇恨,严争鸣刚好一个不差地经历过,外来的情绪与他心声共鸣,没多久,他就不由自主地被带着走了。

举世无双的孤愤,深深压抑的求而不得,一身逆鳞被剜去的锥心之痛……

就在这时,一股冰冷的冷意突然闯了进来,将严争鸣泼了个透心凉,他猛地惊醒过来,下一刻视线飞转,他再一次被弹出了掌门印,胸口还在剧烈地起伏着,耳畔却隐约有雷声。

程潜是被一阵闷雷声惊动的,严争鸣的修为刚过了一个瓶颈,本是好事,可他好像境界还没稳,就被什么引着一路不正常地提升,险些引来小天劫不说,眉宇间还有红光闪过,好像是他跑得太快,隐约惊动了什么心魔。

程潜叫他叫不醒,只好强行将一道真元打入他后心,这才将严争鸣从入定中硬生生地拖了出来。

程潜见他仍然怔怔的,就想拍拍他的脸,谁知刚一抬手,严争鸣竟反射性地往后一仰。

程潜无奈地将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师兄,看清楚点,我不是抽人巴掌的那个,不打你,清醒了吗?”

严争鸣耳畔嗡嗡作响,根本没听见他说什么,他的元神出来了,人却还有些不知今夕何夕,萦绕胸中的悲意经久不散。

他突然一把抓住了程潜的手,凶狠地死死按住,心里似有一个声音悲愤地咆哮道:“这是我的,你们谁也别想抢走!”

那陌生的眼神看得程潜心里一惊,好像饿狼濒死。

转瞬间,耳畔雷鸣好像又要接近,程潜不敢耽搁,另一只手上凝起细霜,“啪”地在严争鸣眉间弹了一下,弄得他前额的头发尽数染上细霜:“大师兄!”

严争鸣整个人一激灵,眼神顿时软和起来,手里也蓦地一松,带着几分迷茫地抬起头:“……小潜,怎么了?”

程潜没答话,侧耳听着外面雷鸣渐远,才略微放下心来,皱眉道:“我还想问你怎么了,好好的做什么要强提境界?方才差点引来小天劫……遇上什么心魔了么?”

这话顿时让严争鸣想起方才那阵难以忽视的悸动,他莫名地一阵心虚,眼神游移地避开了程潜的视线,找借口道:“唔……刚才在掌门印中遇见了一段记忆,可能受了点影响。”

程潜仔细地听了他的描述,肯定地说道:“你看见的那个人应该是北冥君,就是师祖——顾岛主说的故人难道是他么?”

这答案并不出乎意料,严争鸣在掌门印里的时候就估计出了,那陌生男子不是师祖就是师父的真身,此时听得心不在焉,满心都是方才陌生的情绪。

程潜见他脸色不好,就打住话音道:“我看你还是休息一会吧?”

严争鸣本身也是浑身不自在,听了这话,立刻从善如流地起身道:“嗯,我回去睡一觉。”

程潜纳闷道:“你不是过来纳凉的么?在这睡好了,我又不和你抢床铺。”

“不……咳,不用了,”严争鸣声音顿时有几分干涩,随意搪塞了个理由道,“你……你这里枕头太硬,我躺不惯,走了。”

说完,他看也不看程潜,飞快地跑了。

程潜抬手将枕头召过来,伸手捏了捏,只觉掌门师兄真是越发不可理喻了——他难道要睡在一团棉花里?

就在这时,一只巴掌大的小鸟突然炮仗一样地闯了进来,一头扎进程潜怀里,脆生生的女声从鸟嘴里传出来:“哎哟,大……哎?三师兄,大师兄把这院子让给你啦?”

居然是水坑。

程潜还没来得及答话,便见那小鸟一跃而起,在程潜胳膊上扎着毛在原地蹦了三圈,叫道:“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我变不回去了!”

程潜没怎么接触过女人,面对着突然长大的小师妹总不大自在,但她此时变成一只鸟就轻松多了,问道:“怎么?”

“路上碰到了一个王八蛋,觊觎姑奶奶美貌,居然设了陷阱要抓我!我连啃再咬地折腾了一宿才把那张破网弄破跑出来,也不知道上面有什么妖法,现在居然变不回去了!”水坑泄愤似的又用力蹦了两下,“我要烧死那个王八蛋!”

程潜抬起手掌拢住她小小的鸟头,摸到了一手绒毛,问道:“什么人?”

水坑委委屈屈地蹭了他一下:“不知道。”

“我带你去找二师兄,看看他有什么办法,”程潜说着站起来,“我听说外面战祸不断,以后还是不要一个人出门了。”

水坑蔫巴巴地低下头:“我什么时候才能变成厉害的大妖怪?”

这话听起来无比耳熟,程潜想起自己小时候也总是夙夜难安,整天想着自己什么时候能变成一个呼云唤雨的大能。

他忍不住一笑,刚想安慰小师妹两句。

便听见那水坑十分不高兴地抱怨道:“我一变成鸟,就总有人打我的主意,人形的时候为什么连个跑来调戏的登徒子都没有?那些人都是瞎的吗?真是气死我了!”

程潜:“……”

他感觉自己好像误会了师妹生气的原因。

分享到:
赞(28)

评论7

  • 您的称呼
  1. 人形的时候美是美但耐不住姑娘你审美清奇啊

    忘名2018/10/19 03:07:27回复
    • 正解

      澄宁cp永不拆2018/11/07 23:16:36回复
  2. 哎呦喂,小水坑要被大师兄揍了,还敢蹭铜钱……

    匿名2019/01/12 20:47:08回复
  3. 楼上……娘娘是这种人吗

    匿名2019/01/22 17:12:36回复
    • 我觉得是

      小魏2019/02/02 23:57:33回复
  4. 我也这么觉得……

    陈栎媱2019/03/07 13:58:23回复
  5. 因为变成鸟对人来说毛好看,变成人。。。人的审美不喜欢鸡毛掸子???O_o

    沈葭白2019/04/05 22:13:5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