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一百年啊程潜

“呛啷”一声,严争鸣的剑脱手掉在了地上,一代剑修,连被自己的剑砸了脚都没有察觉。

当此时,暮色低垂,面前的人仿佛是心魔所化,落地成寒夜千张画卷里分毫毕现的模样,顷刻便将他的三魂惊散了七魄,只一眼,严争鸣就已经将周遭种种全都忘了个干干净净。

也许有的人会在明知已经失去后,还自欺欺人地心怀一分侥幸,幻想什么“碧落黄泉、总有相逢”,可是严争鸣不会,当年是他亲手埋葬了程潜,斩断了自己最后一丝念想。

他总是觉得自己已经足够软弱,不需要再更上一层楼了。

严争鸣有些分不清这究竟是真的,还是只是他的一个梦,他只觉得一切又仿佛倒回去重来,看着那张刻在心上的脸,以及不远处黑气缭绕的韩渊……依稀又回到了东海的荒岛上,他这一生最不堪回首的一天。

严争鸣突然一抬手攥住程潜的肩膀,毫不在意他手中的利剑,一把将人从胸口拽到身后,像是无数午夜梦回中千锤百炼过一样,拽过了他所有的遗恨。

程潜显然也没想到与他杠上的居然是自家掌门师兄,他还没来得及近乡情怯,已经猝不及防地遭遇到,一时懵了,同时手忙脚乱地收回他那把金光闪闪的盘缠剑,以防一见面就误伤,被严争鸣拽得踉跄了两步才站稳。

扶摇山隐于秘境之中,近在咫尺的弟子们或是震惊、或是迷茫、或是在挣扎、或是在哭泣。

百年同门再聚,不料竟是此情此景。

严争鸣整个人处于一种介乎癫狂与冷静的缝隙里,他快刀斩乱麻地将自己一片混乱的思绪一股脑封住,不去回头看程潜,只对面前物是人非的韩渊说道:“既然来了,就留下吧。”

说完,他看也不看掉在地上的豁口剑,真元如锋般地直冲韩渊而去,在空中凝成了无数条利剑,煞白一片,铺天盖地。

那魔修好像已经完全控制住了韩渊的身体,张口吐出一团黑雾,黑雾原地化作了一只巨大的鬼面雕,鬼面雕尖鸣一声,倏地展开双翼,严丝合缝地将韩渊裹在了其中。

剑锋逼至,那一人一雕大概看出今天讨不到便宜,也不知用了什么邪魔外道的功法,居然就这样原地化雾而散,消失不见了。

再看,地上只留下了一张白纸人,被一箭穿心地落在那。

韩渊……那魔修见势不对,跑了。

严争鸣愣怔地在那站了片刻,似乎是怎么也积聚不起回头看的勇气,好半晌,他才深吸了几口气,整个人像是锈住了一样回过头来,一双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程潜。

程潜这一生,无论是死是活,都不曾有半分退避,然而此时久别重逢,大师兄的目光却突然让他有种想要落荒而逃的冲动。

李筠梦游似的看看这个又看看哪个,半晌才发出一声呓语:“小……小潜?这、这是怎么回事?”

水坑忍住眼泪,语无伦次地说道:“三师兄,我在蜀中看见了你的剑,可是追过去的时候,你却已经走了,我……我料想,要真是你,必然会回来的……但又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了,也不敢和师兄们说……”

她飞快地低下头,手臂上还缠着没有挣脱的锁链,哗啦乱响地抹了一把眼泪,哽咽良久,才好像个小女孩那样,充满委屈地问道:“你……你干嘛不等等我呢……”

程潜数十年在冰潭中几乎无所波动的心被狠狠地揪住,一时间几乎无言以对。

严争鸣忽然缓缓地抬起一只手,捧住了程潜的脸,触手冰凉,像是比常人体温低一些,他常年带在身边的霜刃剑好像也有所知觉,发出了躁动不安的蜂鸣声,细细地抖动起来。严争鸣心里起伏犹如地动山摇,想问程潜这些年去了哪里,想问他胸口的伤还在不在,想问他是怎么过来的,有没有吃过苦……千言万语,堵得脑子里一片空白。

然而却是无从说起,因为与心绪相比,好像无论落下哪一句,都觉得潦草。

最终,它们拧成了一股,化成了他心里近乎卑微绝望的一个恳求,严争鸣想道:“这会是真的吗?”

程潜微微垂下眼,避开他的目光,低低地叫了一声:“师兄。”

“嗯,”严争鸣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你还……”

他吐出来的话气如游丝,才说出两个字已经难以为继,后半句几乎压在嗓子里,只看得到嘴唇掀动:“……你还记得我啊。”

程潜轻轻地按下他的手,突然呼吸有点困难。

严争鸣的眼圈被一点一点染红:“为什么这么多年不来找我们?”

程潜一声没吭。

严争鸣突然一把将自己的手从程潜那抽了出来,毫不留手的一拳揍在了他的小腹上,程潜躲也没躲,生受了这一下,当即闷哼一声,嘴里翻上来一股腥气,还没来得及咽回去,他第二拳又到了,这一口血不上不下地卡在了喉咙里,程潜顿时半跪在地上,咳了个死去活来。

目瞪口呆的李筠这才从梦游中清醒过来,忙扑了上去,一把抱住严争鸣的腰,死命将他往后拖:“你干什么?”

严争鸣基本无差别攻击,回手让李筠也吃了一肘子:“放开!”

李筠冲着他的耳朵吼道:“疯了吗!”

严争鸣声音沙哑如生锈的刀剑相撞,嘶声道:“我他娘的疯了快一百年了!”

程潜耳畔嗡嗡作响,又无从发作。

他在冰潭中闭关五十多年,又被唐轸取走了记忆,师兄弟们颠沛流离的时候,他却好像无知无觉地躲懒一样,满心平静无波,程潜一想起这个,就什么火气都冷了下来,沉到肚子里,化了满腔愧疚的灰。

他心里一边愧疚又一边委屈,两厢全都无处着力,好像要随着他指缝间的血迹一同呼之欲出。

程潜突然觉得,他可能一辈子也不可能再对谁有这样深邃的牵挂了。

水坑大声道:“你们够了没有!”

她猛地撑开翅膀,将身上的锁链甩了下去,跑到程潜身边,小心翼翼地扶住他:“三师兄……”

连当年被他们满门上下当成吉祥物养的小鬼,一转眼也都这么大了,除了翅膀还很眼熟,她整个人都脱胎换骨成了个大姑娘,有点陌生。

她乍一靠近,程潜不由自主地感觉有些不自在,忙微微躲了一下,摆了摆手,一时说不出话来,只有眼睛里露出带着些许赧然与怀念的笑意。

严争鸣和李筠吵了个筋疲力尽,总算暂时安静下来,他怔怔地看了程潜好一会,闭上眼,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向程潜走去。仅仅是这两三步间,他那些在苦苦挨过、无人可诉的岁月中生出的怨愤与不甘,就突然烟消云散了。

像是经年累月的一场噩梦终于醒了过来。

严争鸣将程潜捂住嘴的手拿下来,一点一点地擦干净他嘴角的血迹,问道:“疼不疼?”

程潜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

“疼就对了,”严争鸣俯身抱住他,将下巴垫在了程潜的肩窝上,喃喃地低声道,“下次再敢离家这么久,我一定打死你……一百年啊程潜,凡人一生也就蹉跎过去了……”

至此,他强撑的镇定碎了个干干净净,严争鸣抱着程潜大哭大笑了一场,好像一个人把所有人的喜悲都表达了,弄得其他人顾不上叙什么别情,全都跟着他提心吊胆了一回,唯恐扶摇派继北冥君掌门与黄鼠狼掌门之后,再多出一个疯掌门。

……那可实在是太长脸了。

这一闹居然闹到了夜半,严争鸣总算冷静了下来,水坑照常点起了火堆,天气本就闷热,几个师兄都躲她远远的。

程潜将霜刃横在膝头,借着那剑身上一点凉意入定调息,严争鸣就默默地坐在一边守着他。

李筠没好气地从后面捅了严争鸣一下,问道:“掌门,你疯病好了?”

严争鸣勉强施舍了他一个目光,略微自嘲地苦笑道:“好像更严重了。”

李筠“啧”了一声,问道:“小潜怎么好像有点怕热,以前没有这样过吧?”

“嗯?”严争鸣神色有点茫然,问道,“是吗?”

李筠又说道:“我记得咱们当年是亲手把他埋在荒岛上的,他呼吸与脉搏全停,你又磨磨蹭蹭,到最后整个人都冷了,绝没有半分生机,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严争鸣心不在焉地应道:“不知道啊。”

李筠皱起眉,顺着自己的思路道:“要回想起来,当时确实有一点很奇怪,那个周涵正刚开始威风得很,但小潜一露面,他的修为好像突然被压制了大半,你说会不会和这件事有关?哎,大师兄,我有个想法,你说有没有可能……小潜在和我们分开的时候遇到了什么人或者得到了什么至关重要的东西,这才保了他一命?”

李筠这番信马由缰的瞎捉摸,居然瞎猫碰上死耗子一样地蒙对了大半,可惜这样的机智无人赞赏,因为严争鸣好像一个字也没听进去,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李筠忍无可忍道:“大师兄!”

“这些破事你不能等他醒了自己问吗?”严争鸣不耐烦地抬手将李筠赶开,“我怎么会知道?你还有完没完了,碎嘴,走开!”

李筠:“……”

他算是看出来了,掌门师兄的脑子眼下已经被一个三师弟糊住了,压根装不下其他的东西,连此事前因后果都顾不上关心。

严争鸣不再搭理李筠,从怀中摸出了一条雪白的发带——据说是塞北雪蚕蚕丝编成,雪蚕生存不易,一只雪蚕能活三千年,三千年吐的丝,也不过就能织上一寸半寸的料子,触手生凉,黑市上炒得价值连城,严争鸣这个“捞钱公子”私下里也只扣了这么一条,始终也没舍得拿出来。

只见他将真元逼到指尖成细细的一丝,穿针引线似的在这千金难买的发带上刻了个傀儡符,他做得极专注,像是眼里就只有这么一件事,完事弹指一点,发带便向程潜的头发而去。

李筠倒抽了一口气:“大师兄,你能镇定点吗?”

程潜一眼便将金丝蝉吓得不敢睁眼,修为必然已经是元神甚至以上了,到了这种地步的高手,入定打坐时神识自然会外放,哪怕无意识,任何东西也都不可能随便近他的身。

李筠仿佛已经看见了大把的金子在空中破碎成渣,一脸悲愤地望向严掌门——他现在算是明白严掌门方才那句“更严重了”是什么意思。

严争鸣:“嘘,你看。”

只见那根发带轻飘飘地飞到程潜身上,挽起他方才被严争鸣打散的头发,灵巧地打了个结,从头到尾,没有遭到任何阻挡。

这代表程潜打坐入定的时候根本没有一点防备。

李筠神色几遍,最后轻轻地叹了口气:“沧海都化成桑田了,他怎么好像一点都没变?”

严争鸣笑了笑,似乎有些困倦地眯了眯眼,低声道:“我真想打开扶摇山回家。”

李筠闻言正色道:“掌门师兄,你可不要又一时冲动,你确定现在是好时机吗?那些人可一直盯着呢。”

严争鸣微微挑起嘴角,露出了一点有些嘲讽的笑意:“一群跳梁小丑而已,敢来,我就让他们有来无回……我迟迟封山不开不是因为这个。”

李筠一直没听他说过,还以为自己心照不宣地知道原因,此时不由得奇道:“那是因为什么?”

“因为我打不开。”严争鸣表情平淡地说道。

李筠猛地翻身坐起来:“什么?”

“你稳重点,一惊一乍的,”严争鸣不满地皱皱眉,这才接着说道,“掌门印里的封山令是三重锁,‘天、地、人’,‘人字锁’在前,师父当年封山的时候留下的锁扣是我们五个人的真元,我当时以为小潜……所以连‘天’和‘地’的锁扣是什么都没仔细看。”

李筠:“……”

怪不得大师兄第一次元神进入掌门印出来以后脸色那么难看!

李筠压低声音道:“你以前怎么不说?”

“说了有什么用?”严争鸣打了个哈欠,“我一直在找绕开封山令的办法,掌门印也有神识,虽然不知深浅,但是这些年我已经能感觉到它的存在了,我本来是想,要是有一天我的修为能强到压制掌门印里的神识,说不定就能强行打开封山令了。”

李筠胆战心惊地问道:“那得强到什么程度?”

严争鸣微微合上眼睛,有些含糊地说道:“掌门印中神识是我派历代掌门神识的叠加,你说呢?”

李筠:“……”

严争鸣低声道:“所以说告诉你们也没用,路还长着呢……”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几不可闻,李筠木然道:“我看这条路不叫长,这是根本走不到吧!”

严争鸣没吭声,李筠心力交瘁地长叹了口气,仰面往后一躺,自我安慰道:“总算现在小潜回来了,小渊……唉,虽然困难了一点,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还是有希望的,对吧?”

没有人答话——程潜悄无声息地入定,水坑已经蜷缩在火堆旁边睡着了,她天生属火,头发掉进去也不怕烧,细小的火苗在她的黑发上狂欢似的跳动。

仲夏夜里蝉声四起,越发显得四下安宁,唯有夜空上一把银河如练,掬一捧光华万点,皎皎万岁春秋。

寒来暑往,枯荣明灭。

李筠再一回头,却见严争鸣已经歪头靠在一边睡着了,被大悲大喜好生伤了一回内府,他眉宇间带着多年不见的疲色,阴霾却不见了。

总还是有希望的。

分享到:
赞(57)

评论14

  • 您的称呼
  1. 这几章章名剧透的有点明显啊

    匿名2018/10/19 02:17:26回复
  2. 韩潭,突然想起来水坑还有这么个名字。。

    澄宁cp永不拆2018/11/07 22:49:29回复
  3. 为什么我看到疯掌门时笑了

    无名2018/12/23 20:24:48回复
  4. 严争鸣声音沙哑如生锈的刀剑相撞,嘶声道:“我他娘的疯了快一百年了!”……心里好像哽着什么一样……难受….

    匿名2019/01/22 16:47:45回复
  5. 这一百年咋过的啊……

    哈哈哈2019/02/04 00:42:37回复
  6. 护妻狂魔

    长顾2019/02/06 19:47:46回复
  7. 爱情来的有点快啊……

    陈栎媱2019/03/07 13:36:20回复
  8. 下章会发现这感情吗?o(╯□╰)o

    沈葭白2019/04/05 19:28:32回复
  9. 真好!

    忘羡2019/04/13 22:22:00回复
  10. 小渊入魔道真的是冤啊。。。

    小十六2019/05/19 13:17:47回复
    • 是真的含冤啊,我当初还以为入魔道的会是小潜,没想到是含冤

      路鸠2019/06/10 23:57:06回复
  11. 我也是,我想韩潭是谁想了半天

    匿名2019/05/20 00:47:34回复
  12. 要哭了

    苦逼高考狗2019/06/24 00:50:31回复
  13. 严争鸣突然一把将自己的手从程潜那抽了出来,毫不留手的一拳揍在了他的小腹上,程潜躲也没躲,生受了这一下,当即闷哼一声,嘴里翻上来一股腥气,还没来得及咽回去,他第二拳又到了,这一口血不上不下地卡在了喉咙里,程潜顿时半跪在地上,咳了个死去活来。

    目瞪口呆的李筠这才从梦游中清醒过来,忙扑了上去,一把抱住严争鸣的腰,死命将他往后拖:“你干什么?”

    严争鸣基本无差别攻击,回手让李筠也吃了一肘子:“放开!”

    李筠冲着他的耳朵吼道:“疯了吗!”

    严争鸣声音沙哑如生锈的刀剑相撞,嘶声道:“我他娘的疯了快一百年了!”

    我爆哭

    匿名2019/07/10 20:32:2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