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原来你就是韩潭

就在程潜没头苍蝇一样寻找扶摇山的时候,水坑也跟到了附近,她顶着一脑门焦头烂额,望着莽莽青山与平原,正不知从何处捞针,突然感觉袖口有什么蹭得手腕发痒。

水坑低头一看,只见袖口不知什么时候夹了一片树叶,然后那片叶子在她的眼皮底下幻化成了一条青黄交加的毛毛虫。

水坑属于女孩子的部分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属于鸟的部分又想将其一口吃了,正矛盾着不知如何是好,便见那毛毛虫怡然昂起上身,用李筠的声音开口说道:“你这是跑哪去了?”

……二师兄真是越发丧心病狂了。

水坑这一路又是哭又是赶,脑子里正一团浆糊,没怎么考虑,便脱口道:“我在扶摇山附近。”

刚一说完,她险些一口咬掉自己的舌头——呸,怎么就实话实说了,这该怎么解释?

果然,那毛毛虫听了,忽然之间气质大变,只见它软绵绵的身体竟然“站”了起来,尽管一扭八道弯,也站得颇有气势。

说话的人换成了她大师兄,严争鸣问道:“你跑回扶摇山干什么?山还封着呢。”

此事说来话长,百年间,他们也曾经偷偷摸摸地回来过几次,可是除却在附近的村镇里看见了一些来历不明的可疑人物外,竟无论怎样都找不到本该在这的扶摇山。

直到严争鸣第一次修出元神,才知道只有元神能进入掌门印,而那掌门印竟然是一把钥匙。

扶摇山的山穴连着群妖谷原来不是偶然,那整座山就是一个天然秘境,若是当代掌门将掌门印带走封山,就没有一个人能随意进出,怪不得他们破破败败的一个小门派,沿途连个守卫都没有,能在风雨飘摇中偏安一隅那么久。

听问,水坑一时语塞,讷讷片刻,她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那个……我就是突然想家了,回来看看。”

可惜他们掌门师兄没那么容易被糊弄过去,严争鸣道:“想家?别扯了,你离开扶摇山那会儿还在我车上啃尿布呢,想得出来么?给我说实话。”

水坑:“……”

她从小就不会撒谎,因为没有必要——师兄们都比她大不少,平时都很宠她,除了功课必须完成,其他的东西,她要什么都有人竭尽全力地给弄来,就算偶尔犯错也不会遭到过分的惩罚。

可她只是抱着一线不死的希望来追,要是把实话说出来,除了惹师兄们跟她一起不死心,再一起承受失望,还有什么好处呢?

水坑咬了咬牙,决定临时编一套瞎话,她搜肠刮肚,活生生地把自己编出了一后背的白毛汗,才有些舌头打结地说道:“我……我方才等你的时候,飞到了天上,看见远处村子里有血气,就怀疑是我们这次要找的魔头,于是追了过去——二师兄也在旁边,只是我当时一时情急,没来得及和他说——嗯,结果一路追过来,就追到了扶摇山附近,大师兄,你说这次会不会真的是……四师兄啊?”

她一边扯谎,心里一边狂跳,这话说得有点气血不足。

那毛毛虫好半天没声音,过了一会,严争鸣悠悠地说道:“你二师兄说隔得太远,他没感觉到有血气。”

编不圆已经很惨了,那边竟还有个拆台的!

终于,水坑破罐子破摔道:“好了,我就说实话嘛,你烦死了!我在二师兄那金丝蝉的眼睛里看见了一个模样好俊的小哥,是跟着他一路追过来的。”

严争鸣:“唔?”

水坑突然灵机一动,又补充道:“真的,比你俊多了!”

此言一针戳中了她掌门师兄的死穴,果然,严争鸣再不肯和她说话了,毛毛虫又软塌塌地趴了下去,李筠匆匆对她说了一句:“别胡闹了,快回来。”

随后毛虫仿佛清气用尽,重新化成了树叶,卷成一团,从她身上掉了下去。

水坑感觉自己总算是混过去了,大大地松了口气,她原地一转身,化成了一只巴掌大的小鸟,飞入了树丛中,专心致志地找起人来。

然而此时蜀中,严争鸣却对李筠道:“来时我见此地有血气,现在血气已经破了,可能是明明谷的人解决了,水坑那丫头不害臊得很,我才不相信她看上个什么小哥就能变得委婉些,这么吞吞吐吐,肯定是有什么事,我们还是过去一趟吧,省得她闯祸。”

李筠几乎就快被他这番有理有据的话说服了,就听严争鸣愤愤不平地说道:“还什么‘比我俊多了’,这吃里扒外的东西,真是狗眼不识金镶玉——哼,我倒要看看。”

李筠深深地叹了口气,感觉师妹这小聪明耍得实在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一句话就把大师兄给招惹过去了。

那厢程潜找不到扶摇山,只好隐去身上的佩剑,收敛一身寒霜似的真元,假扮成凡人混入了附近的村镇。

这些年凡间似乎真的每况愈下了,程潜还记得当年师父第一次带他们下山去东海,那时沿途经过的村镇比现在可要热闹多了。

他随意进了一家客栈,叫了壶茶水,却又将那热气腾腾的茶水放在了一边,只叫住那跑堂的问道:“小兄弟,我向你打听个地方。”

跑堂的见他人长得芝兰玉树,穿着打扮又干净体面,自然愿意巴结,便上前点头哈腰道:“公子您说。”

程潜道:“我听人说,从这往东不到三十里有一座仙山,特地来寻访,可怎么也找不到,想问你们本地人打听个路。”

小跑堂的听了,脸色变得有些郑重起来,他上下打量程潜一番,小心翼翼地问道:“怎么,您不会也是那些修真的仙人吧?”

“什么仙不仙的,”程潜笑道,“在家炼过两套功法,到如今门还没入呢,岂敢以修士自居——我听你的意思,难道有好多人都在打听那座山吗?”

小跑堂将抹布往肩上一搭,笑呵呵地道:“可不是,头两天还有客人跟我问过呢,不瞒您说,小人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从我爷爷辈就听过那边仙山的传说,可是谁也没见过。那仙人居处哪是咱们肉眼凡胎看得见的呢?”

程潜说道:“照你的意思,来往也有不少仙人,他们也都找不到吗?”

跑堂的笑道:“要不然怎么说是传说呢,不过那边风景不错,公子要是愿意,过去转一转、散散心也是好的。”

跑堂的说完要走,程潜忙叫住他道:“等等,小兄弟,你说头两天也有人打听,那人往哪里去了?我脚程快些地追上去,兴许能结个伴呢。”

跑堂地答道:“我看他们往官道上去了——不过公子,那些人看着可不面善,像是不好惹的样子,公子还是别去招惹了。”

程潜听了心里忽然一动,一大群人……打扶摇山的主意,是想要什么?

他没等茶凉就起身走了,这条管道,程潜只走过一次,还是当年下山的时候。

因为他那要嫁人似的大师兄的几辆大车走不了小路,他们只能从官道上招摇而过,那时他不说御剑,连马都骑不太好,还总想要一心二用地练功,弄得师父一路上总得照顾他……

程潜整个人化成了一道寒霜,悄无声息地从官道上一路掠过,只觉得此处一草一木都是回忆。

他追出去约莫有二十来里,脚步突然一顿,近乎是没有缓冲地停了下来,程潜险而又险地将几乎跨出去的一步收回——只见夹道处摆着两块相对而立的石头,布局十分刻意,像是人为的,上面刻着不易察觉的符咒。

这两道相对的符咒形成了一张网,将大道从中截断——只要有人经过,必然会惊动布下符咒的人。

程潜眉头微皱,将真元汇于眼目,放眼一看,只见此地俨然已经被人布下了一个符咒套符咒的天罗地网——路边石块、地面,乃至于挂在绿树浓荫中长短不一的木牌,几乎步步都是陷阱。

他目光四下一扫,心里骤然升起一把无名火——究竟是谁在扶摇山脚下鬼鬼祟祟?

可是火归火,程潜还是没有贸然放出神识,他走两步退一步地绕开了每一处符咒,继续往前,越走就越心惊,虽未放出神识,他却隐约能感觉到刻符咒的人修为绝不弱,那符咒起承转合处还偶尔会泄露出一丝的血气,可见修得可能不是什么正路功法。

普通的修士其实也不禁杀生,但通常不是为杀而杀,心里没有嗜杀意,哪怕背着数条人命,也不会留下血气。魔修却不同,当年程潜刚入门的时候,曾经不知天高地厚地去看过九层经楼里的三千魔道,自以为那些和正道没什么区别,还拿这话去问过师父,直到现在他才明白,二者之间看似相似,实质却是天差地别。

正道以沟通天地入门,讲究吐纳天地清气凝练真元,魔道的本质却是吞噬,入而不出,这样一来清浊不辨,进境虽然一日千里,但时间稍长就会滞纳戾气,哪怕从来没沾过血,所留下的符咒中也自然而然会带着血气。

修魔道者,一旦破戒见血,这一生必然一发不可收拾,也再没人能将他拉回来了——所以魔修自古罕见能成大道的。

入此道者,非得有孤注一掷、死不回头的志愿不可。

即便是程潜,要穿过这步步惊心的符咒网,也好生耗费了不少工夫,他却并没有看见小跑堂口中说的“一群人”,当程潜小心地让过陷阱,潜入阵中时,他看见了一片空地,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正背对着他。

那人周遭辐射出一圈强横的神识,竟颇有“八荒六合,唯我独尊”的骄狂,将这片地方熏得血气缭绕,程潜一时不知此人深浅,便闪身藏匿到了一棵大树后,再次将自己的生气收敛一空,整个人仿佛已经成了一块死物。

背对着他的男人好像在布什么阵,布到一半,他突然不对劲起来。

只见此人浑身紧绷,如临大敌,自言自语地低声嘀咕了一段什么,随后他突然对着什么都没有的虚空发起脾气,将地面砸得“砰砰”作响,整个人形似疯狂,大叫一声道:“你敢!”

吼完,那男子又仿佛一尊木偶被陡然提起了线,僵硬了一瞬后,他骤然停止挣动,嘴里发出一串夜枭般阴森的笑,自问自答道:“我有什么不敢,废物。”

程潜眉头紧锁——年大大也会自问自答,可只是显得好笑,放在这魔修身上,简直让人毛骨悚然。

下一刻,那男子饱含怒意地咆哮一声,竟原地自残了起来——只见他一掌拍向了自己胸口,掌心隐含风雷之声,居然毫不留手,随即,他又自胸口处涌起一团黑气,与他砸向自己的掌力当胸撞在一起,也不知是他一掌伤了胸口,还是胸口上的那团黑气撞伤了他的手掌,反正是先自损一万,又自损八千。

那男人踉跄两步,“哇”地吐出了一口血来。

程潜心道:“这都是什么毛病?”

就在这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惊呼,只见这大魔布在边缘的符咒被触动了,原地爆起一团烟花,顷刻间,无数染血的白骨爪从地下冒出,化成森然的锁链,将那人绑住粗暴地隔空扔了过来,狠狠地砸在地上。

这倒霉鬼正是水坑。

她没料到程潜会混入凡人中,已经以鸟的形态在附近山林中找了不知多久,时间越长就越是失望,着实已经身心俱疲,这才一个没留神,撞到了这大魔头手中。

被抓住的一瞬间,她陡然变成人形企图反抗,却发现自己的修为被魔气压制得死死的。

水坑摔了个七荤八素,差点开口骂人,但到底忍住了没有激怒对方,她知道自己身上肯定有师兄们放的保命的东西,当下白着脸色没吭声,一边蜷缩在地上装死,一边全力抵挡着入侵的魔气。

水坑想得一点也没错,被锁链绑住的一刹那,她脑后的一条发带就断了,那里面有一张严争鸣放在其中的傀儡符,也正是那张傀儡符,没让她直接被锁链打个对穿。

元神修士的傀儡符和当年程潜送给雪青的半成品完全没法比,严争鸣和李筠已经找到了附近,傀儡符一破,严争鸣立刻便锁定了她的位置,当下与李筠赶了过来。

而躲在一边的程潜却已经完全认不出水坑了,女大十八变,一个小奶娃长成大姑娘,有时候连本来的模子都会变个天翻地覆,何况她又收敛了翅膀。

程潜对她的来路完全是一头雾水,便没有露面,在旁边静观其变。

就在这时,水坑突然觉得身上的束缚一轻,她听见那大魔头竟慌张地叫道:“姑娘,你快走!”

水坑一愣,还没来得及高兴,那锁链忽地又一紧,大魔头换了个语气,阴测测地说道:“不过是一只百年的小妖……混账!”

只见那大魔头左手骤然往前伸出,五指成爪,要将那团锁链抓下来,右手却死死地握住左手手腕,似乎在阻止自己这么干,第一个声音又出来吼道:“别装死了!快走,我撑不了多久!”

水坑有生以来第一次遇见这么神神叨叨的魔修,终于忍不住抬起头,想玩命长个见识。

这一抬头,她连跑都忘了。

只听她呆呆地叫道:“四师兄?”

那大魔双目赤红,面色狰狞,五官都已经被扭曲得变了形,但她还是一眼认了出来,那人正是韩渊——他们踏遍九州遍寻不到的韩渊!

这一嗓子叫出来,韩渊似乎愣住了,他面色一缓,目光落到水坑脸上,像是难以置信、像是慌乱、又像是躲闪,好半晌,嘴唇才微微颤动了一下,轻声道:“你、你难道是……小师……啊!”

他话没说完,身上的魔气竟陡然暴涨,整个人几乎化成了一团黑雾。

阴冷的声音再起:“原来你就是韩潭,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韩潭”两个字一出口,程潜瞳孔骤缩,再顾不上其他——他人未至,寒霜似的剑影已到,将捆在水坑身上的锁链齐齐切断,而与此同时,一声悠长的呼哨声传来,整个地面轰然震动,韩渊布在外围的符咒被人以极霸道的剑气一剑破开。

随即一道人影如风似的掠至眼前,那剑气如泰山压顶般地斩向韩渊。

水坑尖叫道:“别!四师兄……”

电光石火间,已经不容程潜细想什么师门规矩,他在一片混乱中本能地护住韩渊,抬手硬接下了这一剑。

“盛极而衰的满月”对上了“鹏程万里的青云直上”。

来人手中剑竟有一处缺口,刚好将两把出自同源的剑卡在了一起。

一时间,所有人都愣住了。

分享到:
赞(27)

评论12

  • 您的称呼
  1. 来了,要来了

    兴奋又有点慌的澄宁cp永不拆2018/11/07 22:40:32回复
  2. 兴奋

    66CCFF2018/11/24 12:39:30回复
  3. 兴奋兴奋兴奋啊啊啊啊啊啊……

    哈哈哈2019/02/04 00:34:46回复
  4. 鸡冻!!!

    长顾2019/02/06 19:37:57回复
  5. 总结一下楼上所有评论,嗯,兴奋又鸡冻

    兴奋又鸡冻的笑红尘2019/02/13 20:28:20回复
  6. 啊!!!!!!!!!!!

    匿名2019/02/19 20:42:44回复
  7. 啊啊啊啊,兴奋!

    我来了2019/02/26 20:57:58回复
  8.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陈栎媱2019/03/07 13:29:53回复
  9. 重逢

    巍澜 终于不用斗地主了,呜呜 快吧麻将拿来,小师妹2019/03/23 12:34:25回复
  10. 啊啊啊啊啊啊,终于要见面了!!!\^O^/

    沈葭白2019/04/05 19:15:08回复
  11. 终于再见了 暴风哭泣

    忘羡2019/04/13 22:09:24回复
  12.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匿名2019/04/14 12:51:1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