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番外篇 二

南方某市出了一起养小鬼的事件,影响比较大,楚恕之带着郭长城一起过去,足足在那边呆了将近一个月,才算把事情完美解决,回到光明路4号。

郭长城依然没什么本事,有时候众人觉得郭长城和他们办公室的新成员小米简直像得不能再像了。

哦,忘了说,小米是一条一岁多的萨摩耶犬,有着极大的肚量和极低的智商,走失后被人送到了光明路这一片的派出所,住了一个多月,没把主人等来,却彻底把派出所给吃穷了,最后几经辗转,被赵云澜弄回来养在了光明路4号,给看见老李就郁闷的大庆解闷。

小米整天该吃吃、该喝喝,啥事不往心里搁,楚恕之临走之前,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好不容易教会了此犬“坐下”和“握手”两个动作,结果等他出差回来一看,发现唯二的两个技能,早已经被小米同志丢到了爪哇国,除了会瞪着它那双无知的大眼睛四处抱大腿之外,它又脑子空空什么也不会了。

从很多东西怎么也教不会这点看……郭长城和小米好像八百年前是一家。

然而架不住他有神器。

地府在混沌破裂的那场浩劫里几乎被一锅端了,之后的新秩序几乎是沈巍一手建立起来的,他虽然装得大尾巴狼一样不怎么露面,也不怎么搀和事,可劫后余生的新地府却不敢不把他当回事。三界避让的斩魂使比之前还有过之而无不及,收集孤魂野鬼的残魂碎魄什么的自然不值得一提,都便宜了郭长城手里的小电棒。

这只遇到危险就哆哆嗦嗦的秃毛鸡无时无刻不在化恐惧为力量,想起来也挺神奇的。

楚恕之回到办公室以后,就开始面色凝重地看股评研究k线,当甩手大爷了,郭长城则耐心地贴发票填报销单,本想出门找赵云澜签字,谁知道对面办公室的门紧锁着——赵云澜又不在。

郭长城抓了抓头发,一脸无辜地回来问:“赵处不在呀?”

祝红头也不抬地说:“官方说法是,今天咱们新办公室那边交房了,他过去验收,顺便自己也要搬家——可恶,怎么老卡,我真诚地希望搬家以后网速能快点。”

大庆正在欺负小米,可怜一条大狗被小猫追得满屋乱窜,闻言刹住脚步,黑猫抬头问:“那非官方的说法呢?”

祝红用一种奇异的、憧憬又微酸的口气说:“被他男人干得下不了床呗。”

郭长城被这话吓得一哆嗦,屁股不负众望地坐歪了,转椅滑走了,他结结实实地坐在了地上。

祝红嫌弃地看了大惊小怪的郭长城一眼:“啧!领导是个死基佬,有什么好惊讶的——哎你们网速慢吗,今天太让人暴躁了。”

楚恕之:“挺慢的。”

正占着带宽打网游的林静没言声,默默地装小透明,不过没能透明很久,很快被发现,然后被祝红动手揍了。

作为惩罚,林静的电脑被拔了网线,他只好无所事事地玩离线小游戏,植物大战僵尸。

……于是后来又被楚恕之动手揍了。

林静抱着头趴在桌子上嘤嘤嘤:“这日子没法过了。”

楚恕之发话:“我看你是闲得蛋疼,小郭,那报告你别写了,有人没事干,你让给他吧。”

郭长城抬头看了一眼眼泪汪汪、还忙着自拍自己“梨花带雨”模样的林静,好脾气地笑了笑:“没事,还是我写吧。”

林静趴在桌子上,看了郭长城一眼,过了一会,又看了他一眼。

郭长城安安静静地敲着字,他做事很慢,但是一丝不苟,林静终于忍不住站起来,隔着办公桌快速地从郭长城头上揪下了一根头发。

郭长城“哎哟”一声,抬起头迷茫地看着他。

林静“嘿嘿嘿”地笑了两声:“那什么,我做点研究。”

“那个烧着了就是烧蛋白质的味道,”楚恕之头也不抬地嗤笑了一声,“头发只不过是皮囊而已,转一世换一具皮囊,能有什么特别?肤浅。”

林静:“……你怎么知道烧着了是什么味?难道已经烧过了?”

楚恕之:“……”

“其实我还是不明白,”林静把玩着郭长城的那根头发,收敛了玩笑的表情,“好好的一个小伙子,怎么会是……哎,小郭,你觉得自己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

众人不知出于什么心理,不约而同地没有在郭长城面前提起关于镇魂灯的事,郭长城愣了愣,不是很明白他在说什么,于是摇摇头:“哦,比别人笨一点吧?”

“可是……”林静说到这里,话音突然顿了一下——郭长城就是镇魂灯的灯芯,昆仑君亲口确定的,他历尽百世百劫,初心未改,身上的功德足以与造人的女娲媲美,然而无福无泽,无幸无运,沉默而无知——林静沉默了下来,他发现自己一点也不想告诉郭长城这件事,哪怕这个年轻人点起了最后的镇魂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真正结束了与混沌之间的斗争,那么的了不起。

没有阴阳眼,但看得见一切真实。

天降大功德,却默默无闻。

“可是什么?”郭长城疑惑地问。

“不……我只是在想,为什么昆仑君留下的令牌名叫‘镇魂令’呢?”林静喃喃地问出这么一句,而后不等郭长城听清,就又问,“对了,你下班以后去干什么?”

郭长城:“哦,我先去李奶奶家送点东西,然后藏南支教行动组的暑期计划开始启动,我晚上帮他们做一点海报和宣传册之类的东西。”

林静的手指无意识地拨动着佛珠手串:“小乘讲究修行度自己,后来有大乘,讲到了度众生——其实我一直很好奇,小郭,你整天东跑西颠地忙,是为了什么呢?”

郭长城:“不……不为什么,反正我也没别的事做。”

“那你怎么决定自己做什么、不做什么呢?”祝红插嘴问。

郭长城像一只刚从水里被拎出来的鹅,呆呆地伸长了脖子,不知道为什么大家突然都对他很感兴趣,或许是电视剧看多了,这种被众人瞩目的感觉,老让郭长城有种自己得了什么绝症,即将不久于世的错觉。

于是他不自觉地结巴起来。

“就、就是不做坏事,偶尔遇到能帮上忙的,就搭把手,我什么都不会的。”郭长城越说声音越小,最后自然而然地变成了蚊子音。

“我突然想起一句话,”一直沉默的楚恕之忽然说,“是在一个古墓的壁画里看见的,什么年代已经不可考了,叫‘人心存污,常忧思而多苦,固怒而生怨,尽可为不可为之事,唯不作恶三字,乃天下大善,可济世镇魂者,无他耳’。”

“可济世镇魂者,无他耳……”这话仿佛飘出了半个龙城,从赵父……不,是神农药钵的嘴里吐了出来,“这些日子我一直心存疑惑。”

赵云澜斜靠在窗边,懒洋洋地翘着二郎腿,正望着窗外,窗外就是龙城大学本部,不知道是不是快考试了,刚下课的沈巍被好几个学生围住问问题,赵云澜看着看着,眼睛里就带了一点笑意,有些漫不经心地问:“嗯,什么?”

“山圣当年留下的大神木木牌,为什么叫镇魂令?”

赵云澜扫了他一眼:“你说呢?”

神农药钵顿了顿,慎重地斟词酌句说:“我听说世上有两种人不怕死,一种是心中有大执念,无怨无悔的,还有一种人是知道死亡那边有什么的人。这五千年里,镇魂灯一直在烧,而今小轮回破碎,大轮回以鬼王魂为媒、借镇魂灯的大功德连成,是否也是先圣们的一场豪赌?”

赵云澜嘴角扬起来,露出脸颊上的酒窝:“我们要是有那么大的本事,为什么要一个接一个地死光光?神农让你看着斩魂使,五千年就把你看成了一个阴谋论者吗?”

神农药钵表情愈加疑惑:“那为什么山圣留下了镇魂灯和镇魂令?为什么祖师那时候不偏不倚地放出了山圣您的记忆和力量?”

“沈巍决定抹去我记忆的时候,就已经完成了契约上一切的事,”赵云澜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契约终了,神农加诸在我们两个人身上的力量彻底消散,所以我才能‘醒’过来。”

神农药钵:“那么说……是巧合?”

“也不是。”赵云澜想了想。

神农药钵更加迷惑。

赵云澜看了他一眼,那眼神不是儿子看父亲,而是透过两个人的身体,落到了药钵本人的身上。

这一刻,他忽然变得像一个长辈。

“再等等吧。”他说,“也许再过上一二千年,你自己就明白了,这些事别人告诉你不管用,非得你自己去体会。当你想要以身殉道的时候,总是能触碰到一些别人不明白的事,镇魂灯也好,神农的契约也好,当年对我们来说,未来的事,我们都只能大概摸到一个影子,也许是往好的方向发展,也许……”

神农药钵问:“如果没有往好的方向发展呢?”

“我们死了,天地间自然有新神圣,前车之鉴,不算枉死。”赵云澜听见熟悉的脚步声,他知道沈巍上楼来了,站起来拎起自己搭在椅子背上的风衣挂在胳膊上,转过头来看了一眼神农药钵,“你不就是‘新神圣’的其中一个吗?”

神农药钵呆了片刻,沈巍已经走上来了,冷淡但彬彬有礼地对他点了个头,目光落到赵云澜身上,却瞬间就温柔了下来:“现在就走吗?你们的话说完了?”

“嗯。”赵云澜应了一声,又对神农药钵说,“回去时候开车慢点,别让我爸察觉到什么,照顾好他的身体。”

神农药钵站起来,恭恭敬敬地说:“多谢山圣教导,其实今天我过来,也是向山圣请辞,晚辈也算功成身退,再附在凡人身上不像话了。”

赵云澜愣了一下:“什么时候走?”

“今天。”神农药钵说,“我马上把赵先生送回去。”

“也好。”赵云澜想了想,洒脱地对他挥挥手,“保重,有什么事,随时可以来找我。”

两人一起下了楼,神农药钵默默地站在窗口,看见他们一起缓缓地、用午后散步一般的速度往龙城大学对面的一片花园洋房小区走去,他想起来赵云澜说过的,等沈巍一起搬家的事。

再往远处望去,看见小区绿化带里、房子巨大的露台上,锦簇的花团在他们经过的地方悄无声息地大片绽放,神农药钵这才发现,原来春/意已经十分浓重了。

分享到:
赞(547)

评论45

  • 您的称呼
  1. 嗯?有个问题?如果沈巍没有从灯里回来昆仑会怎样?

    秋香2018/07/20 21:16:26回复
    • 昆仑没法复活沈巍,会很伤心吧,不过这种假设是不存在的,沈巍一定会从镇魂灯里出来,因为镇魂灯没有灭,换一种说法就是沈巍在镇魂灯中明白了“轮回”的真正含义,从而有了三魂七魄,成了圣,从此踏入轮回,不会再死亡了,大概就是所谓的永生吧,这仅仅是我自己的理解,不代表别人的观点哈

      匿名2018/08/09 22:17:14回复
    • 我个人认为 沈巍在身化镇魂灯芯的时候 就明白了 所谓轮回 至死方生 鬼王生成三魂七魄 以身连通大不敬之地 没有所谓的 死亡 所以 沈巍一定会回来

      巍澜啊~2018/11/29 11:48:36回复
      • 没有,沈巍当时已经做好了失去赵云澜的准备,昆仑恢复记忆只是神农的计划,并不在沈巍意料之中

        匿名2019/02/09 08:33:39回复
  2. 二刷镇魂

    匿名2018/08/03 11:02:51回复
  3. 四刷

    匿名2018/08/17 19:46:24回复
  4. 五刷

    匿名2018/08/23 21:42:08回复
  5. 哈哈哈非官方说法

    侑黎2018/08/24 20:47:07回复
  6. 沈沈老师

    匿名2018/08/24 23:57:23回复
  7. N刷

    请叫我险哥2018/08/29 11:25:32回复
  8. 被他男人干的下不来床。。。咳咳

    lie2018/09/01 15:58:42回复
    • 真的是……够直白了

      青慕2018/09/04 02:59:33回复
    • 红姐腐滴彻底,直白得很

      匿名2018/10/04 11:12:50回复
  9. 假设昆仑君没办法复活沈巍,估计会伤心的一塌涂地。还不如忘了所有。

    匿名2018/09/11 09:22:22回复
  10. 哈哈,林静你在一个尸王面前玩植物大战僵尸,你怕是不想活了

    楚姐2018/09/11 13:03:34回复
    • 原来如此

      匿名2018/09/11 19:07:04回复
  11. 小郭巴好可爱

    匿名2018/09/17 16:21:21回复
  12. 水龙珠化的女娲鳞片之所以在昆仑问破碗小郭来历的时候化作灰烬,就是因为神农其实把鬼王成圣已经划入因果轮回。
    所有的一切都是神农的一场赌博,他算尽了前后五千年,他才是最终的boss,鬼面出来浪荡的事件,根本都不是事

    匿名2018/09/18 00:23:31回复
    • 这层楼正解 正是这样 所以说 神农才是最大的boss

      匿名2018/10/22 00:35:32回复
  13. 精神上的分歧可以用肉体上的和谐来解决。

    巍什么赵处的腰总是那么澜受2018/09/22 16:47:43回复
  14. 我一开始还真信了那非官方说法,还脑补了一下下赵处腰疼的样子,哈哈哈

    匿名2018/09/22 21:09:20回复
  15. 怎么没人表白小天使小郭同志.

    匿名2018/10/01 16:35:16回复
    • 表白小郭同志,表白特调处全员

      匿名2018/10/04 11:13:39回复
    • 说真的,我看镇魂,除了一刷,剩下到四刷五刷都是为了看小郭。。剧版小郭很可爱,神还原,还属于那种越看越好看的类型

      匿名2018/12/29 10:37:40回复
  16. 鬼面只是个炮灰,我还以为他会是个大大大大boss

    匿名2018/10/05 04:28:39回复
  17. 爱他,就要看他被人压

    暴躁祝红2018/10/06 02:19:27回复
  18. 非官方说法

    幽畜2018/10/10 09:51:24回复
  19. 春意盎然……

    半分温柔2018/10/30 20:07:11回复
  20. 妈呀我刷了三遍才看懂楚哥为什么要打林静……

    2018/11/17 21:20:23回复
  21. 看了评论才知道楚大佬打林静的原因

    匿名2018/11/24 09:49:42回复
  22. 喜欢这样平静的日子

    匿名2018/11/26 16:28:51回复
  23. 我在想 沈老师搬家的时候 那一堆画像照片神马的 会不会被昆仑君嘲笑 然后再狠狠的 调戏一下 哈哈哈哈哈哈 都有画面了~~~

    巍澜啊~2018/11/29 11:45:50回复
  24. 祝红用一种奇异的、憧憬又微酸的口气说…
    脑补(⊙ω⊙)

    匿名2018/12/01 21:51:19回复
  25. 赵云澜的大神木木牌为什么叫镇魂令?

    ……2018/12/09 20:45:51回复
  26. 既然赵处已经恢复成昆仑大神,应该可以反客为主了吧……怎么还会腰疼呢

    匿名2018/12/10 11:44:30回复
    • 巍宝贝太辣了

      匿名2018/12/29 09:51:42回复
  27. 剧版镇魂你看看人家的大结局,再看看你的

    匿名2018/12/12 22:17:12回复
    • 剧版,你已经长大了,应该学会自己改结局了

      逸远2019/01/20 07:54:33回复
  28. 二刷了

    匿名2018/12/16 18:45:19回复
  29. 看了电视再来看小说,总是会脑补很多画面。好羞耻~

    匿名2018/12/24 10:35:30回复
  30. 林静的电脑被拔了网线,他只好无所事事地玩离线小游戏,植物大战僵尸。
    笑死我了
    ……于是后来又被楚恕之动手揍了。

    白居过隙 巍澜可期2019/01/04 13:38:21回复
  31. 都是昆仑了还逃不过巍巍的手掌心

    匿名2019/01/10 21:15:45回复
  32. 看一次又一次。每一次都有不同的感受

    匿名2019/01/18 20:33:03回复
  33. 我天,太甜了

    匿名2019/02/06 02:56:16回复
  34. 看到龙城大学突然想起来山西工商学院好像叫龙城学院来着

    匿名2019/02/14 23:20:2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