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扶摇山……凭空不见了

李筠听了一愣,随即脸上的笑容黯了黯,问道:“怎么,还记得你小师兄?”

“当然记得,”水坑不服气道,“我不单记得他后来长什么样,还记得他小时候呢,三师兄是最疼我的——再说就算我真不记得,大师兄画了他快一百年了,我会认不出么?”

扶摇派每一代弟子都有留画像入九层经楼的传统,纵然他们现在回不去,严争鸣也一直很想替程潜留下一副,可惜他删删改改,重来了一遍又一遍,至今也没有一副成型的。

李筠笑道:“没良心,我们都不疼你么?”

他说着,也随着水坑多看了两眼,但只觉得那人惊鸿一瞥似的一闪而过,什么也没看出来。

“你小师兄从小就模样端正,长得好的人细瞧起来可能都有一点像,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李筠顿了顿,又嘱咐道,“对了,这话记得别对大师兄说,小心他发作你。”

水坑随口应了,眼珠却叽里咕噜地转个不停,心里没羞没臊地盘算道:“这个小哥长得真顺眼,我一会非得要去认识认识他。”

她这么一想,莫名地就有点迫不及待,展开身后翅膀飞到了半空中,抱怨道:“大师兄怎么还不回来,这是打算留在那什么明明谷当上门女婿么?”

不必使用真元,水坑天生一双千里眼,随便一瞥就能看见几十里外奔跑的动物,她漫无目的地四下一瞟,突然看见远处有一道寒霜似的剑光冲天而起,随着那剑光,水坑才注意到,那地方四下竟然罩着一片不易察觉的血气。

不知是什么人的剑气,顷刻间带起一片寒霜,竟似海潮一般地翻涌而起,如清风扫落叶,将那血气横扫一空。接着,一团浓重的黑雾四散而逃,转眼便消失在了四面八方。

水坑看得呆住了。

并未尘封的记忆隔着无情光阴,转眼便滚滚翻涌至眼前,那年海岛深秋的小院中,有一个少年仿佛是一时兴起,偏头对她一笑道:“小师妹,给你看看什么是海潮剑——”

依稀眼前。

水坑的心狂跳了起来。

她突然将双翼展开到最大,不顾李筠在地上喊叫,纵身往那剑光方向飞了过去。

且说那一剑——程潜当时跟着尸体上的鬼脸黑影一路追了过去,他亲眼见过大鬼修蒋鹏,又与从噬魂灯里逃出来的鬼影唐轸相交多年,对噬魂灯那股化不去的戾气十分熟悉,黑影一蹿出来,他就感觉到了。

同时心里越发疑惑起来,鬼影一般都是成型的魂魄或者元神,哪个会长得跟块抹布一样?

那抹布似的黑影逃出了十多里,一头扎进了一个山洞中。

程潜尚未踏入,已经闻到了山洞里呛人的血气,他没有贸然进去,只是在洞口分出了一缕神识——到了元神修士,神识放出,方圆百里都能在他眼里无可遁形。

可这山洞里却仿佛凝着一层浓稠的雾气,程潜只能勉强看见山洞深处仿佛有什么东西,就在他谨慎地在洞口打转的时候,忽然听见身后不远处传来了不加掩饰的人声——年大大扯着他的大嗓门,朗声道:“小兄弟,你是说当时尸体就在这附近么?”

另一个年轻些的声音应道:“是啊,当时我们全村人都是在这看见了那道白影。”

程潜眉头一皱,当即将自己身形隐去,在一旁看着那两人走到山洞口,他见过六郎几面,印象里是个七情上脸的少年人,可是此时,领着年大大走进山洞的六郎神色却十分木然,细看,他眼神黯淡,瞳孔中好像有一团灰蒙蒙的雾气,越是靠近洞口,那雾气就越浓重。

眼看年大大这个眼大无神的二百五没有发现一点不对劲,直眉愣眼地就跟着六郎进了山洞,程潜不再犹豫,立刻将自己的气息全部收敛,跟了进去,他真身为聚灵玉所化,收敛生气很有一套,比寻常肉身容易得多,随时方便装死。

年大大边走边说道:“你别说,这山洞确实像死过人的,闻着好像有股腥味。”

程潜不远不近地听了,心里一阵无力——这洞察力,绝了。

六郎没有回答,双目发直地在前引路,少年的脚步敲在地面上,一下一下的间隔半晌没有一丝变化。

年大大:“小兄弟?”

依然没有听见回应,年大大终于有点发毛了,忍不住壮胆似的喊道:“师叔!程师叔,你在里头吗?程……”

他话音戛然而止,仿佛被拔了舌头一样目瞪口呆地站住了——前方细窄的小路已经到了头,引路的六郎突然悄无声息地倒了下去,那山洞中情景豁然眼前。

只见此地陈列着一个一人多高的器物,油灯形状,敞口长颈,长颈下刻着密密麻麻的符咒,一路与地面相接,血红过的咒文布满了方圆几丈之内。

符咒没什么可怕,即便是真可怕,以年大大的二五眼也看不出什么门道,把他三魂吓掉了七魄的是,那油灯里泡的居然不是灯油,而是一池血水,血水正不知被什么搅和着,无风自动,无数骸骨在里面上下起伏,整个山洞里血光冲天。

悄悄跟来的程潜皱起眉,他一眼就认出来了,这居然是噬魂灯。

而且好像还是之前被北冥君毁掉的那一盏。

就在他仔细地观察噬魂灯下的符咒时,一道白影突然毫无预兆地从血灯中飞了出来,让人猝不及防地没入了六郎的身体。

那少年在地上卷成了一道奇异的姿势,然后突然一跃而起,指甲暴涨三寸,狠狠地掐住了年大大的脖子,年大大身为修士,重剑已经在手,那一刻本可以抵挡,可他一看见六郎那张少年面孔,又犯起了妇人之仁,心想:“这孩子可是个凡人啊,我一剑下去,他未必还有命在。”

仅仅是片刻的犹豫,年大大就错失了最后的时机,魔气转眼就完全侵入了六郎体内,那少年脸上原本光洁的皮肉一片片脱落,手臂上的骨头蛇似的条条扭曲,被庞大的魔气冲撞得一边长一边短,畸形的指骨抵破皮肉而出,抬起来直指年大大的眉心,沙哑的声音喃喃道:“聚幽冥之阴,融千人血气以为躯,化神魂万条,鬼道独尊……”

年大大头痛欲裂,三魂七魄齐齐震荡,感觉自己肉身竟是要留不住魂魄,眼看要从眉心飞出去。

那“六郎”脸上露出一丝狞笑:“魂灯再……什么人!”

一道雪亮的剑光袭来,毫无留手地向那“六郎”头顶劈下,六郎抽魂作法骤然被打断,险些遭到噬魂灯反噬,迫不得已将年大大丢在一边,当即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怒吼。

程潜从无人处提剑走出来,仍在低头看噬魂灯下面的符咒,不慌不忙地开口道:“怎么,蒋前辈,当年北冥君以一魂撞毁噬魂灯,你竟没有形神俱灭?看来鬼道对魂魄之事果然有独到之处,你这是……唔,难不成想要重塑噬魂灯?”

程潜一看见那巨大的噬魂灯,首先想起了蒋鹏,再一听他开口说话,顿时感觉更像了,只是无法确认。

地面上的符咒复杂得惊人,就连程潜也一时难以完全参透,因此他故意拖起长音,装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毫无根据地信口胡诌了一通,想借着说话拖延片刻,好让他能将地上的符咒整个死记硬背下来。

谁知此言一出,那“六郎”竟然脸色大变,怒吼一声向程潜扑了过来,竟像是被说中了什么秘密,准备杀人灭口。

程潜旋身闪开几道黑气,心里陡然一惊——此人竟真是蒋鹏?他竟然真是在炼噬魂灯?

纵然蒋鹏本是绝世大魔,附在凡人身上,又没有噬魂灯和鬼影傍身,以如今程潜的修为,也不会将他放在眼里。尤其这蒋鹏明显已经失去了理智,活像一条疯狗。

此人眼下情况与当年东海之上让一干门派威风扫地的大魔简直天上地下,那么假装恶鬼作祟,诱骗附近修士的主意……真是他自己想出来的么?

程潜突然毛骨悚然,鬼道到底是什么道?

究竟是人以噬魂灯为器,还是噬魂灯噬人成鬼?

当年究竟是什么人将蒋鹏引入鬼道的?

程潜当即不再压制自己修为,以他为中心,寒霜渐渐笼罩了整个山洞,却偏偏无法渗入那大噬魂灯附近。

蒋鹏被寒气一激,居然找回了几分神智,退后半步,警惕地盯着程潜:“你到底是什么人?”

程潜冷冷地答道:“清理门户的人。”

说完,他那剑光如寒星似的奔向蒋鹏,用的正是扶摇木剑,蒋鹏脸上惊诧之色一闪而过,随即,他将手插入六郎上身,生生扯了一根肋骨出来,那血淋淋的骨头在他手中变成了一把泛着黑气的长剑,祭到空中,顿时化成了十个残缺不全的鬼影,色厉内荏地要将程潜围住。

刚缓过一口气来的年大大见了此情此景,险些又晕过去,操着被掐成破锣的嗓子嚎叫道:“小心!”

百年修行,没想到第一个试剑的,竟然是同门师伯。

这都是什么际遇?

程潜手中平平无奇的佩剑突然暴涨三尺,青锋无当,将那些鬼影一概视如无物,睥睨无阻地直指蒋鹏。

来自师门的剑将一股无法比拟的压力兜头罩在了蒋鹏头上,那么一瞬间,这大魔头终于心生动摇,这细微的动摇刚一露头,噬魂灯天衣无缝般的符咒圈顿时有了破绽,血红的符咒被一道寒霜长驱直入——程潜原来方才只是虚晃,他的目标是噬魂灯。

只听他低喝一声:“破——”

整个山洞顿如将倾,炼成了一半的噬魂灯竟被程潜一剑劈成两半,魂灯中扣押的万千鬼魂争相逃窜,卷成一道黑雾,厚重的血气整个都被他用剑气挑了起来,翻滚片刻,轰然炸开。

一声巨响险些把年大大震晕过去,他好一会才清醒过来,只见山洞的一角已经破开,天光都漏了进来,万幸这山还能撑得住,没将他们活埋在里面,噬魂灯再一次被毁,他们幽潭长老已经还剑入鞘,漠然地站在一边,看着地上血人似的“六郎”。

年大大连滚带爬地跑到程潜身边:“师叔……这……”

“正主跑了。”程潜说着,冲年大大一伸手,“疗伤丹药有么?”

“有有!”年大大忙从身上摸了摸,摸出了一小瓶丹药,正要笨手笨脚地给奄奄一息的六郎喂进去,被程潜伸手拦住了,只见那药丸一落入他手心,顿时化成了一团雾气,轻柔地流进了六郎的身体。

蜀中丹药惯有独到之处,立竿见影的,那六郎已经涣散的眼睛就重新凝聚了起来,这少年脸上坑坑洼洼,一长一短的胳膊软绵绵地垂在身侧,上腹少了一根肋骨,留下了一道黑洞洞的血口子,看起来十分触目惊心。

年大大忍不住道:“师叔,他还能活吗?”

程潜垂着眼睛,看着垂死的少年,六郎变形的手狠狠地抠在地上,双目瞪得大大的,里面竟有种近乎狰狞的求生之意。

程潜说道:“那要看他有没有那么想活。”

年大大还没反应过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便见程潜突然从掌中打出三道寒气,如三根钉子,毫不留情地钉入了六郎的百汇,丹田与足底,六郎张大了嘴,却连声音都发不出来,整个人在地上剧烈得抽出,留下了一条长长的血印子。

“凡人身死必魂消,所以我将他魂魄钉在了这具肉身里,两个时辰内他要是熬过去,你就带他回明明谷,请令尊将他送到唐轸真人那里,”程潜说道,“熬不过去,我也没办法——我还有点事要办,不便带你,有缘再见吧。”

说完,他转身化成了一道青烟,竟然就这么心急火燎地走了。

年大大:“啊!师叔!等等!”

他一蹦三尺高,想追上去,又不忍心丢下已经晕过去的六郎,只好在原地驴拉磨一样地打转,突然,一团烈火流星似的冲进了山洞,落地幻化成人,年大大吓得一缩头,再一看,来人竟是个美貌女子,于是有些赧然地招呼道:“姑、姑娘,你……”

闯进来的正是水坑,她目光四下一扫,剁脚道:“人呢?”

年大大结结巴巴地问道:“谁、谁啊?”

水坑上前一把抓起年大大的衣领,力大无穷地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连珠炮似的问道:“方才在这里使剑的人呢?”

年大大脸红脖子粗,艰难地吐出两个字:“……走了。”

“去哪了?”

年大大苦着脸,奋力挣扎着企图拯救自己的脖子:“我不知道啊姑娘,那是鄙派长辈,他要去哪怎么会告诉我?”

水坑一把丢下他,转身就走,想了想,又突然倒回来,逼问道:“你何门何派?他是你什么长辈?”

年大大干咳了片刻,还是好脾气地答道:“这附近就只有我们明明谷,那是我派的幽潭长老,他都闭关了快五十年了,刚刚出关,头一次出谷,姑娘,你肯定是认错……”

水坑截口打断他:“他叫什么?”

年大大见她执迷不悟,便叹了口气,但还是老老实实答道:“程……”

后面那个字还没出口,水坑已经重新化成了一把流火,头也不回地追了出去。

闭关五十年,刚刚出谷,那要真是她的小师兄,会去什么地方?除了扶摇山,水坑不作他想。

她边追边哭,其实自己也不明白此事究竟有什么好哭的,但眼泪就是莫名其妙地止不住,泪水方才从脸上掉下来,旋即又会在火苗中化成一团水气。

水坑一时恨不能嚷嚷得满天下都知道,给大师兄二师兄和赭石大哥挨个传讯,一时又不敢,唯恐这只是她镜花水月的一场白日梦。

她甚至不敢听那傻小子把那个人的名字说全。

这百年间,三师兄已经成了掌门师兄的一块逆鳞,谁也不准提起,有时谁话音间稍微影射一点,都能招得他大发雷霆。

可是他一面不让别人提,一面又自己做了个铜钱的幻影戒指,时常放出来自虐。还将那人的画像画了一次又一次,每每画完,都是盯着发一会呆,再挥手毁去。

水坑知道这是为什么,因为他不想让画中人永远留在少年时,可又无能为力。

“人死可以复生么?”她心里对自己说道,“不可能的,哪怕是元神修士,再转世也不是以前那个了,何况三师兄那时候还不到十七岁,离元神有十万八千里呢。”

水坑觉得她都快被自己说服了,翅膀却完全不听使唤,依然义无反顾地往扶摇山方向去。

她想得一点也没错,程潜的目标的确就是扶摇山,再见蒋鹏,让他重新想起了扶摇山上一辈人那谜一样的恩怨,他心里隐约有种预感,好像那些事都弄清楚了,他也就能找到复兴门派的关键。

为什么扶摇山不能成为第二个明明谷呢?

一路上,程潜已经在心里做了无数准备,抱着最坏的打算想,扶摇山会不会可能已经成了一座荒山?他们那九层经楼、最精妙的阵法与无数符咒孤本,是不是已经被什么人据为己有了?

但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些都没有发生,他居然找不到回扶摇山的路。

当年木椿真人将程潜领回门派,是带着他一步一步走上去的,程潜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不会找不到扶摇山,然而他马不停蹄地御剑赶了一天一宿的路,循着记忆来回往返搜罗了三遍后,终于不得不承认,扶摇山……凭空不见了。

分享到:
赞(50)

评论10

  • 您的称呼
  1. 严争鸣做幻影戒指,让我想起陆必行把林静恒的照片3D打印下来放客厅里的那段,扎心……

    我的名字此处省略2018/12/31 13:26:14回复
  2. 那个幻影戒指还会动,扇嘴巴子

    匿名2019/01/16 00:04:11回复
  3. 楼上有毒

    长顾2019/02/06 19:31:01回复
  4. ……鬼畜

    笑红尘2019/02/13 20:17:27回复
  5. 扇嘴巴子……

    陈栎媱2019/03/07 13:21:52回复
  6. 严重同意一楼

    巍澜 戒指还是小巍转交的 咒语好尴尬2019/03/23 12:26:21回复
  7. 明明眼泪都出来了,一看评论。。。我就笑笑不说话O_o

    沈葭白2019/04/05 19:03:40回复
  8. 再见已非少年郎 呜呼

    忘羡2019/04/13 21:56:19回复
  9. 可是他一面不让别人提,一面又自己做了个铜钱的幻影戒指,时常放出来自虐。
    原来娘娘还是个抖M

    忘羡无羡暖花怜2019/06/09 15:27:42回复
  10. 本来好激动好悲伤的好吧幽畜

    苦逼高考狗2019/06/24 00:20:3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