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白衍礼

老人说,利器若沾血太多,必成凶器,凶器造业无数,必有怨心。

世间流传的凶器千百,各有各的狠毒,然而还没有一把有“不得好死”这么让人刻骨铭心的殊荣的。

霜刃见血的一刹那,程潜虽然还做不到凝神于剑身,却已经被那把剑上自远古传来的嘶哑而沉痛震得背脊发麻。同时,名剑与木剑威力纵然不能同日而语,抽取真元的速度也有天差地别。程潜提着霜刃,头一回感觉到使剑的时候会力不从心。

几个蒙面人也没料到区区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崽子能这么扎手,一顿之下,彼此打了个别人看不懂的手势,随即他们一股脑地放弃了别人,齐刷刷地将程潜团团围住。

程潜缓缓吐出一口气,几乎觉得自己吐出的是一口白霜,那霜刃剑的凉意仿佛已经浸过他的身体,连五脏六腑都跟着冷了下来。

七八重剑气同时向他压了下来,程潜自知硬接是找死,整个人化成了一道虚影,在对方剑气的缝隙中躲闪如游鱼,这又要感谢每日追着他找碴的张大森等人,锻炼得他躲闪功夫灵巧得异于常人。

躲闪中,程潜甚至有意将这几个蒙面人往远离水坑等人的一侧引,然而就在他看起来尚有余力的时候,他整个人忽然如遭重击地踉跄了一步,乃至于被蒙面人一道剑气追至身后,左肩顿时血肉模糊。

程潜却已经顾不上疼,他脑子里“嗡”地一声——那是他送给雪青的傀儡符,他方才清清楚楚地感觉到,存在傀儡符中的清气散了,傀儡符位列七大明符,一八零八道勾回,当中灵气哪有那么容易消散?雪青必然是遇到了危及性命的事。

那他……他还活着吗?

他不过一个孤身上路的小小道童,身无长物,性情又温和稳重,什么人会和他过不去?

这到底是意外,还是有人处心积虑地拦截他?

如果是处心积虑,那么去年大师兄让小月儿他们带回去的家书至今没有回音,是没有送到,还是……

还有……扶摇山呢?

一时间程潜再镇定也忍不住一阵慌乱,诸多事端不合时宜地一股脑涌入他心里,他因傀儡符受创,再急火攻心,眼前一花,脚下晃了晃,还未有知觉,胸腹间一口血已经翻涌了上来。

“小潜!”

似乎是李筠叫了他一声,程潜猛地一惊,艰难地避过蒙面人一剑。

耳畔“叮当”一阵乱响,此时程潜的后心已经被冷汗浸透了,余光扫见在空中的大师兄,只一眼,程潜就知道他也是勉力支撑——就算蚂蚁多了都会咬死象,何况这些蒙面人哪个都不弱,严争鸣也未必步入凝神境界多久,他能将剑御得这样稳,说不定已经是危机情况下超常发挥了了。

漫天的分神不住地被蒙面人击杀,严争鸣根本是顾此失彼,每一个分神被杀,他的脸色都要白上一分,还要时时留心师弟们的安危,恨不能千手千眼、三头六臂。

程潜不想让他分心,一狠心,将那口涌到喉边的血硬是压了回去。

这滋味可绝不好受,程潜登时面如金纸,险些捏不稳剑,而那霜刃剑好像也会见缝插针,知道他心绪起伏,瞬间有了反噬之兆。

程潜晃神间,有种自己独立于万古奔腾的沧海之上的错觉,眼前海水恍如来自凄凉无光的北冥,冷得彻骨,安静得没有一丝人声。他胸中忽然涌起某种无来由的悲愤——本是神兵利器,为什么要被世人诬谤,本是天纵奇才,为什么要背负那许多身前身后的骂名?

突然,一声属于幼童的尖叫从他身后响起:“坏人!去扎坏人!不许欺负我三师兄!”

随后蜂鸣声擦着程潜的耳根飞过,只听“叮”一声脆响,一根搜魂针有灵性似的飞向了一个蒙面人,那蒙面人剑风几乎已经蹭破了程潜胸前的衣服,此时被那怪邪性的搜魂针一逼,只好撤剑回防,愣是没有划破程潜一丝油皮。

程潜顿时清醒过来,连忙急喘了几口气,他发现体内真元几乎被方才那霜刃剑的反噬耗光,要命的是,他无法丢开这把剑——因为蒙面人们不依不饶,来得竟是越来越多。

程潜没有回头,回手却准确地摸到了水坑的头,轻声说道:“嘘,别哭,没事,省着点你的搜魂针。”

“船是走不了的,要是实在没有办法……”程潜抬头看了一眼强弩之末的严争鸣,心里想道,“干脆让大师兄带着这个小的想方设法御剑突围吧。”

严争鸣能带一个水坑已经不容易,那韩渊和李筠又怎么办呢?

程潜还没来得及想好,突然听见李筠惊呼一声。

严争鸣终于再也支撑不住御剑的时候洒出众多分神,忽然从空中掉了下来,李筠忙掐了个手诀,地面上骤然升起一层透明的网,好歹没让他们掌门师兄脸着地。

严争鸣半跪在地上,晃了一下,一时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了。

程潜不得不勉力再提一口气,一脚踩上韩渊的肩膀,飞身而起,霜刃剑在空中傲然划过一道无比凌厉的弧度。他借着这绝代凶器的阴寒之气,将一圈蒙面人一举逼退,感觉四肢漫上针扎一样的疼痛,像无数次被符咒抽干真元一样——程潜心里明白,这是经脉无从负荷了。

然而这种时候,他就算无法负荷,又怎能退避?

程潜满口的铁锈味道,毫不吝惜地用霜刃剑一撑地面,他也不怕折断了这把旷世名剑,霜刃剑一声尖鸣,将他重新弹了起来,程潜仅凭本能再出一剑,可是剑招未老,他已经再难为继,护在身边的剑风骤然散了,无数利器压在了霜刃上,几乎是要将他千刀万剐的意思。

别人施救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喝道:“放肆!”

接着,一股沛然磊落,却又温和的力量横扫而来,毫不费力地将压在程潜身上的数条剑风一举扫落,却没有伤到他分毫。

程潜整个人身体一轻,径直落下,被严争鸣扑上来一把接住了。

严争鸣简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扑过来的,那几把利器几乎落在程潜身上的时候,严争鸣胸口一颗心重重地摔了下去,摔得他险些肝胆俱裂。

程潜当时失去了片刻的意识,好在时间不长,等他散乱的目光重新聚起焦来的时候,他发现整个码头上密密麻麻的蒙面人仿佛被人扫过了似的,空了一大片,有摔在不远处哭爹喊娘爬不起来的,还有些已经落到了海里。

同时,他还发现自己手里仍然紧紧地扣着那把霜刃剑,真是要死都没放手。

程潜刚要爬起来,就被一条胳膊不容置疑地压了回去,不用侧耳都能听见严争鸣的心还在狂跳,他半跪在地上,紧紧地搂着程潜,双手一直在颤抖,直到他睁开眼才狠狠地松了口气,低声道:“别动!”

唐晚秋落在一边,想来和周涵正动手没占到便宜,她脸色蜡黄,大约也是受了伤。

然而尽管如此,她抬起头看见救兵,脸上却没有多少喜色,反而忧色更甚,低声道:“岛主。”

周涵正冷冷地看了唐晚秋一眼,约莫是在心里将这疯婆子的账记下了,转脸又是一张春风拂面般的神色,他故作矜持文雅地轻轻摇了摇手中的三思扇,冲站在一块巨大礁石上的青龙岛主抱拳道:“参见岛主。”

岛主看也没看他一眼,转向唐晚秋道:“晚秋,你带那几个孩子过来吧,是我考虑不周了。”

唐晚秋没说什么,有气无力地回头冲严争鸣递了一个“跟上”的眼神,沿着礁石后面的小石阶走了上去。

程潜咬了咬牙,刚要借着大师兄的臂膀站起来,却再次被严争鸣按了回去。

随即,他发现自己整个人蓦地悬空,竟是被大师兄囫囵个地抱了起来。

程潜本来不大清醒的神智瞬间给吓得清醒了,他好像一只从高处掉下来的幼犬一样,无措地伸手抓挠了几下,紧张地扒住了严争鸣的肩,唯恐被他“娇弱”的师兄摔下去,摔死可能不至于,但是哪里着地就是个问题了。

严争鸣刚才快被他吓死了,这会脸色都没缓过来,心里起火落火的,厉声道:“老实待着!”

程潜默然片刻,僵成了一块石头,任他搬动。

岛主森然的眼神微微柔和了些,他看了看严争鸣,最后目光落在了程潜的剑上。

岛主瞳孔微微一缩,目不转睛地盯着上面的血霜看了一会,继而转过身去,漫无目的地四下扫了一眼,仿佛在寻找什么人似的——然而除了海天一色,魑魅礁石,他什么都没找到。

岛主收回视线,微微一叹,一身大能的威压散去,又恢复成了一脸愁苦的穷酸秀才样,转身道:“我们回去。”

有几个蒙面人见了,正要追过来,被周涵正一抬手拦住了。

周涵正满面含笑地注视着青龙岛主的背影,说出来的话确实冷森森的:“顾岩雪是什么人,你又是什么东西?凑上去找的哪门子死?”

唐晚秋没走远,这句话听见了,恨恨地回望一眼,说道:“岛主,姓周的这等小人,为何还要留下,早杀了干净!”

岛主头也不回,形销骨立地走在前面,闻言轻笑了一声,不予置否。

说起来,九州修行中人有不知天子宰相的,但没有人不知道青龙岛,各大仙门皆敝帚自珍,多少求仙无门的散修是从青龙岛上的讲经堂真正踏入仙门的,岛主不但修为高深,更是一度被称为“天下座师”。

凡人讲究“天地君亲师”,仙门中人却大多寿元绵长,亲缘淡薄,没了“亲”,他们又不肯对凡人天子俯首称臣,进而没了“君”,五常只剩下“天地师”三常,师门比家门还要珍重,可见这“天下座师”四个字的分量。

说出去,谁会相信堂堂青龙岛主、四圣之首的顾岩雪,竟会是这样一副寒酸受气的样子?

四圣中,青龙岛主或许不是道行最高的,却一直被默认为四圣之首,自然也是这个缘故。

几人一路赶到了青龙岛大码头附近,那里已经战成了一团。

原来岛上不见的巡夜与弟子是都到了这里,正与另一伙人打得难舍难分。

青龙岛十年一仙市是修仙界的大事,哪个名门正派的大能来了这里不毕恭毕敬?然而来者却是不善,海上已经风波四起,无数大船在漆黑中连成一片的天海之间若隐若现,御剑之人的点点荧光漂在半空中如一把星子,涛浪滔天。

仔细一看,竟真如那些碎嘴散修所传言,有一蛟龙身影穿梭于其中!

仿佛是跟在青龙岛主身边比较安全,李筠终于从慌乱中回过神来,又博闻强识了起来,说道:“那不是青龙,青龙乃上古神兽,怎会在人间出没?只是一头蛟怪,奇怪,蛟怪不是西行宫才有的么?怎会跑到东海来?”

韩渊道:“指不定是哪个魔修偷来的。”

李筠沉吟片刻,将真元注入眼中,极力望去,讶然道:“蟠龙旗——那船上有西行宫人的蟠龙旗!可是西行宫怎会……”

青龙岛与西行宫同列十大门派,地处偏远,一向讲究避世修行,诸事不掺合,而没听说过和谁结仇,怎么会千里迢迢地渡海而来寻青龙岛的晦气?

他话音没落,青龙岛主忽然长啸一声,那海上几乎所向披靡的大蛟闻声猛地跌落水下,惊起的水花一连拍翻了三条船,场中骤然一静,连方才风起云涌的海水海潮一时之间仿佛都平息了。

双方不由自主地罢手,人群中让出一条通路,岛主走上前去,扬声道:“诸位西行宫道友深夜到访,如此兴师动众,不知是有什么指教?”

只听一声号角响起,海上密密麻麻的大船骤然分开两边,一艘蟠龙大船几乎是从黑得看不清深浅的海底冒出来的,一须发皆白的老者站在船头,整个人虽然透着一股天人五衰般行将就木的气,却依旧威势不减,目光如有实质,黑压压地在人群中间一扫,开口道:“顾岩雪,百年不见,你这青龙岛主风光不减啊。”

岛主眉头微皱,拱手道:“白嵇道友有礼。”

严争鸣这个掌门当得颇为闲云野鹤,除了刚到青龙岛的时候查阅过几本岛志的大事记,其他便诸事不往心里去了,闻言低声问道:“白嵇是谁?”

李筠同他交头接耳道:“西行宫的宫主,听说都快一千岁了,以前经常有人传说他会是九州之上下一个得道升仙的,如若飞升不了,恐怕他寿元也快要尽了。”

程潜缓过一口气来,挣扎着推开了严争鸣,自己站了起来,闻言奇道:“二师兄怎么什么都知道?”

“闭嘴,没你的事。”严争鸣立刻忘了打听白嵇是何方神圣,低头掐住程潜的脉门,皱着眉查看他的伤势。

两位当世大能的一来一往,已而在众人中引起了轩然大波,讲经堂中一帮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散修们有胆大包天的,纷纷攀爬到周遭树丛与礁石上,张望议论。

只听岛主平心静气地质问道:“西行宫若是来人,为何不先上拜帖?我岛上虽然不过一蛮荒僻壤之地,难不成不懂待客之道?白宫主这样带人直闯是什么意思?”

蟠龙大船转眼已经到了近前,白嵇道:“白某此来自然不是串门的,五年前,我那不成器的孙儿离家游历,听闻贵岛仙市热闹,便与众道友结伴而来,想凑个热闹,而后通讯宫中,说是见了贵岛讲经堂,有心想长些见识,便以散修之身拜入讲经堂进修,这几年便再没了音讯。我们都当他在贵岛潜修,可是前些日子,我那孙儿留在宫中的本命灯突然灭了,我以搜魂之法召其魂魄,竟遍寻不到,这才知道,他、他……”

白嵇说到此处,竟一时哽咽得说不下去了。

韩渊听了微微一皱眉,他与他那几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师兄们不同,属于大事小情都要知道知道的主,岛上三只耗子四只眼的流言蜚语都要从他耳朵里过一遍,从未听说过讲经堂里出人命。

岛主一招手,一个弟子便一路小跑着到他近前,双手奉上一本名册,问白嵇道:“不知令孙名讳?”

白嵇勉力抑制悲意,颤声道:“上衍下礼。”

岛主将那名册往空中一抛,嘴唇微掀,念了句什么,只见一本厚厚的名册飞快地从头翻到了尾,未停留一次,便书背向上,掉落了下来。

一旁的弟子道:“岛主,讲经堂中未曾登记白衍礼这个人。”

不远处有人开口道:“或是化名……”

侍立于旁的唐晚秋接话道:“放肆,你当青龙岛是什么地方,容许宵小之徒化名混入?若不是真名实姓,根本不会出现在名册上!”

她一开口,周围一圈人就本能地感觉要坏事,果然,那白嵇听了大怒,须发皆张道:“你是什么意思?”

分享到:
赞(12)

评论4

  • 您的称呼
  1. 突然想到杀破狼里城门之下四面楚歌的场景。

    已经非常方了的澄宁cp永不拆2018/11/07 00:33:41回复
    • 我的天楼上一说我我我也觉得……但还没有亲亲……

      凫言嘎嘎蛤2019/01/01 00:03:09回复
  2. 突然想起日军侵华

    匿名2019/01/28 16:49:39回复
  3. 围城……白衍礼是谁

    长顾2019/02/03 22:58:5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