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上古凶剑“霜刃”

整个青龙岛灯火通明,原本因为大比而加派的巡夜人力这会也不知道死到哪里去了,众散修成了一群没头的苍蝇,叽喳乱叫地混成了一团,闲言碎语漫天飘絮,嚷嚷什么的都有——有人说魔修赶来作乱了,有人说是岛主练功走火入魔了……最离谱的是还有人说是什么青龙岛下面镇着一条真的大青龙,此龙王爷也不知怎么的挣脱了封印,出来找食吃了,岛上一干修士恐怕也就够它老人家一口夜宵的。

唐晚秋始终与严争鸣他们保持三丈远的距离,似乎是有意等他们,严争鸣看得出来,没有贸然对她出手。只是被当包裹抓在手里的水坑比较可怜,又晕又害怕,忍不住哭了出来,好在李筠已经事先用丹药压制住了她体内的妖血,不然任她这样哭一路,青龙岛上非得地动山摇不可,还不知道要被传成什么邪乎事件。

唐晚秋带着他们径直穿过讲经堂的山坡,转瞬没入一个树林,停在了一片石碑丛前。

此处名叫做“碑林”,立着青龙岛上各路或飞升或陨落的大能的石碑,类似于人间供奉祖宗的祠堂,程潜他们都听说过,只是他们到底不是青龙岛的弟子,客住进修而已,谁没事也不会到这里来。

唐晚秋一松手,将水坑丢在一边,水坑哭了一路,将心里一点恐惧都哭完了,只剩下又惊又怒,一获得自由身,就对准了唐晚秋的手,彪悍地张嘴便要咬她。

可是水坑的牙还没落上去,唐晚秋却忽然低头看了她一眼,这位从来待人不加辞色的唐真人眼圈竟然是通红的,她似乎是不想在一个小孩面前流露出什么,紧咬牙关,硬是挤出了一副横眉立目的样子,不像强忍悲痛,倒有点像个怒目金刚。

水坑与她对视了片刻,非但没有被吓着,反而像个敏锐的小兽一样感觉到了什么,默默地撤回乳牙,拖着两行鼻涕,被心惊胆战的大师兄一把抱了回去。

唐晚秋背对着他们,生硬地说道:“奉岛主之命,今夜送你们离开此地。”

严争鸣吃了一惊:“前辈,岛上究竟出了什么事?晚辈们虽然不才,但好歹也在岛主庇佑下过了这么多年,若是有能出力之处……”

听见他说“庇佑”二字,唐晚秋的眉目终于微微松动了,回头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严掌门,恩情你心里记着就是,眼下先顾好自己的小命吧!”

说完,只见她并指向地,喝道:“开!”

碑林的地面一阵“隆隆”作响,地面上竟然裂开了一条两尺见方的缝隙,下面黑洞洞的,隐约有石阶,居然是一条密道。

唐晚秋掐了个手诀,雷火之力汇聚于她指尖,她一弹指,便接连点着了整个密道的壁灯,密道登时显得灯火通明起来,唐晚秋一马当先地走了下去,催促道:“别磨蹭!”

严争鸣飞快地和李筠交换了一个眼色,李筠皱皱眉,低声道:“师兄,先跟上。”

从大比开始岛主露面,严争鸣就开始隐约地感觉不对劲,然而他毕竟什么内情都不知道,此时完全是一头雾水,还抱着一个拿他袖子擦鼻涕的水坑,真是再乱麻也没有了。

严争鸣将水坑递给跟上来的几个道童,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程潜稳稳当当地缀在断后的位置上,原本正往讲经堂的方向张望,此刻仿佛感觉到他的目光一样,程潜忽然回过头来,冲他点了一下头,好像是天崩地裂他心里也有底。

但严争鸣却知道他并不是心里有底,只是没底也不在乎而已,便忍不住苦笑了一下,可是苦笑完,他心里却忽然莫名地安定了些,严争鸣拿好剑,跟在唐晚秋身后下了密道。

密道里着实不宽敞,带路的唐晚秋还好,严争鸣却只能一路都低着头了,两侧壁灯上的火光由于有符咒加持,人过不惊,这一路上没人说话,莫名地显得十分压抑。人在地下很容易就迷失了方向,兜转不休间,程潜心里暗自掐算距离,就在他感觉自己已经快要走出青龙岛的时候,面前又出现了一行石阶。

这石阶直上直下的,缝隙极窄,就连水坑都得微微矮下身子,其他人几乎是爬出去的,一群修士们活像在毫无形象地钻狗洞。

李筠终于忍不住低声问道:“不知道这是要带我们去哪里……”

严争鸣摇摇头,有点艰难地回头嘱咐道:“赭石,你把小师妹照顾好。”

他这一句提醒,让跟在他后面的韩渊也想起了什么。

韩渊连忙在怀中摸了摸,摸出了一串“挂坠”,那正是几年前他在仙市上偷鸡摸狗弄来的搜魂针,针尖有毒,都被塞进了小巧的木头壳里,针鼻处用一根草绳穿了起来,乍一看别有一番沿街讨饭的奇特风情。

想当年韩渊刚拿到搜魂针的时候,还寻思着岛上欺负他们的人这么多,说不定很快就被用完了,谁知他凡事有师兄们护着,这三根针竟然一直留到了现在。

韩渊将三根搜魂针挂在了水坑的脖子上,嘱咐道:“有人要欺负你,就将木塞拔下来,用这个去扎他。”

说话间,石阶已经走到了底,唐晚秋一掌拍开了一块石板,两尺多厚的石板炸了个粉身碎骨,这位前辈简直是个横冲直撞的炮仗,严争鸣快没脾气了,只得默默地跟出来。

刚一露头,严争鸣就感觉迎面一阵海风扑面而来,他定睛一看,原来此地竟是一个秘密的码头,中间只停着一艘船,那船细看并不十分奇特,但却仿佛能融入夜色一样,如果不是近在眼前,几乎察觉不到这里竟还有一艘庞然大物。

“上去吧,”唐晚秋道,“没有船工,不过你们一系自来符咒功底深厚,船行可用符咒操控,自己看着摆弄吧,要是你们都能御剑,就不必这么麻烦了。”

唐晚秋惯常一副“天是老大,我是老二”的模样,这话从她口中说出来,本来应该是连嘲带讽他们修为低微的,可奇异的是,这一次,她似乎没那个意思。

她转头看了一眼黑沉沉的天空,与比天空还要黑沉的海,几不可闻地低声道:“太快了,还来不及……”

有那么片刻的光景,她整个人似乎都被掩埋在了浓重的夜色里,海风扬起的裙裾与发丝轻轻晃动,险些让人产生一种她有点脆弱的错觉。

良久,唐晚秋才说道:“那天我其实看见了韩木椿,只是没敢认——我可能……为人有些莽撞,一时拿不准他是不是愿意被人认出来。”

可惜她是那样拙于待人接物,还没等权衡出来,那人就再也不见了。

严争鸣怔了怔,随即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五年前来东海路上遭遇魔修的那场大战。

唐晚秋:“你……唔,跟你师父年轻的时候有点像。”

说着,她略低了低头,将一缕长发拢到了耳后,这本是个很多女孩都有的无意识的小动作,叫她做来,却好像含着一段触目惊心的前尘往事。

唐晚秋说完了她这辈子态度最温和的一段话,语气再次公事公办地硬了下来,对严争鸣说道:“从这里走了以后,不要回扶摇山,去人间历练也好,找个灵山秀水继续修炼也好,不要让别人知道你们是扶摇派的。”

严争鸣试探道:“前辈,我们扶摇派不是早已经没落成不入流的小门派了么?说出去难道还会有人知道?”

“阿猫阿狗自然没听说过,但该知道的和不该知道的心里都有数,”唐晚秋道,“别磨蹭,上船快走……”

她话音没落,青龙岛上突然有一道极强的光束直冲向云霄,一时间整个岛亮如白昼,晃得人眼都睁不开。

唐晚秋瞳孔皱缩,面露焦急神色。

这时,一直不远不近地跟在最后面断后的程潜突然站直了,缓缓提起霜刃剑:“什么人?”

只听空中“咻”“咻”数声,一伙蒙面人好像黑鸦一样,纷纷落了下来,顷刻间就将他们几个人包围了。

为首一个越众而出,在黑布后面藏头露尾地说道:“青龙岛戒严,从现在开始,禁止船只外出!”

唐晚秋一抬手捏住程潜的肩膀,蛮力将他往旁边一扯,自己上前道:“我从未听岛主说过要戒严,你是个什么东西?”

那蒙面人低低地冷笑了一声,冲唐晚秋拱手道:“真人不必动怒,就算上了船,你们也走不出去。”

说完,他示意什么似的一抬头,只见夜空中亮起了无数星星点点,远远看去,好像一群分散的萤火虫。

水坑刚刚张嘴要哭,赭石一把捂住了她的嘴,李筠低声问道:“师兄,那是什么……”

严争鸣目光转了一圈就收了回来,答道:“御剑时剑身受清气激发露出的荧光。”

李筠不免有些慌神:“什么?这么多?这是冲谁来的?总不能是冲我们的吧?”

李筠永远属于平时聪明绝顶,一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的。

他这话一出口,严争鸣就知道他心里想什么——确实也是,他们几个人不过是个不入流的小门派里出来的不入流的弟子,从未出过山,出一次扶摇山就住进了青龙岛,干过的最张扬的事也就是和几个拉帮结派的散修打一架罢了,对方这样兴师动众,八成是冲着唐晚秋来的,她那人就是有本事将全天下的人都得罪个遍,保不齐又是从哪惹来的祸端。

李筠小声道:“大师兄,如果不是来找我们麻烦的,那……”

严争鸣一只手捏住他的胳膊肘,摇了摇头,感觉这事没那么简单,为什么岛上大乱,唐晚秋不去帮忙,反而要送他们秘密离开?

他敏锐地从唐晚秋那几句“不要提自己是扶摇派”的警告中感觉到了什么。

忽然,一直沉默的程潜在旁边开了口,程潜十分肯定地说道:“那个人是周涵正。”

严争鸣一愣:“什么?你怎么知道?”

程潜面不改色地盯着为首蒙面人露出来的一双眼睛,轻声道:“他?化成灰我都认识。”

严争鸣这个正宗的苦主恐怕已经忘了——他从小就是这样,吵架归吵架,生气归生气,但不记仇,尽管当年摔下高台受辱的事件历历在目,但却并没有给他留下什么刻骨铭心的仇恨,反正现在周涵正要再把他摔下高台,恐怕也没那么容易了,有那个精力,他更愿意去回忆年少时候在扶摇山上美好快乐的日子。

程潜却不一样,每到他练剑练不下去、或者遇上瓶颈感觉自己无论如何也过不了那道坎的时候,他就会去回忆张大森兄弟和周涵正那些人,随着他修为一日千里,张大森之流渐渐已经不被他放在眼里,也是他便专心致志地针对起周涵正一个人。

程潜扫视了周遭一番,上前一步,微微提高了声音对唐晚秋道:“唐真人,晚辈对岛主多年照顾甚为感激,只是有一事不明——为什么他会任凭一个来历不明的人混入讲经堂?”

唐晚秋被他说得一呆,随即猛地回过头来:“你说什么?”

那为首的蒙面人闻言,目光落在程潜身上……和他手里的霜刃剑上,低笑道:“那天活人鸟感觉到的人果然是你,你这小鬼倒是也有些门道,竟给你躲了过去。”

先前他刻意压着嗓子,这一句话却露出了本来声音,唐晚秋就是再耳背也听出来了,脸上顿时露出了无法掩饰的难以置信:“周涵正?”

那蒙面人见瞒不过去,索性有恃无恐地将脸上的黑布面纱摘了下来,露出那张三思后行的书生面孔来,微笑道:“唐道友请了,不如随我们一同回去陪岛主见客?”

唐晚秋先是睁大了眼睛,随即暴怒:“岛主对你恩重如山,你居然投靠他人?”

周涵正摇头晃脑地叹道:“唐真人此言差矣,我本就不是青龙岛的人,这些年从未投靠任何人,承蒙岛主看得起,在岛上做个挂职护法而已——咦?怎么难道我记错了,唐真人不也是师从牧岚山,并非青龙岛弟子么?”

唐晚秋哪里听得了他这样的扯淡,二话不说,一把将她背后重剑扯了下来,招呼也不打地横扫出了一片凌厉的剑风,看不出一点对空中那些御剑者的忌惮,横冲直撞地打算将周涵正的脑袋砸成个烂冬瓜。

周涵正轻飘飘地跃到空中,手中三思扇一卷,雷火之气若隐若现,跟唐晚秋的剑气短兵相接,“轰”一声巨响,两厢消弭,地上竟瞬间焦糊了一片。

周涵正此人面和心狠,严争鸣在旁边观战也看得胆战心惊,蓦地发现自己“不会被他轻易摔下高台”的结论下得早了,而那周涵正不单手段不弱,为人还很不要脸,他看起来丝毫也不想一对一地和唐晚秋斗法,折扇一挥,周涵正对天上和地面的众多蒙面人道:“拿下此人!”

唐晚秋咆哮道:“你倒来试!”

黑鸦似的蒙面人纷纷御剑落下,将小小的码头挤了个水泄不通,严争鸣剑如凝光,整个人已经不高不低地御剑至半空,只见他掐了个手诀,一时间原地闪现了好几个同他一样御剑而行的虚影,这样的分神极耗真元,他竟是要以一己之力扛下空中所有的蒙面人。

程潜有心想拿那姓周的试试手中霜刃,可一回头看见面色苍白的李筠等人,他又强行在热血上头的时候给自己泼了一盆冷水,寸步不离地守在了抱着水坑的赭石旁边。

两个蒙面人鬼鬼祟祟地落到地上,从另一边接近程潜他们一行,显然完全没有将程潜这十几岁的少年人放在眼里,横剑便要上,一副杀人灭口的姿态。

程潜不退反进,招呼也不打,直接一招“惊涛拍岸”悍然迎上。

直到这时,程潜才体会到手中这把杀人如麻的名剑与他那破破烂烂的木剑有什么不同,那霜刃剑才一动,一股无法言喻的阴寒之气就弥漫在了整个码头上,兵刃相撞的一瞬间,程潜仿佛听见了千百个先人或含恨、或含怒的吼声,震耳欲聋,剑身上肉眼可见地凝起了一层寒霜,竟将那两个蒙面人的兵器一剑斩断,程潜体内的真元被疯狂地搅动起来,他几乎有种下一刻自己就要爆体而亡的错觉。

是了,那字条上说“不要妄动”……

程潜先一惊,本能地要将此剑丢出去,然而他仅仅是稍一退缩,便有更多的蒙面人一拥而上,甚至有一个要伸手去抓水坑,程潜将心一横,心道:“爱怎样怎样,先宰了这些杂碎再说。”

当下,他脚下不停,招式都不变,又一剑“惊涛拍岸”,那两个蒙面人料定了程潜连凝神都做不到,修为毕竟有限,更没到能越级以一敌二的地步,哪里知道他的剑法是木剑磨练出来的——木剑一掰就折,能承受的剑气极其有限,拿剑的人不但要控制力道,还须得十分精准,这样程潜都敢将大开大合的海潮剑与千变万化的扶摇木剑合而为一,揍遍讲经堂,他在剑道上早已经走得比可以凝神御剑的更远。

不用说他现在手中是上古凶剑“霜刃”了。

那剑光如紫电青霜,仿佛能感觉到主人杀心,剑风瞬间暴涨了三尺之多,当即一声响动如裂帛,程潜竟一剑抹了两个人的脖子,血光四溅,落到那孤寒的“不得好死剑”上,竟真的凝成了一层血色的霜。

分享到:
赞(19)

评论5

  • 您的称呼
  1. 揍遍讲经堂!

    长顾2019/02/03 22:52:50回复
  2. 真厉害

    幽悠2019/02/09 22:14:45回复
  3. 用了这剑,会有什么副作用啊?

    沈葭白2019/04/05 14:14:24回复
  4. 给水坑挂搜魂针的含冤真的小天使了

    匿名2019/04/05 21:28:03回复
  5. 那就带他们一起御剑飞啊

    匿名2019/04/13 13:24:0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