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怎么疼他都是不嫌多的

韩渊自己的修为稀松,但对师兄们都很有信心,探听得连张大森之流的呼声颇高,便已经认准了擂主非自家师兄不可。他胸怀一颗唯恐天下不乱之心,想道:“不如我先跟去探探内门弟子的究竟,到时候也好叫师兄们有的放矢。”

跟着岛主的内门弟子们也是一水白袍,但与长老和护法们不同,弟子的衣服白得十分朴素,这样一群人凑在一起,老远一看像一帮披麻戴孝的,十分打眼,韩渊不怎么费力便循到了内门弟子的踪迹。

簇拥着青龙岛主的弟子们行走之间悄无声息,不知是内门门规森严还是怎的,只见他们彼此间无一人交头接耳,一个个脸上是看破红尘似的冷淡,连一点喜色都欠奉,他们悄然离开人群,背绝喧嚣,显出某种近乎清寂的孤绝来。

韩渊知道岛主是大能,不敢离太近,只远远地爬到了一棵大树上,手搭凉棚朝那些人张望着。

内门弟子们走到半山坡处的时候,齐齐地停了下来,几个弟子抬来了一乘小肩舆,恭恭敬敬地请岛主坐了上去。

此情此景怎么看怎么眼熟,韩渊顿时想起了当年扶摇山上那“能坐着不站着,能躺着不坐着”的大师兄,每每来传道堂都要人抬,一时间又是亲切又是好笑,心道:“这岛主一把年纪了,怎么和我家掌门师兄小时候一个德行?”

这时,那青龙岛主仿佛感觉到了什么,忽然转过身来,往韩渊藏身处看了一眼,正对上他鬼鬼祟祟地窥探的眼睛,韩渊险些从树上掉下去,一阵心虚。

岛主却仿佛知道他是谁一样,愁苦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他就算是笑起来,眉间的褶皱也不肯展开,怎么看都像是强颜欢笑,岛主远远地冲韩渊挥挥手,仿佛是示意他不要跟着了,赶紧回去。

几个内门弟子无动于衷地侍立在两侧,待岛主坐上去以后齐齐地抬起了肩舆,那一行人顷刻间化成了一道白影,转眼从韩渊眼前消失了。

韩渊目瞪口呆地在树上扒了一会,被这一手镇住了,心里陡然间生出了某种敬畏,颇有自知之明地喃喃道:“苍天,我恐怕是一辈子都练不到这样了,这得要闭关多少年啊?”

韩渊话音没落,耳边忽听见有人轻笑了一声,他陡然一惊,手中扣住几颗小松子,抬头喝问道:“谁笑你爷爷?”

身后树叶“啪嚓”一声轻响,韩渊猝然回头,手中松子顿时没入浓密的树丛中,没了声息。

韩渊小心翼翼地探头看了一眼,谁知下一刻,他的眼前就是一黑,笔直地从树上栽了下去。

等韩渊悠悠醒来的时候,青龙岛上热闹的人群已经散尽了,他感觉太阳穴一阵发紧,茫然四顾片刻,竟怎么也想不起自己是怎么在一棵大树下睡着的。

韩渊伸了个懒腰,打了个竭尽全力的哈欠,半个脑袋都险些被张大的嘴给豁开,人却依然晕晕乎乎的,他只好爬起来,头重脚轻地往回走去,总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事。

韩渊回到自家门派住的小院时,正看见水坑坐在墙头上,二师兄李筠靠在门边,两人正兴致勃勃地看着院子里程潜和严争鸣过招。

“干什么去了?”李筠冲韩渊招手道,“快来,你险些错过好看的呢。”

同门练剑自然不可能性命相博,程潜和严争鸣一人拿了一把钝边的旧木剑,木剑上坑坑洼洼的,也不知是虫蛀的还是水坑长牙的时候啃的,看起来好像一人举着一把寒酸的烧火棍。手下的剑招却一点也不寒酸,你来我往间快得让人几乎看不清。

刚开始那两人谁也没动气力,更没有用其他剑法,走的剑招都是扶摇木剑,韩渊一错眼的功夫,他们已经交手了十来个会合。

于剑道走得愈深,就越是能感觉出这套木剑实在是旷世绝学。

浅显处可以传入门弟子,深邃处终其一生无人敢说自己理解透彻。

水坑艳羡道:“二师兄,我什么时候能学剑?”

李筠目不转睛地看着场中过招,敷衍道:“等你比剑高的时候,让你大师兄教你。”

水坑从墙头上蹦起来,双手上举,努力拉伸自己,恨不能马上就能长一房高,同时问道:“为什么跟大师兄学?为什么不跟三师兄学?”

李筠笑道:“你大师兄是正经剑修,以剑入道的,你三师兄的剑是打架斗殴磨练出来的,不够正,戾气太重,学了他的,你长大非得变成个横冲直撞的母夜叉不可。”

他话音没落,一道寒凉的剑气从场中打了出来,冲着他的脸削了过来,李筠忙一跃而起,也跟着蹦上了墙头,“啧”了一声道:“还不让人说了呢——瞧见没有小师妹,他这剑招是我扶摇木剑,剑意却走的海潮剑那一路,这样凉飕飕的功法你们小姑娘家的学了不好,将来容易闹肚子疼。”

水坑糊里糊涂,一时间没明白“练剑”和“肚子疼”之间有什么必然联系。

这师兄当得实在是太猥琐了,连闷骚的严掌门都快听不下去了,忍无可忍地警告道:“李筠!”

李筠在墙头上贼兮兮地笑了起来,随手拍拍水坑的头。

李筠与严争鸣这一来一往,程潜照例一点没听明白,比懵懂的水坑还要不在状态,但听到李筠提到了海潮剑,他却来了精神,心血来潮道:“小师妹,给你看看什么是海潮剑——大师兄,小心了!”

说话间,程潜突然变招,上一招“鹏程万里”与下一招“大浪淘沙”连得天衣无缝,剑风带起的凉意立刻簌簌而来,院落中顿时仿佛被怒涛扫过,树叶掉了一地,剑意激荡处,连墙上都凝气细密的水珠,李筠不得不捏起手诀,在半空中堪堪落成个透明的屏障,挡在他们几个看热闹的人面前,以防被殃及池鱼。

严争鸣的发簪被剑中海涛一冲,顿时散了,他却也没慌张,木剑上平和中正之气外溢,却并不像程潜那样充满攻击性的散开,而是稳稳当当地包裹在周身与剑身,一剑分海似的岿然不动。

程潜眼睛一亮:“大师兄这是已经到‘凝神’了么?”

所谓“凝神”,便是将真元四散在体外,用神识附在剑身上,只有真元收放自如到能“凝神”的地步才能进一步人剑合一,乃至于御剑而行。

照这个程度看,严争鸣说不定真的已经到了能御剑的地步。

下一刻,两把木剑在空中撞在了一起,破木剑承受不了这样的气力,登时一起断了,程潜森然剑意立刻消散干净,他将半截木剑接在手中,随意划出一道弧度,笑道:“看来我每天得多加一个时辰练剑,不然要差你一步了。”

程潜是不常大笑的,随着他年岁渐长,大哭与大笑都在他脸上渐渐消失,养成了一身喜怒示人都十分适可而止的君子气,此时他那眉目忽然了无阴霾地一弯,却蓦地带出了几分罕见的少年气。

程潜从小就眉清目秀,到了少年时代更是长开了,如果不是已经走在了冷冰冰的修行路上,想必也是凡间叫人投瓜掷果、看杀街头的人物。

严争鸣一呆,心里忽然若有所动,他顺应本能地将半截木剑在空中划出半道弧线,任凭木剑引导他体内清气,随即,一道剑气溢了出来,温润得近乎悄无声息。

墙头上的水坑惊呼一声,只见那剑气擦着她的裙边而过,竟没有伤及那柔软的绸缎小裙分毫,剑气落在了墙头上一棵半死的杂草身上,那株杂草在众目睽睽下,泛黄的叶边居然重新泛起了绿意,颤颤巍巍地挺起腰身,开出了一朵娇嫩的小黄花。

韩渊和水坑一起震惊地看着那朵小黄花,韩渊问道:“大师兄,这是哪一招?我第一次看见剑招还能开花的!”

严争鸣虽然已经稳重多了,但关起门来面对自家人,依然改不了爱显摆的本质,听问,他目光一转,人来疯似的伸手一勾,那墙头上的枯草腐枝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出了一簇水灵灵的野蔷薇,攀爬成架,上面挂满了大大小小的花,粉红相应,从墙头垂下来,仿佛一把徘徊未归的红杏。

严争鸣心满意足地拢起袖子,高深莫测地笑道:“这就是第五式‘返璞归真’里的一招,叫做‘枯木逢春’。”

李筠见他又要开屏,只好无奈扶额,水坑和韩渊两个小的则很会体察上意,连忙一起捧起臭脚,纷纷鼓掌惊叹。

唯有程潜不给掌门人面子,扫了一眼后毫不客气地点评道:“哦,原来是这招,怪不得一直攻不攻守不守的,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这鸡肋能干什么用,闹了半天是打完以后放花用的!”

“废话恁多,”严争鸣还沉浸在方才的体悟中,语气都比平时温柔不少,一指程潜道,“给我把头发梳上。”

李筠一抓水坑的背心,将她从墙头上带了下来,对她说道:“今天落日之前,你要是能诵完十遍清静经,我就将本门剑法的起手式演给你看。”

水坑听了激动得不行,起手式也是剑法啊!连忙撒丫子一路小跑,去拿她的诵经小册子。

她那几个师兄却都知道所谓“起手式”是个什么鬼东西,个个忍笑忍得不行,不知道小师妹知道她期待了许久的起手式就是一段“活到赛神仙”以后,会不会给气哭了。

韩渊坐在院门口开始做他每日三十根木条功课,李筠拿起一卷书写写画画,程潜在揪……不,在梳掌门师兄的头发,掌门师兄本人则正在为自己的错误决定付出代价——他感觉自己的头皮都被这毛手毛脚的小子拽麻了。

夕阳余晖垂在青龙岛迭起的山峦中,严争鸣半眯起眼睛,心里想道:“如果以后在扶摇山上每天也能这样热热闹闹的,日复一日的长生也确实是‘赛过活神仙了’。”

严争鸣忽然无法自抑地思念起了扶摇山,按他的想法,并不希望门派有多么的显赫,像青龙岛这样每日车水马龙就完全没有必要,只要顺顺当当地将列祖列宗的心血都传承下去,出去不受人欺负就是了。

到时候师弟们会长大,也或许会纷纷收徒,他可以将师父的不知堂改成专门给徒弟们受戒受罚的祠堂,哪个徒弟调皮捣蛋了,就派那最不通情理的铜钱去收拾他们。

严争鸣想到了,便开口说了出来:“等以后回扶摇山,咱们也收徒弟了,也可以每年举行一次门派大比,到时候谁的徒弟输了,谁就带着徒弟们一起去刷碗……嘶,铜钱!你是想把我揪秃了吗?”

程潜正叼着木梳,含糊不清地说道:“你早该秃了。”

韩渊用刻刀戳了戳走神刻废了的符咒,轻快地问道:“小师兄,明天第一场就有你,你感觉怎么样,多久能赢?”

程潜还没来得及答话,严争鸣就诧异道:“什么,明天第一场?铜钱你怎么不早说?一会去我那挑把趁手的剑,大比不比平时,无论如何也不能拿着一把木剑直接上去,听到没有?”

程潜应了一声,手里还攥着一把头发,显得有些漫不经心地问道:“你怎么想的,需要我赢到底么?”

严争鸣一侧长眉高高挑起,感觉自己这师弟越发是狂得没了边,此言一出,简直是天下千百能人,他老人家都全然不放在眼里了,便忍不住拿话戳了他一下,道:“难道我说一声,你就能横扫讲经堂,脚踩青龙山了?”

程潜微笑道:“也不一定能赢,不过你要是觉得需要,我肯定会竭尽所能的。”

程潜很少说“竭尽所能”这样的话,他说出这四个字比别人的分量要重得多,因为他绝不会敷衍,说一声“竭尽所能”,他就真能拼到最后一口气。

严争鸣心里一时形容不出是什么滋味,暗暗叹了口气,感觉怎么疼他都是不嫌多的,连程潜一把扯断了他四五根头发也都顺便原谅了。

严争鸣轻声道:“小潜……”

程潜:“嗯,梳好了。”

李筠抬头看了一眼,顿时好悬没背过气去,被口水呛住了,咳了个死去活来,韩渊早已经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不忍睹目。

刚拿回经书的水坑“哒哒哒”地跑过来,当面遭遇了掌门师兄的新形象,她瞬间呆若木鸡地张大了嘴,仰着头充满崇敬地望着他——程潜在大师兄脑袋两侧一边插了一朵花,插得很是对称,简直像是长出了一对姹紫嫣红的耳朵,换上一身紫红裙,大师兄就能出门给人说媒拉纤去了!

片刻后,院中爆出一声怒喝:“程!潜!”

这种小孽畜有什么好疼的!养他何用?

程潜从院子里穿过,一头扎进自己屋里,打算关门将前来讨债的大师兄拍在门外,但正这当,青龙岛的暮色中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钟鼓声。

大钟一声连一声,鼓点密集得仿佛直接敲在了人心上。

程潜脸上的笑意一顿,关了一半的门卡在中间:“出了什么事?”

李筠站了起来,正色下来,皱眉道:“要是我没记错,钟声好像是警告,鼓声则是调集内门弟子御敌——怎么,莫非是什么人胆敢进犯青龙岛?”

“水坑,过来别乱跑,”严争鸣冲着跑到门口要往外张望的水坑叫道,“我找人出去问问——赭石……”

他话音没落,院门已经被人从外面大力推开了,赭石气喘吁吁地跟在一人身后:“等等!真人你……”

院里的几个人一同往门口望去,只见唐晚秋正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

唐晚秋没开头没落款地说道:“跟我走。”

严争鸣上前一步,问道:“前辈,不知岛上出了什么事?你要我们去哪?”

唐晚秋是万万没有开口解释的耐心的,她转头一声不吭地抓住了水坑的背心,在小姑娘嗷一嗓子尖叫中,仿佛拎着个小包裹一样,拎着她一路飞驰而去,只撂下一句:“别磨蹭!”

这样一来,扶摇派所有人都不得不紧跟着追了出来,程潜抬脚刚要走,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他回身一挥手,角落里一个箱子上的锁就落了下来,里面的霜刃剑笔直地飞出,落到了他手里。

分享到:
赞(16)

评论8

  • 您的称呼
  1. 看到前后章名没忍住脸色扭曲的笑了一下

    忘名2018/10/19 00:07:19回复
  2. 噗,你这一说我也笑了

    兴奋的澄宁cp永不拆2018/11/07 00:15:32回复
  3. 人好少呀

    笑喷了的66CCFF2018/11/24 12:06:43回复
  4. 如花掌门

    2019/01/25 17:50:26回复
  5. 我们的章名为啥不一样?

    哈哈哈2019/02/03 18:05:31回复
  6. 攻不攻守不守的,,,,说什么呢小铜钱(满脑子废料)

    长顾2019/02/03 22:46:27回复
  7. 哈哈哈哈,楼上的优秀

    匿名2019/02/07 12:53:55回复
  8. 真好,我正好听到《轩辕剑赋》开头第一句:神州上古

    奈何缘2019/02/19 14:42:1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