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有师兄在呢

青龙岛是个标准的海外仙山,清静避世,往来的都是修士,有峨冠博带的,有道袍飘渺的,一年四季花团锦簇,从海上看,岛上还有一层轻薄的雾霭时常萦绕,像个飘在水面上的大桃源。

青龙岛岛主位列四圣之一,常年闭关,不怎么露面,好像也不怎么管事,但他却特意出来见了严争鸣,并且态度十分和颜悦色,就像面对的是自家晚辈。许是知道他心烦意乱,岛主并没有拉着他多说话,安排他们一行住下之后,岛主大方地表示,青龙岛上一切资源都能供他借用,直到找着失踪的木椿真人和他两个生死不明的师弟师妹。

对此,修士们当然不能像乡野村夫一样明目张胆地嚼舌根,他们嚼得温文尔雅、并且暗潮汹涌。

想想确实也是这么个道理,无数人巴结都巴结不到的青龙岛岛主,十年一次的仙市他都懒得露面,这些来历不明的小崽子何德何能,受到他老人家青睐呢?

何况这些小崽子们修为低微就不说了,只知道张扬摆阔,到了青龙岛竟还不肯收敛,实在让人看不上。

这些暗潮汹涌严争鸣都不知道,他实在没空去关心,岛主要了程潜与水坑的生辰八字,派了无数修士前去搜寻,足足三天没有一点消息。

严争鸣都不知道这三天是怎么过来的。

直到第四天清晨——小月儿轻手轻脚地推开门,手里提着那一套皇帝女儿见了都要咂舌的梳头工具,准备将香点着,叫她家少爷起床,结果一探头,才发现少爷已经不在屋里了。

小月儿吓了一跳,以为自己起晚了,做好了挨一顿脸色的准备,她期期艾艾地走进去,却发现道童已经整理好了床铺,而屋主人不知所踪。

小月儿忙问道:“少爷呢?”

道童答道:“听说是有了掌门他们的消息,昨天后半夜起来,连夜就走了。”

小月儿呆了呆——严家除了宠出了严争鸣这个败家子以外,门风其实还算正,不苛待下人,她是严家的家生子,又是个小姑娘,几乎是被当成半个小姐养大的,平日里在扶摇山上只负责给少爷梳头,其他什么都不管,就连海上两个魔头大战的时候,她也稳稳当当地待在船舱里,没溅上一点海水。外面风吹浪打从来也吹打不到她头上,这还是她第一次感觉到了周围的人心惶惶。

小月儿抱着怀里的檀木匣子,迷茫地问道:“那……没说什么时候回来?”

道童回头看了这不谙世事的小姑娘一眼,不由自主地放柔了声音,说道:“没说,还不知道是怎么个情况呢。”

说完,道童又压低了声音补充道:“我跟你说,别告诉别人——昨天晚上,我听咱们家少爷和二师叔说话,听那意思,要是有个什么万一,我们恐怕一时半会回不了扶摇山。要真是那样,你可得记着,这岛上都是真人,不论品行好坏,都能呼云唤雨的能人,捏死咱们就像捏死蚂蚁,你们几个姑娘千万不要乱跑,也不要随便得罪人家,听到没有?”

岛主似乎与扶摇派渊源颇深,其实已经想到失踪的木椿真人他们也许会在忘忧谷附近出没,因此早派了人在那等着,但是出于某种原因,这些修士们全都没敢进山谷搜索。

足足等了三天,才等出了程潜和水坑。

程潜当时的模样可谓是要多凄惨有多凄惨,连守株待兔的修士们都没想到木椿真人竟然不在,他一个大孩子领着一个小孩子自己走出来的。

山谷中野兽小妖随处可见,这样都能活着出来,指不定是托了谁的在天之灵呢。

只是他们想象中这应该会饱受惊吓的少年,并没有预料中的那么好打交道。

傍晚,程潜接过一个女修士从附近村民那要来的一碗菜粥,道了谢,自己先尝了一口,这才将水坑带到一边,挖了一勺放在她嘴边,水坑跟着他着实受了几天罪,成了个小饿鬼,立刻张大嘴要吃。

程潜却蓦地将手一缩,让她咬了个空。

水坑一脸泫然欲泣,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程潜低声道:“记着我说过什么么?记得就给你吃。”

水坑连忙点头,同时十分没节操地合上两只小胖手,点头哈腰地做作揖状,这才得到了她这些天以来的第一口粮食。

乍一看,此情此景仿佛是淘气的小师兄欺负师妹,拿她逗着玩,非要作揖才给吃的——其实作揖那部分完全是水坑饭桶本能作祟自行发挥的。

一遇上这群陌生人,程潜就第一时间嘱咐好了水坑:从现在开始,不许她在任何人面前露出翅膀,否则就不给饭吃。

旁边的女修大概觉得这小姑娘白白胖胖颇为逗趣,便在一边闲聊似的问道:“贵派怎么收了一个这么小的弟子啊?”

程潜面不改色地冲她笑了一下:“是有一回我一个师弟贪玩,偷跑下山赶集路上捡到的,这几年年景可能不大好,想必是山下村里谁家养不起的,师弟瞧她怪可怜的,就给捡回来了——前辈您想,我们修行中人十年二十年如弹指一挥,却足够她从牙牙学语长成个大姑娘了呢,年纪小一点不妨碍什么的,很快就大了。”

女修忍不住逗他:“你自己都还没过完一个‘弹指一挥’呢,说话像个大人一样。要我说,你还是先跟着我们回去疗伤吧,你师兄们就算昼夜兼程地坐飞骑过来,也少不得要一两天呢。”

程潜一边把水坑嘴角漏出来的粥擦干净,一边答道:“我一个人是没什么,但是总不好带着小师妹给各位前辈添麻烦,还是等一等师兄们吧,现在师父不在,要我听师兄的,我也没有什么主意,不敢一个人擅作主张。”

女修:“……”

她完全没看出这小崽哪里没有主意。

也许是因为年纪小,程潜其实并不怎么善于和人打交道,他很少主动说什么,也不会刻意地和别人攀交情,有礼得有点乖巧——什么都好,除了油盐不进。

他一身的伤,有猛兽抓咬的,有各种跌打损伤的,胳膊上缠着的布条更是已经被干涸的血迹给粘在手上了。

按理说,从忘忧谷里出来,不死也得少层皮,何况他还带着个牙牙学语的小丫头,早应该到了强弩之末,可偏偏这程潜表现得若无其事,宁可在忘忧谷边上风餐露宿,也不肯跟他们走,关于谷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更是嘴严得很,怎么问都兜不出他只言片语。

等到月上了柳梢时,得到消息的严争鸣赶来了。

他是一个人来的,没带李筠和韩渊,连道童都没跟着,神雕拉的车落地还没停稳,严争鸣已经掀开车帘跳了下来。

连日来担惊受怕,严争鸣酝酿好了一肚子邪火,可他一看清程潜那一身血迹的狼狈样子,预备好的火先惊飞了一半,再一找没看见师父,顿时另外一半也烟消云散了。

严争鸣三步并两步地跑过来,先匆忙地接住扑进他怀里的水坑,又一把拉起程潜,连声问道:“怎么回事?你怎么弄成这样?这些日子你们到底跑哪去了?师父呢?他怎么把你们俩独自丢在这里?”

程潜不回答,只是怔怔地看着他。

严争鸣心里一阵乱跳,七上八下地问道:“小潜,到底怎么回事?”

程潜没吱声,目光从严争鸣的脸上滑过,在周围那些陌生的修士身上扫了一圈。

青龙岛的修士们毕竟大家出身,一看就知道人家师兄弟之间有话说,便自觉地退开了。

程潜这才轻轻地吐出一口气,用没伤的那只手从怀里摸出了一个小小的印章,递给严争鸣,几不可闻地道:“这是掌门印,大师兄,师父让我带给你。”

严争鸣先是愣了半晌,随即反应过来,他猛地往后退了一步,脸上的血色骤然褪了个干干净净。

他看着程潜那只沾满了血迹与灰尘的手心上托着的印章,简直仿佛看见了什么洪水猛兽,一时间他的眼神近乎是恐惧的。

程潜后面的话堵死了他最后一点退却的余地。

“师父死了,”程潜说道,“他说,以后扶摇派的掌门就是你了。”

“不……”严争鸣本能地摇摇头,慌乱地推开程潜,语无伦次地道,“我不……你你你把这个拿走,不要给我!胡说八道什么,师父怎么会死?”

程潜:“是我看着他魂飞魄散的。”

“不可能!”严争鸣瞪大了眼睛,话也说不出来,只一味地否认,“不可能!”

这一回,程潜没有作答,他保持着递出掌门印的动作,深深地看着严争鸣,脸上的悲意浓重得仿佛永远不该出现在一个少年人身上。

“是真的,”他喃喃道,“师兄,是真……”

话音未竟,程潜的头忽然无力地往旁边一垂,整个人毫无预兆地倒下去了。

严争鸣下意识地伸手托住他,也不知碰到了哪里,雪白的袖子上立刻就蹭了一条触目惊心的血印子。

程潜的身体冰凉,严争鸣几乎觉得他已经没有呼吸了,他慌慌张张地将程潜翻过来,伸出两根手指去探程潜的鼻息,可他的手哆嗦得太厉害了,摸索了半天,愣是没探出个所以然来。

水坑平时不怎么做声,但她毕竟不会说话,此时无以表达自己,只有哭——仅这几天,她差不多将有生以来攒的眼泪都哭完了。

严争鸣耳畔嗡嗡作响,脑子里更是空白一片,他紧紧地抓着程潜的一只手,手心里的掌门印凉得像冰,怎么都捂不热,一时间,他嘴里只会机械地重复道:“别哭,水坑,别哭。”

他不知道自己浑身僵硬地跪在地上多长时间,也许很久,也许只是眨眼的工夫,有人抓住他的肩膀,用力摇了几下,严争鸣茫然地抬起头来,看见一个不知名的青龙岛修士,正一脸忧心地看着他。

严争鸣觉得自己的脸色一定比鬼还难看,因为他发现那修士仿佛误会了什么,下意识地做了和他一样的事——伸手探了探程潜的鼻息,片刻,修士松了口气,抬起头道:“还有气,我那里有丹药和伤药,你别着急,也许没那么严重。”

严争鸣点点头,继而狠狠地在自己的舌尖咬了一下,尖锐的刺痛和血腥气一起冲向了他的眉间,他这才从一片混沌中回过味来,努力定了定神,不动声色地从程潜手中接过掌门印,握在手中,俯身抱起程潜,又对水坑道:“你自己能走吗?”

水坑小心翼翼地踮起脚伸长了胳膊,拉住了他衣服的一角。

严争鸣坐在神雕拉的马车上,整一天一宿才回到青龙岛,他六神无主,几乎喘不上气来。理智上,他知道程潜说得多半是真的,师父对他们从来都是娇宠有余,严厉不足,但凡有一口气在,他就绝不可能将程潜和水坑丢在那么危险的地方。

李筠和韩渊在青龙岛上等得望眼欲穿,一见他回来,立刻一拥而上。

“小潜怎么了?”

“师父呢?”

“对,师父怎么没有一起回来?”

“从哪找到的他们?”

“我不知道!”严争鸣大步让过两个师弟,心里烦得几乎想大喊大叫一通,“别问我,别吵!等他醒过来再说!”

可程潜一直昏迷不醒,受伤是一方面,在忘忧谷中三四天,他带着水坑,肯定也是一直没敢合眼。

严争鸣寸步不离地守着他,刚开始,他望眼欲穿地等着程潜醒过来,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忘忧谷里究竟出了什么事,可是越往后,他心里就越害怕。

他一闭眼就想起程潜满身血污、深深地看着他,告诉他师父死了的情景,这让他夜不能寐。

在极度的焦灼中,严争鸣心里自然而然地生出了一个念头,他想:“我干脆撂挑子回家,当少爷去算了。”

这念头刚一冒出头来,就占据了他的全部思绪。

是啊,反正他家里有的是钱,荣华富贵的过完凡人一生几十年也够了,修什么仙,练什么道?

至于师弟们,他大可以一起带回家去,愿意继续习武的就习武,愿意读书的就送去考功名,不也就是家里多几双筷子的事么?

当掌门——别开玩笑了,他这辈子唯一会干的行当就是当少爷!

严争鸣心想,自己连个基础的符咒都刻不好,入门的剑法都练得稀松二五眼,不说那些个大能,青龙岛上随便一个端茶送水的道童都比他修为高,让他当掌门,能掌出个什么玩意来?

严争鸣这么想着,当即站了起来,将伺候他的一个道童叫了进来:“赭石,赭石!”

道童赭石一路小跑着到他近前:“少爷。”

“拿纸笔来,我要给家里送封信。”严争鸣飞快地吩咐道,“收拾咱们的行李,把船准备好,等小潜一醒过来,我立刻去向岛主辞行。”

赭石一呆:“少爷,我们这是要回扶摇山?”

严争鸣:“回什么扶摇山?回家!”

赭石吃了一惊:“少爷,那门派……”

严争鸣一摆手:“没有什么扶摇派了,门派散了,明白吗?快去,就这几天了。”

赭石凄凄惶惶地跑了。

程潜醒过来,已经是两天以后了,他刚一动,一只手就搭在了他的额头上,一股熟悉的兰花香涌上来,那味道不知为什么黯淡了不少,程潜轻轻地张了张嘴,无声地叫道:“师兄。”

嗓子太哑了,他没说出声来。

严争鸣把他扶起来,一言不发地端了一碗水给他。

程潜一口气喝完,才有些恍惚地开口问道:“小师妹呢?”

严争鸣道:“在小月儿那,有丫头们看着。”

程潜迷迷糊糊地掐了掐眉心,又问道:“掌门印……对,还有掌门印,我交给你了吗?”

严争鸣从颈子上掏出一根线绳,底下系着那枚小小的掌门印。

程潜迷茫又紧绷的神色终于微微松动了些,脸上显出了几分疲态。

扶摇派每天鸡飞狗跳,大的不知道让着小的,小的也不知道尊敬兄长,他们俩拌嘴吵架的事好像还是昨天,而今面面相对,却竟似恍如隔世。

严争鸣叹了口气,轻声问道:“你饿不饿?”

程潜摇摇头,他靠在床头发了一会呆,这才在一室静谧中开口道:“我,师妹还有师父,之所以到了那里,是因为那天我们画错的符。”

严争鸣没有打断他,安安静静地坐在一边,听他从头到尾说了来龙去脉。

程潜没什么力气,话说得断断续续,足足用了一炷香的时间才交代清楚,严争鸣听完,却久久地没有言语。

烛花跳了一下,火光竟有些灼眼,严争鸣回过神来,用尽了全力才直起腰,一时间他只觉得脖子上的掌门印重逾千斤,快要把他的脖子压弯了。

他站起来,轻轻地将一只手放在了程潜头上,用他这辈子最温柔的语气说道:“我让人给你端碗粥吧,吃一点,然后上药。”

程潜顺从地点点头。

严争鸣转身往外走去,心里对自己说:“好了,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也醒了,明天早晨就能回家了。”

回家多好,衣来张手,饭来张口,不必早起练剑,也不必夜里练功……

就在严争鸣心事重重地走到门口的时候,程潜忽然开口道:“等等大师兄,我的书没丢吧?你能让人把那几本剑谱给我拿来吗?”

严争鸣已经触到门扉的手陡然一顿,他直挺挺地背对着程潜站在那,整个人好像被冻住了。

“怎么?”程潜一愣,“丢了吗?”

严争鸣背对着他,哑声问道:“起都起不来了,看什么剑谱?”

“师祖说我们续上了扶摇派的血脉,”程潜道,“就算起不来,血脉也没断——再说师父也说了,让我今后好好练剑。”

严争鸣呆立许久,突然蓦地转身,两步走回来,一把将靠坐在床头的程潜揽进怀里。

掌门印卡在他的锁骨上,硌得人生疼,他想:“去他娘的门派散了,我是扶摇派掌门,老子还没死呢!”

他抱得太紧,像是抓着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全身都紧绷得隐隐颤抖。有那么一会,程潜还以为他哭了。

然而他等了许久,没有等到预想中的眼泪,只等来了大师兄在他耳边说的一句话。

“没事,”严争鸣道,“没事的小潜,有师兄在呢。”

分享到:
赞(24)

评论7

  • 您的称呼
  1. 这种没了师父时候可能只缺一个安慰你的师兄

    忘名2018/10/18 23:11:24回复
  2. 嗯,于是攻就诞生了吧,大概?还是不能理解严娘娘是攻啊!

    已经非常方了的澄宁cp永不拆2018/11/06 23:01:59回复
  3. 真想哭

    如月隱2019/02/18 20:33:40回复
  4. 师兄在呢……这是他们两个人的成长啊

    陈栎媱2019/03/06 15:12:37回复
  5. 每个人都会在痛苦中成长,真的好难受啊

    沈葭白2019/04/05 09:22:36回复
  6. 严娘娘崛起成攻

    忘羡2019/04/13 10:56:41回复
  7. 想哭

    匿名2019/04/14 11:27:5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