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上下求索 第31章 防备得滴水不漏

天光渐次透过云影,山谷中长烟荡然一空。

程潜在原地跪了不知有多久,不知道自己该怎么爬起来,起来又应该去哪。

他脑子里一会是大雨夜里师父为他遮雨的情景,一会是扶摇山上师父摇头晃脑念经的情景,一会满脑子的扶摇木剑自顾自地联系在一起,不管他想看不想看,都在那里来回演示。

最后,都落在一片莽莽苍苍的世道上、茫然失怙的措手不及。

程潜就像一只刚刚提心吊胆地试飞了一圈的雏鸟,满心欢喜地想要回来讨个称赞,却发现自己的窝已经没了,而从今往后,他就算能通天彻地、翻云覆雨,也再讨不到他想要的那份欣慰的称赞了。

程潜不想承认自己害怕,他认为自己只是孤独。

这时程潜才发现,他太需要一个仇人了,只要有了那么一个仇人,他就能在未来十年、二十年乃至一生的时间,都为自己竖立一个清晰而强大的方向,他可以从仇恨中汲取无边的力量,靠着这种力量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可是没有。

师父似乎已经看透了他,预料到他在最无助的时候会本能地选择什么,因此防备得滴水不漏。

木椿真人与蒋鹏,与那不知名的北冥君师祖,与什么四圣五圣的恩怨,他没有透露一个字,所有的故事都被他塞进一个铜钱埋进了土里,连一点可供仇恨生长的渣都没有给程潜留下。用心良苦地逼着他丢掉所有的拐棍,哭完自己爬起来。

同时,木椿真人还给他留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尾巴——嚎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水坑。

以水坑目前的智力,还不大能理解发生了什么事,她饿得前心贴后心,先是到处寻找师父,找不到,只有一个师兄,师兄还不肯理她。

就算她天生皮实,没什么小性子,到了这一刻也终于不堪忍受了,水坑发觉自己哭了一会也没人管,便只好自力更生,泪流满面地抱起师父变出来的木剑啃了起来。

等程潜回过神来想起她的时候,她已经利用仅有的五颗乳牙,将木剑一侧啃出了好几个坑。

天妖一口乳牙也生得这样刚烈,果然不同凡响。

程潜连忙撑着酸麻的膝盖,踉跄了一下方才爬起来,掰开水坑的嘴:“吐出来!”

水坑冲他吐了两片木屑:“啊啊!”

然后她被师兄拎到一条河边,给按着脑袋强行漱了口,水坑有生以来第一次直面三师兄“无理取闹”的一面,顿时不干了。

程潜瞪了她一眼:“不许哭。”

水坑尖叫着抗议:“啊啊啊!”

程潜铁石心肠地任她叫唤,眼皮也没掀。

水坑默默地在旁边抹了一会眼泪,很快就发现哭也是白哭,师父不知去哪了,这里只有她和三师兄两个人,连告状的地方都没有,于是她也很想得开,止住了抽噎,老老实实地安静了下来,期待着师兄能良心发现,给她找点食吃。

哪怕捉条肉虫子也可以啊。

程潜将被水坑啃掉了一个边的木剑抢救了下来,在水里洗涮干净,他没心情哄小孩,将她放在河边,严肃地警告道:“在这坐着,别乱动。”

说完,他挽起裤腿下了水,笨手笨脚地试着抓鱼。

水坑别的优点没有,唯有识时务一条可堪称道,立刻从他的行动中判断出自己这顿饭有着落了,于是老老实实一声不吭地在河边坐等,好像一条训练有素的小狗。

但是鱼不是那么好抓的,程潜在家时就没干过上房揭瓦、下水摸鱼的事,到了门派里更是不可能,对这些事毫无心得,那些满身鳞片的东西几次三番从他手里溜过,偶尔还有故意用力摆尾的,坚硬的鳞片几次划破了他的手。

天色渐黑,水坑等不下去了,她终于又渴又饿地蜷缩在岸边睡了过去,一根手指还不由自主地含在嘴里。

程潜赤脚趟在冰冷的河水里,看了她一眼,一无所获地直起弯得酸疼的腰,低下头舔了舔手上的伤口。

师父说他有一天能腾天潜渊,而他发现自己连一条鱼也抓不到。

他不知道这忘忧谷中哪些植物有毒,不敢贸然去摘那些果子和树叶,也不敢贸然去挑衅飞禽走兽,因为手无寸铁,谁是谁的加餐还不一定。

他一天到晚谁都看不上,总感觉自己是未来的绝世大能,却连一点吃的东西都弄不来。

这时,天已经渐渐黑了下来,周遭静得让人有点心慌,远处山林中渐渐传来野兽咆哮。程潜侧耳听了片刻,蓦地一皱眉,三步并两步地上了岸,将睡得迷迷糊糊的水坑抱起来,同时捏紧了手中木剑,盘算着该找个什么地方安全过夜。

只是眨眼功夫,那些好像还远的野兽咆哮声就近了,此起彼伏于周遭,好像一片四面楚歌,让程潜的神经紧绷了起来。

程潜不敢再迟疑,提着水坑往河水上游的方向跑去,可惜天不遂人愿,就在这时,密林中突然蹿出了一条黑影,笔直地落到了他面前挡住去路,粗重的喘息声在黑暗里越发清晰,绿油油的眼睛险恶地盯着这两个细皮嫩肉的孩子。

程潜猛地刹住脚步,后退半步横剑胸前。

而后四下传来窸窣动静,眨眼之间,好几条大狼从各处蹿了出来,将程潜和水坑结结实实地围在了中间,这些狼每一条都有小马驹那样大,盯着他们两人的眼神全都是直勾勾的,獠牙森然。

水坑一声也不敢吭地蜷缩在程潜怀里,此时她那相传承袭自妖后的一半血统对群狼没有半点威慑力,想必她就算是什么上古神兽,此刻也不过是个没断奶的小崽子而已,这些牙尖嘴厉的大畜生根本不怕她。

程潜在群狼环伺间面无表情地提着木剑,他知道自己不能在这些畜生面前露出分毫的怯意,一时片刻的松动,也足够被大狼们将他和小师妹撕成烂布条。

程潜手腕微微一抖,摆出扶摇木剑的起手式,同时低声对怀里的水坑说道:“你的翅膀呢?我们飞走。”

水坑听了这话,小脸都憋红了,但也不知道是她饿得没了力气,还是被大狼吓得一时掉了链子,只听“啪”一声,她背后只长出了一对巴掌大的细弱翅膀,扇动起来,约莫也就能当个不好使的扇子用。

程潜立刻心道不好,果然,那头狼一见水坑的翅膀,就立刻洞察了他那无力的伪装和目的,它突然俯下身,低低地咆哮了一声,好像一声令下。程潜在它俯身的一刹那,手臂上的肌肉已经绷紧到了极致,接着,他听见身后刮来一阵腥风,程潜想也不想地一旋身,将鹏程万里第三招变招纵向递出,破破烂烂的木剑蓦地划出了一道凌厉的弧,精确地避开了那畜生爪牙,狠狠地捅在了大狼下巴上。

他的剑法确实是下过苦功的,起码就他练过的两式来说,比他不求甚解的大师兄强多了。

头狼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再次下了命令,两侧两头大狼立刻分别从两面冒了出来,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堵住了他的退路。

程潜本来被委屈、伤痛和自暴自弃折磨了个半死不活,此时直面那大狼贪婪的目光,他满腔怒火终于被一股脑地逼了出来。

冲动之下,程潜硬碰硬地迎了上去,而这一番冲动却误打误撞地正合他方才“百事无惧”的心得。

心法与剑法相得益彰,破破烂烂的木剑硬是激起了一束锋芒,鹏程万里招式未老,他剑柄陡然离手,蓦地转成了他一直练着玩的海潮剑,以手肘抵着剑锋,不闪不必地撞入一头大狼嘴里。

锐不可当的剑锋与獠牙悍然相撞,程潜的袖子顿时碎成两截,从手腕到手肘处刮了一条半寸深的伤口。

那狼嘶声惨叫,程潜那不怎么结实的木剑也就此断了。

而第二条大狼此时爪牙已至,正抓向水坑的头颈,程潜迅雷不及掩耳地将抱着水坑的手换了一只,不顾剑已断,剩下半截也横扫上大狼的鼻尖,狼鼻尖遭到重创,仰面倒去,同是也将程潜撞得往后滑了三四尺。

程潜伤臂的血水立刻糊了水坑一身,血腥味刺激得小女孩脸色惨白,她全身颤抖,好像害怕到了极致,程潜还没来得及安慰,便只觉手中的女孩一重,下一刻,他人已经被提到了半中——水坑在这个节骨眼上展开了她那时灵时不灵的大翅膀。

迎风举翼的天妖连缓冲也没有,直上直下的往天上扑去,鼓起的风将那头狼掀了个跟头。

头狼显然没料到还有这一出,当即恼怒地咆哮一声,纵身跃起,想去抓程潜的小腿,可惜已经够不着了,头狼颓然落地,愤愤地在原地转了几圈。

心中杀意未散的程潜居高临下地借着月色对上了头狼的眼睛,那头狼一怔之下,竟僵在了原地,片刻,它微微收回前腿,似有瑟缩之意,“呜呜”地夹起了尾巴。

水坑带着程潜并没有飞太远,她毕竟年纪小,刚过山谷就脱了力,两人一起灰头土脸地摔在了山坡上。

程潜咬着牙拄着半截木剑爬起来,又从衣服上撕了一块木条,草草地堵住了流血不止的胳膊,以免招来更多的野兽。

他要生火,要找吃的,要选个能过夜的地方,还要随时警戒周围的环境。此时,他手上伤口锐痛,沾了一身凄冷的露水,身边还带着一个不能自理的小师妹。

走在危机重重的忘忧谷里,程潜发现自己没有时间去琢磨师父和那些魔修们的爱恨情仇、也没空孤独迷茫了。

当务之急,他必须从这片不知有什么的山谷里走出去,把掌门印和小师妹一起送回门派里。

东海之滨,海上那场风波过后,青龙岛的人才终于姗姗来迟。

由于师父从没给徒弟们说过青龙岛上的人是个什么组织,也从未给弟子们介绍过谁是什么大能,严争鸣根本没有见礼或者巴结的想法。

风浪没有平息,他已经命道童们将大船上载的小舟全都放了出去,下海捞人。

李筠和韩渊全都聚集在船舱里,一起动手将程潜行李里那堆不离身的书全都给翻了出来,严争鸣一边驴拉磨似的焦躁地在原地转圈,一边指手画脚道:“找关于符咒的,韩渊,不用翻那一摞,那边的他还没拆捆呢,不一定看过,快点!”

“别催别催,我好像看见了……”李筠举起一只手,“大师兄,你看是不是这个?”

严争鸣立刻将自己手里的书扔在了一边,凑上来一把抢过去,对照着书上关于追踪符的说明仔细看了一遍:“什么破玩意,是这本吗?”

韩渊急道:“上面说了什么?”

“上面……”

这时,门外突然有一个道童气喘吁吁地闯进来打断他:“少爷,有一位真人找你。”

“吵什么,人都丢了,忙着呢!”严争鸣头也不抬地一摆手,然后对李筠和韩渊念出了书上的注释,“这上面说是刻符咒的人和那追踪符咒之间有感应,那东西我亲手刻的,刻完就跟放了个屁似的,感应什么?”

李筠听了这话,脸色一变:“师兄……”

严争鸣:“别吞吞吐吐的,要说什么?”

李筠:“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当时那个追踪符可能是不成功的。”

严争鸣愣住了,好一会才讷讷地道:“但是小铜钱……”

他懊恼地在自己额头上掴了一掌——都怪程潜,天天端着个“虽然不显山不露水但是我很靠谱”的臭架子,弄得他当时居然想也没想就相信了一个刚入门的小崽子!

程潜那混蛋要是真靠谱,现在能不知所踪么?

这时,又有一个道童跑了进来,手里拎着一条破破烂烂的缎带,大惊失色道:“少爷,他们捞上了这个……”

李筠瞳孔一缩,一把抢过来:“这是我在小师妹腰上绑的,中间的追踪符不见了!”

几个少年在船舱中不知所措地大眼瞪小眼。

忽然,一个女人粗声粗气的插嘴问道:“追踪符?什么追踪符?”

李筠一回头,看见了那落汤鸡一样的唐晚秋真人不知什么时候到了他们船上,正打量那根缎带。

她来干什么?

李筠有点愕然,执晚辈礼招呼道:“唐真人。”

严争鸣狠狠地剜了一眼第一次通报后被赶出去的道童,两步越过李筠,堂而皇之地将黑锅扣给了自家道童:“前辈来了怎么不通传?要你们干嘛用的。”

唐晚秋摆摆手,似乎不怎么在意,她将那绸缎布条从李筠手中抽了出来,沉思了片刻,问道:“这不是令师的东西吧?”

这个节骨眼上,严争鸣哪有什么耐心和她闲聊?可唐晚秋大小也算是个前辈,不得不应付,他只好压下眉间焦躁,说道:“这是我们小师妹的,她年纪还小,我们出门在外怕她走丢,挂在她身上以防万一的——真人见谅,家师眼下也不知道跑哪去了,要么您先进来喝杯茶?”

后面那一句他没管住自己的嘴,说出来感觉和逐客令差不多。

好在唐晚秋本人心思也并不细腻,好像一根直来直去的女棒槌,压根没听出他的失礼。

唐晚秋道:“我看你们还是别找了,就凭你们几个刻出来的符咒,早就被那两个大魔头炸成碎末了。”

严争鸣:“……”

哪壶不开提哪壶,这女人是特意跑来给他们添堵的么?

以貌取人有时也是有一定道理的,一个连自己形象都不顾及的人——特别还是个女人——除了有隐情的,否则多半都是唐真人这种特立独行、从不看别人脸色的。

严争鸣看着唐晚秋那张下巴比脑门还宽的四方脸,心里涌起十足的烦闷,盘算起如何将她尽快打发走。他还没琢磨好如何开口,那唐晚秋却好似比他还要不耐烦,连句客套和安慰也没有,直入主题道:“青龙岛岛主命我来请你们上岛,跟我走吧。”

严争鸣:“……”

李筠是知道自家师兄那狗脾气的,唯恐他出言不逊得罪了唐真人,忙上前一步,低声提醒道:“师兄。”

然而出乎他意料,严争鸣既没有当场跳脚,也没有勃然作色,他垂着眼皮思量了片刻,问道:“岛主为何屈尊要见我们这些后辈,难道是认识家师?”

唐晚秋浓眉一挑,每一根眉毛都仿佛在说:“废话,不然呢?”

严争鸣心里狂跳,忙道:“可是家师方才不知所踪,能否请岛主帮忙……”

“已经在找了,走吧。”

分享到:
赞(53)

评论11

  • 您的称呼
  1. 木椿用自己的走了换来铜钱的坚强和成长,成长是好事,只是这个成长的代价太大了

    哭完沈韵还是忘名2018/10/18 23:04:05回复
  2. 呜呜呜,楼上,你再b,我都哭死了

    已经哭死了的澄宁cp永不拆2018/11/06 22:53:35回复
  3. 好了,楼上都憋哭了,要坚强

    我的名字此处省略2018/12/24 20:20:16回复
  4. p大笔下身负重任的孩子大多都经历过撕心裂肺的痛苦。长庚是,陆总是,费渡是,自然也要委屈委屈三师弟。

    鼠太2019/02/14 10:17:34回复
  5. 楼上,我的巍巍呢~

    匿名2019/02/24 11:41:29回复
  6. 巍巍在这里!

    巍澜 巍巍等到了我,不委屈 嗯2019/03/22 16:55:17回复
  7. 成长的代价永远都这么痛苦啊

    沈葭白2019/04/05 09:21:31回复
  8.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某个以三年苦难把自己变得略微坚强的人2019/04/21 19:58:36回复
  9. 无论是长庚、费渡还是沈巍,他们都经历过创伤,他们都经历过黑暗,他们都有黑暗的一面,但他们不想让人看见,他们学会了伪装,甚至将自己强制的扭曲成另一个想要变成的人,或是必须要变成的人,但顾昀、骆闻舟和赵云澜他们都是光,他们拯救了深陷黑暗的他们。

    呵呵哒2019/05/01 10:26:13回复
  10. 大师兄关键时刻终于有了师兄的样子
    看各种简介觉得这是沙雕文风,没想到这么沉重

    苦逼高考狗2019/06/23 15:26:07回复
  11. 感觉自己好凉薄,为什么我没感觉?

    匿名2019/07/14 21:27:2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