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镇魂结局

地面上巨震, 黄泉下更是翻江倒海。

蛇四叔牢牢地护住祝红,就像她还是个缠在他手腕上撒娇的幼蛇那样, 坚硬如铁的鳞片在他的皮肤下若隐若现, 替她挡住四周落下的石子沙烁。

不知过了多久,地下才平静了下来,浓重的、让人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的黑气奇迹般地开始缓缓散去,幸存下来的人们狼狈地从边边角角的地方露出头来, 小心翼翼地探查着周遭。

祝红小声问:“四叔, 怎么了?”

蛇四叔“嘘”了一声,放出自己的神识, 谨慎地扫着附近的情况。

就在这时, 祝红突然小声惊呼了一声,蛇四叔扭过头去, 只见那不明原因地长出了第三个嫩芽的大神木树枝缓缓地从她手里飘了出去, 祝红立刻要去追, 蛇四叔一把拉住她:“等等, 你要干什么?”

祝红有点着急:“沈巍救了我一命, 我也答应过人家要找个地方好好栽下去的, 大神木的树枝怎么能在我手里丢了?”

说完, 她用力挣脱了蛇四叔的手, 初生牛犊不怕虎地跑了出去。祝红出生不过几百年, 压根不知道天高地厚, 对于“后土大封”,她是既没有听说过, 也丝毫不知道害怕,就这么悍然无畏地冲了出去。

蛇四叔犹豫了一下,到底不放心,勉强幻化出双腿,跟着她跑了过去。

神木树枝直接飞到了忘川上,水面上的黑气已经完全散开,露出了下面幽深冰冷的忘川水,大神木在空中悬浮了片刻,就那么直直地冲了下去。

祝红本能地有点畏惧忘川水,然而随后想起了她的承诺,顿了顿,到底一狠心,露出大蟒的原型,“噗通”一声,也潜了下去,蛇四叔紧跟而下。

在别人眼里,这两条蛇简直是不要命了,眼下虽然不明原因地安静了片刻,但是谁能知道大封到底是怎么个情况?没准还在酝酿着新一轮的爆发呢,现在跳下去不是找死吗?

祝红和蛇四叔一路跟着大神木往下潜,蛇四叔的目光忽然闪了闪,他毕竟见多识广,这时心里已经多少有数——大神木下沉的方向,正是传说中功德古木的方向。

果然,不多时,他们就看见了枯槁高绝的功德古木,千万年毫无动静的功德古木突然伸出了干枯的枝桠,在忘川水中缓缓地上下起伏,轻轻地抖动,树枝惊起极其柔和的水波,仿佛在迎接什么。

大神木的树枝落在了功德古木的旁边,扎进了最深的泥土里。

而后,它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地生根发芽,长出枝叶,不过片刻,就已经亭亭如盖,与旁边的功德古木相映成辉。

接着它伸出柔软而细长的丝绦,温柔地缠住了枯死了千万年的功德古木,祝红忽然惊诧地捂住了嘴——那枯木上生出了小小的嫩芽来!

两棵巨树依然在不断地变粗、长高,直到千丈长,一直从狼藉一片的忘川水里冒出头来,绿荫布满整个只剩下残垣断壁的阎王殿,还在不断地繁盛着,远远望去,树冠的碧绦如怒,起伏氤氲,几乎一眼望不到头。

蛇四叔身上的伤口在树下奇迹般地痊愈了,他的目光终于落到了功德古木之后——曾经的后土大封石已经不见了。

后土大封分崩离析,被黑雾与鬼声弥漫的大地上却突然着起了熊熊烈火,四柱复又归位,也许不久新的大封就快要落成,也许……

地面上的汪徵忽然喃喃地问:“那是……什么声音?”

“是山吧。”神农药钵侧耳听了片刻,“万山同哭的声音。”

汪徵睁大了眼睛:“山也会哭。”

神农药钵沉默了片刻:“会的,传说只有在盘古倒下的时候,万山同哭过,就连昆仑君身化镇魂灯的时候也没有这样的声音,大概他当时不算真正的形神俱灭。”

汪徵呆立好半晌,才反应过来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无论是沈巍还是斩魂使,她都并没有什么太多的交集,然而等她发现的时候,自己竟然已经泪流满面了——鬼是不能轻易哭出眼泪的,她心里明白,可就是怎么也止不住。

桑赞叹了口气,伸手把她揽进了怀里。

这时,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轻轻地说:“傻丫头,哭什么?”

汪徵一愣,低头一看,赵云澜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缓缓地站了起来。

汪徵对上了他的眼睛,突然觉得有种说不出的奇怪,那人的确是朝夕相处的赵处,又仿佛……有了一点说不出的变化。

她心里狠狠地一揪——难道沈巍真的把他所有的记忆都抽走了?

可是神农药钵却在惊疑不定地打量了赵云澜片刻后,忽然退后三步,缓缓地跪下了,极尽恭敬行了大礼:“拜见山圣。”

赵云澜……昆仑君双手背在身后,随意地冲他摆了摆。

汪徵只觉得眼前一花,方才一身滚得起皱的风衣的男人身上豁然是一件长袖博带的青衫,就像千万年前,浮光掠影般地出现在洪荒往事里的那个人。

神农药钵轻声说:“祖师强行压制山圣元神,将您送入轮回时,曾与上仙斩魂使定下契约,令他生生世世与大封同生共死,如今人间大劫,后土大封破裂,斩魂使身殉大封,诸因果已经尘埃落定。”

燃烧的烈火变成了温暖的橙色,火光倒映在昆仑君的眼睛里,他沉默良久,才轻轻地说:“我知道。”

神农药钵继续说:“斩魂使以鬼王之身成圣,求仁得仁,临了消去了您的……”

“行了别说了。”昆仑君头也不回,英俊的脸上凝着说不出的沉郁之色,“我都知道。”

神农药钵应声恭恭敬敬地低下了头,过了好一会,才继续说:“祖师辞世时,令我监管他与斩魂使的契约,如今小神可以功成身退了。”

昆仑君并不理会他,只是摊开双手,手中是女娲留下的鳞片,里面曾经承载过一个十一年的小轮回,昆仑君低低地自语:“神农,你究竟是想告诉我什么?”

这时,地下突然传来细细的动静,众人立刻如惊弓之鸟一般地紧张了起来,却只见脚下的土地松动了,而后一棵大树的树冠骤然破土而出,枝繁叶茂,翠绿欲滴,叶子上仿佛带着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水,掉落在地上,地面上原本因为大封破碎而裂开的纹路渐渐地合在了一起。

什么是长久的?

为什么要有善恶与是非?

生是什么?死又是什么?

昆仑君一直微微拢着的眉宇终于放开了一些,他伸出手,正好接到了一片树枝上掉落的叶子。

他忽然问:“是你把郭长城调入特别调查处的?”

神农药钵恭恭敬敬地说:“是,祖师在世的时候,令我寻找一个没有阴阳眼、但是能看穿真实,默默无闻、却带着天降大功德的人。”

“原来如此。”昆仑君叹息一般地轻声说,“我明白了,多谢你。”

女娲的蛇鳞刹那间在他手掌中化成了细碎的粉末。

大庆终于忍不住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昆仑君盘膝在镇魂灯下坐下,轻轻地摸了摸黑猫的头:“别急,镇魂灯还亮着。”

说完,他入定一样地轻轻地合上了眼睛,就像一尊亘古沉默至今的神像,身后是巨大的灯身上顶着的如豆的火光。

郭长城身上的小电棒没有一点反应——他已经顾不上恐惧和害怕了,脑子里一片空白,眼里只有掉下去的楚恕之。

他拼命地伸出手去,双手抓住了楚恕之的胳膊,死死地闭上眼,听着耳畔呼啸的山风咆哮而过。

就在这时,郭长城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停止了下落。

郭长城愕然地睁眼望去,只见他掉下来的时候不小心碰散了楚恕之交给他的挎包,魂瓶都滚了出来,盖子撞在两边的安全护栏上碎了,里面被他收集在一起的魂魄一股脑地全涌了出来。

它们不成人形,只是如同在瓶子里一样,是一团团流光溢彩的光团,连同桥上的女孩,七八个人的魂魄彼此相连,竟然结成了一张大网,从吊桥上铺散下来,险险地将两个人网在了中间。

楚恕之结结实实地吃了一惊,然而他知道眼下不是多想的时候,低低地道了声谢,楚恕之立刻拎起郭长城,在魂网上轻轻借力,往上一蹿,而后脚尖在吊桥护栏上一点,飞快地落在了吊桥的一头,他回手把郭长城抛到了身后的山洞口,甩手一连十二张纸符,劈头盖脸地向围堵他们的红眼鬼族打了过去,应声而落的九天雷电把吊桥变成了一个高压电网。

而战局背后,结成网的魂魄变成一串光斑,在郭长城身边绕了一圈。

其貌不扬的年轻人身上突然闪现出淡淡的橙色光晕,就像温暖的火光一样,绕在他周身的魂魄仿佛感觉到了什么,不由自主地凑近了他。

郭长城心里似乎有一个声音,他一时忍不住脱口而出:“镇……镇生者魂,安死者之心……”

一道光从远方传来,人间万里黑暗,那光芒先是极其微弱,而后烧起来的范围却越来越大,最后蔓延到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地方,铺满了整个大地。

占尽了上风、几乎要把楚恕之重新逼上吊桥的红眼鬼族骤然惨叫一声,捂住眼睛,连连退了好几步,在晃晃悠悠的吊桥上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而后扭曲萎缩,最后被那光芒活生生地烤化了。

楚恕之吃了一惊,又转过头去望向郭长城,那一刻,他有种错觉,仿佛郭长城整个人就成了一簇火焰,跳动的频率与整个大地上的火苗奇迹一般地重合在了一起。

尸王有些担心,大步走过去,试探地把手伸进了郭长城身上跳动的火苗里,却只觉得里面有一种奇异的温度,并不烫人。

郭长城看不见身上的火苗,依然呆呆的跟着心里的声音念出了下半句:“……赎未亡之罪,轮未竟之回。”

他的声音仿佛和苍茫大地中的某种东西重合在了一起,引起无边无际的共鸣和回响,楚恕之似有所感,抬起头,只见他们找了一宿也没找全的、死于别墅小镇的魂魄一个接一个地从山下漂了上来,飘到了郭长城面前。

郭长城随身带着的本上详尽地记载着每一个家属描述的失踪者,和每一个小镇业主他们各自的姓名、年龄、体貌特征等。

魂魄们排着队,分别找到自己那一页,有的提起笔在旁边加上一句“给某某人带话”,有的看见了歪歪扭扭的孩儿体写的自己的名字,就仿佛放下了什么牵挂。

最后,他们一个接一个地消失在空中,化为无数光点,往天空的方向飞去。

天边响起春雷般的声音,被乌云遮蔽的天空露出了一点端倪,而后,只见正南的方向,两株巨大的树不知什么时候破土而出,超过了房子,超过了高层建筑……甚至超过了大山。

聚集在郭长城身边的魂魄都已经基本走光了,只剩下一个,落在地上,露出了快递员冯大伟的模样。

“哥,”他兴奋地叫楚恕之和郭长城,“谢谢你们,有下辈子,我相信了,等我再托生成人,我还当我爸妈的儿子,当我哥的兄弟,好好的过、好好的活,多干好事,把这辈子一起补上。”

冯大伟说着,魂体就越来越透明,直至也散成了碎光点,终于飘进了无尽的轮回。

郭长城身上的光亮到了顶点,而后倏地从他身上脱离而出,就像一团流星一样,向着远方飞去。

坐在镇魂灯下的大荒山圣突然睁开了眼,一团灿若朝阳的火团落在了镇魂灯里,原本如豆的火苗蹿起了百米高。

昆仑君站起来,贴在镇魂灯上的双手被火光映得橘红色,他背着别人、望向镇魂灯的时候终于闪过说不出的忐忑与期盼。

一个人影逐渐在火焰中成型,脱离火焰飞了出来,径直落在了昆仑君怀里,那人并不沉重,昆仑君却仿佛用了全力去接,不由自主地踉跄了一步,抱着怀里的人一起跌倒在地上。

林静小声惊叫出来:“沈老师!”

昆仑君勉力维持的平静的表情终于裂开,抱着沈巍的手指关节攥得惨白。

沈巍仿佛突然被什么呛住,轻轻地咳嗽了几声,头不自觉地往一边歪去,靠在了昆仑君的身上,轻微的呼吸扫着他的脖子。

沈巍眉心双肩各自有细碎的火苗轻轻一闪,旋即没入了他的身体里,看不见了。

“那是……魂火吗?”神农药钵愣愣地说,“大煞无魂之人,生出了真正的三魂七魄吗?鬼族也是有魂的?那么大封……大封为什么还存在。”

“大封不在了,你感觉不到吗?”昆仑君轻柔地在沈巍眉心吻了一下,“鬼王成圣,有了三魂七魄,神农终于偿了他的夙愿,在他死后数千年,建成了他念念不忘的真正的轮回。”

“可那是不可能的!”神农药钵难以置信地说,“人体三尸起源于大不敬之地,地下的千丈戾气呢?如果让它们化入人间,神魔大战的事不是又要重演……”

沈巍的一只手一直攥着,手心里似乎握着什么东西,昆仑君轻轻地执起他的右手,仿佛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沈巍攥着的手缓缓地松开了,一道金色的安神符从他掌心中飞了出来,跳到昆仑君眼前。

昆仑君忽地笑了——这正是他们初次见面的时候,他亲手画在对方手背上的。

安神符径直飞进了镇魂灯里,镇魂灯忽然缓缓地从地上升起,终于没入了南方大地。

新的四柱至此落成,却不再是为了镇压什么了。

“是你一直在用神农的话提醒我,也是你找回了镇魂灯真正的灯芯。”昆仑君小心地把沈巍抱了起来,“怎么现在不明白了呢?”

“镇生者之魂,安死者之心——只要镇魂灯还一直烧下去,混沌虽然存在,就永远不会作乱。”

他话音落下,那高过大山的树冠突然化成了千万点细碎的水珠,散落到每一个角落,被大封破裂折腾得满目疮痍的大地恢复了本来面目,长出初春时节容易被人忽略的嫩绿来,地上的凡人们也不会记得发生过这样一场暗无天日的浩劫。

第一缕天光方才刺破乌云,原来是天亮了。

(全文完)

————

作者有话要说:

先向等我到半夜的诸位道歉(合掌)

感谢所有留言的、默默捧场的童鞋们,以及扔霸王票的诸位,篇幅限制不一一列出名单了,额外破费,受之有愧。

最后,之前某个妹子提议让我区分一下文里涉及真正的中国神话的部分,和我胡编乱造的部分,以免误导大家。

其实基本都是我胡诌的(揍……

有谱的地方主要是:

1、关于三皇,三皇里伏羲和女娲肯定是有的,但是另一个是谁有很多说法,有说隧人的,有说神农的,这里就取了神农的说法。

2、炎帝后人是神农氏后代。

3、黄帝战蚩尤是有的,蚩尤死后被皇帝封为战神也是真的,除此以外妖族神马的是我鬼扯的。

4、女娲造人的传说是有的,“三尸”的说法也是有的,但是“三尸起源于泥土”是我扯的,两者之间不搭嘎。

5、共工怒触不周山的事是有的,之后女娲补天也是有的,老龟献出了四条腿的事是神话里的,但后来的四圣加封神马的是编的。

6、女娲是“后土”的这个说法是有的,但是我国的神话传说体系比较乱,具体最开始是哪传出来的,我不是很清楚,有后土是幽冥之神的说法,但是和轮回有什么关系是我诌的。

7、《山海经》里帝俊是个神秘人物,有前人考据说帝俊就是伏羲,后羿的弓是帝俊给的,伏羲八卦也是传说里的,这个大家都知道的撒。

8、还有神马,一时想不起来了……不过引用典籍的地方我在当时章节的作者有话说里标注出来了,没有标注的地方基本就是我自己鬼扯的……

分享到:
赞(554)

评论170

  • 您的称呼
  1. 虽然看上去像是he,但莫名我的悲伤不比剧里结局好一点。

    巍澜女孩2019/02/12 15:47:20回复
  2. 于是昆仑还是和小鬼王在一起了,
    真好。看了剧版的哭死,在小说里终于找到了慰藉

    昆仑君的小鬼王2019/02/13 02:43:47回复
  3. 嘤嘤嘤,大半夜的我还是枯了。听说剧版的更虐,没胆量看了QAQ

    匿名2019/02/15 04:12:13回复
  4. 虽然越到后来越舍不得 但终究还是看完了 结局真的是大虐后大甜
    巍巍一万年的深情执着隐忍得到了三魂七魄 不再孤寂地走黄泉路 忍受万年的冰冷
    小澜孩那么喜欢的一个人终于在他的怀抱(捂脸)
    看完了剧来看的小说 龙哥和白叔自动代入 非常棒!

    巍澜可期2019/02/18 09:56:15回复
  5. 感天动地,人一生和爱人在一起也就几十年,感情就非常深沉了。

    而沈巍和昆仑是万年之久,万重山都不足以描述。
    看了之后真的懂了很多,是非,善恶,生死,虽然看起来很庞大,但是细细品味,其实就在身边。

    沈云澜。2019/02/20 01:48:02回复
  6. 2019.2.22 我依然不愿意毕业❤️

    朱一龙老婆2019/02/22 13:37:57回复
  7. 后天就上学了但我爱镇魂爱的深沉

    作业写不完了2019/02/26 09:11:36回复
  8. 2019.2.28 永世不忘

    2019/02/28 22:56:16回复
  9. 好好看啊,我一从没看过耽美的人怎么觉得这么甜蜜呢,澜澜和魏巍好纯粹的爱情,美好呢,那么死心塌地爱一个人是件幸福事儿,我的三观是不是要和祝红一样重塑了哇

    匿名2019/03/01 11:41:47回复
  10. 真好

    镇魂女孩2019/03/01 11:56:55回复
  11. 本来不想留名的,毕竟看了几个星期,又开学了,为了我喜欢的女孩看完了。我把镇魂当故事看都很好看,点赞♡♡♡
    ———2019.3.3AM7.11

    三岁孤身一人2019/03/03 07:11:42回复
  12. 所以是郭长城的大功德成为了镇魂灯的灯芯,并且只要一直做好事做好人,功德不断,镇魂灯就永远不会灭。

    匿名2019/03/03 18:11:31回复
  13. 感觉镇魂真的是看过的最好的耽美,看的第一部耽美是默读,第二部才是镇魂。之后又看了好多,也有好的喜欢的,但总感觉没有镇魂好。镇魂整体的语言文笔,人物特色,巍澜情都特别能打动人,甚至连改成那样的剧版也很感人,舍不得结束,镇魂女孩永不毕业。

    镇魂巍澜永不散场2019/03/05 13:42:39回复
  14. 澜澜应该不用再喝巍巍的血了吧?

    匿名2019/03/06 14:46:37回复
  15. 哇,剧版太虐心了还是小说好

    巍澜大胜2019/03/10 16:20:06回复
    • 还好,不咋虐啊,,两位殿大(殿前欢)的文嗯,,对比一下虐了很多(两主角最后死了)还有秀秀文也很好让我感受到了怦然心动,然后镇魂就被我当成了一个安利,最多的感受算是感动多一些吧,瞬间的柔软让我想起了夏目(捂心口)

      蓝弦2019/03/13 14:40:05回复
  16. 沈巍和赵云澜的爱情层次太高了!

    匿名2019/03/11 17:36:19回复
  17. 终于不再是大煞无魂之人❤不用再去那黄泉之下千尺混沌无光冰冷之地❤

    匿名2019/03/18 06:14:38回复
  18. 隔壁默读求关注 隔壁杀破狼求关注 p大的书 值得全读全收藏

    匿名2019/03/22 02:39:08回复
  19. 舍不得

    巍巍的小手2019/03/23 11:09:34回复
  20. 2019.3.23

    巍巍的小手2019/03/23 11:10:18回复
  21. 终于能够再见了。

    甚嚣尘上2019/03/25 19:52:50回复
  22. 又来处,有往地。生生世世,世世生生。

    匿名2019/03/27 13:19:38回复
  23. 第一次看,看完一遍,准备二刷,真的是好看,喜欢,估计会一直刷下去
    2019/3/28

    白驹过隙,巍澜可期2019/03/28 17:25:07回复
  24. 糖来了

    沈巍赵云澜的兄弟情2019/03/29 01:23:14回复
  25. 万物于死寂,重生新绿

    原味2019/03/29 23:44:51回复
  26. 第一遍终于看完了,留念。
    心中有很多话想说,千言万语却都不足以表达。
    感谢朱一龙和白宇的完美演技所呈现出的角色,感谢Priest在人间写下这么美好的文字。感谢每一个活出了善与美的生命,也祈愿世间能有更多干净而清澈的眼睛。

    zl482019/04/04 00:44:58回复
  27. 2019.4.4

    匿名2019/04/04 15:17:08回复
  28. 看完,凌晨四点多,泪如雨下……

    匿名2019/04/04 16:19:25回复
  29. 轮回,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洗涤灵魂。

    匿名2019/04/04 17:00:37回复
  30. 白驹过隙,巍澜可期 2019.4.5

    匿名2019/04/05 07:40:22回复
  31. 长城呢,长城呢,我的长城呢???

    匿名2019/04/06 01:34:25回复
  32. 正文大结局!二刷留爪2019.4.13

    巍乱我心2019/04/13 15:33:05回复
  33. 大结局二刷留爪啦!2019.4.21

    巍巍的澜澜2019/04/21 09:25:22回复
  34. 读完了小说,心里感到幸福。让人觉得欣慰的结局。超爱!

    镇魂爱者2019/04/22 22:39:34回复
  35. 所以一切都是神农设的局,让鬼族也长出了三魂七魄,建成了真正的轮回。难道不应该描写一下鬼面的心里活动么?

    匿名2019/04/23 10:55:07回复
  36. 鬼面大概已哭死

    匿名2019/04/23 20:30:0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