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重新加封承天起地的四柱

赵云澜原本虚扶着沈巍的手陡然收紧。

沈巍在所有人或疑惑、或紧张或意味不明的目光下, 终于点了点头。

“鬼王以自己做了媒介,泄露了混沌, 我用了三道后土大封的旧印把它挡在了地下, ”沈巍说,“另外别墅小镇被斩魂刀劈开了一道大缝,现在可能会泄露一点,但应该不会太严重。”

“女娲消散已经几千年, 后土大封的旧印力量有限, 你能挡它多长时间?”

沈巍:“多不过半天。”

众人一片死寂一般的沉默,汪徵小声问:“后土大封到底是什么?”

桑赞轻轻地拉了她一把, 伸出一根手指竖在嘴唇边上, 示意她不要多说——他们的对话桑赞虽然只能听懂七八成,但他陪赵云澜追查过上古秘闻, 前前后后地零星听到一些, 此时已经猜出了五六分。

神农药钵紧紧地盯着沈巍, 逼问他:“那上仙你究竟打算怎么办?”

沈巍坦然地迎着他的目光, 反握住赵云澜的手, 声音平静地说:“按我当年承诺过的办。”

他这种平静又坦然的态度让神农药钵当场一愣, 好一会, 他的目光才落到了那两人握在一起的手上, 脸色变了几次, 终于还是没表露什么, 僵硬得移开目光,声音有些不自然地说:“我能替你做什么。”

沈巍目光扫过在场所有人和鬼, 不徐不疾地开口说:“当年昆仑君以四圣封四柱,大封松动的时候,四圣应劫而出,重现人间,现在已经全到了我手里,我需要重新加封承天起地的四柱,希望诸位能帮我压住阵脚。”

沈巍这么说着的时候,古董街的上方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八卦盘,方方正正,四角并立少阴、太阳、少阳、太阴四象,分别指向东南西北四个方位。

而后细细长长的山河锥率先从沈巍掌中跳出,抽高变长,依稀是大雪山中壁立千仞的模样,落在玄武位,山河锥中发出巨响,一个大日晷盘从中脱离而出,轰隆隆地旋转到白虎位,大神木削成的功德笔笔尖冲天,落入青龙位,最后是没有灯芯的镇魂灯,依然黯然无光,顺着沈巍的指引落在了朱雀位。

赵云澜:“哎等等,镇魂灯不是在阎王殿?”

沈巍:“方才我耽搁了一会,顺手把它顺过来了,阎王殿里的那个只是个障眼法。”

他说完,还似乎对自己顺手牵羊的行为有些羞愧似的,略微地低了下头:“非常时期,手段不入流,惭愧。”

赵云澜:“……”

沈巍拉起赵云澜的一只手,轻声说:“有点疼。”

说完,赵云澜只觉得自己手指尖被什么刺了一下,冒出一粒浑圆的血珠来,血珠随即不偏不倚地飞入了镇魂灯里,拉出极细的一条线。

随后沈巍从脖子上取下了他那个怎么也不肯摘下来的小吊坠,拔开瓶口,轻轻地倒出来一点,一簇非常细小的火花从他的手指尖飞了出去,正好落在了血丝凝成的细长的灯芯上,镇魂灯里悠悠地升起一段萤火一般的微弱光晕。

沈巍低下头,把赵云澜破了的手指含进了嘴里。

“等等,就这样?”赵云澜,“那什么阎王不是说要从我的心里抽一管血。”

“十指连心。”沈巍说,“镇魂灯芯已经丢了几千年了,地府是想求个保平安的法宝,让镇魂灯千秋万代地烧下去,我只有半天的时间重新封四柱,一线就足够了。”

沈巍说到这里,抬起头来,对众人开口说:“昆仑君以山圣之尊加封四柱,我虽然继承了三十六山川,可生来是污秽之身,到底没有办法和四圣建立任何联系,恳请诸位能帮我一把,不胜感激。”

他露出本来面貌,长发垂下,一点与生俱来的妖气与端方如玉的君子气奇异又矛盾地混合在了一起,是无法言说的风华无双。

没有人能拒绝他。

汪徵和桑赞对视一眼,并肩走到了山河锥下,大庆叼住颈子上的金铃,扭头往功德笔处走去,扛着大棒骨的老李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终于还是在棒骨下挂了一条焦黄的炸鱼,默不作声地跟着大庆走了过去,林静则摸出一百零八颗串珠,在轮回晷下站定。

神农药钵刚要过去,赵云澜忽然开口叫住了他:“哎,那谁。”

神农药钵顶着赵父的身体回过头来:“那谁?”

“……”赵云澜,“你别占便宜没够啊,还真以为自己是谁爹了么——借一步,我跟你说个事。”

神农药钵有些无奈地笑了一下,跟着赵云澜走到了一边:“昆仑君请说。”

赵云澜背靠大槐树,低头往下看了一眼,大槐树下似乎极为平静,一点也不像镇压着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并且只有半天。他的烟盒已经空了,抬手伸进赵父的兜里,掏出了一盒烟,毫不客气地占为己有,点了起来。

沉默了一会,赵云澜才低声说:“其实是我有点事想求你。”

神农药钵低声说:“不敢。”

“真的,”赵云澜说,“我父母就我这一个儿子,我本该给他们养老送终,没想到来不及了,就算来不及,我也不想让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你给我想个办法。”

神农药钵沉默了一会:“我……不是很懂昆仑君的意思。”

赵云澜:“别装糊涂,我看你挺懂的。”

神农药钵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所以归根到底,还是因为你答应与他同生共死,斩魂使才能毫无二话地履约吗?”

“放屁,”赵云澜淡淡地扫了他一眼,漫不经心地吐出一口烟圈来,“一码是一码,你当爷是卖身的?”

神农药钵自知失言,低下头沉默了一会:“我明白了。”

赵云澜盯着他的眼睛,就听神农药钵一字一顿地说:“如果昆仑君不在世了,我会离开你父亲的身体,以‘赵云澜’的身份替你活下去,请山圣放心。”

“好好活,活得像‘赵云澜’一点,”赵云澜“大逆不道”地用力拍了拍他爸的肩膀,“该享受的好好享受,该办的事也都好好办,我谢谢你了。”

说完,他深吸了两口,把有些匆忙还没烧到底的烟头捻灭,与神农药钵错身而过。

药钵走向了轮回晷和林静那边,赵云澜一个人站在了镇魂灯下。

赵云澜轻轻地摸了摸镇魂灯,灯身上刻着凹凸不平的铭文,与镇魂令后面的如出一辙,他有种异样的感觉,仿佛这灯真的是和他骨肉相连的,跳动的灯火奇迹一般地与他的心跳相重合,就像那里站着两个人——几千年前的他,和几千年后的他,殊无二致。

赵云澜心里一时涌上了说不出的感慨,原来世间白云苍狗、沧海桑田,早已经轮换过一圈,他本人却像那千年的王八万年的龟一样,竟然没有一星半点的差别,真是够从一而终的。

沈巍转头望向守着阴阳分界的杂货铺老板,那老头带着一干来自光明路4号的夜班专员,围在了大阵的外面,皱纹横生的老人抬起头,虚虚地拢起拳头,像古人那样,对沈巍拱拱手:“我这老东西没别的用处,给上仙护法。”

沈巍点点头,随后他抬起手指,一笔一划地在空气中写下了古老的、来自诸天神魔的文字,它们本身就像是有力量,像水波一样在空中波动着,每一笔都似乎带起来自遥远时代的穹音,而后沈巍并指成掌,在那一整篇的文字上重重一拍,所有的笔画分崩离析,飞往四象角落的每一个位置,落到了每一个人的眉心里。

一瞬间,每个人都听到了那洪荒之初流传下来的咒文,无比的厚重,让人有种忍不住想要顶礼膜拜的冲动,从自己心里油然而生。

沈巍最后往南方看了一眼,正好与赵云澜的目光在空中相撞,他忽然非常轻地笑了一下,就像须臾间花开的春天。

阎王殿里一片昏天黑地,祝红什么也看不见,正茫然地四处游荡,只有手中沈巍给的大神木树枝亮起微微的白光,在她周身撑起了一层看不见的保护膜,严严实实地把她和外面可怖的鬼族和无所不吞的混沌隔绝,而那看起来娇嫩极了的小芽却仿佛愈加碧绿了。

忽然,祝红听见有人焦急地叫了她的名字,祝红扭过头去,只见蛇四叔正狼狈地靠在阎王殿的缝隙里,小心翼翼地躲在一片巨大的鳞片下——那是伏羲鳞,蛇族圣物之一,祝红认得。

他似乎受伤不轻,连人形也保持不住,露出下/身碧绿的蛇尾。

蛇四叔一见了她,先是震惊,随后简直是疾言厉色:“你在这干什么?刚才为什么不和令主离开?小命不想要了吗?!”

他瞟了一眼外面的情况,飞快地从石头缝里钻出来,长尾卷起祝红,一把把她拉进了石缝里,男人的嘴角还带着血迹,对着祝红,更是连脸都气白了:“全族的孩子没有一个像你这么缺心眼的,你这蠢丫头不知道危险吗?不知道跑吗?”

祝红:“我担心四叔……”

蛇四叔冷冷地打断她:“还轮不着你一个化形也化不利索的小鬼担心我。”

他说着,上上下下地把祝红检查了一遍,却发现她竟然完好无损,一点破皮也没有,这才放下心来,冷哼了一声:“运气倒好。”

祝红举起了大神木的树枝:“是斩魂使大人给我的。”

蛇四叔眯了眯眼:“大神木?这东西他怎么会随便拿来送人?他都和你说什么了?”

“他说如果这两棵芽能活着,就让我有机会找个好地方栽下去。”

蛇四叔听了,心思急转,忽然重重地靠在了阎王殿的石壁上,眉头夹得死紧:“果然是大封将破,他在交代后事……眼下难道是大封已经破了?”

祝红一头雾水,又不敢打扰他的思绪,没开口问,只好默默地站在一边,好一会,蛇四叔才低声对她说:“算你这小丫头傻人有傻福——快好好收着。”

祝红立刻点头答应,就在这时,她忽然“咦”了一声,把大神木的树枝举到了蛇四叔面前:“您快看。”

只见那并指粗的枝桠上不知什么时候,一块浅浅的碧绿色顶开了干枯粗粝的树枝,露出了一个娇嫩的头——原本只有两个嫩芽的树枝上长出了第三个芽!

祝红惊诧地说:“这是怎么回事?沈巍说那棵树好几千年就只长出了这么两个芽。”

“‘沈巍’也是你叫的?”蛇四叔瞪了她一眼,而后顿了顿才说,“昆仑神木与天地同寿,是万物生命之始,当年女娲想借神木树枝镇在大不敬之地门口,她心怀杀意,结果种出了一棵未生已死的树……眼下树枝无缘无故地开始长芽,可能是有人的心意变了。”

他们两个在最危险的地方相对安全,而悬在吊桥上的郭长城和楚恕之却简直是命悬一线。

楚恕之当机立断,没管身后的动静,径直松了拉弓的手,飞旋而出的符咒招来一道惊雷,如同要把天空劈裂一样当空砸下,将郭长城那一边的鬼族劈了个对穿,然后他飞快地回头,重新变成青灰色的手臂在转身的瞬间就搅动起一大片雨帘,雨水凝成一个巨大的骷髅,当空俯冲下来。

谁知他转过身去才发现,自己身后原来不是一只幽畜,而是那披着人皮的红眼怪物青年。

红眼的怪物是个高阶鬼族,吸收了从地缝中泄露出来的大不敬之地的混沌后,整个人……不,整只鬼仿佛经历了鸟枪换炮一般的咸鱼翻身,两个先天鬼王,一个已经死了,一个被仙筋束缚成了个半真不假的神,所有高阶鬼族全都狂热地瞄准了那个位置,想取而代之,成为新一代的鬼王。

原本会被楚恕之的骷髅纠缠得毫无办法的鬼族只抬起了一条胳膊,就抵住了那水凝成的大骷髅,手指一捏,骷髅重新散成了水珠,喷溅得到处都是。

随后,楚恕之只觉得胸口仿佛被一股大力击中,清瘦的身体直接从吊桥上飞了出去,下面就是上千米的山崖。

郭长城想也不想,那一刻他不知道哪来的胆子,也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竟然径直从安全护栏上翻了下来,自杀一样地从桥上跳下来,扑向楚恕之。原本抱在怀里的腰包掉在了桥面上,魂瓶散落了一地。

地下再次传来闷雷一般的隆隆声。

四圣被看不懂的上古铭文连在了一起,以沈巍为中心,逐渐畅通地流转起来,每个替他压阵的人都能感觉到自己心里那一段被沈巍打进去的铭文与旁边四圣的联系,情不自禁地在心里跟着默念出了那些看不懂也听不懂的文字。

抱着大棒骨的老李仿佛被那种古老的铭文激荡,低头看了一眼旁边可笑、却又说不出肃穆的胖猫,听着猫铃铛轻轻抖动发出的声音,忽然低声开口说:“三百年前,有一个人骨头上生了不治之症,发作起来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疼,想来放在现在,就是骨癌吧。家里人自作主张,焚香请神……”

大庆猛地一震,难以置信地抬起头来。

老李已经白发苍苍,颤抖地伸出手来,想再摸一把他摸过无数次的猫头,然而这一次,黑猫却躲开了。这个对骨头仿佛有种异样执念、在光明路4号一直默默无闻的老人一瞬间仿佛苍老了十岁,他嘴唇抖动了片刻:“后来神没有请到,请到了一只爱吃炸鱼干的黑猫。那个人已经病入膏肓,终日不能出门,每天穷极无聊,看见一点会喘气的活物,就激动不已,把这黑猫当成了天赐的小友,院门也不能出,就恨不得与黑猫相依为命。”

老李的眼眶有些湿,像是马上就要哭出来,可是他的眼睛已经浑浊了,掉不出一滴眼泪来:“可是后来那个人发现,黑猫原来不是普通的猫,是只神猫,能沟通阴阳、升天入地。有一天黑猫误闯酒窖,掉进了酒缸里喝醉了,说出了它脖子上的那颗金铃铛的秘密,它说那颗铃铛是旧主所赐,里面有它一半的元神,能生死肉骨,逆转轮回……那人死到临头,怕死怕得快要疯了。”

大庆冷冷地说:“于是从我那骗走了我的铃铛,托你的福,给我上了好一堂课,蠢猫那时候才知道什么叫防人之心。听说你最后寿终正寝,被埋在了山海关外,多活了那几十年,怎么样,滋味好受吗?”

老李轻轻地说:“如鲠在喉,如蛆附骨。”

大庆扭过头去:“那太遗憾了——你混进特别调查处干什么?还卧底一当就几十年,当年的举人老爷委委屈屈地替我们看大门做杂活——我的铃铛是最近才找回来的,当年你进来的时候,身上已经没有什么东西能再给你图谋了吧?”

老李忽然屈膝跪下了——三百年后,他轮回转世,却始终带着那一世骨头缝里埋下的毒,守在光明路4号的门口,当一个不起眼的看门人,以期待每天下班的时候能给那只越发富态的黑猫喂上几根炸得酥脆的小黄鱼,他以为这一辈子就这样过去了,下一辈子也是一样,可是功德笔高悬头顶,过去的每一条每一点,桩桩件件的……却终于还是全都在他心里如同爆发一般地沸腾了起来。

老李浑浊的眼泪终于落下,而沉寂的功德笔仿佛听见了什么,突然动了——它缓缓地转过半圈,露出红黑相间的笔尖。

而后四象一起响应——

木生火,镇魂灯倏地大亮。

火生金,轮回晷在没有太阳的情况下,上面的影子缓缓地自己移动起来。

金生水,山河锥上纹路流转如同活物。

大地在剧烈的震颤,后土大封的三道旧印终于破裂,封印下的千丈戾气将要席卷整个世界一般的破土而出,所有城镇乡村里通明的灯火全灭,活人世界里的光就像是脆弱的海市蜃楼,朔风一卷,旋即就没了踪影。

一个声音终于不慌不忙地念出封词:“以三生之石,封西方白山。”

未老已衰之石。

林静和神农药钵同时觉得心口一空,方才的铭文带着达摩正宗特有的佛家金印与神农氏后人的气息没入了轮回晷中,轮回晷正反飞快旋转三圈,消失在了半空中。

正西的方向传来了一声巨响,仿佛是一根大钉子压入了地下千万里深的地方,将笼罩大地的黑气硬生生地推开了一条清晰明显的缝隙,汹涌的黑气被打散后,竟然奇迹般的消散了不少。

“以山河之精,封北方黑水。”

未冷已冻之水。

“以善恶之源,封东方碧顷。”

未生已死之身。

三圣一个一个地消失在四象八卦盘上,终于,只剩下了一个镇魂灯。

“以神祇之魂,封南方大火。”

整个四象八卦盘上突然风云突变,四柱全起,镇魂灯被移动到了最中间,赵云澜来不及反应,就觉得铭文倾泻而出,而自己和镇魂灯之间的联系断开了。

一双手从后面搂住他,赵云澜猛地回过头去,沈巍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他身后,在他回头的瞬间,就深深地吻住他的嘴唇。

那本是一个极尽温柔缠绵的吻,直到赵云澜觉得自己心里某种东西正飞快地往外流,他突然剧烈地挣扎起来,可是沈巍扣住他后脑的手掌如铁,怎么也挣脱不开。赵云澜的心口冰凉成一片,而与沈巍从相识到熟悉……乃至到现在的点点滴滴,全都浮光掠影般地从他眼前闪过,让他清晰地感觉到,一只手正在毫不留情地一点一点地擦去它们。

沈巍的周身着起了火,直到长发与长袍一同被卷进大火中,他终于放开了已经晕过去的赵云澜,将他推开,送到半空中,落到了远远的、正震惊地望着这边的神农药钵怀里。

他最后深深地看了赵云澜一眼,随即终于整个人都没入了大火,再也看不见了。

原来他费尽心机想要得到的人,最后却是被自己亲手推开的。

原来他机关算近的要来的同生共死的承诺,最后却是被自己先毁了约。

“不死不灭不成神”,他果然是天生愚钝,行至末路、生死一瞬的时候,才忽然在那电光石火间明白了。

沈巍心里不知怎么的,反而骤然一松,忽然有种“自己能配得上他了”的感觉,然而……

可惜不能再见了。

分享到:
赞(740)

评论160

  • 您的称呼
  1. 每次看到这都心疼到无以复加,

    匿名2019/04/27 16:21:07回复
  2. 可惜不能再见了

    匿名2019/04/27 17:28:21回复
  3. “不死不灭不成神”,他果然是天生愚钝,行至末路、生死一瞬的时候,才忽然在那电光石火间明白了。
    沈巍心里不知怎么的,反而骤然一松,忽然有种“自己能配得上他了”的感觉,然而……
    可惜不能再见了。

    2019/04/27 17:35:16回复
  4. 二刷

    看剧而来2019/05/01 18:58:36回复
  5. 太虐了,哭了::>_<::
    我想要个美满的结局哇!!!!

    匿名2019/05/02 07:30:22回复
  6. 原来他费尽心机想要得到的人,最后却是被自己亲手推开的。

    原来他机关算近的要来的同生共死的承诺,最后却是被自己先毁了约…大哭,沈巍啊

    魂不知所处2019/05/03 06:41:15回复
  7. 暴哭.jpg )到了最后,巍巍还是心软了啊

    花楹2019/05/03 09:58:38回复
  8. 可惜不能再见了
    每次看到这里心里都好难过

    匿名2019/05/06 00:19:21回复
  9. 看到那句“可以不能再见了”——瞬间泪流满面,心都快碎了……

    匿名2019/05/08 17:18:29回复
  10. 巍:我本不是什么圣人,却因为爱你成了真的圣人~~~巍澜的心啊

    匿名2019/05/14 22:27:47回复
  11. 每次看到沈巍抹去爱人的记忆,亲手推开爱人,毁约殉身时,总会湿了眼,n刷了

    大爱巍澜2019/05/23 01:37:35回复
  12. 原来他费尽心机想要得到的人,最后却是被自己亲手推开的。

    原来他机关算近的要来的同生共死的承诺,最后却是被自己先毁了约。

    一春梦雨2019/05/29 22:14:43回复
  13. 三刷留爪 心疼我巍 最后还是舍不得 太虐 不过想到结局是好的就爽了

    xue2019/06/05 09:21:19回复
  14. 心疼死人了

    匿名2019/06/13 14:36:01回复
  15. 全程带入拢龙的帅脸,一大早的哭的心头堵得慌,2刷

    匿名2019/06/14 09:05:08回复
  16. 每次都抑制不住的鼻酸眼红

    愉影桓桓2019/06/18 08:02:20回复
  17. 昆仑神木与天地同寿,是万物生命之始,当年女娲想借神木树枝镇在大不敬之地门口,她心怀杀意,结果种出了一棵未生已死的树……眼下树枝无缘无故地开始长芽,可能是有人的心意变了。”
    女娲为什么会心怀杀意?

    匿名2019/06/18 19:11:04回复
    • 对暴虐嗜杀的鬼族起了杀心

      匿名2019/06/25 16:38:41回复
  18. 哭成了xx

    佚名2019/06/23 04:01:24回复
  19. 真是不由自主的热泪盈眶

    匿名2019/06/29 12:22:15回复
  20. 心疼沈巍

    巍澜2019/07/03 14:29:38回复
  21. 与赵云澜对视“就像须臾花开的春天”那段怎么没有了?

    惊鸿一猴乱芒心曲2019/07/03 22:53:33回复
  22. 消除记忆这段,真的是看一次哭一次,心都碎了。心疼巍巍啊,爱的是有多深沉,才能下定这样的决心,宁可自己独自赴死,也要保全澜澜啊!第一次被两个男人大气磅礴,荡气回肠得爱情虐到体无完肤的地步

    匿名2019/07/04 22:17:09回复
  23. …………感觉自己是变态,看到这里竟然觉得很爽……

    匿名2019/07/05 17:29:43回复
  24. 一刷没有多大感觉,二刷哭成狗

    北辰2019/07/11 10:33:43回复
  25. 天长地久有时尽

    蒋丞夫人2019/07/11 14:25:16回复
  26. 不死不灭不成神心痛巍巍

    巍巍昆仑2019/07/11 15:16:14回复
  27. 卧槽哭的我!!!!!

    可可也是镇魂女孩2019/07/11 19:56:15回复
  28. 高潮也是终章。尘埃落定,又让人泪流满面,万忍卒章。

    独立小桥2019/07/14 08:20:39回复
  29. 原来他费尽⼼机想要得到的⼈,最后却是被⾃⼰亲⼿推开的。
    原来他机关算近的要来的同⽣共死的承诺,最后却是被⾃⼰先毁了约。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泪崩到无法挽回呜呜呜呜呜呜~(我床头柜上的纸巾都用了1/4了)桑心

    忘机的无羡TAT2019/07/19 02:05:56回复
  30. 现在一嘴玻璃渣,一口一刀子,哭唧唧。
    突然想起来魔道里面的一句话:为一人而入红尘,人去我亦去,此生不留尘。

    忘机的无羡TAT2019/07/19 02:21:44回复
  31. 不得不说沈巍是一个心机深沉的人,从山河锥时就开始设局只到现在的亲手把赵云澜推开。可是看到这,我还是好心痛

    匿名2019/07/20 22:49:14回复
  32. 眼泪哭干

    夏若鱼2019/07/24 23:41:57回复
  33. 沈巍啊,你的心怎么就这么狠,你死了你觉得他能好吗?

    惊鸿一猴乱芒心曲2019/07/30 22:13:50回复
  34. 每次看到这里心口就特别疼

    匿名2019/08/01 21:35:54回复
  35. 所谓爱到深处,才会为对方做最好的打算!沈巍爱赵云澜,希望他活得无忧无虑,赵云澜爱沈巍,愿意同生共死!两人都是大爱!

    匿名2019/08/02 11:38:53回复
  36. 可能是有人的心意变了……在大神木长出来第三个芽的时候,我有一点预感到会产生怎样的变动,沈巍到头来还是推开了赵云澜。

    哈哈哈2019/08/02 23:52:01回复
  37. 可惜不能再见了……

    哈哈哈2019/08/02 23:58:02回复
  38. 沈巍最后往南方看了一眼,正好与赵云澜的目光在空中相撞,他忽然非常轻的笑了一下,就像须臾间花开的春天

    愿巍澜永远在一起❤❤❤巍澜可期(=^▽^=)2019/08/06 03:16:59回复
  39. 这章写的太好了!哭死人不偿命 !太心疼沈巍 然而不死不灭不成神,也因为这样所以鬼王成圣我们也终于有个HE了!

    龙哥是沈巍本斩魂使没错了2019/08/06 18:25:47回复
  40. 突然想起剧版,赵云澜说除非你会那个什么记忆消除,沈巍说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呢。。

    今天也是想睡龙哥的一天呀。。2019/08/09 19:20:52回复
  41. 这篇一直不忍卒读,每读一次,心里的酸楚无以复加。潸然泪下呀!痛痛痛

    鱼水交融2019/08/10 12:39:54回复
  42. 火生土,土生金 吧?

    范大颖2019/08/16 00:02:03回复
  43. 没哭,但是,心疼啊,疼死我算了

    染柒2019/08/23 23:56:2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