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想要问鼎北冥哪?

程潜随着李筠一路狂奔,跑到了甲板上,一冒头就险些被咸臭的腥气给熏个跟头,随即他看见了天上的异状——方才还晴空万里的天空此时已经乌云密布,鬼影幢幢的黑云铺展罗列到目力难及的地方,遮住了一点仅存的天光。

海上所有船都停了,方才那些在天上大蛾子一样招摇而过的前辈们也纷纷落了下来,一个个脚踏实地地踩在各自船的甲板上,满脸如临大敌,还有众多后辈们不明所以,也跟着起哄架秧子地一起抬头看天,那瞠目结舌的样子仿佛是在集体等着天降红雨。

李筠坐立不安,来回走动,同时几不可闻地开口问程潜道:“是那个人吗?他要干什么?”

程潜顿时想起唐轸,回道:“可能是趁着仙市人多,打算抓几个修士的魂魄回去炼。”

李筠惊恐地扭头看着他。

“抓也挑那几个会在天上飞的,轮不到你,放心,”程潜一边说,一边环顾四周,“师父去哪了?”

这时,远方传来一声凄厉的鹰唳,而后天地间开始回响起诡异的笑声,他们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各笑各的,混成了一段让人汗毛倒竖的和声。那笑声先是低沉琐碎,而后声音逐渐提高,末了高到了声嘶力竭的地步,形象得注释了何为“鬼哭狼嚎”。

李筠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双手捂住耳朵:“这是什么?”

周遭一片混乱,程潜胸口一闷,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严争鸣一把抓住他的肩膀,熟悉的兰花香呛了程潜一脸。

严争鸣怒道:“你们两个出来干什么?快进船舱去!”

程潜找了一圈也没看见木椿真人,心里终于有点慌了,拉住严争鸣的袖子问道:“大师兄,师父呢?”

“不知道,我也在找,”严争鸣面沉似水,“你别在外面碍事,快进去……”

令人头皮发麻的笑声很快响得盖过了他的话音,严争鸣眉头紧锁地闭上了嘴。

李筠不用说,他最会趋利避害,早已经从善如流地进了船舱,程潜却没有那么好摆布,严争鸣此时无暇与他讲道理,只好连推再搡,用蛮力将他也塞进了船舱中。

船舱里早已经点了防风防晃的风灯,韩渊正惴惴不安地躲在里面。

程潜一看见他心里就是一沉——他看见水坑正坐在韩渊怀里。

他们做的追踪符被李筠用彩绸缠了一根彩带系在水坑腰间,可他们没想到,那符咒才刚上水坑的身,她就被师父丢下了。

严争鸣最后进来,脸色难看至极,苍白得发了青,急喘了几口气后,他腾出一只手捂住了嘴,后背抵在门梁上,像是努力抑制干呕的欲望。

缓了一会,严争鸣才道:“我闻过这股味,噬魂灯一点起来就是这股臭味。”

一直靠在窗口的李筠低声道:“嘘,看天上。”

程潜抬眼望去,只见黑压压的天空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许多模模糊糊的人影。

那些人个个衣衫褴褛,全然看不见长相,飘荡在空中,有成千上万人,将这东海弄得好像奈何桥渡口。

鬼影……怎么会有这么多?

这个鬼道魔修蒋鹏是有多厉害?

黑云在空中翻滚,暗流在水中起伏,方才牛气冲天的大小修仙门派们见了此情此景,全都好似遭遇了天敌的黄羊,让程潜硬是从他们的严阵以待中看出了色厉内荏的僵持和恐惧。

空中一声炸雷“喀拉”一下劈开了半个人间,一团浓墨重彩的黑气如苍龙入海般从空中划过,众人这才看清,原来有一人早已经斜坐在了黑云之上。

那人身披灰袍,脸上带着身患绝症的憔悴灰败,眼皮低垂,活似个厉鬼,睥睨着云下众生。

程潜瞥见严争鸣捏着窗棂的手背上,青筋都跳了出来。

那魔修乍一露面,程潜心里就跳出了无数的难以置信,他怀疑大师兄的耳朵出了什么毛病,师父真的叫过这人师兄吗?

程潜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这人竟也是鸡飞狗跳的扶摇山出品。

什么师父能交出这样两个徒弟来?

前辈仙人们比程潜想象中还要惜命,竟无人敢当那魔头冲天戾气,不知四下暗自扯皮推诿多久,才有一人被推了出来打破僵局。

只见隔壁船上一名白须老者越众而出,用手中拐杖轻轻地敲着甲板,迟疑了一下,用客客气气的语气说道:“我等正要前往青龙岛赴十年仙市之约,不知蒋道友挡在此处是何用意呢?”

他客气得近乎谄媚,可惜那大魔头看起来不怎么买账。

“仙市十年一次大集,多少后辈才俊崭露头角,何等热闹……”云上那痨病鬼似的蒋鹏开了口,他的声音轻而柔,字字黏连,听着却让人浑身发冷,总觉得他下一刻便要口吐獠牙。

蒋鹏斯斯文文的笑道:“我不过来凑个热闹,顺便看看有能栽培的好苗子,以诸君的资质,未必需要这样紧张。”

这是程潜第一次见到鬼修,和墙上看见的寥寥数语感受完全不同,他心里几乎是震撼的。

这么一个活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就算手段通天、活成个千年王八万年龟,又能长什么脸?

谁会在乎他?谁会和他好?谁会拿他当回事?

白须老人被不软不硬地刺了一下,脸皮微微抽动,愣是没憋出什么话来。

双方几乎在风雨飘摇的海面上僵持住了——由于对方只有一个人,此时哪怕沉默也是相当尴尬的。

程潜不由自主地按住腰间木剑,心道:“我要有他们那样的剑,他们那样的本事,就上前让他滚一边去让路。”

其实他现在就有这样的冲动,只不过程潜冲动的同时也清楚,别说和大魔头打一架,他现在连大师兄仗着个子高按在他肩膀上的那只手都挣不开。

终于,船上各仙门中出了个敢开口的,只听一人怒而打破沉寂,喝道:“邪魔外道,滚!”

只这一句话,便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程潜猛一错身,从严争鸣手里挣脱了出去,胆大包天地将自己上半身都探了出去,趴在窗户上,想看清说话的人是谁。

那是个女人,看起来二三十岁的模样,十分年轻,不过山中无日月,修行者随心,长得年轻也说明不了什么。

她站在那种五文钱度一人的小舟上,大概多少有些囊中羞涩,穿着一身半新不旧的袍子,是个半男不女的道袍样式,袖口还有一圈小小的补丁,身后背着一个破破烂烂的包裹并一把剑,连剑鞘上也锈迹斑斑。

这道姑精准地诠释了何为“灰头土脸”,更谈不上有什么颜色。

程潜耳朵很尖,听见了不远处那剑修弟子们的窃窃私语。

“那是谁?不要命了么?”

“嘘——那是牧岚山唐晚秋真人。”

“什么?她就是……是那个唐晚秋?那个练‘疯子’剑的……”

“她怎么也在这?”

“唉……不过区区一个……真是自不量力。”

程潜耳尖,敏锐地在一片噪声中听见了“牧岚山”三个字。

她也姓唐……和那个男鬼唐轸有什么关系?

不容他细想,空中大群无悲无喜的鬼影一同转向了唐晚秋,黑云翻涌起无尽的戾气与恶意,船夫吓得将自己缩成了一团,只恨不能投海。

蒋鹏扫了唐晚秋一眼,丝毫也没将她放在眼里,他突然嘬唇作哨,一声尖鸣如刺,笔直地刺进了所有人耳朵里,程潜只觉耳边一阵轰鸣,有那么一时片刻,他几乎怀疑自己聋了。

紧接着,所有鬼影凝成了一团黑龙,扑向了破船上的麻衣道姑,船夫惨叫一声,终于忍无可忍,仓皇投入水,尚未能成行,一只鬼影就抓住了他的脚踝,一口咬了上去。

船夫险些被厉鬼咬成铁拐李,一道雪亮的剑光蓦地袭来,将那鬼影来了个头颈分离。

唐晚秋的剑看起来灰扑扑的,内里却极清极亮,近乎晃眼,只见这灰头土脸的女人在破船头上站定,执剑而立,成千上万条鬼影将她孤身一人卷在其中。

再雪亮的剑光也只能在这厚重的黑雾中时隐时现,刺耳的鬼哭诡笑混杂着海水的涛声,唐晚秋几乎是顷刻间就被隐没在了黑雾中,只偶尔露出一点狼狈的行踪。

她独自在风口浪尖上,纵然是狼狈,也是近乎凛冽的狼狈。

她好像不在乎其他人为求自保作壁上观,脸上那过于突兀的棱角坚定极了,她这个人似乎就已经成了一个活生生的冷嘲热讽。

程潜看得眼睛眨也不眨,可他很快发现了不对,唐晚秋剑光上下翻飞,看似威风凛凛,实际穷途末路。

而那魔修本尊却始终是闲适地翘着腿坐在云上,看热闹一样,鬼影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如同源源不断地在空中集结汇聚,再源源不断地向唐晚秋扑过去。

程潜皱皱眉,隐约生出一种感觉,唐真人可能真的斗不过那个魔修。

没有什么邪不胜正的道理,那大魔头手段厉害就是厉害,她骨头再硬,也不过一具血肉之躯。

突然一声巨响,唐晚秋将惊呼压抑在了嗓子里,只见她脚踩的船不堪重负,竟是裂成了两半,唐真人堪堪踩住了自己的剑,御剑而起,又很快被群鬼压了下去,一时间险象环生。

有人惊呼,却没人帮她。

就在这时,一支羽箭骤然横空而出,在空中凝成了一道残影,将缠在唐真人身上的黑雾毫不留情地一箭洞穿,尾羽破空时发出了一声嘶哑的尖唳,群鬼未及惊慌,已经退散,羽箭却去势不减,直冲云上那魔修飞去,凌厉如黎明时第一道刺穿黑暗的光。

程潜猛一扭头,震惊地看见了他的师父。

木椿真人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大船,正站在一艘破破烂烂的小船上,船夫与原先的乘客早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去了,那木椿真人身上湿淋淋的,衣服贴在身上。

他微驼的背与骨架似的消瘦无法遁形,就像一只瑟缩着的掉毛老家禽。

与他相比,连那穷困潦倒的唐晚秋都好像体面多了。

程潜想也不想地推开李筠跑出了船舱,扒在船舷上。他看见师父手里拿着一套普通的弓箭,大概是原来的乘客挂在船上的,而他指甲中还有木屑,似乎是临时在弓箭上刻了什么符咒。

而那石破天惊的一箭仿佛耗尽了他全身的力量一样,木椿真人整个人都显得有几分颓然,他以长弓撑着自己,在摇摇欲坠的小船上勉强站立,简直像一片秋风中瑟瑟发抖的干瘪树叶。

魔修被那一箭逼得十分被动,他翻身从黑云中滚落而下,悬在半空,冷冷地盯着船上的木椿真人。

木椿真人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却还是咽下去了,半晌,他方才轻轻地笑了一下,低声道:“蒋鹏。”

“韩木椿。”魔修脸上露出了一个说不出的笑容,“你好,很好,韩木椿,剩下半人不鬼的半个人,竟还敢替人出头。”

木椿真人慢慢地停止了他那好像已经佝偻了一万年的腰,不躲不避地对上大魔头的目光,片刻,他的山羊胡子一翘,似乎露出了一个有点猥琐、又有点揶揄的笑容,说道:“不才。”

蒋鹏脸色一变,振袖一挥,霎时间,诸天的鬼影全都消失殆尽,只他形单影只一个人,他阴惨惨的说道:“一个是自不量力的蝼蚁,一个似人非人的废物,刚好收入我魂灯之中,送我去问鼎北冥……”

随着他的话音,海涛掀起巨浪,只见那颜色暗沉的海水深处突然沸腾了似的翻滚起来,片刻,竟有水凝的巨龙破水而出,暴虐的长尾一扫,顿时便是一阵人仰马翻。

木椿真人回头瞥了不远处眼巴巴看着他的程潜一眼,似笑非笑地抽出腰间可笑的木剑,可是就在他打算以卵击石的时候,他的胳膊突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束缚住了。

木椿真人脸色终于变了,而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在他耳边说道:“你别动,我对付他。”

木椿真人还来不及反应,他的袍袖中自动滚出了一枚古旧的铜钱。

那铜钱落地,上面浮起一层白烟,转瞬融入到水龙激起的丰沛的水汽中,悄然无声地往上升去。

此时一片混乱,方才还在逗趣的木椿真人呆若木鸡地望着巨大的水龙,脸色几变,最后落到了一个异常的凝重上。

那水龙本来张嘴要向一艘大船咬下,突然感觉到了什么,僵在了空中,片刻后,它竟无端化成了一团水汽,猛地坠入水中,惊起大浪连绵。

这变故谁也未曾料到,连蒋鹏也退后几步,森然道:“谁?”

水汽散尽,一团黑影不慌不忙地从四面八方集结而来,最后在方才水龙出没的地方成了个人形,仍是看不清面容。

那人低低地笑了一声,好整以暇地开了口:“何人在本座面前口出狂言,想要问鼎北冥哪?”

分享到:
赞(39)

评论10

  • 您的称呼
  1. 师傅究竟经历了什么?

    已经非常方了的澄宁cp永不拆2018/11/06 22:25:00回复
  2. 这里有点冷呢…

    大西瓜的男人2019/02/02 23:47:55回复
  3. 那个吊炸天的人是谁

    长顾2019/02/03 20:39:53回复
  4. 是送他们找蛋的那位吧,

    巍澜2019/03/22 16:26:07回复
    • 看起来是的呢(^.^)

      沈葭白2019/04/05 09:18:02回复
  5. 我觉得师傅和大魔头有一腿

    干燥的果冻2019/03/28 18:24:06回复
  6. 师父也曾是少年(黄鼠狼)

    忘羡2019/04/13 10:12:40回复
  7. 附议六楼

    呵呵哒2019/05/01 10:05:46回复
  8. 附议+1

    匿名2019/05/26 10:08:18回复
  9. 赞同

    匿名2019/07/15 12:48:1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