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韩渊,你死定了

一时间,程潜脑子里仿佛有一本完整的《符咒入门》,飞快地从头翻到了尾,突然,一个简短的符咒陡然间进入了他的视野,是了——最后一章,最后一章提到过刻在叶片上的符咒,需要的力量比刻在木头上的少得多,但大多只能用一次。

书上还讲了两个例子,一个是照明的,另外一个……另一个是干什么用的来着?

程潜狠狠地在自己舌尖上咬了一下,然而下一刻他想起来,那本书他还没看完,没来得及知道第二个符咒是干什么用的。

但此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程潜将双手背在身后,目光却没有离开面前的男鬼,手中刀刃抵在了叶片上。

刀刃乍一接触叶片,程潜就知道自己莽撞了,尽管只是片叶子,对他来说,也不啻为还没学会站起来的幼童被逼着跑。

不能破……不能断……不能停歇……

程潜的脸色肉眼可见的白了下去,他感觉自己几乎被手中刻刀吸成了一具干尸,五脏六腑都被抽到了那片要命的叶子上了,可这是他和韩渊唯一的机会了。

不知是不是危机激发了他的潜力,程潜有生以来的第一张符咒竟然就这么有惊无险地成了,那一刻,某种极其玄妙的力量透过手中的叶子传递给他,他却已经没心情去感受。

程潜整个人晃了晃,险些没站稳,全身上下的经脉针扎一样地疼。

韩渊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小潜,你怎么了?”

程潜咬牙深吸了两口气,一巴掌甩开他:“回去找师父。”

韩渊一愣:“什么?”

程潜:“走!”

那男鬼突然往前走了几步,程潜手指夹住已经变成符咒的树叶,横在胸前,厉声道:“站住!”

那树叶上发出一团幽幽的荧光,不知是不是程潜第一次尝试,做的不得法,那符咒似乎并不完全——它现在一半亮一半不亮。

男鬼的目光落在树叶上,一时间神色居然有了几分清明,那对死气沉沉的眼珠微微动了一下,青白干裂的嘴唇掀动,几不可闻地说道:“清心……清心符……”

程潜脚下一软,差点倒下。

他果然不该心存侥幸,一个入门的、刻在树叶上的符咒,能有什么“万箭穿心”“火烧连营”之类的杀招么?

程潜嘴里发苦,这样看来,还不如那个照明的有用呢。

男鬼看着清心符,又情不自禁地又往前走了一步,程潜退无可退,只好将身上的木剑拿了出来,他冷汗浸透了袍子,由于脱力,几乎抖成了筛子,手中剑尖却一动不动地指向对方。

男鬼略微回过神来,开口道:“我……我不是坏人,孩子……”

这鬼好像是八百年没开口说过话了,声音生涩极了,还磕磕巴巴的,看起来竟有些可怜。然而程潜并不是会轻易可怜陌生人的性格,丝毫不为所动,只对身后的韩渊道:“我说了快滚,回去找师父,别在这碍事!”

韩渊手足无措地看着他小师兄逞强的背影:“小潜,他说他不是……”

程潜忍无可忍道:“闭嘴,你就不学无术吧,他是个修鬼道的魔修!”

“魔修”俩字成功地镇住了韩渊,他在原地呆了片刻,脸上先是震惊,随后转成一片空白,最后不加掩饰地露出了惊惶恐惧。只听他大叫一声,转身就跑。

程潜不由自主地将腰挺得更直了些,心里一时不知是什么滋味——韩渊在这他心烦,韩渊这一跑,他心里又仿佛被人用冰锥捅了一下似的,又冷又疼。

可还没等他将这不痛快压下去,就听见身后传来磕磕绊绊的脚步声,程潜侧头一看,那小叫花居然又跑回来了。

韩渊不但自己跑回来了,还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块大石头,双手举过头顶,做出一副准备给人开瓢的凶狠样子,直眉楞眼地向那男鬼质问道:“你……你居然是魔修?”

程潜当即服得五体投地——捡石头有什么用,听说过什么鬼被石头砸死的吗?

“我不是魔修。”就在这时,男鬼开了口,他说道,“我……我只是个鬼影……”

“鬼影”就是被活着抽到噬魂灯里炼化的魂魄,炼成后全无神智,只供鬼修差遣。

“我是……逃出来的,不是魔修,”男鬼颠三倒四的话音渐渐流利了起来,他看了看程潜,客客气气地道,“小兄弟,你能把那张清心符给我吗?”

程潜冷笑道:“胡扯,鬼影都是童女,你是童女么?”

男鬼看起来能当童女她爹了。

男鬼呆了呆,目光从清心符上挪下来,落到程潜和他手中的木剑上,他沉默了良久,仿佛追忆着,脸上的神色显得有点迷茫,好一会,才道:“木剑……你是扶摇派的高徒,怪不得小小年纪……你不知道,噬魂灯炼化的鬼影,最上为修士元神,次之为修士魂魄,再次才是未经修行的童女,只是后者最好抓,也最容易炼化而已。”

韩渊问道:“那你是什么?”

男鬼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轻声道:“元神。”

说着,他见程潜一脸防备与不信,便弯下腰,捡起了韩渊方才丢过他的石头。

程潜瞳孔一缩,他知道普通的魂魄是不能触碰实物的,这人既然能捡起石头,说明他确实是个元神。

可是……只有大能前辈才能有元神,而据他观察,恐怕连他的师父都是没有的。

程潜僵立了片刻,终于颓然放下木剑,他就算再没有自知之明也知道,对方说的话无论真假,面对一个元神修士,他都毫无挣扎的余地。

“我乃牧岚山唐轸,说起来……与令师还有过一面之缘,”男鬼说着,神情又微微恍惚了一下,“百年前,我被那鬼魔头暗算,元神落入噬魂灯中,幸未被完全炼化,机缘巧合下逃出,却因百年囚禁,失了心智,几乎忘了自己姓甚名谁……幸而小兄弟手中有这一记清心符,你……能把它给我吗?”

程潜想了想,将树叶放在了地上,而后谨慎地抓着韩渊往后退了十几步,男鬼脸上喜色一闪而过,立刻伸手将树叶招到手中,那树叶荧光骤强,一瞬间化为一团白光钻入了男鬼身体,他身上那股鬼气森森的血气与臭气顷刻就散了不少,整个人也不那么青白了。

那自称唐轸的男鬼深吸一口气,对程潜与韩渊长揖到地,说道:“大恩不言谢,请代我问候令师,那鬼魔头蒋鹏与贵派还有些渊源,请他务必小心。”

说完,他就凭空消失在了空中,仿佛从未存在过。

“什么意思?”等人消失良久,韩渊才莫名其妙地问,“小潜,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程潜没回答,眼前一黑,就软软地栽倒在了地上。

韩渊吓了一跳,手忙脚乱地接住他:“小潜,你怎么了?”

程潜耳畔嗡嗡作响,手脚软绵绵地提不起一点力气,只能任凭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韩渊笨手笨脚地将他背起来。

而那罪魁祸首还背着他边跑边啰嗦道:“跟我说句话,小潜?小师兄?”

程潜头晕得几乎要吐出来,手指痉挛般地抓住韩渊的衣服,而后他用尽全力吐出一句话:“回去我一定要告诉师父,韩渊,你死定了。”

分享到:
赞(13)

评论3

  • 您的称呼
  1. 忘名2018/10/18 21:51:22回复
  2. 哈哈哈,你死定了,韩渊

    已经非常方了的澄宁cp永不拆2018/11/06 21:45:19回复
  3. 韩渊含冤而死

    2019/01/25 13:20:1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