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捡到一个鬼道魔修?

严争鸣此言一出,李筠和程潜都呆了呆,李筠几乎没过脑子,脱口道:“那……那不就是师伯?”

话一出口,他就感觉自己被韩渊附身了,连忙懊丧地捏了捏眉心。

严争鸣正色道:“当然不是,你把门规都就饭吃了么?例如鬼道、杀戮道这种有伤天理人伦的邪魔外道,一步踏入,便会逐出师门,永远不能再回来。”

一室静谧。

半晌,程潜回过神来,说道:“也就是说……温老板说的那个人,可能就是……”

他说到这,不由自主地顿了一下,似乎是不知道该对此人作何称呼,好一会,才憋出了一个:“呃……前师伯。”

“除了他还有谁,”严争鸣烦躁地说道,“扶摇山又不是魔修大本营。”

李筠试探道:“大师兄,那你怎么想的?要不然我们明天去问问师父?”

严争鸣当即摇头否决,师父话虽不少,却大多是废话,只要一碰见正事,他立刻就能变成一只锯嘴葫芦,王八都没有他能憋。严争鸣绝不相信凭他们仨能从师父那里撬来点什么,他沉吟了片刻,抱着一线希望道:“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在师父想甩开我们的时候,想方设法知道他的行踪?”

程潜整日混迹在九层经楼中,闻言脑子里立刻跳出了一大堆相应对策,然而他很快挨个删减了过去,最后发现希望十分渺茫——因为想要追踪师父,首先一条,就是他们中得有人比师父神通广大才行。

“我看没戏,”程潜道,“除非二师兄再变只蛤蟆,在师父身上也蹭一大堆金蛤神水的味道——但是我怀疑万一遇到大魔,二师兄的指路蛤蟆可能又要装死。”

“别看我,我没办法,”李筠一摊手,“有灵智的东西大敌当前都会怂,不怂的那种必然傻,找人不好用。”

“必须是有灵智,还要不怂的……”严争鸣顺着他的话音思量片刻,“哎,你们说水坑怎么样?”

程潜翻了个白眼——他既没有看出小师妹“有灵智”,也没看出她哪里“不怂”,不过下一刻他就反应了过来,他们没本事追踪师父,难不成还不能想办法在小师妹身上下料么?

反正那一直被师父带在身边的蠢孩子连人话也听不懂,一定不会发现。

三人商量片刻,找了一根木条,削成极细的薄片,由博览群书的程潜提供方法,严争鸣动手操刀,磕磕绊绊地刻起追踪符咒来。

这个追踪符咒十分初级,程潜还没看到高级的,但架不住大师兄手潮,失败一次再失败一次。

严少爷甩着酸痛的手,感觉自己正经八百地学符咒都没有这样用心过,忍不住迁怒地瞪着程潜:“这是什么破玩意,你到底靠不靠谱?”

简直是拉不出屎来怪茅坑——程潜将这句不雅的话从嘴里咽了下去,然后把它塞进了眼睛里,用分毫毕现的鄙夷目光将大师兄从头到脚扫视了一遍。

连吵再闹,还有李筠心力交瘁地和稀泥,他们仨足足折腾到了半夜三更,才勉强将木条刻好。

严争鸣将木条交给了哈欠连天的李筠:“我不管了,你想办法给她戴上吧,因为这点屁事,我居然跟你们折腾了半宿。”

到底是因为谁?

程潜困得头重脚轻,丢下恶人先告状的严“娘娘”,晃晃悠悠地往自己的茅屋走去。就在他走到门口,正要进去的时候,赶上来的严争鸣忽然叫住了他。

“慢着,小潜,我有话跟你说。”

随着严争鸣这一年吃了什么肥料一样的个头猛蹿,他的声音也渐渐低沉下去,不复少年人清越,只要他不自己咋咋呼呼地瞎叫唤,听起来简直就像个成年男人了。

程潜鲜少听见他这样正经,回过头来疑惑地看着他。

身后的少年人长身玉立于月色之下,平日的浮躁与任性都仿佛被深沉的夜色压了下来,一时间竟有些不像他了。

严争鸣迟疑良久,方才开口道:“刚才我少提了一些事,其实……我还听见那个姓温的说了另一句话。”

程潜一皱眉。

“他说扶摇派‘钟灵毓秀’,每代必出妖邪……”严争鸣话音断在此处,他盯着程潜看了片刻,感觉那师弟几乎像根脆弱的竹竿,看起来一掰就断,实际又冷又硬,谁也不知道他肚子里藏了多少别别扭扭的心绪,严争鸣微微低下头,轻声道,“你有分寸的,对吧?”

程潜听了,没有挖苦他,也没有回嘴,他听出了严争鸣话里真真切切的慎重,不管师兄是不是杞人忧天,他都感觉得出,说这话是为他好。由于大师兄平时懒散又骄纵,大部分时间都是师弟们在让着他,程潜极少能从他身上找到兄长的感觉。

直到这一刻。

于是程潜什么都没说,只是沉默地点了个头。

严争鸣轻轻吐出一口气,伸手覆在程潜披散着头发的后脑勺上,轻轻地推着他进了茅草屋。

“那就好,”严争鸣低声道,随即回过神来,他又故态重萌,严厉地指着程潜一身褶的衣服道,“明天给我换一件,你不觉得自己像块抹布么?”

程潜想必是不怎么同意的——他的回答是用茅屋门将大师兄拍在了外面。

这一宿简直是多事之秋,程潜打发了严争鸣,一头栽倒在床上,感觉自己才刚睡着,就又被吵醒了。

比起大师兄直接一脚踹开他的门,把他从被子里拽出来,韩渊还要更讨厌一点——他仿佛化身成了一只热爱啄木头的鸟,鬼鬼祟祟地在木头窗棂上敲来敲去,敲得程潜一醒过来就心烦意乱。

纵然在马背上,程潜也没有一时片刻丢下自己的符咒,这一阵子强行拓宽的经脉和他开始长个子时拉长的骨头合并成了一股疼,弄得他夜里经常睡不好,又接连被吵醒两次,他简直恨不能手持利器干掉这些噪音。

韩渊不走正门,在程潜面无表情的注视下,从窗户里爬了进来,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在他床上,小声道:“哎,你猜我刚才看见什么了?”

程潜不猜,仰面往床上一倒,一声不吭地用被子蒙住了头。

“哎,别睡了,快起来,我带你去看个稀奇的。”韩渊扑到程潜身上,双手并用地抢他的被子,“你准没见过,小潜?小潜!”

程潜坚决不肯探出头来见他,隔着被子冲他叫道:“找娘娘去!”

韩渊大惊失色:“开玩笑,我可不敢,他非得把我当塞进香炉里烧了。”

程潜往床里一滚:“那就去找李筠!”

“找了,”韩渊委屈地道,“我都快在他耳边放炮了,叫不醒啊。”

程潜:“……”

敢情是他最容易叫醒,而且生起气来最含蓄。

韩渊成功地掀开了他的被子,无视程潜含蓄的愤怒,趴在他耳边小声道:“你见过鬼吗?”

程潜刚要发作,听了这句话,紧皱的眉尖蓦地动了一下:“什么?”

一炷香的时间以后,程潜跟着韩渊从破客栈里摸了出去。

“镇上这几天有集,我逛得晚了点,”韩渊边走边说道,“因此回来的时候抄了一条近路——这边,你留神脚底下。”

程潜晕头转向地走在韩渊身后,小心翼翼地避过地上的泥泞,想不通他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就将周围的环境都摸清的,难不成这是走南闯北的叫花子们才有的本领?韩渊一路领着他往更偏僻的地方走去,程潜一手拎着自己的木剑,另一只手握着他练符咒的小刀,完全不敢相信韩渊的可靠程度,走到哪就用小石子堆一小堆做记号。

冷风一吹,程潜原本一团浆糊的脑子开始清醒过来,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受了大师兄睡前那番关于鬼修的话的影响,一听见“鬼”字,居然就迷迷糊糊地跟着出来了。

大半夜跟个小叫花子出来见鬼,真是……

肯定是被韩渊传染了蠢病。

突然,程潜整个人打了个寒战。

韩渊将他领到了一条小河边,他没有气感,只是以为更深露重,近水处阴冷。

程潜却已经感觉到那股阴冷并不是寻常阴冷,同时隐约地闻到了一丝不祥的腥臭。

程潜激灵一下,最后一丝睡意也散了个干净。

“不可能真有什么危险,”他将落在自己肩头的一片树叶摘下来捏在手心里,心里冷静地想道,“如果有,方才怎么能任凭韩渊跑回去?”

韩渊双手拢在嘴边,叫道:“哎,你在哪呢?我带我小师兄来了,你出来啊。”

程潜微微一垫脚,一把捂住了韩渊的嘴,咬牙切齿地问道:“你招惹了什么东西?”

韩渊:“唔唔……唔唔唔……”

他被捂着嘴,挤眉弄眼地望向程潜身后,程潜顺着他的视线一回头,当即一口气险些没上来。

只见他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团飘忽的鬼火,一个脸色青白的男鬼正满脸空茫地站在那里。

程潜一把将韩渊拦在了身后:“什么人?”

韩渊总算挣脱了程潜的手,大大咧咧地拍拍他的肩膀,说道:“没事,别怕他,刚开始我也被他吓了一跳,后来发现他呆呆的,挺好玩的。”

说着,他弯腰捡起了一块石头,在程潜阻止之前就抬手丢了出去,石头笔直地穿过了那鬼的身体,还在地上弹了两下,男鬼茫然地低头看着小石子,一脸不知今夕何夕的梦游模样。

韩渊笑嘻嘻地对程潜道:“你看吧。”

程潜只想糊他一脸——石子穿过男鬼身体的时候,他清清楚楚地闻到了那股味道,像是臭味,又混杂着某种让人作呕的腥气。

尸油加上童男血……

此时程潜已经无暇去思考为什么对方刚才会任凭韩渊逃走了,他心里只有一个疑问,那小叫花还是人么?

他进一次妖谷赶上群妖哗变就算了,半夜出去溜达一圈,还能捡到一个鬼道魔修?

分享到:
赞(12)

评论6

  • 您的称呼
  1. 含冤的本事就是找事

    忘名2018/10/18 21:48:21回复
  2. 楼上的,你搭档了

    匿名2018/10/22 10:43:09回复
  3. 楼上你什么意思啊,你在问曾经楼上的楼上吗?

    已经非常方了的澄宁cp永不拆2018/11/04 22:05:27回复
  4. 明人不说暗话,我有点害怕 ……emmm

    长顾2019/02/03 20:20:31回复
  5. 同楼上

    有些方的清久2019/02/03 23:08:33回复
  6. 这是吃了夜宵的白月狐cp的群攻版莫

    鼠太2019/02/14 09:54:0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