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资质寻常的庸常之人

当天,严少爷连饭也没出来吃——那破客栈的饭是给人吃的么?

他病恹恹地塞了两块点心,晚上又痛苦地睡不着觉。

尽管道童已经将他下榻的茅草屋从里到外打扫了一百八十遍,他还是觉得床褥有味道,床板硌得他睡不着,屋里又闷又热,什么香都让人心烦意乱。

总而言之一句话,在这破得前无古人的鬼地方,严少爷对整个人生都产生了如鲠在喉的怀疑。他终于忍无可忍,秉承着自己不痛快也不让别人痛快的原则,一跃而起,准备去找师父算账。

严争鸣甩下道童,化身成一只没头的苍蝇,怒气冲冲地在破客栈里乱碰。

由于客栈太破,老板又长得像个卖人肉包子的黑店主,在此处落脚的只有他们一家,偌大的院子空空荡荡。严争鸣路过了众多鬼屋一样的茅草房后,在最里面的一间找到了他那遭瘟的穷酸师父。

然而他并没有贸然上前,因为严争鸣远远地看见,木椿真人正和客栈老板温雅在一起。

私下里找师父麻烦不要紧,但严争鸣没打算在外人面前扫师父的面子。

可是好不容易找过来,就这么回去,他又心有不甘,于是严少爷犹豫了片刻,最后在荷包里摸了摸,摸出了一片蝉翼。

这鬼东西不必说,自然是李筠做的,一小片蝉翼上有五个孔洞,将孔洞用线扎起来,挂在脖子上,就能在一定程度上妨碍别人的五感,隐匿自己的行踪。

当然了,李筠能做出什么高级东西?这个小玩意功能有限,什么让人凭空消失、隐身息声之类是不用想了,只是如果离得足够远,佩戴的人又足够小心,它能起到一定的辅助作用。

这玩意是韩渊掏鸟蛋的利器,被严争鸣看见以后义正言辞地教训了一顿,随后据为了己有。

严争鸣绕到茅屋另一侧,从那四处透风的破院子里翻了进来,躲在茅屋后,打算等着那个叫温雅的滚蛋,再出面和师父理论一番。

严争鸣常年练剑,虽然不怎么用功,也比寻常人手脚灵活,有了李筠这片蝉翼的护持,他有惊无险地没有惊动前面的两位真人。

严争鸣找了个地方坐下,准备好一张找碴的脸,等着师父送客。

而就在这时,那两人说话的声音传到了他耳朵里。

温雅道:“我去年算得天降异象,还想是什么事,原来是天妖降世。天妖降世,妖王震怒,再加上群妖哗变,妖谷中想必要血流成海,那天妖尚在卵中,若当时那人没有以一己之力强行平乱,又将天妖卵送出……一个浴血而生的天妖,啧,那想必就不单单只是扶摇山的劫难了——对了,那天妖现在何处?孵出来了么?”

木椿真人淡定地答道:“孵出来了,就你家院里,等一会我要去看看她,省得尿了你家的床。”

温雅:“……”

随即,木椿也不等他回过神来,声音骤然正色了许多,严争鸣听见他甚至不由自主地压低了声音,问道:“我问你,那身怀北冥之力的大魔修究竟是谁,与我派有何瓜葛,为何甘愿以一魂做符替我派挡劫?”

温雅:“他没有告诉你?”

木椿真人叹了口气:“纵然是大魔,牺牲一魂也是重创,那天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

温雅听了,思量片刻后才说道:“他让我将那东西交给你的时候,只自称自己是扶摇派弃徒,我还当你认识。”

木椿真人道:“我派自祖师创立以降,离经叛道者甚众,光是我说得出来历的‘北冥君’便有两位前辈,更遑论那些个后来隐姓埋名不肯透露师门的了……这么多年了,我怎知他是哪一位?”

“总归没有恶意。”温雅道,“我看你与其担心那点残魂,不如好好想想该怎么应付你那故人。”

“故人”两个字,温雅刻意压低了声音,显得阴森又低沉,含着浓重的警告意味,仅仅只言片语,别人就能从字里行间听出这大个子的恐惧。

屋后偷听的严争鸣一怔。

故人?

这一次,木椿真人良久没有答音,严争鸣不由自主地坐直了,探了探头。

半晌,师父才开了口。

“温雅兄,”木椿真人静静地说道,“若我……我这几个孩子,到时候还要麻烦你多加照看。”

等等,这是什么意思?

严争鸣活了十六年都没长出来的敏锐全部加在了这一耳朵上,他甚至忘了自己是在偷听,心里飞快转念,一时间屏住了呼吸。

温雅低低地冷笑了一声,似乎带着点嘲讽,但不知是在嘲讽谁。

“你得了吧,我不过是个小人物,怎么担当得起?”温雅道,“你们扶摇山何等钟灵毓秀,每代必出妖邪,岂是我这种资质寻常的庸常之人能镇得住的?何况你不是有一个愿意在自己的魂魄上刻符咒替你们挡灾的冤大头么?我看你不如去求他。”

木椿真人听出了温雅的意思,便也识趣地没有纠缠这话题。

两人很快故作轻松地说起了闲话,这些修真界里的中老年男子知道上下五百年的东家长西家短,聊起闲话来大有江河万古流的滔滔不绝。

严争鸣险些把腿坐麻了,这才确定自己听不出什么了,他这才小心翼翼地站起来,从来路轻手轻脚地遛回去了。

六月火炉似的天气,他手心出了一把冰冷的冷汗。

严争鸣离开师父的茅屋,径直闯进了程潜那,天色已晚,程潜本来已经睡下了,又活生生地被严争鸣从被子里拖了出来。

程潜无故被人打扰睡眠,一脸山雨欲来地盯着严争鸣,似乎正酝酿着要挠花他的脸。

严争鸣却全然没看见他的脸色,将程潜床头的衣服拿起来,一股脑地扔在他脸上,肃然道:“穿上,跟我走。”

严争鸣眉头紧锁,焦躁地在程潜屋里打转,整个人几乎有些魂不守舍,既没有注意到程潜床头那件衣服是今天刚穿过的,也没有借机指摘一下他腰带处咸菜干一样的一打褶皱,只是心事重重地一个劲地催程潜。

凭借这个细节,程潜断定他有事,而且至少在严争鸣本人眼里看来,这个事可能还有点严重。他草草披上件外袍,连头也没来得及梳,就披头散发地就被严争鸣拽走了,去了李筠和韩渊那。

韩渊没找着,自从下了山,他就成了一匹脱缰的马,又不知道去哪野了。

李筠却还没睡,仍在油灯下用功,见他二人联袂而来,先是十分诧异,随即,他的目光落在了严争鸣脖子上的蝉翼上,有点疑惑地问道:“大师兄……这是刚听完谁的墙角吗?”

严争鸣放弃了寻找韩渊,他也没有多扯皮,坐下来将一个瓷杯子从里到外地擦了七八遍,同时,有些心不在焉地将方才在师父那听来的话说了一遍。

李筠和程潜对视了一眼,程潜接过严争鸣手中被擦掉了一层釉的瓷碗,倒了一杯不知放了多久的凉茶给他,严争鸣无知无觉地接过去喝了。

李筠皱皱眉,问道:“大师兄,你难道……是知道‘故人’的?”

李筠其实心很细,只是太贪玩,耽于旁门左道,不大专心而已,严争鸣低头盯着杯子里的凉水看了片刻,承认了:“不错。”

程潜十分肯定地接道:“那我知道了,肯定是个魔修。”

严争鸣:“你怎么知道?”

程潜其实早就觉得不对劲了——跟着师父诵经的时间长了,他注意到,尽管师父时常胡说八道,不同的经文里经常有自相矛盾的东西,但“大道无形”“顺乎天理自然”的内容却是贯穿始终的。

无形自然也就无是非,万物殊途同归,程潜入门这么久,没听见师父说过一句魔修、妖修之类有什么不妥的。

对这些深恶痛绝的反而是凡是不上心的大师兄。

程潜:“去年我们在群妖谷的时候,二师兄谈起魔修,被大师兄喝止的时候我就觉得……大师兄好像格外排斥魔道。”

严争鸣一摆手:“我那是怕他随口胡说教坏了你们。”

程潜眼皮都没眨:“哦,那大师兄每天晨课以身作则地睡觉,想必就不怕教坏我们了。”

严争鸣:“……”

混账东西还挺会见缝插针!

严争鸣白了他一眼,静默了一会,缓缓地说道:“我大概没跟你们说过我是从哪见到师父的,七八岁那会,我有一次不知道因为什么闹了脾气,一气之下离开了家丁视线,独自跑了出去,结果中途被人拐了去。”

三岁看老,这的确像是大师兄能办得出来的事。

“我记得那个人是个男的,样子很英俊,但是脸色却仿佛病入膏肓的一样,带着一层死气,”严争鸣一边回忆一边说道“他将我们带到了一个废弃的破道观里。”

程潜眨眨眼:“你们?”

“我们,”严争鸣道,“有四五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小孩,除了一个是女的,其他都是男孩。那个人就是个魔修,他先将那女孩杀了,我亲眼看见他掐着她的脖子,却并没有直接将她掐死,而是活生生地将她的三魂七魄从眉心抽了出来,事后,那个小女孩竟然还会喘气,心也还会跳,剩下一具皮囊在原地,足足苟延残喘了七八天才死透了——那是我……我第一次见到死人。”

时隔将近十年,严争鸣居然还能说出当时的每一个细节,可见这断记忆已经刻在他脑子里了。

李筠听得呆住了:“魔修杀小孩有什么用?”

严争鸣道:“他把那个女孩的魂魄投入了一盏灯油很臭的灯里,火苗立刻跳着长了起来,长明不灭,之后是我们,他并不直接杀我们,而是每天取我们的血,浇筑在灯油里,刚开始除了有点恶心也没什么,但是幼童身上没有那么多血,没过几天,就有人撑不住快死了。”

程潜听到这里,越听越觉得耳熟,忍不住脱口道:“难道是噬魂灯……”

李筠:“什么?”

严争鸣神色却陡然凌厉了起来:“你怎么知道?”

程潜:“经楼里看见过,噬魂灯可以炼化魂魄,最低等的就是以童女魂魄为灯芯,以炼化过的尸油并童男鲜血为灯油,烧七七四十九天,可以将女童魂魄炼化为自己的鬼影,这是魔道中的一种,叫做鬼道。”

严争鸣一把扣住他的手腕,声色俱厉:“程潜,我给你开经楼门,就是让你看怎么给人放血炼魂的?”

程潜才不怕他,理直气壮地道:“又没说不让看,魔道三千,我只是随便翻了翻而已。”

“行了,”李筠机灵得很,一看话题走向不对,立刻往回拽,“大师兄你接着说,那个杀人的魔修后来怎么样了?难道是师父救的你,所以你才跟他入门的吗?”

严争鸣狠狠地剜了程潜一眼:“确实是师父救的我,但那不是关键……”

他说到这,不由自主地顿了顿:“师父和那魔头是认识的,我当时亲耳听见,师父叫他‘师兄’。”

分享到:
赞(13)

评论11

  • 您的称呼
  1. 自从我看懂了残次品我就觉得p大的文很容易理解。但是攻受真的太难站了。虽然看了文案知道谁是攻谁是受,但是看文的时候怎么也不能相信

    匿名2018/09/13 17:44:04回复
  2. 我以后评论就一直同楼上算了

    忘名2018/10/18 21:43:17回复
  3. 那我同你哈哈。。

    已经非常方了的澄宁cp永不拆2018/11/04 21:58:42回复
  4. 找个机会看看残次品

    已经非常方了的澄宁cp永不拆2018/11/04 21:59:05回复
  5. 残次品是邪教啊

    眼熟我2018/12/20 19:40:29回复
  6. P大的作品情节设计新颖,荡气回肠,其中残次品是最令我震撼的,P大仿佛不只在写陆必行和林静恒的悲欢离合,而是把那个未来世界全人类种种沉浮挣扎刻画出来了,里面出现的每个人物都有自己的故事,形象丰满,有血有肉。时代背景宏大,既对科技发展充满了期待,又对在经济基础高度发达的情况下,社会制度的变换调整表示了一定的个人观点,当中还涉及了有关对人权,宗教之类问题的看法,不胜枚举。这部书既可当耽美看,也可当纯科幻看,而且P大的更厉害之处在于在于写情而不写淫,我尝试过看其他人写的耽美,多数都对欢爱之事描写的十分露骨,俩男主除了调情屁事儿不干,给我恶心够呛,只好回顾P大的作品洗眼睛,P大的文较清水,其他的文有的都是“先悦其容而复恋其情”,P大通常是让俩男主从陌生(或像费渡和骆闻舟一样刚开始出场时嫌弃对方)再通过生活点滴,出生入死拉近思想距离,最后才上升到做爱。也就是先神交再性交。心灵契合而确定关系。而且这个过程还有体贴,有尊重,比如以林静恒的体格,第一次与陆必行结合时其实是攻,结果看陆必行疼的青筋暴起,就让他在上了。那些描写攻为得到受,如何如何对其进行胁迫,与之相比相去甚远矣。我是因为看了残次品才决定刷完P大所有的耽美作品,才有幸看到了六爻

    我的名字此处省略2018/12/22 02:29:49回复
    • 兄弟别剧透,还有人没看过(虽然我看过了)。

      哈哈哈 (我又回来了哈哈哈,终于放假了。)2019/01/30 18:53:56回复
      • 这不算剧透吧,看过简介的基本都知道了。

        略略略2019/02/14 08:28:44回复
  7. 说的真好!

    匿名2018/12/29 21:28:32回复
  8. 大赞上面的长评!

    匿名2019/01/08 07:39:09回复
  9. 卧槽,第六楼这位,为何同为鬼畜,你就如此优秀
    看出来了,你绝对是P大最忠诚的粉丝

    笑红尘2019/02/11 23:15:5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