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照顾小水坑

夜色越是浓郁,近水的地方就越是阴冷,程潜把衣服裹紧了些,扫了一眼只披着一件外袍、冻得瑟瑟发抖的韩渊,感觉他是活该。

他思绪刚到,严争鸣已经替他说出了心里话。

严争鸣双手抱在胸前,近乎严厉地看着韩渊,将自己的佩剑远远地丢在一边,只等师父安全回来,他就要把那柄奢华无比的佩剑一脚踹进水池里去——那可是一把砍了耗子又戳过蛤蟆的剑。

他冷冷地道:“入门不到一个月就敢闯山穴,将来你是还准备把扶摇山化为齑粉么?我看你还不如被耗子烤了吃!”

鼻青脸肿的韩渊听了这么不客气的训斥,脸色先是一变,正待横眉立目,随即想起是师兄们不辞艰险将他捞出来的,顿时熄了满心义愤,蔫蔫地低下头,老实巴交地听训。

大师兄正待将韩渊从头到脚贬斥一通,李筠却突然插了话。

李筠轻声道:“大师兄,小师弟,是我的错,是我撺掇小师弟闯后山的,我不知道这里连着群妖谷。”

他此言一出,几个人都是一愣。

韩渊只是有点二百五,平时没事喜欢偷个鸡、取个巧,并不是真缺心眼,他在妖谷里躲大妖怪,被耗子精们抓去说要下饭的时候,吓疯了的时候也怨恨过,但这点怨恨在看见李筠手无寸铁地跟着师兄们来救他时,就已经差不多没了。

此时李筠突然把话摊开来说,韩渊心里最后一点不舒服也奇迹似的被师兄的坦白撞得烟消云散。

小叫花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了低头:“没有的事,其实也是我自己想来,再说,还是师兄们救的我呢。”

“不……我其实没有,”李筠仿佛打开了话匣子,一时间他难以面对的、难以启齿的话像洪水拉了闸一样倾泻而出,一股脑地说道,“我进了山谷以后,知道了里面有什么,其实怕得不行,几次三番想打退堂鼓,要不是大师兄和三师弟……”

程潜听了他这番话,莫名地觉得李筠也有点可爱起来,他们四个歪七扭八地坐在这里,虽然个个形容狼狈,却是前所未有的和谐平静,他笑道:“谁不害怕,我也吓得不行。”

“我可没看出你吓得不行,”严争鸣哼了一声,“尤其是你在狗熊精尸体上十八摸的时候。”

程潜愣了愣,后半句没听太明白,一头雾水地辩解道:“我没有摸那么多,就想拿他那个利齿防身,二师兄手里什么都没有才是胆子大呢。”

严争鸣听了幼小的师弟驴唇不对马嘴的回答,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话了——比如暴露了他平时低俗的消遣,脸上立刻升起一层薄红。

李筠愣了一下,然后掩饰什么一样地飞快低下了头,可见也高雅不到什么地方去。

韩渊则比他们这些“道貌岸然”之人坦白多了,不怀好意地笑得打跌,将已经睡着了的小天妖吵得哼唧了起来。

只有“天真无邪”的小程潜一脸莫名其妙。

严争鸣恼羞成怒,抓起一块小石子就去砸他,韩渊边抱头鼠窜,边给自己找了个挡箭牌,指着天妖道:“我有正事,正事!师兄手下留情!这还有个女妖怪呢,我们要收留她么?”

李筠道:“得看师父的意思——妖谷那边不知怎么样了,反正他们肯定不想要她。”

这一句话说得几个人都安静了下来。

没人要她……

这话在程潜心里戳了一下,他扫了一眼哼唧了两声后又睡得人事不知的小天妖,不由自主地对她起了一点同病相怜的怜惜。

严争鸣道:“十有八九会留下,师父最喜欢往回捡东西了。不过我看我们最好趁师父没回来之前先给她编个名字,不然……”

他意有所指地瞟了韩渊一眼,韩渊想起自己的倒霉名字,眼皮顿时跳了两下。

严争鸣冷笑道:“万一师父给她起名叫韩手指,我怕她长大以后会不想活了。”

几个人商量来商量去,将风花雪月的雅号与村姑的五十个常用闺名全部争论了一番。

最后,严争鸣拍了板:“她既然是从我们从山穴这水坑里捞出来的,就叫‘潭’算了,跟着师父姓韩,韩潭。”

韩渊忙多此一举地补充道:“这个好,还能起个小名叫‘水坑’。”

严争鸣:“……”

这回他连揍韩渊都懒得揍了,因为实在是有损格调。

过了不知多久,程潜又困又累,不知不觉的,他就在师兄弟们心无芥蒂的磕牙与打闹声中靠在一块石头上迷糊了过去,直到露水降下来,天将破晓,他才被人轻轻地推醒。

程潜一激灵醒了过来,用力揉了揉眼睛,看见披星戴月的木椿真人不复方才横剑在前的仙风道骨,正一脸愁苦地看着他们几个。

怎么好,山穴一日游,进去的时候是四个,出来了五个。

木椿真人的目光在一张起床气脸的大徒弟、低头打哈欠的二徒弟、神色迷茫的三徒弟、不敢抬头与自己对视的四徒弟身上扫视了一圈,末了叹道:“为师比那紫鹏真人年轻三百岁,看起来却像她的爹,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不等几个人回答,木椿便直直地看着韩渊道:“因为她没有收徒弟。”

韩渊的下巴已经快要杵到自己胸口了。

严争鸣仿佛没听出他话音里晦涩的指责,唯恐天下不乱地插话道:“师父,你和那老母鸡说什么了?她没挠你吧?”

木椿真人向天翻了个白眼:“我自然是同她说了道理——争鸣,修行中人应当谨言慎行,注意以德服人,你时时对前辈出言无状是个什么道理?”

严争鸣:“她差点挠了我!总有一天我要拔干净她的毛,绑个鸡毛掸子扫传道堂用!”

木椿:“……”

严争鸣过了嘴瘾,感觉心情舒畅多了,这才想起正事。

“对了,师父,”他用“顺便一提”的语气对木椿真人道,“我们还给你捡了个徒弟呢!”

木椿真人看着那肉胳膊肉腿的小天妖,将双手背在身后,仰头望了望无限夜空,沧桑无限地叹道:“徒儿们哪,你们就让为师多活几年吧!”

在师父的无限愁苦中,韩潭成了他们的小师妹。

无数民间传说中,仙门里的“小师妹”都让人浮想联翩,有如冰似雪的绝代佳人,有笑靥如花的小解语花……但想必不会有人想听这些仙子们兜着尿布阶段的故事。

刚开始,木椿真人打算安排严争鸣身边几个侍女轮番去照顾她,可惜照顾了没有一天半,那天妖已经哭塌了三间房。

她吊起嗓子,连紫鹏真人的洞府都不在话下,何况几间砖瓦破房呢?

木椿真人无法,只得将小水坑转移到了山腰一处洞府处,据说那洞府是个老祖宗闭关修行的地方,能禁得住九天神雷。

可是这样一来,严争鸣那几个娇滴滴的梳头姑娘们不干了。

她们在严争鸣的温柔乡里干的最重的活,也就是梳头弄香侍弄花草,哪耐得住这么个小东西折腾?何况那位老前辈恐怕是个苦修之人,洞府中毛都没有,床是一块硬邦邦的大石头,椅子是一块硬邦邦的小石头……这是人待的地方吗?

几个美人梨花带雨、哭哭啼啼跑到掌门面前,宣布自己宁死不往。

木椿真人一怒之下,令几个徒弟轮流带他们这位天生有大灵通的师妹——谁让他们闯祸捅娄子将人带回来的?

徒弟们任罚,只好轮流祸害……不,照顾小水坑。

韩渊不必说,自己就是个叫花子出身的混不吝,仅用了一天时间,就将他出身不凡的水坑师妹变成了一个准叫花,让她从头到脚包着模样奇诡的尿布,滚得一身灰头土脸。

由于她馋嘴的四师兄“好奇”地将她的奶糊尝完了大半,师父晚上前去观察的时候,发现没吃饱的水坑姑娘正张着一张无齿的嘴,准备咬上一只肉呼呼的大青虫。

连看起来比较稳重的程潜也很靠不住,轮到他的时候,程潜将自己的功课一起搬到了洞府中,做完功课,他又发现此处有前辈留下的一些手记,虽然十有八九看不懂,但他依然十分有钻研精神地研究了一整晚。程潜认真起来雷打不动、 心无旁骛,完全忘了小师妹的存在,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小师妹已经顶着一脸干涸的奶糊和可怜兮兮的泪痕睡着了。

最能折腾的就是严争鸣,他领着十七八个道童,寻仇一样地来到小水坑洞府,自己站在门口将道童们指挥得团团转,不肯走进半步。每次倒霉孩子便溺完毕,她的大师兄都一脸要死的模样离开八丈远,命令道童们将她从头到脚洗上个三五遍,水坑姑娘一整天都被泡在水里,身上足有三斤熏香,成功地熏晕了一只过路的蜜蜂。

还有最离谱的李筠——李筠觉得小师妹短胳膊短腿、走路不稳实在很可怜,于是往她身上滴了几滴金蛤神水,在她脖子上栓了跟绳,牵着蛤蟆师妹绕山走了半圈……

经此一役,木椿真人再不敢将水坑交给任何一个徒弟了——那毕竟也是一条性命啊。

只好找人编了个筐,每天背着天妖,用千奇百怪的经文荼毒她的视听。

分享到:
赞(51)

评论19

  • 您的称呼
  1. 十八摸……卧槽,大师兄你平时都是拿什么消遣2333333

    匿名2018/10/14 17:01:05回复
  2. 真没看懂的我像程潜一样看着你们

    忘名2018/10/18 21:05:58回复
  3. 没看懂加一……突然觉得小师妹好可怜,有这么不靠谱的师兄

    顾玥2018/12/21 19:39:49回复
  4. 笑到肚子疼

    匿名2019/01/11 11:49:43回复
  5. 笑到咳

    2019/01/25 12:41:31回复
  6. 我妈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我盒盒盒盒盒盒

    闻舟渡我2019/02/02 22:48:45回复
  7. 只要看过鹿鼎记就知道什么是十八摸

    匿名2019/02/06 08:52:39回复
  8. 所以到底什么叫十八摸?

    笑红尘2019/02/11 22:14:55回复
  9. 我只能说二师兄最牛哈哈哈哈

    忘记2019/02/21 20:47:02回复
  10. 好温馨啊哈哈哈哈哈,p大文风好幽默啊

    陈栎媱2019/03/05 23:09:31回复
  11. 师妹好可怜啊,哈哈,笑到肚子疼

    匿名2019/03/13 00:01:51回复
  12. 。。。敢不敢更不靠谱一点啊,突然觉得小师妹能好好活着也是运气好的了o(╯□╰)o

    沈葭白2019/04/04 18:26:54回复
  13. 心疼小水坑

    匿名2019/04/13 07:40:02回复
  14. 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水坑活下来是个奇迹

    66ccff2019/04/14 10:44:52回复
  15. 十八摸就是搞黄色呀

    匿名2019/05/19 00:17:05回复
  16. 笑的头都要掉了

    匿名2019/06/19 20:56:27回复
  17. 这章终于能轻松点了,感觉他们几个以后生死与共的友谊及个别人的爱情是不是就要开始了KKK

    苦逼高考狗2019/06/23 11:34:23回复
  18. 师兄带娃,活着就好。

    匿名2019/07/13 00:20:39回复
  19. 哈哈哈,我迟早有一天要笑死在这本书里……

    冥洺2019/07/20 16:40:5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