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临仙台里的东西

程潜刚入门,严争鸣不学无术,所以两人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这个“北冥君”是何方神圣。

这时,一直缀在后面装聋作哑的李筠终于开了口。

李筠蚊子似的小声道:“北冥君不是一个人……传说北冥幽深无边,黑暗无穷,因此万魔之宗也常被人比作‘北冥’,久而久之,这就成了魔修里面的一个人人都想争夺的称号——紫鹏前辈,这符咒是家师刻的,上面的木头屑还没擦干净呢,并不是什么北冥君。”

程潜悄声问道:“万魔之宗是什么?”

严争鸣一知半解地道:“魔修里面最厉害的那个……大魔头?”

程潜无论如何也不觉得自家师父能胜任“魔头”这个角色,不过他心下一转念,感觉此事若从一只鸡的角度看……似乎也不是全无道理。

就听那紫鹏真人怒道:“放屁!”

下一刻,她转向程潜,空中的女体虚影指着他,不客气地道:“小子,你过来。”

程潜没来得及发话,严争鸣已经将他拦下了。

严争鸣暗自对他摇摇头,自己上前对紫鹏道:“前辈,我这小师弟刚入门,门规还没背全呢,我怕他贸然冲撞了您老人家,有什么吩咐,我来就可以。”

他光顾着长高,肩背却还带着少年人特有的单薄,程潜看着他的背影抿抿嘴,第一次觉得大师兄不是一个他想象中的酒囊饭袋。

紫鹏却爆喝道:“我叫的是他!有你什么事?”

严争鸣眉头一皱,程潜忙低声道:“师兄,没事。”

说着,他顶着冲天的妖气,往前走了几步,只听那紫鹏真人命令道:“你将那符咒捡起来。”

程潜依言弯腰将掉在地上的符咒捡了起来,在触碰到那木牌的一瞬间,程潜清晰地感觉到了其中充斥的暴虐的力量,木牌里仿佛关着一只凶兽,但凶兽似乎很快认出了程潜,在他手中缓缓地收敛,安静了下来,方才大炽的强光也渐渐消散,木牌沉静地待在他手里。

在程潜握着木牌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他看着对自己颐指气使的大妖,心里的畏惧奇迹一样地消退了不少,他忽然冒出一个念头:“什么时候我才能有这种藐视这一切的力量,什么时候我才能上天入地、无处不可往,而不用在一个老妖面前战战兢兢呢?”

紫鹏盯着那符咒,脸色接连变了几变,终于,她的口气微微和缓了些,说道:“你们来找人?也不是不行,这样吧,群妖谷中有一临仙台,上面有禁制,我们妖族不得入内,对人却是无妨的。你们上去将临仙台里的东西取来给我,我就将那误闯进来的小子还给你们。”

对于紫鹏这种八百岁的大妖来说,一只活了十来年的鸟恐怕才刚开始修行,没准还保留着吃虫子的陋习,因此她这番话漏洞百出,明显是将眼前三个少年当成吃虫子的雏鸟糊弄。

可惜没糊弄过去,因为这三位不是鸟,是人,他们心有灵犀地想道:“呸,扯淡。”

来回几轮互相挤眉弄眼,最后,严争鸣拍了板——无论如何,先骗开进妖谷的门再说。

至于回来的时候怎么办……严少爷没想那么多,看那老母鸡的情况,没准过一会她就自己死了呢。

他们仨飞快地离开了紫鹏真人的洞府,严争鸣眼疾手快,临走时还从紫鹏真人的洞府中顺走了一根她掉的毛。

出门又是水路,但这回坑很浅,扑腾两下就到了头,爬上岸,就到了他们芳邻居处——群妖谷。

出了水,严争鸣抬手将湿淋淋的羽毛插在李筠胸口上,道:“古有狐假虎威,今有王八蛋假老母鸡威,你就带着这个壮胆吧,看你吓得那熊样——赶紧给我想办法找人,我们必须在天黑之前回去!”

李筠闻言心头一紧,立刻忧虑地问严争鸣道:“大师兄,这妖谷天黑又有什么忌讳吗?”

严争鸣怒气冲冲地道:“哪那么多忌讳,我要回去洗澡,我的脚都被泥和鞋和在一起了!”

程潜:“……”

他看得出大师兄真不是开玩笑,严争鸣那狰狞的表情仿佛真的打算将自己的脚砍下来——若不是一个人一辈子只长一双脚,想必他是不会吝惜这身血肉之躯的。

李筠精通各种旁门左道,在大师兄的高压下,他啃着手指甲思忖片刻,不负众望地想出了一个馊主意。

只见他从怀中摸出了一个小瓶子,程潜一看,瓶子眼熟,便脱口道:“这不是那个蛤蟆洗脚水吗?”

李筠双手捧着自己的杰作和破碎的心,幽幽地看了程潜一眼:“师弟,这是金蛤神水。”

三滴金蛤神水将一块小石子点化成了会蹦会跳的癞蛤蟆,大师兄也不知是怕这东西,还是纯粹嫌恶心,脸色比佩剑被紫鹏真人崩掉的时候还难看,用不共戴天的目光望着那只蛤蟆。

程潜大概明白他的两个师兄是如何交恶的了。

李筠道:“找韩渊去。”

蛤蟆闻言“咕呱”一声,纵身一蹦,往一个方向去了。

李筠一边示意他们跟上蛤蟆,一边解释道:“金蛤神水其实是金蛤的尿和五毒水混出来的,几滴就可以将叶子、纸、石头这样的小东西变成蛤蟆,前几天小师弟抱着一只树叶变的蛤蟆玩了很久,衣服和身上沾了同源的味道,它应该找得着。”

严争鸣快崩溃了:“你的意思是说,他从好几天以前就没换过衣服,还是从好几天以前就没洗过澡?他还是人吗?”

连程潜听了金蛤神水的配方,脸色也有点发青:“二师兄,你不用解释那么细。”

蛤蟆尿的作用有限,那小蛤蟆只蹦跶了两三丈远,就吹灯拔蜡了,原地变回了石头,李筠只好重新滴了几滴,叹道:“这个毕竟只是玩的,不是符咒,只能坚持一会,我也就剩下这一瓶了,恐怕在找到小师弟前还得省着用。”

李筠说这话的时候,用一种近乎是怜惜与不舍的表情看着蹦蹦跳跳的蛤蟆,程潜顿时打了个寒战,感觉二师兄此人可能并非池中之物。

蛤蟆以蹦一蹦、歇三歇的速度,带着师兄弟三人在越发茂密的树林中穿行,不知走了多远,突然,原本健康茁壮的蛤蟆四肢抽搐,躺倒在地,四脚朝天露出了一副死相。

严争鸣见状从地上捡了一根三尺多长的树杈,一面抬起袖子捂住鼻子,一面用树杈远远地戳了戳地上的癞蛤蟆,奇道:“它终于因为自己的身世而羞愤致死了么?”

只听一声轻响,死蛤蟆一脸惊惧地变成了原来的石头,无论李筠怎样往它身上滴“神水”,它都不肯活过来了。

李筠抓耳挠腮道:“这……”

严争鸣忽然神色一变:“嘘!”

他蓦地站起里,将木棍丢在地上,拔出腰间佩剑,指向了身侧密林。

密林中传来了不祥的窸窣声,随即,只听一声怒吼,一只巨大的人首兽身的熊出现在三人面前。

那畜生足有两人多高,头大如斗,张嘴一吐便是一口铁齿钢牙,从中流过的腥风几里以外都闻得到,一冒出头来,就挥手一熊掌,掀飞了一棵大树。

严争鸣一推李筠,喝道:“发什么呆,还不快跑!”

李筠四肢冰冷,动弹不得,程潜怀中的木牌却在这一瞬间灼热了起来,而后,三个人同时听见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那人冷静地道:“别动。”

严争鸣猛地一回身:“什么人?”

那人再次开口道:“别怕,都到这边来。”

这一回,三个人都听清了,声音是从程潜身边传来的,但他们却看不见说话的人,程潜仿佛明白了什么,目光缓缓地落在了手里的木牌上。

李筠瞪大了眼睛:“还、还有会说话的符咒?”

那符咒好像被他逗笑了,随即好整以暇地放柔了声音,说道:“不过是小妖两三只而已,伤不到你们,没事的。”

可他话音还没落,那大狗熊精已经冲他们奔将过来了,这“小妖”过处简直是地动山摇,难怪李筠那只物似主人型的怂蛤蟆要装死!

三个两条腿的少年万万跑不过这大畜生,此时想逃已经来不及了,而屋漏偏逢连夜雨,只听一声凄厉的咆哮又在不远处响起。

下一刻,那大狗熊的腰腹被一条颜色鲜艳的蛇尾卷起,小山一样的大熊骤然被抛上了天空,而后又重重砸下,活生生地在地上砸了一个深坑,周围的古树花草全都遭了秧,一个个东倒西歪,乌烟瘴气。

连大师兄都无暇顾及他那沾上泥土的白衣了。

这是小妖两三只?不管会说话的符咒有多么难得一见,在场的三个少年都觉得他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敢情木牌不会死!

接着,蛇妖的全貌冒了出来,他的上半张脸类人,长着一双竖瞳,下半张脸布满鳞片,吐着蛇信,行动间刮来一阵比方才更为剧烈的腥风,盘绕在乌烟瘴气的林间,几乎快成了一道残影,程潜只听得见鳞片摩擦地面时候让人牙酸的声音,完全看不清蛇头在什么地方。

直到它偏头一口咬住了大熊精的脖子,带着热气的血喷出了三尺来高,成了一道血喷泉。

大熊精那已经有了八分人样的脸上带着极度的惊惧,片刻后轰然倒地,它巨硕的身体拼命在地上滚动抽搐,抵死挣扎,蛇则狠狠地裹挟着大熊的身体,跟着它在地上滚来滚去。

在难以形容的惨叫与挣扎中,大狗熊死了。

程潜正好对上了那双发灰的、涣散的瞳孔,整个胸口好像都被冰块塞满了。

大蛇松开熊的尸体,一缩身体,后撤几步,程潜以为它要确定猎物是不是已经死了,就见大蛇骤然以快得让人看不见的速度将头埋进狗熊精的身体,头部仿佛化为利刃,将那尸体的小腹部从后到前捅了个对穿,而后含着一颗带血的妖丹破熊腹而出,立起上身足有一丈半高。

李筠当场吐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跟这些东西当了一年多的邻居,还几次三番地想趁初一十五过来一探究竟。

严争鸣感觉胸口的血全都拼命地往四肢涌去,这让他有那么一会几乎感觉不到自己的腿在何方,如果不是有佩剑撑在地上,恐怕此时此刻他已经坐在地上了。

唯有程潜,面对着满地的血污,程潜心跳得厉害,他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熊尸与大嚼的蛇怪,心里再次升起了某种难以言喻的感受。

若是道法无边,也能这样……生杀予夺么?

分享到:
赞(44)

评论11

  • 您的称呼
  1. 我的智商是被鄙视了咩?为什么文里那只老母鸡骗他们他们三个都不上当而我却觉得老母鸡说的没有问题呢?泪目TAT如果是我的话,连只鸡都能把我骗过去……

    匿名2018/10/14 16:59:35回复
    • 我也是,为自己的智商堪忧

      匿名2019/04/29 23:01:01回复
  2. emmmmm

    沈韵忘名了2018/10/18 19:00:44回复
  3. 我们的关注点不在一个方面,我在想为什么所有的有妖魔鬼怪的文都要把它们写成人一样,鬼知道它们想变成什么样子。

    已经非常方了的澄宁cp永不拆2018/11/04 15:28:45回复
    • 人是高等动物嘛,而且这也更符合神话传说故事里的描述。。。。

      匿名2019/01/28 12:36:00回复
  4. 化形也总是化成人样。

    已经非常方了的澄宁cp永不拆2018/11/04 15:29:52回复
  5. 我也没找出来老母鸡话里的问题……

    哈哈哈2019/01/01 16:08:40回复
    • 自己进不去让别人帮忙取,做条件来交换,一听就是有问题啊,而且还说对人无妨,那么容易早不就取出来了嘛?所以属于低级的忽悠,肯定没那么简单就是了,搞不好就要送命的那种

      沈葭白2019/04/04 18:21:24回复
  6. 老母鸡……炖汤一定很好喝……

    陈栎媱2019/03/05 22:19:06回复
  7. 烧鸡公必须用公鸡做才好吃……………被评论带歪的我

    巍乱我心2019/05/13 15:16:57回复
  8. 好饿。。。。

    溪辞2019/07/18 20:58:0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