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韩渊是真的丢了

韩渊是真的丢了。

这天的晨课停了,师父连他心爱的经都没顾上念,跟道童们将整个扶摇山掘地三尺,也没找到人。

程潜其实还没弄清楚山穴是什么,一开始也没有意识到事情有多严重,师父问起的时候,他也就痛快地将韩渊头天晚上撺掇自己跟他一起探山穴的事说了。

结果师父的脸色当时就变了。

“十五夜里探山穴?”本来烂泥一样靠在石桌上的严争鸣坐正了,“他这是找的哪门子死?”

自打道童跑来告诉师父韩渊失踪了这事开始,李筠就一直眼观鼻鼻观口地假装无动于衷,直到听见严争鸣这句话,他才终于忍不住抬起头来,带着几分急迫地问道:“大师兄,十五夜里的山穴到底有什么?”

其实所谓的“山穴”,说的是后山一个天然的小池,没什么稀奇的,顶多就是水有点深。

门规只说朔望夜禁行,没说其他时间也不让去,李筠白天去过不止一次,只是一直也没看出那水塘有什么玄机。

严争鸣转向他,眉头缓缓地皱起来:“李筠,我记得我不是没告诉过你吧?山穴连着后山群妖谷,妖谷虽然有大妖守门,可是朔望之夜月相特殊,石门大开,再加上那些修为不精与凶性未除的大小妖物们难免会躁动,为防意外,本门才禁止学艺未成的弟子在这两宿去后山乱转的。”

李筠愣住——严争鸣确实在自己刚入门追问山穴的事时告诉过他,可那货的原话根本没有这样有理有据,原话是“你问山穴里有什么?当然是大妖怪啦,像你这样的小肥羊,一口一个都不够塞牙缝的,少去闲晃给人家送菜”。

苍天了,这种好像“不好好睡觉老狼就叼了你去”的鬼话,谁能听出它居然是真的!

下一刻,李筠的脸色骤然惨白。

是他把韩渊支去山穴的,他确实没安好心,故意引诱韩渊替他探路,可他只是想着,万一被逮着违反门规,韩渊会替他被师父罚着多抄几遍门规而已。

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害死韩渊,一丁点也没有!

木椿真人脚不沾地似的走了几圈,弯下腰一把抓住程潜的肩膀:“他有没有说为什么要去?”

程潜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心里绝不比李筠好受多少,因为他心知肚明,自己不单是半个知情人,还是个等着看热闹的知情人。

他虽然有点冷漠尖锐,却还远没有到恶毒的地步,如果韩渊的下场是被师父拖回来打一顿手心,那他肯定会跟着幸灾乐祸,可如果韩渊的下场是死……

程潜手脚冰凉,良久,他才在师父的注视下艰难地找回自己的声音:“师弟说,初入仙门的人,朔望夜里在山穴边上能产生气感……”

程潜并没有供出李筠,因为他感觉自己和李筠一样卑劣,如果这种时候还要互相攀扯,那就太无耻了。

可惜事与愿违,程潜的话音没落,那缺心少肺的严少爷已经自动将他的话补全了。

“那小丑八怪连气感是什么都不知道,”严争鸣不近人情地道,“这种事我都不用问,准是李筠告诉他的。”

李筠猛地被戳中了心虚处,慌乱下他本能地站直了几分,为自己辩护道:“我……我只是说一个猜测,又没有让他去山穴,谁会知道他入门才这么几天就敢公然违背门规……”

严争鸣冷冷地截口打断他:“你还有脸在这废话,李筠,你心术不正不是一天两天了,别以为躲在后面煽风点火,别人就不知道你干了什么——至于那小丑八怪,我看也不用找了,他要是被拖进群妖谷一宿,现在收尸都晚了,指不定连骨头渣子都被什么东西给嘬干净了。”

前半句还没什么,反正他们俩互相看不顺眼不是一天两天了,可严争鸣的后半句话却把李筠的脸色给说得又白了一层。

李筠猛地站了起来,几乎碰翻了桌上的笔墨:“师父,我……我……我……”

他连“我”了三声,也没有“我”出什么来。

李筠脑子里空白一片,一时间毫无主意,木椿真人一双沉沉的目光落到他身上,李筠不由自主地避开——他既没有勇气承认是自己撺掇韩渊去的,也没有勇气面对自己可能已经害死了小师弟的事实。

他如果真有这样的勇气,想看山穴早就自己去了,还用得着四处找替死鬼么?

然而懦弱也许是某一时刻的陷阱,一错脚就会踩进去,事后的懊丧却几乎是一个少年所不能承受的。

李筠躲躲闪闪的目光无处安放,最后病急乱投医似的落到了程潜身上,他近乎是慌不择路地对程潜道:“三师弟,你听见了,我……我昨天没有骗他去山穴的意思,对不对?我没有说过让他去山穴,我还告诉过他,那是违反门规的。”

程潜将头深深地埋下,没吱声,这话茬太沉重,死死地压在他的良心上,压得他快喘不上气来了。

木椿真人已经站了起来,李筠手足无措地叫道:“师父……”

可他还没来得及说出什么,就见木椿真人仿佛被什么凭空拉扯了一把,用跌坐的姿势重重地摔回到了石椅上。

这动静有点大,连正忙着和李筠吵架的严争鸣都莫名其妙地回了一下头:“师父,你怎么了。”

木椿真人却没有立刻回答,他仿佛不知道屁股疼,淡然地顺势调整了一下坐姿,摆摆手道:“都少说几句——程潜,你将那边挂着的老檀木料取来给我。”

程潜不敢耽搁,一路小跑,将挂在传道堂一角的一块半尺见方的平安无事牌取了下来,递给师父,同时,他忍不住多看了木椿两眼。

只见那木椿真人垂着眼,端坐堂前,似乎和往日没什么不同,但程潜敏感惯了,别人出一声长短气他都听出个喜怒哀乐,此时看着师父,他虽然说不出什么道理,却始终觉得师父身上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大对劲。

纵然是熟悉的面孔与熟悉的坐姿,他整个人却笼上了一层说不出的阴郁冷肃。

师父是让韩渊的事给气疯了,还是方才那一下撞了尾巴骨?

没容程潜细思量,只见那木椿真人忽然并指如刀,向那块老檀木划去,他的手苍白而衰老,布满了干燥的皱纹,枯瘦如同鸡爪,指尖却仿佛寒泉冷铁,凝着某种逼人的戾气。

程潜这才明白,没有气感的人照样感觉得到符咒的威力,只是要看那符咒是出于谁手。他蓦地退后一步,被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在场所有人都触碰到了符咒成型过程中那不可思议的力量,整个扶摇山好像被他惊动,为之战栗不已,顷刻符成,木椿真人收指,竟没有一片木屑沾在他的手指上,他居高临下地审视着新成的符咒,脸色是说不出的漠然。

那不是看木头这种死物的神色,他简直像是在看一个人,还是带着几分苛求与鄙夷的人。

“争鸣过来。”木椿真人叫过自己的首徒,平日里那种拖拖拉拉的语气荡然无存,一字一顿仿佛是个久居上位的人,让人本能地生不出什么反抗之心。

他将木牌交给被符咒真正的力量惊呆了的严争鸣,嘱咐道:“你拿着这个,下山穴去找紫鹏真人,与她交代清楚来龙去脉,叫她帮忙找人——放心,你小师弟现在血脉并未断绝,未必就被山穴里的妖怪吃了,只是你动作要快。”

严争鸣虽然平时懒得丧心病狂,但此时人命关天,他也分得清轻重,知道师父再没有别人可以差遣了,闻言,他难得什么都没说,既没有找事,也没有瞥一眼平日他在山间代步的二人抬藤椅,只是接过符咒,转身拿起佩剑,便匆匆地往传道堂外走去。

程潜立刻顾不上再琢磨师父怎么不对劲,在他心目中,大师兄是顶顶不靠谱的一个人,师父派他去救人,程潜怀疑韩渊是要小命休矣。

当下,程潜想也不想地拎起一根木剑:“师父,我也要去!”

木椿愣了愣,随即在严争鸣的白眼下点了个头:“嗯,去吧。”

旁边的李筠一怔之下,也连忙追过来,难得轻声细语地哀求道:“师父——师兄,也带上我吧。”

严争鸣板着脸瞥了他一眼,没说行,也没说不行,加快了脚步,却也任凭他跟着。

严少爷边走边从怀中扯出一块白绢,与那老檀木的木牌一同丢在程潜手里,吩咐道:“你这累赘,估计也干不了什么,先给我把那上面粘的木头屑擦干净。”

大师兄百年难得一见地行动迅捷,而程潜也是百年难得一见地没有小心眼。

他对韩渊擅闯山穴的事心怀内疚,俨然已经把救韩渊当成了己任,此时严争鸣说什么,他都无暇往心里去,甚至摒弃前嫌,紧走几步,边擦符咒,边好声好气地打听道:“师兄,紫鹏真人是谁?”

严争鸣没讨到骂,也只好偃旗息鼓,他这一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居然在跟一个还没到他胸口高的小崽子计较,想了想,严争鸣觉得有点没脸。

于是他沉默了一会,语气平淡地回答了程潜的问题:“紫鹏真人是镇山穴的老妖,还算好说话,我以前给她拜过年。”

“是什么妖?”程潜又问道,“师父亲自去拜会不好么?”

“当然不好,”严争鸣神色颇为不耐烦,脚下走得飞快,程潜倒腾着小短腿,得一路小跑才跟得上,风中传来他大师兄的回答,“师父不便见紫鹏真人,因为她是只老母鸡——我说你要跟就好好跟着,哪来那么多问题,小心入了妖谷犯忌讳,让人把你留下来跟那小子作伴。”

程潜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师父不见紫鹏真人,没准是要避嫌——毕竟,“黄鼠狼给鸡拜年”听起来可不像好话。

他想到这里,眼角猛地一跳,这也就是说,师父他老人家真的是一条隐居深山的黄鼠狼!

此时,隐居深山的黄鼠狼情况不怎么好,程潜他们仨一走,他立刻屏退了一干道童,而后烂泥一样地瘫在了桌子上,随即,一股黑烟从他心口处冒出来,那方才附了他的身的东西落在一边,成了个影影绰绰的人形。

木椿真人方才那只刻过符咒的手哆嗦得厉害,良久,他才哑声道:“你疯了吗?”

那黑影默立良久,轻声道:“我的印记过处,妖皇也不敢造次,那几个孩子只要拿好了我的符咒,就肯定没事,这一趟也就是一场游历,你可以放心。”

木椿真人沉着脸,身形却仿佛被什么束缚,站不起来,他沉声道:“老夫虽然才疏学浅,老眼昏花,但也还没花到看不出‘明暗双符’的地步,只不过去一趟妖谷,普通的引雷符都能护身,何况以紫鹏的为人,也不会为难几个小孩……你到底想干什么?那套嵌在其中的暗符载体是什么?”

这一次,黑影没有回答。

木椿真人喝道:“说话!”

可是那黑影已经像一团烟一样倏地散了,杳无痕迹,只留下了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

好像从未曾存在过。

分享到:
赞(11)

评论6

  • 您的称呼
  1. 一刷飘过~每次看到这种大作者写的文就有点方,因为通常文风都很“正”,冷不丁的哪个配角就会死的猝不及防

    匿名2018/10/14 16:58:29回复
  2. 我还是乖乖把脑子带上看文吧,还有,黄鼠狼。。。

    大傻子沈韵2018/10/18 18:41:50回复
  3. 我是根本没办法带脑袋啊,看不懂啊

    已经非常方了的澄宁cp永不拆2018/11/04 15:05:43回复
  4. 我嗅到了刀子的气息

    薛洋的妻子2018/11/23 22:10:45回复
  5. 刀子要来了是吗?

    顾玥2018/12/21 19:01:58回复
  6. 瑟瑟发抖

    2019/01/31 20:32:0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