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你赢了,我斗不过你

密室的巨石门后面, 沈巍终于缓缓地现形,他方才指使林静犯坏的时候可没有这么忐忑的表情。

赵云澜的目光落在了他胸口的血迹上, 停在了那里。他窝在身侧的拳头捏紧了, 手背上露出突兀的青筋,看上去就像马上会动手揍沈巍一顿。

然而最终,赵云澜却连一根手指也没有抬起来,他只是一直沉默, 舌头抵住了上牙床, 强逼着自己闭嘴,然后默默数数, 数乱了两次, 这个总是自嘲“智商不高”的人终于乌鸦嘴地一语成谶——他足足用了将近两分钟的时间,终于磕磕绊绊地数到了三十。

林静见机很快, 沈巍露面的瞬间就一把捂住祝红的嘴, 把满脸疑惑的妹子拖到了一边。

赵云澜沉默的时间越长, 沈巍就越焦躁不安, 终于挨到了赵云澜开口:“沈巍。”

那一瞬间, 他的语气让沈巍想起赵云澜识破了大神木中的骗局之后, 那一句略带疲惫的“你再这样, 那我可真要和你翻脸了”。

沈巍骤然慌了, 不管不顾地往前想向他走去, 谁知刚提起脚步, 赵云澜就一抬手阻止了他。

“别过来。”赵云澜低下头,同时声音压得很低, “先别过来,现在不是你露面的时候。”

沈巍只好僵硬地停在了原地。

祝红不明真相,直眉愣眼地问林静:“什么意思?什么叫不是露面的时候?为什么不能露面?”

林静淡定地说:“阿弥陀佛,你别管。”

祝红:“……”

赵云澜看了看沈巍胸口上破裂的衣服和斑斑的血迹,过了好一会才问:“疼吗?”

沈巍先是本能地点头,随后低下的下巴卡在了那里,又飞快地摇了摇头。

林静正事不行,说媒拉纤之类猥琐的活却极其有一手,乃是广大中老年妇女之友,一看这情况,他立刻狗舔门帘露尖嘴地说:“怎么不疼,疼晕过去两次呢。”

赵云澜抽了口气,脸色铁青,看也没看林静一眼,只是冷森森地冲着他泻/火:“林静,你偶尔闭嘴一次不会死的。”

林静假装饶有兴致地转过身去,拉了拉身边的祝红,指着混战的方向:“哎,女施主,快看,他们打起来了。”

祝红仿佛忽然对自己已经布满了尘土的鞋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专注地研究了起来,并且默默地离林静远了点。

赵云澜微微侧过头,望向外面的混战,放松了身体,靠在了另一边的石壁上,好一会,才说:“所以你通过某种方法让鬼面狗急跳墙……”

沈巍连忙坦白交代:“我诱使他在昆仑山巅用三生石做炉底石,通过炼魂鼎和功德笔与轮回晷相连,用山河锥锁定了轮回晷。”

赵云澜没有看他,语速很慢,似乎要利用这段时间边说边思考:“昆仑山巅……你不说我还没想起来,就是那次,你在所有在场的人身上留下了标记吧?想来想去就只有你了,地府要是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做到这一步,早不至于像现在这样了。”

沈巍一张手,手心里有一条长长的头发,然后他合上手心,发丝转眼就不见了,片刻后,落到赵云澜面前,曾经叫男人爱不释手的漆黑的长发悬在他面前,缓缓地弥漫出一丝极其不详的黑气来……那是与鬼面收集的混沌如出一辙的黑气。

沈巍伸手一捏,将头发丝收了回来,头发落到他手里碎成了几段。他认罪态度极其配合:“标记就是这个。”

赵云澜点了点头:“哦,其实在小镇,你劈开地面的时候我其实就应该想到了,你才是大封的守卫人,如果连我都能看出那是个阴兵斩,你又怎么会无所察觉。”

沈巍:“鬼面不是他全盛时期,他一部分力量被封在后土大封里,所以他不知道我的感觉比他灵敏些,我当时感觉到了,我们脚下就是混沌的碎片。”

赵云澜:“那你还让他给你一锥子,你是有病吗?”

沈巍:“……”

“别给我装死,说话!”

“我那时……”沈巍的声音哑了一下,他飞快地清了清嗓子,“这确实不是我本来的打算,我本来没那么急,虽然线已经埋下了,但……毕竟还有时间,我没打算这么快动手。狗急跳墙的是鬼面,他用混沌碎片设圈套引诱我,我其实也是灵光一闪想要趁机祸水东引,到后来收集混沌碎片的时候不想功亏一篑,所以……”

赵云澜头靠在石壁上,酸溜溜地笑了一下:“是啊,你多急智啊,在昆仑山上听了我两句话,就编出了一个半真不假的洪荒世界——所以你用‘砍胳膊’这件事试探了我一下,发现我果然是个玩不起的,于是果断连我一起骗进去了?”

沈巍声音低了下去:“你不会同意的……”

他嘴唇微微有些颤抖,林静冷眼旁观,一时竟然分辨不出这位施主是装的还是真的——总之林静觉得沈巍的表情就像是知道自己犯了大错,被抓住后站在法庭上等着审判的罪犯一样惴惴不安。

赵云澜又不出声了。

沈巍忽然消失在原地,赵云澜敏锐地感觉到一个人贴了过来,小心翼翼地用双手撑在他身侧的石壁上,随后他的拳头被一只冰冷的手握住了。

沈巍在他耳边轻轻地说:“你要是不高兴,就打我吧,我不躲开。”

赵云澜一缩手,挣开了。

沈巍一把抱住他,死死地把他抵在石壁。

赵云澜皱眉:“放开,别搓火啊我警告你。”

沈巍一声不吭。

赵云澜抬手一摸就碰到了沈巍,侧身把他往一边推去,沈巍却低低地痛哼了一声,赵云澜感觉到他轻轻地颤动了一下,立刻收了力,缓缓地摸索到沈巍的胸口,碰到了他衣服上已经干涸的血迹。

过了一会,赵云澜缩回了手,口气不咸不淡地说:“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沈巍沉默了一会,有些落寞地开口说:“不怎么,只是坐山观虎斗——我……我大概生来就这么卑鄙吧,不想放任这些人整日里蝇营狗苟、躲躲藏藏地等着别人庇护。”

沈巍感觉到了赵云澜的抗拒,于是终于还是放开了他,往旁边退了半步:“鬼面虽然一直把我当他的宿敌,我的敌人却不是他,我只应了神农看守大封。”

沈巍的话说得含蓄,却不难听出他的言外之意——他压根没把一直追在他屁股后面跑的鬼面放在眼里。

两人忽然都沉默了下来,赵云澜回头看了一眼那死气沉沉地浮在水面上的镇魂灯,摸了摸裤兜,摸出一根烟点上,眉头依然是夹得死紧,对林静和祝红说:“没我们的事了,走吧,回去加班赶报告。”

林静摸了摸鼻子,被迫听见领导和家属冷战,顿觉尴尬,只好竭尽所能地插科打诨说:“刚开始上班就加班哈,眼看就龙抬头了,咱也不发点东西吗?”

“发。”赵云澜眼皮也不抬地说,“一人二十斤和尚肉。”

林静:“……”

然后林静抬手在自己脸上扇了一巴掌,双手合什:“阿弥陀佛,让你多嘴。”

祝红却忽然出声说:“赵处,我得留一会。”

赵云澜回头扫了她一眼。

“我四叔还在,我跟你走了,总不合适……”祝红说。

“嗯,”赵云澜想了想,确实是这么个道理,于是他点了下头,“好吧,躲远点,你自己小心。”

说完,他带着林静扫着边往外走去,间或有不长眼的鬼族扑过来,都被两个人悄无声息地解决了。

祝红一直目送着他们俩的背影,眼见两个人搭档老道,低调地溜边走毫无存在感,她才放下一点心来,试探地说了一声:“斩魂使大人?”

虚空中男人应了一声:“什么事?”

祝红:“……”

而后她跳了起来:“卧槽,你怎么还在?”

沈巍沉默了片刻,低声问:“我该去哪里?”

祝红匪夷所思地说:“你干嘛不跟他们走?”

这一回,沈巍沉默了更长的时间。

祝红:“斩魂使?沈老师?喂,喂喂,听得见吗?还在吗?”

“他大概……不想让我跟着吧?”沈巍的声音从镇魂灯下传来,祝红也忍不住跟着他往里走了两步,听见他说,“他说过,如果我再骗他,就跟我翻脸。”

祝红目瞪口呆。

“你骗过他?”她问,随即不等沈巍回话,祝红就兀自说,“不对,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说你就信?”

沈巍藏在镇魂灯后面,也不怕被人看见,因此隐约地露出一个轮廓的虚影,有些茫然地看着祝红。

祝红毫不客气一只手撑在石壁上,重重地叹了口气:“用赵处的话说,我反正智商比较低,不明白你们都在忙些什么,反正阴谋诡计看起来都很厉害——不过你确定像你这样给个棒棰就当针的人也能骗过他?那他对你可真是真爱。”

沈巍:“……”

“赵云澜说要把大庆炖一锅的话没有一百次也有九十九次了,那蠢猫还不是活得滋润得要命、越长越胖?”祝红从不敢想象,自己有一天也能这样大模大样地教训斩魂使,而这斩魂使还是她赢不了的情敌,一想起这个,她就又酸涩又快意,心里的感受简直无法用人类的语言来概括。

“我赶到的时候,正好看见你被鬼面卷走,他当时那模样,是真想把鬼面千刀万剐的——我跟了他这么多年,是真生气还是装出来的暴躁一眼就知道,你当我心里好受吗?”祝红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反正就这么直白地把心事捅了出来,“他干嘛跟你生气,就因为你骗他?沈巍我真想……算了我还是不想了,反正我也不敢——打个比方,你要是离家出走把你妈都急疯了,找到以后她给你吃两个大耳刮子,你难道还冤枉了?”

沈巍用一种莫名的神色看着她。

祝红和他大眼瞪小眼片刻,忽然扭过脸,木然地说:“对不起我忘了你没妈。”

沈巍:“……没关系。”

祝红不知道怎么接这一句,两人顿时尴尬了,过了好一会,沈巍才忽然开口问:“你……是不是很喜欢他?”

这话说得祝红心里一堵,闷闷地说:“是啊。”

沈巍想了想:“那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

祝红白了他一眼:“我只是想让你少惹他不高兴。”

沈巍脸上闪过一丝稍纵即逝的困惑,他似乎有些出神,眉头轻轻地拧在了一起,眼底映着镇魂灯下水池里粼粼的波光,过了不知多久,祝红几乎以为他的魂飘走了,沈巍才倏地收回目光,对她点了点头。

“你说得对。”他诚恳地说,“多谢。”

说完,沈巍站起来,隐去身形,祝红听见他的脚步走到自己身边:“祝姑娘请伸手接一下。”

祝红不明所以,伸出手来,沈巍在她手心上放了一个没有她巴掌长的小树枝,上面有两个极细小的嫩绿色的芽,它的重量当然并不压人,可祝红就是无端地觉得这貌不惊人的小树枝异常的厚重。

“这是……”

“这是昆仑山大神木的树枝,”沈巍说,“自开天辟地以来,只有女娲砍下过大神木上的树枝,种在了黄泉下千丈处,成了现在的功德古木,这是第二枝,你收好。”

祝红一个趔趄,险些没拿住,手忙脚乱地用双手捧住,诚惶诚恐地捧到了眼前,看起来很想把这玩意供起来。

“大神木的树枝到了大不敬之地门口,就成了一棵死树,大概和我们一族天生犯克,这些年我接掌昆仑,费了很多工夫,可也没能照顾好它,几千年了,只长出这么两个嫩芽,我一直有些愧疚。”沈巍说,“你四叔可能顾不上你,你在这躲他们远一点,万一遇到危险,两株嫩芽能保命两次……”

沈巍说到这里,顿了顿:“如果用不掉,等所有事尘埃落定了,麻烦姑娘帮我找个灵山秀水的地方,把它栽下去。”

祝红莫名地觉得他的话像是在交代什么,忍不住问:“你要去哪?”

沈巍:“我去追他。”

“他还用追?”祝红顿时抛开自己心里那点疑惑,撇撇嘴,酸溜溜地说,“别看那贱人走得痛快,现在火消下去了,心里指不定多后悔,肯定等着你呢,放心。”

看不见的沈巍没有再答话,不知道是不是已经走了。

祝红说得一个字都不差,赵云澜确实没走远,他就在黄泉路口下面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来回走溜,弄得满地烟头。

这明显更年期的症状让十分懂得趋利避害的林静离他远远的,默默地蹲在一边,不知从哪弄来一个望远镜,扒着看正白热化的战局。

当赵云澜点着他当天的第十二根烟的时候,忽然一只手凭空伸出来,从他嘴里硬生生地把烟掐灭揪走了。

赵云澜愣了愣,一偏头,就看见沈巍犹犹豫豫地站在那,好像想说什么,又不知该从何说起的模样,过了一会,沈巍避开他的目光,慢慢地低下了头,他一身的血污,看起来狼狈得要命,眼镜早就不知道掉到什么地方了,额前的头发稍微有点长,盖在鼻梁上险些遮住了眼睛,说不出的委屈可怜。

赵云澜沉默了好半晌,终于无力地叹了口气,冲他伸出手:“过来吧。”

沈巍一把把他揽进怀里。

“狗眼都瞎了。”被当做不存在的林静心里默默地想。

他远远望过去,只见各族似乎都商量好了,地府众鬼差简直成了炮灰,被众人不约而同地挤在了牵制鬼面和一干鬼族视线的地方,此时几乎已经伤亡过半。

林静冷眼旁观,感觉特别是十殿阎王的唱戏服,花花绿绿的对拉仇恨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只是混沌即使是碎片也极其厉害,不管是仙是鬼,众人都避其锋芒,时有避不开的,就被悄无声息的吞了进去,连根毛也没留下——混沌,仿佛就是让任何事物都宛如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

林静眼睁睁地看着秦广王被混沌的碎片逼到了极处,“噗通”一声掉进了忘川水里,巨大的袍袖硬生生地吧他浮了起来,看起来就把一块泡发了的彩虹糖。

这时,忘川里突然浮出了一张巨大的网,像一张大鱼网一样,把秦广王整个从水里托了起来,他一身湿淋淋,连滚带爬地扑上了岸,只见各族精英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伏羲八卦的位置上,趁着地府的人转移视线,不知什么时候布下了这么一张大网。

林静:“阿弥陀佛,那是什么东西?”

沈巍的声音突然在他身后响起:“是伏羲八卦网。”

林静被他突然出声吓了一跳,手一哆嗦,望远镜差点掉下去,转过头来干笑一声:“那什么,您忙完了呀?”

赵云澜“无意”地踩住了他的脚。

沈巍并不在意他调侃,继续说:“应该是妖族带来的,传闻伏羲起于东土,封圣以后才有了蚩尤,蚩尤之后生巫妖二族,太昊死后留下了伏羲弓和八卦,伏羲弓后来被后羿拿走,落到了人族手里,这么看来,八卦网大概就是妖族的不传之秘了,我说呢,各族果然都有些压箱底的东西。”

正说着,只见随着八卦网浮出,混沌的碎片仿佛瑟缩了一下,第一次开始后退,鬼面高悬在空中,面具上画出来的面孔一阵扭曲。

突然,整个八卦网爆出一阵金光来,林静吃了一惊,小声说:“那是我西方供奉的佛祖金印……传说末法时代镇压邪魔的最后一道法宝。”

金光四溢,充斥着整个地府,黄泉路上不知什么时候熄灭的小灯再次被点燃,这一次火光明艳得多,像一条顺着黄泉路摆尾而过的火龙,顷刻围成了一圈。

整个混沌的碎片连同无数鬼族一瞬间被巨网吸了进去,唯独奈何不了不知什么时候到了阎王殿上的鬼王。

他究竟厉害,却也把自己厉害成了一条光杆司令。

沈巍轻叹了口气:“尘埃落定,我们走吧。”

这是打不下去了。

林静本来已经跟着他们走了,可他总觉得心里有种怪别扭的感觉,总觉得要出什么事,他下意识地端起望远镜,转过头看了一眼,只见鬼面脸上露出了一个欲哭还笑般的表情。

忽然,那张面具从中间破裂开了,成了两瓣掉了下去,露出那张肖似沈巍,却要阴郁得多的脸,身上的袍子无风而起,猎猎如旗。

“很好,”林静听见他哑声说,“你赢了,我斗不过你,你压根不屑于和我斗——很好。”

沈巍停住脚步。

“你我生来如出一辙,我不明白我比你差在什么地方,你是孤高尊贵的斩魂使,我是万人喊杀的鬼王——这没什么。”鬼面低笑了一声,“这当然没什么,我就是大地之心的鬼王,天地人神皆可杀!只是恨你为人卑鄙,竟然连跟我一战的勇气也没有,找这些蝼蚁来羞辱我。”

“你会后悔的。”他突然低低地笑起来,“你以为你赢得兵不血刃?你会后悔的,我的好兄弟。”

他的身体猛然长大数十米,如同一座高山,而后万里之外的地下传来一声隐而不发的咆哮,隆隆地传到地上,像一声雷。

沈巍的脸色突然变了。

鬼面放声大笑,身体忽然碎成了千万片,大地剧烈地震颤起来,网住了混沌碎片的伏羲八卦网破了。

分享到:
赞(300)

评论56

  • 您的称呼
  1. 没有人心疼澜澜吗?

    澜澜是我的2018/07/29 19:49:25回复
    • 还有我

      匿名2018/08/19 23:50:23回复
    • 心疼死了

      不行,澜澜是我的2018/10/02 11:22:04回复
  2. 说起来,都没有人像看剧时一样心疼面面……

    匿名2018/07/30 14:39:38回复
  3. 电视剧中的面面搞破坏有原因,而小说中的鬼面……就是想搞破坏想想搞破坏

    匿名2018/08/05 10:23:36回复
  4. 电视剧里的面面是以为居老师不要他了(所以说罪魁祸首就是那个跟面面说他哥不要他了的反贼头子)

    匿名2018/08/21 16:16:51回复
  5. 面面,我劝你善良~

    没错我就是那个劝面面善良的人2018/08/22 14:18:11回复
    • 你的称呼怕不是有毒?

      面面委屈,面面错了,面面下次还敢。2018/08/27 22:45:17回复
  6. 光杆司令……1.2.3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8/08/23 20:02:56回复
  7. 其实在小说中的鬼面只是觉得他和沈巍同为鬼王,沈巍缺却先讨得昆仑君欢心,得了昆仑神筋列入神籍,而他却是人人喊打喊杀的鬼王。其实沈巍也很痛苦,十万大山压在他身上,人人算计他,爱的人也不能见,这就是强大的代价。已经三刷了,每一次都有不一样的感受,很好看,准备再看十几遍。也许是剧版鬼面太帅,总觉得他是有原因的。

    斩魂使2018/08/23 21:59:51回复
    • 同感呀姐妹

      沉溺于白宇的腿毛无法自拔2018/11/19 21:56:19回复
  8. 所以,赵云澜生气是因为巍巍尽然是故意被刺的???

    匿名2018/08/25 17:11:50回复
  9. 面面,事实会教育你,太过调皮是不好的……长兄如父长嫂如母小叔子是儿啊孩砸。。。。。。

    请叫我险哥2018/08/29 07:43:01回复
  10. 可恨之人必有可悯之处,面面虽然有点可恶,但是他只是嫉妒巍巍而已

    劝面面善良的芒果2018/08/30 17:07:32回复
  11. “对不起我忘了你没妈”红姐威武,红姐霸气

    匿名2018/08/30 22:19:44回复
    • 讲真,巍巍说我再骗他他就和我翻脸的时候好可爱

      喵了个大庆的终于成人了2018/11/24 08:54:47回复
    • 红姐真的太懂了,而且拿的起放的下

      匿名2018/12/24 22:44:26回复
  12. 不是我说,沈巍的情商是真的不高啊……

    哈哈哈哈哈……2018/09/09 00:34:00回复
  13. 好心疼面面啊,只是误会和妒忌就毁了这么好的两个兄弟。

    心绪2018/09/10 19:10:32回复
  14. 阿弥陀佛,狗眼都瞎了

    巍什么赵处的腰总是那么澜受2018/09/22 16:22:48回复
    • 澜受哥……又又看见你啦

      巍巍高峰绵亘不绝2018/10/06 01:44:22回复
  15. “我能去哪里?”“他……大概不想让我跟着吧……”“他说过,如果再骗他就和我翻脸……”雾草老子的腐女心碎了一地啊

    羡羡2018/10/04 00:26:25回复
    • 不好意思,你的名字很好听

      奈何缘2018/10/04 09:03:03回复
    • 你的自称不好听

      奈何缘2018/10/04 20:31:47回复
  16. 我喜欢好听的名字。

    奈何缘2018/10/04 20:30:35回复
  17. 沈巍先是本能地点头,随后低下的下巴卡在了那里,又飞快地摇了摇头。
    (自动代入居老师:D)

    爱就像蓝天白宇晴空万里突然暴风宇2018/10/06 01:43:27回复
    • 666,感觉略萌略萌

      匿名2018/11/11 09:37:52回复
  18. 面面其实是超级大好人。首先,大封会在赵云澜这一代破解,那么沈巍会死在这一代,如果面面没有把赵处带到沈老师身边,赵处一辈子都见不到沈巍。其次,按照和神农的约定,如果面面没有破坏大封,沈巍只能永远守着大封还不能接近赵处。最后,如果面面没有自爆,他哥嫂估计永远不能好好过二人世界。所以,面面其实是个很皮的媒婆。

    阿麦2018/10/11 20:21:44回复
    • 分析的真好,就是这么回事儿

      匿名2018/10/15 12:19:59回复
    • 分析师

      匿名2018/11/14 06:39:58回复
  19. 沈巍一把把他揽进怀里
    攻受立分

    匿名2018/11/06 15:53:02回复
  20. 好心疼面面,感觉面面一直都没有赢过。。。加油啊,面面

    魔系白佛系黑2018/11/09 12:40:24回复
  21. 沈巍巍真的是切开黑啊!

    匿名2018/11/10 14:45:29回复
  22. 面面麻麻爱你

    面面2018/11/14 13:58:31回复
  23. 所以说巍巍莫名萌点??

    匿名2018/11/20 17:22:31回复
  24. 沈巍的话说得含蓄,却不难听出他的言外之意——他压根没把一直追在他屁股后面跑的鬼面放在眼里。啊!我哥看不起我(;´༎ຶД༎ຶ`)

    一位不愿意说名字的小可爱2018/12/02 19:17:58回复
  25. 小说的面面不讨喜,电视剧的面面太邪魅,让人爱的不得了

    匿名2018/12/03 13:24:33回复
  26. 心疼面面

    面面是个喜欢嫂嫂嫉妒哥哥又打不过哥哥的小可爱2018/12/08 20:26:14回复
  27. 面面也是有故事的,哥哥嫂嫂别忘了面面呀

    谁想听听面面的我故事2018/12/10 13:13:57回复
  28. 面面到底想干嘛呢?同为鬼王,他又能出入大封,应该也感觉得到大封快完蛋了,就等着就行了啊!几十年而已。偏偏要出来抢四圣器。难道是觉得大封不是他捅破的显不出他厉害?!他应该不知道哥哥和神农的约定的,觉得哥哥就是不让他们出去,不知道哥哥是要杀光他们。

    心疼面面2018/12/20 08:53:40回复
  29. 他把嫂子送到哥哥面前,对他破开大封也没啥帮助啊?应该也不是什么深思熟虑之后的事,纯属想看他哥憋不住那副无欲无求的嘴脸,进而意识到他们都是一样的。面面抓到哥哥之后连打个响指杀了假和尚的时间都没有吗?所以面面最终的目标就是破了大封跟他哥打一架,赢了之后吃了或者钉着他哥。这个可怜的兄控中二病孩子。

    心疼面面2018/12/20 09:01:04回复
  30. 沈巍先是本能的点头,随后低下的下巴卡在了那里,然后飞快的摇了摇头。
    莫名的心酸,想到了剧中的沈巍脸色苍白,手都在颤抖,却还是挤出一抹笑容,还好,我疼惯了

    匿名2018/12/22 01:51:54回复
  31. 总觉得电视剧里面把一切变得狭隘了

    巍澜可期2018/12/27 06:53:02回复
    • 终于找到知音了!

      巍澜永远2019/01/23 19:37:56回复
    • 对啊,把P大创造的整个体系搞没了,毕竟中国不让播什么神神鬼鬼{为什么仙剑能播???}迷。而且兄弟情,,觉得很奇怪啦,但毕竟耽美。但是在剧里面的昆仑是跨越了时空的赵云澜,而且小澜孩沈美人也削弱好多,不想说话。。而且项链也没有介绍,结局也改的惨不忍睹,我觉得有可能出电影把后面的补上顺便介绍一下项链什么的??而且楚哥被带功德伽的事情也没说清楚,还有楚哥也没有那种积攒了三百年的怨恨啊。。怎么说呢,主演拯救了一部剧吧这个

      巍澜可期白居过隙2019/02/06 02:06:32回复
  32. 有点心疼面面啊

    匿名2019/01/02 19:14:38回复
    • 你我本同为鬼王,为何你取得了昆仑君垂临,强升神格成了万人敬重的斩魂使,我却在这几千万年里与这些污秽之物与伍?我的哥哥啊。。。

      病娇面面的内心os2019/02/06 02:11:53回复
  33. 对不起我忘了你没妈

    匿名2019/01/07 01:51:26回复
  34. 打个比方,你要是离家出走把你妈都急疯了,找到以后她给你吃两个大耳刮子,你难道还冤枉了?”
    其实,,,没毛病。沈巍不就是昆仑君的魂火中而生的么

    初见昆仑君2019/01/09 00:54:53回复
  35. 面面挺可怜的啊。

    匿名2019/01/10 20:21:41回复
  36. 心疼面面

    匿名2019/01/26 08:38:25回复
  37. 赵云澜皱眉:“放开,别搓火啊我警告你。”
    哈哈哈,好甜

    巍澜2019/01/26 09:18:07回复
  38. 所以,面面其实是被气死的?

    匿名2019/01/30 21:58:17回复
  39. 好像真的可以这么说…

    默默一遍又一遍刷镇魂的镇魂女孩2019/01/31 15:56:53回复
  40. 林静正事不行,说媒拉纤之类猥琐的活却极其有一手,乃是广大中老年妇女之友,一看这情况,他立刻狗舔门帘露尖嘴地说:“怎么不疼,疼晕过去两次呢。”
    哈哈哈哈哈哈林静好好笑,神助攻啊!

    匿名2019/02/01 20:45:21回复
  41. 啊啊啊,快完结了,舍不得。
    一直很讨厌看很啰嗦,一直没个结局的小说,当时这部小说真的是迷的我神魂颠倒,超级喜欢巍巍澜澜,还有特别调查处的所有人,还有没有哥哥疼嫂子爱的面面。希望永远都不要完结啦,灰太狼啥时候吃到羊再说呐

    爱上了红姐的面面麻麻2019/02/12 14:44:1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