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镇派之宝”

严争鸣慢条斯理地用一块丝绢擦着他的木剑,在旁边观赏了一会师弟们练剑。

师弟们的剑纯粹是笑话,除了李筠还多少有点人样子,另外两个小东西基本就是两只举着棍子的大猴子,在那里拿着木剑玩杂耍,师父还在那纠正他们俩拿剑的手势。

师父一会对这个道:“木剑虽然留情,真的刀剑是不长眼的,与刀兵处,要慎之又慎——程潜你的手指不要抵在刃上,十指连心自己感觉不到吗?”

一会对那个道:“东海有重剑三百斤,方才双手持拿,小渊啊,我看你不是在练剑,是在打铁。”

时而又要扎着两条胳膊,东跑西颠地救一把李筠那搅屎棍子点的火:“不要闹,不要闹,哎呀,小心戳了眼!”

……说“不堪入目”都简直是抬举这几个小崽了。

严少爷的目光转了一圈,最后落在了程潜身上,多看了那小孩几眼。

他对自己是个纨绔的事实心知肚明,但认为自己纨绔得一不伤天二不害理,也没碍着谁,于是心安理得,从不悔改,并与时俱进地随心情变本加厉。

同时,严少爷也承认,自己是有那么一点肤浅的——他对自己十分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无论是“学识”还是“人品”,基本都是一点没有,既然他自己都没有这两样,也不便太过苛求别人有,因此严争鸣对一个人的好恶取向,自然也就只剩下了“看脸”一条。

按照这条标准,诸如韩渊之流,在他眼里就属于十恶不赦的。

“看人看脸”是严争鸣铁打的为人处世原则,对此,他只肯为了两个人例外:一个是师父,一个是李筠。

纵然师父模样长得恶贯满盈,但严少爷跟着他修行八年,几乎是被他惯着长大的,感情上很亲近,所以愿意网开一面地原谅这一点。

而李筠……哪怕李筠长得人模狗样,严争鸣还是决定和他不共戴天,那货实在太不是东西了。

至于程潜,严争鸣看他实际是很顺眼的,不然也不会甫一见面就铁树开花似的给他糖吃——可惜他的三师弟没领情。

当然,这一点顺眼也非常有限,毕竟程潜还小,将来是美是残也未可知,还不足以让严少爷提起兴趣盯着个小破孩子挥舞木头棍。

师父饲养的一院子师弟们正在喧哗奔跑,严争鸣无所事事地拎着自己那把木头剑,堂而皇之地站在一边走了神,琢磨起自己的裹足不前的进度来。

严争鸣跟着师父练剑已经快八年,扶摇木剑才勉强练到了第三式。

虽然起手式被师父一比划,生生地给比划成了一出中老年人五禽戏,但剑法本身却并不可笑。

严争鸣不是无知的小叫花韩渊,拜入扶摇派前,家里就给他请过最好的剑术师父,哪怕他学艺不精,眼却还没瞎。

扶摇木剑一共五式,分别是“鹏程万里”、“上下求索”、“事与愿违”、“盛极而衰”、和“返璞归真”,每一式有二十五招,数不清的变换,随着这几年年龄的增长,严争鸣有时候几乎有种这套剑法中包罗了天地万象的错觉,在每一点上停下来细想,都能衍生出后续无数种可能。

可这些他的师父从来不讲,木椿只会颤颤巍巍地比划比划基本招,其余一切自行领悟。

几次三番,严争鸣都想要问问他为什么不肯将那些精妙的剑招拆开细讲,但无一例外地都被那老黄鼠狼装疯卖傻地混过去。

严争鸣自己思索了一会,站起来,试着走了一遍第三式“事与愿违”。

说起来不大光彩,饶是他既不追求文成,也不追求武就,为人懒散,但在这一式上足足卡了两年,也多少有点不好意思。

这一式“事与愿违”名字不知谁起的,实在是恰如其分,纠正无数次,他就是不知自己被卡在了哪里,那股别别扭扭的感觉在一招一式中挥之不去。

严争鸣练了一半就停下来,盯着自己的木剑直皱眉。

在一边严阵以待的道童与侍女连忙一哄而上,打扇的打扇,擦汗的擦汗。

可惜这回马屁拍到了马腿上,少爷练剑练出了瓶颈,本就心浮气躁,被这群蠢货一搅合,更加抓不住心里那一点若隐若现的灵感。

他蓦地一挥手,恶声恶气地喝道:“都走开,别在这碍事!以后我练剑的时候你们不准过来!”

侍女小玉儿忙怯生生地问道:“少爷,这是新规矩吗?”

这话是从何而来呢?只因那严少爷闲得没事,无事生非地立了好多“规矩”——诸如衣服与鞋须得同色,什么时候要上来给他梳头,书房桌案一天要擦几次,清早起来喝一杯合口的凉茶之前不开口……等等,不一而足,全是他一个人自创。

换个脑子不好的恐怕都记不住,皇帝老儿可能都没有他这许多的毛病。

严少爷脸色还没缓过来,上嘴唇一碰下嘴唇,一条新规矩就新鲜出炉:“以后我练剑的时候,不叫你们,不准随意围过来,现眼。”

不幸听见这句话的程潜吃了一惊,没料到大师兄竟然还知道什么叫“现眼”。

领着程潜的木椿真人在旁边干咳一声,叫道:“徒儿。”

严争鸣一回头,目光就落到了程潜身上,那小孩也不正眼看他,活脱脱一副小家没见过世面的样子,“羞怯”地低着头,亦步亦趋地跟在师父身后。

……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羞怯”地冷嘲热讽着门派中诸多怪现状。

木椿指着程潜道:“你二师弟一个人照顾不过来,一会你指点一下三师弟。”

李筠何止是照顾不过来,他都已经快带着韩渊上房揭瓦了。

严争鸣自己的剑招还没练明白,毫无指点别人的心情,闻言没遮没掩地皱了个眉,恃宠而骄地冲着师父喷发了他一肚子不耐烦的怨气。

殊不知比他更充满怨气的人是程潜,他不明白为什么师父不肯亲自指点自己。大师兄能干点什么?

教他怎样照镜子能显得鼻梁高吗?

不过严争鸣到底没当着师弟驳师父的面子,他压下了几乎想要脱口而出的异议,耐着性子问道:“师父,我‘事与愿违’这一式好像总有哪不对。”

木椿真人和颜悦色地问道:“哪里不对?”

哪里都不对,通体不顺畅,练这一式,严争鸣觉得身上仿佛江河逆行一样,吃力得要命。

但他心里虽然明白,嘴上却一时形容不出自己那玄而又玄的感觉,舌下千言万语涌动,不知从何说起,最后,严争鸣仿佛被什么附身了一样脱口道:“好像是……不大好看。”

冷眼旁观的程潜再次确认了,这大师兄就是个穿金戴银的大草包。

师父笑容可掬地打了太极,道:“欲速则不达,这一式你可以再等一等。”

木椿真人永远是这德行,这狗屁师父,不管徒弟问些什么问题,他都从不正面回答,必要高玄枯涩地扯上个大淡。

严争鸣对此虽然早已习惯,却仍是忍不住半带撒娇的追问道:“等到什么时候?”

木椿真人温声道:“等你再长高几寸吧。”

严争鸣:“……”

懒散如他,一个月也总有那么几天想要欺师灭祖。

说完,木椿就堂而皇之地将程潜丢给了本门“镇派之宝”,悠然回到亭中喝茶去了。

扶摇派贯彻了“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的古老传统,他们这柴禾棒子师父没露过一丝半毫的真才实学,永远只是用架子货给他们摆一个大框,大框里面填什么,他一概不管。

严争鸣心烦意乱地瞥了他一脸肃然的三师弟一眼,和这小东西也没什么话好说,便赌气似的随便找了个地方一屁股坐下,没型没款地靠在一边的石桌上,一个道童上前来,双手捧走了他的木剑,仔细用白绢擦拭。

道童洗他自己的脸恐怕都没有这样温柔呵护过。

随后,原本已经坐下的严少爷又不知出了什么事,诈尸一样,“腾”一下站了起来。

只见他修长的双眉一皱,向旁边的小玉儿发出了不悦的一瞥,却又不肯出言提示,弄得那小姑娘在他的目光下一脸惨白,不知所措得都快哭了。

最后,还是在旁边等程潜的雪青看不过去,轻声指点道:“石头上凉。”

小玉儿这才想起来,自己方才让他们的千金少爷直接坐在石头凳子上,把他老人家凉着了!

她连忙做罪该万死状,哭哭啼啼地上前,出手如电,给那少爷垫了三层垫子。

严争鸣这才瞪了她一眼,老大不满意地屈尊坐下,有气无力地对程潜一抬下巴:“你练吧,我看着,哪里不懂来问。”

程潜直接将他这大师兄当成了一坨有碍视听的浊气,连声都没应,打定主意不搭理对方,自顾自地全情投入到自己的木剑上。

程潜是从小就爬在树上偷听,那时候他没有书没有本,更不可能开口问,所以活生生地偷出了一身过目不忘的绝技。

师父的演示又那么清寂和缓,程潜稍微一回忆,木椿真人的举手投足就都列阵在了他的脑子里。

他全凭着记忆,谨慎地模仿着师父那颤颤巍巍的动作,随时将自己的动作与记忆做出对比,以便在身后那货狗舔门帘露尖嘴地开口纠正之前,就自己纠正回来。

这样的模仿能力,猴子看了都要自惭形秽,严争鸣先还有些漫不经心,久而久之,他的目光慢慢凝注在了程潜身上——那小崽子竟擅自将第一式的几招按着师父的口诀拆开来练了。

拆开的招式他会按着师父那种慢悠悠的方式反复练上了几次,熟悉一点后,他的目光突然凌厉起来,那一瞬间,严争鸣不由自主地放下伸向茶碗的手——他发现那股蕴藏在剑尖的精气神极其熟悉,这小子在模仿李筠!

程潜毕竟是模仿,再加上年纪小,气力不足,远没有李筠那股孤注一掷般的少年锐气,可是那股精气神一加入进去,他手中木剑顿时变了——就仿佛原来是一张摊在地上的纸片,此时却渐渐鼓了起来,有了个立体的形!

这形状尚且模糊,因为程潜的剑不说与李筠相比,就是基本招式是否准确,都还有待商榷。

严争鸣却在那一瞬间摸到了一点什么,他觉得自己看清了扶摇木剑的剑意。

剑意并不是树上的桃、水里的鱼,没有几十年的功夫,没有人剑合一的境界,是不可能凝出剑意的——至于程潜,那小崽子当然更不可能比划出什么“剑意”来,他能把剑拿稳了不砸自己的脚已经很不错了。

可是“鹏程万里”这一式,极巧妙地契合了少年人初入仙门的心境,严争鸣想起自己当年看见满山符咒时的感觉,新鲜,好奇,对未来的、不可抑制的想象……

那或许不能说是“剑意”,而是扶摇木剑本身暗合了执剑人的心境,是剑法自己在引导拿剑的人。

严争鸣一下站了起来,他旁观程潜的剑,机缘巧合地触碰到了自己以前百思不得其解的东西——剑法中那看不见摸不着的千变万化,以及师父为什么从来不解释——因为这剑法本身是活的。

为什么从第二式“上下求索”开始,严争鸣就感觉到了自己的力不从心,到了第三式“事与愿违”更加难以为继——因为他既不知道上下求索的滋味,也不明白什么叫做事与愿违。

木剑已经无法再引导他了。

分享到:
赞(53)

评论20

  • 您的称呼
  1. 回头望来才发现,师父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对的

    匿名2018/10/14 16:57:31回复
    • 回头望来,太多太多了,不知从何说起,只能自己慢慢体悟。真不知P大的脑洞有多大。

      撒的一手好娇2019/04/14 22:53:52回复
  2. 我闻到了刀子的味道,这绝对是要出事吧

    沈韵2018/10/18 18:18:11回复
  3. 我好方

    已经非常方了的澄宁cp永不拆2018/11/04 14:34:23回复
  4. 文风突然正经起来了……我莫名有点慌。

    哈哈哈2019/01/01 15:13:19回复
  5. 我很淡定

    其实内心慌的一匹的远谦2019/01/20 06:58:22回复
  6. ……第一次看……真有刀啊?有点慌……

    陈栎媱2019/03/05 13:53:46回复
  7. „他既不知道上下求索的滋味,也不明白什么叫做事与愿违。“ 唉,后面他就知道了……

    匿名2019/03/23 06:15:25回复
  8. 。。。还真是刀啊~_~

    沈葭白2019/04/04 18:11:51回复
  9. 真有刀啊 求剧透 打头

    忘羡2019/04/12 22:19:35回复
  10. 我是一刷,我突然不太敢再多看评论了。。。

    匿名的我2019/04/22 14:22:14回复
  11. 第二遍看,可真是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幼清2019/05/25 00:27:55回复
  12. 真的有刀子,越到后面越虐,师父也凉了。还好最后HE

    忘羡无羡暖花怜2019/06/09 09:48:52回复
  13. 啊啊啊我宁愿他不知道什么叫做上下求索什么叫做事与愿违啊!

    白银十卫2019/06/13 21:18:43回复
  14. 好强啊,P大的伏笔我一直是佩服的,看了评论更坚定了

    苦逼高考狗2019/06/23 09:52:39回复
  15. 师父凉了?我稳住。

    匿名2019/06/27 19:42:44回复
  16. 稳住,不能方

    残次品2019/07/01 12:14:09回复
  17. 准备来刀子了

    匿名2019/07/14 20:23:28回复
  18. 看到现在还没什么感觉,但是看了楼上评论,决定坚持看下去

    蓝二哥哥是白月光,沈巍是朱砂痣2019/07/16 22:00:46回复
  19. 哈哈哈,小潜你真的是吐槽之神,槽点太多,以至于我都不想吐槽你的吐槽了……

    冥洺2019/07/20 14:34:5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