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呼风唤雨之梦

不知师父他老人家是不是已经算出了此情此景,他那坑坑洼洼的破盘子和生锈的几个大子没准有用,反正他看起来对此早有准备。

眼皮一耷拉,木椿真人走上台去,无视四个熊徒弟在下面暗潮汹涌,他半死不活地开了腔:“今日晨课,众弟子来与我齐诵《清静经》。”

《清静经》不是《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而是一篇莫名其妙的车轱辘话,弄不好是师父自编的,内容极其不知所云。

大约是为了表现清静,那木椿真人念此篇的时候,每一个字都要生生拖成两个字长,拖得太长,他难免有些气力不继,因此句句尾音都颤得一波三折,像个疯疯癫癫的瘪嘴老旦。

程潜听了一会,只觉得耳朵里嗡嗡作响,响得他提心吊胆——担心师父把自己憋死。

师父气如游丝地念完了第一遍,慢条斯理地捧起面前的茶杯润了润喉,程潜连忙将自己一身鸡皮疙瘩拍落,等着听他飞天遁地的高论,结果绝望地听见师父用那种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拖拖拉拉地说道:“好,再念一次。”

程潜:“……”

程潜的肩膀被人不客气地拍了拍,他那金玉其表败絮其中的大师兄主动和他说了话。

大师兄道:“哎,小孩,你往那边去一点,给我腾个地方。”

大师兄是镇派之宝,他要地方,程潜不敢不腾。

只见严少爷一掀眼皮,身边的道童立刻屁颠屁颠地搬来了一个竹编的美人靠,他毫不客气地往上一躺,当着师父的面,堂而皇之地闭上眼,在如雷贯耳的“清静”中打盹去了。

程潜观察了一会,发现他的妖怪大师兄竟然也有优点——例如睡觉不打呼噜。

其他人对此大概早已经习以为常,大师兄明目张胆地打瞌睡,二师兄则已经在短短的时间内,完美地跟他新鲜出炉的叫花小师弟勾搭上了,同时他也没有放弃程潜,向四面八方无差别扫射他的挤眉弄眼。

在场四人,唯有程潜对师父还算宽容,他的宽容与刻薄泾渭分明,却都是从一而终并且一丝不苟的,在这种鸡飞狗跳的环境里,程潜为了让师父不至于唱独角戏,不动如山地坐在了原地,从头到尾跟着师父念完了第一天的“例行早课”。

李筠见程潜不爱搭理他,眼珠一转,便起了主意,只见他做贼似的从袖子里摸出了一个小瓷瓶,在韩渊眼皮底下晃晃,小声道:“你知道这是什么?”

韩渊接过来打开,顿时被那一股恶臭熏得头重脚轻,连他身后的程潜都不幸被波及。

李筠得意洋洋地道:“这是我做的金蛤神水。”

程潜在跟着师父诵经的间隙中,一心二用地嗤之以鼻:“这难道不是金蛤的洗脚水?”

韩渊捂着鼻子将这“神洗脚水”还回去,忍着恶臭问道:“干什么用的?”

李筠笑嘻嘻地将他桌面上的宣纸团成了一团,然后往上滴了几滴神水,只见那水飞快地渗入宣纸中,纸团眨眼间变成了一只货真价实的癞蛤蟆。

满世界飞禽走兽不玩,玩癞蛤蟆,这都是什么志趣?

程潜骤然间有点明白大师兄为什么用看一坨屎的眼神看二师兄了。

李筠一抬眼对上程潜的目光,立刻坏笑着用笔杆戳了一下桌上的蛤蟆,指着程潜道:“找他去。”

蛤蟆闻言“呱”一声,向着程潜奔将而去,半途中被一只枯瘦的手夹住——师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溜达到了近前,那蛤蟆在他手中重新化成了一团纸。

“旁门左道,”木椿真人念经似的叹道,“小筠啊,你可真成器。”

李筠吐了吐舌头。

师父道:“既然如此,你来领着师弟们读经吧。”

李筠只好捏着太监大殿前唱喏的嗓子,花了接近一个时辰,将那一小段清静经颠来倒去地念了十多遍,师父才终于大发慈悲地叫了停,让这段漫长的折磨告了一段落。

韩渊哆哆嗦嗦地对程潜小声道:“他再念下去,我就要尿出来了。”

程潜正襟危坐,装作不认识他。

在前面闭目养神了一个多时辰的师父神采奕奕,说道:“一静还应有一动,徒儿们与我出亭来——哦,程潜,叫叫你大师兄。”

遭受了无妄之灾的程潜闻言一愣,偏头看了看那白衣少年,硬着头皮伸出一根手指,摸火似的在他肩头戳了戳,同时有点心惊胆战地想道:“这可是师父让我叫你的,起来别对我作妖。”

已经颠来倒去地睡了两觉的大师兄大概是睡饱了,并没有作妖,他睁开眼,目光空茫茫地盯着程潜看了好一会,才深吸一口气爬起来,有气无力地摆摆手:“知道了,你们先去。”

没睡醒的严少爷看起来脾气竟然好了许多,那一双桃花眼上仿佛蒙上了一层雾气,看着程潜的目光也柔和了不少。

而后,严争鸣神色柔和地问道:“对了,你叫什么来着?”

“……程潜。”

“哦。”严争鸣漠然地点了点头,比起他看李筠时候那种毫不掩饰的嫌弃,比起他在韩渊面前用扇子遮脸的举止,他对待程潜简直已经说得上是十分客气了。

“哦”完,严争鸣不再关心程潜,以手掩口打了个哈欠,然后一动不动地坐在原处,等侍女小玉儿给他梳头发。

程潜满脑子人与妖的时候,曾有那么一会,怀疑他这骚包大师兄可能是个尾巴上姹紫嫣红的雉鸡精,但见了此情此景,他便将这猜测打消了——哪怕是真雉鸡,一天一天这么梳,想必也给梳成秃尾光屁股两脚怪了。

而大师兄脑袋上的毛还结结实实地长着,尚未变成鸡毛掸子,说明他可能是某种更加匪夷所思的动物。

院子里,一个道童走了过来,双手奉上一把木剑给师父。

顿时,程潜和韩渊的精神都是一震,他们都是听着仙人凭风御剑的故事长大的,纵然程潜惨遭圣贤书的荼毒,到底也是个小男孩,他虽然不承认,但内心深处对那些传说中呼云唤雨的力量也还是很向往的。

木剑简洁古朴,几乎是凝着某种不动声色的厚重,在小男孩们心中,神神叨叨的炼丹、玄而又玄的经文、对着星星掐指头算出前世今生、甚至是刻出货真价实符咒的种种神通……哪一个也没有“御剑”两个字吸引力大。

渡劫飞升算个什么?

与一剑霜寒十四州相比,大概连传说中的腾云驾雾都要往后排。

只见木椿真人挥动着自己那一身形销骨立的细胳膊细腿,慢吞吞地行至小院中间,像一根挂了衣服的木棍。

韩渊饱含期待地问出了程潜想问但是不好意思开口的问题:“师父是要教我们练剑吗?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拿剑?”

木椿:“不急,有木头剑。”

说完,他在徒弟们的众目睽睽之下,扑腾起两根胳膊,架起了一个软绵绵的起手式,一招一式地演练起来,一边演练,还一边念叨道:“扶摇——木剑法——强身——又健体——通气——还活血——活到——赛神仙——”

程潜:“……”

他刚刚萌芽的呼风唤雨之梦,就这样破碎在了“咚锵——咚咚锵”的“刀光剑影”中。

师父那“精妙绝伦”的剑法很快吸引了一只麻雀落在旁边的木桩上,驻足观看。

这实在是世界上最安静的一套剑法,只见那木剑过处,恍如无物,连一丝风都掀不起来,温和至极,有剑尖慢吞吞地走一圈的工夫,任是蜗牛也能爬到树顶了。

配上师父“强身健体赛神仙”的销魂解说,效果令人十分叹服。

只见师父抬脚一跨步,回手弯腰将木剑横斜划出,颤颤巍巍地接近着木桩上的麻雀。

小麻雀鸟胆包天,一动不动地睁着一双黑豆似的小眼睛,望着袭来的木剑。

木椿大言不惭地警告道:“小畜生还不让开,留心本门木剑伤你性命!”

而这样长的一句话说完,他手中木剑方才递到麻雀脚下,小雀听闻这狰狞的警告,不慌不忙地抬起了一条腿,往旁边迈了一步,完整地迈过了扶摇派的“利剑”,淡定自若地目送着那温柔的剑影飘然远去。

韩渊已经乐不可支了,程潜也十分难以理解,他在村口看过的卖艺的武把式都没有这把木剑荒谬,但他并没有贸然发笑,因为他发现师兄们也都没有笑——如果说大师兄是正在整理头发,不便前仰后合,那么热爱癞蛤蟆的二师兄就有些参考价值了。

方才还屁股上长钉子似的坐不住的李筠此时非但没有笑,一张总仿佛不怀好意的脸上居然还显出几分专注来,不错眼珠地看着师父跳大神一般的动作。

师父完完整整地演练了扶摇木剑的第一式,最后停在一个金鸡独立,双臂平展的动作上,他手执木剑,伸着又细又长的脖子,做出登高远眺般的模样,摇摇欲坠地说道:“此乃我扶摇木剑第一式,鹏程万里!”

可惜他看起来不怎么像大鹏展翅,反而有点像公鸡打鸣。

韩渊捂着嘴,脸都憋红了。

师父这回没有姑息,抬手用木剑在他头顶上拍了一下——这动作倒是比方才利索了不少。

木椿真人怒道:“我和你说过什么?沉敛收心!浮躁!笑什么?不像话!晚上把《清静经》抄写五遍,明日拿来我看。”

韩渊由于尚不认字,连抄写门规的步骤都被拖后了,闻言立刻涎着脸祭出了他的免死金牌,耍赖道:“师父,我还不认字呢。”

木椿道:“拓下来,照着画——李筠!”

二师兄上前一步。

师父道:“你领着师弟们练起手式和第一式,回来我指点你第二式。”

程潜心道:“听说他入门一年多了,才学到第二式,难不成就练了一整年的公鸡打鸣?”

还不待他惊诧感慨完,李筠已经依言站定,手持木剑,利利索索地一个起手式,竟真带出几分少年人踌躇满志,这种精气神和半死不活的中老年师父相比,当然不可同日而语。那少年名如翠竹,身也如翠竹,板起一张没什么正经的脸,他手中木剑声如劈风,剑风到处,有股所向披靡的锋锐。

那是少年锐气,锐不可当。

方才淡定的小雀受不住这个惊,当即扑腾着翅膀冲天而起。

可还不等程潜和韩渊回过神来,就见二师兄板着脸,气沉丹田,一字一顿地吼道:“扶摇木剑法!强身又健体!通气还活血!活到赛神仙!”

……少年剑客眨眼间成了个卖大力丸的。

偏偏李筠丝毫也不以为耻,嚎完这段词,他还好整以暇地回头对他两个目瞪口呆的师弟做了个鬼脸。

分享到:
赞(14)

评论17

  • 您的称呼
  1. 第一次看笑得我打滚,第二次看仿佛吞了十斤刀子

    匿名2018/10/10 06:57:10回复
  2. 等等,楼上是说这文刀子很多?我没看出来啊QWQ

    吓傻的沈韵2018/10/18 18:04:36回复
  3. 我有点嘘

    同样被吓傻的澄宁cp永不拆2018/11/04 14:22:54回复
  4. 刀子什么的不要太可怕了

    又一个吓傻的薛洋妻子2018/11/23 21:54:40回复
  5. ==默默观望

    没被吓傻的金珉锡老婆2018/12/06 19:14:07回复
  6. 不会吧有刀子啊?

    傻了的大年2018/12/14 17:27:29回复
  7. 有点方

    第4个被吓到的眼熟我2018/12/20 18:25:21回复
  8. 什!刀子!

    顾玥2018/12/21 18:24:29回复
  9. 刀子???

    吓傻+5的雪殇2018/12/29 00:24:16回复
  10. 被刀子吓傻

    匿名2019/01/14 22:34:18回复
  11. 突然有点不敢往后看了

    吓傻+n的远谦2019/01/20 07:00:42回复
  12. 有刀子???吓到不敢看肿么办

    又一个被吓傻的 房2019/01/25 10:55:15回复
  13. 好方……

    吓傻的清久2019/02/03 17:25:47回复
  14. 等一下,什么?刀子?我有点蒙……

    笑红尘2019/02/10 09:59:56回复
  15. !!!!刀、刀子?!!

    匿名2019/02/10 21:02:38回复
  16. 又看到好多人发刀子

    阿喵2019/02/19 09:56:09回复
    • 擦,不会真有刀吧?我都不敢看了⊙_⊙

      奈何缘2019/02/19 12:44:2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