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沈巍,还不给我滚出来!

楚恕之盖上瓶子, 揣进兜里,回头招呼郭长城:“走, 去找下一个。”

郭长城屁颠屁颠地跟上, 走了几步,楚恕之忽然头也不回地对他说:“你做得还不错。”

郭长城本来就是个给点阳光就灿烂的货,猝不及防间遭到了表扬,整个人都春光明媚得快不好了, 一时语无伦次, 连个“谢谢”都快不会说了。

就在这时,不远处响起几声嚎叫, 几只残留在人间的低等鬼族看见新鲜的血肉, 立刻甩开腮帮子扑了过来。

楚恕之拉住郭长城,把他往身后一带, 抬脚横扫出去, 只听一声闷响, 鬼族的幽畜被他当胸一脚踹了个踉跄, 往后退了几步, 坐了个屁墩。

三四只鬼族往后退了几步, 然后并肩同时冲了上来。

楚恕之一推郭长城胸口:“躲远点。”

然后他伸手摸出自己的枪和符。

可是学雷锋多日的尸王还没来得及威风一下松松筋骨, 一个人影就突然落在楚恕之面前, 那是个青年模样的男人, 手里提着一根尖刺, 几乎就像个串糖葫芦的,一串一个准, 眨眼的工夫,就把几个低等的鬼族串成了一串恶心的肉串。

青年略微有些其貌不扬,但是笑起来显得非常赤诚,他收回手里的尖刺,在一边擦了擦,然后走到楚恕之面前:“哎,朋友,没事吧?”

楚恕之是个中二病晚期患者,对陌生人总保持非常严肃的戒备状态,见人走近,他立刻就皱了眉。

好在对方挺会看人脸色,见他脸色不好看,也就不再往前凑,原地站定了,友好地笑了笑:“我是个散修,觉得这边有些不对劲才过来看看,兄弟别误会。”

楚恕之微微点了个头,态度非常高贵冷艳地没接话,只是侧了身,招呼郭长城:“小郭,走。”

郭长城连忙跑过来,谁知那青年却也不请自来地跟上了,大概看穿了楚恕之戒心深重不爱搭理人,他火速把炮火转向了郭长城:“刚才那是什么怪物?这里怎么没人?发生了什么事?”

郭长城不习惯别人提问他一大堆问题——他容易记不清先后顺序,脑子一乱就不会思考,只好无辜地看了对方一眼:“我也不大清楚。”

青年又问:“哎,兄弟,那你们是干什么的?”

郭长城小声说:“警察。”

“啊!是吗?”青年感慨了一声,自然而然地开始和郭长城攀谈起来。

楚恕之听着他们俩交谈,倒是也没干涉,不过他背后始终留着心,只听那青年人确实挺会说话,三言两语就发现了郭长城不善言辞的毛病,立刻改变了交流风格,不再喋喋不休地追问,反而轻松愉快地聊起了小镇的事,偶尔旁敲侧击一下他们的来历。

他们一路走,又有六七个魂魄被他们收进了瓶子里,两个小瓶很快就装满了,在夜色中看起来流光溢彩,楚恕之把它们并排放进了腰间的挎包里,又掏出一个空瓶子。

尸王性情偏激冷漠,而尸修道本来就是剑走偏锋,为世俗不容的,楚恕之孤高自诩,从不关心自己的功德,压根也不在意。

他总是觉得所谓“道义”都是明面上说得过去,私底下暗流涌动的虚伪行当,看起来越单纯美好,说不定底子就越黑。

然而他怀着这样对别人恶意的揣度,却偏偏忍下了郭长城。

楚恕之自己也说不清,究竟是习惯成自然还是怎样。

反正他看着自己的挎包里挂着的魂瓶,心里就有种形容不出的感觉,这使得他一边嘴上嫌弃郭长城是“吃饱了撑的”,一边默默地在深更半夜跟着他搜集散落的人魂。

小镇里游荡的鬼族挺多,陌生青年一直在帮他们清理拦路的鬼族,有的时候楚恕之甚至都来不及出手。

陌生的青年出手又快又狠辣,楚恕之本能地对他加深了防备,所以在对方问及镇魂令的时候,尸王忍不住冷冷地提醒了一声:“先生,有些事不该问就别多嘴了吧,平白无故地惹人讨厌干什么呢?”

倒是郭长城十分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对不起,我楚哥是很好的人,他其实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我们有规定……”

青年愣了一下,随即非常随和地连连点头:“啊,哈哈,不要紧,是我多嘴了,对不住啊兄弟,我这人没什么心眼,就是心直口快,有时候可能招人烦……你不烦我吧小兄弟?”

郭长城立刻说:“怎么会,大哥帮了我们不少忙,回头到县城里我们请你吃饭,你是好人。”

青年立刻点头答应,而就在这时,他们经过了一个小商铺,青年侧对着橱窗,正笑容灿烂地跟郭长城说话,而郭长城无意中往反光的橱窗上一扫——

他就愕然地看见,对面善良热情的大哥在橱窗上的倒影是一个他从未见过的怪物,通体漆黑,涌动着时而幻化出一颗头的模样,在橱窗上,正狰狞地冲着他长大了嘴,满嘴的獠牙像古老的刑具。

郭长城还没来得及叫唤出来,兜里的电棒已经先有了反应,一串火花冲着面貌纯良的青年就冲了过去,楚恕之愕然回过头来,只见郭长城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而方才的青年一瞬间往后蹿出十几米,像不着力一样地落在了一幢小别墅的屋顶上。

楚恕之知道电棒不受郭长城控制,是他感觉恐惧的必然反应,于是把捏在手里的玻璃瓶塞进了包里,眯起眼睛抬头看着高高地站在房顶上的人:“怎么回事?”

房顶上的青年人脸上不见了微笑,居高临下地冷冷地看着郭长城:“是啊朋友,这是怎么回事?”

郭长城:“他……他他……影子……”

楚恕之打开手电筒,青年孤零零的影子在手电光下无所遁形,然而左看右看也看不出有什么问题,青年蹲在房顶上随便他照,老神在在地反问:“我的影子怎么了?”

楚恕之疑惑地看了郭长城一眼,郭长城词穷。

青年摇摇头,叹了口气:“我可真是吃力不讨好啊,一路帮你们,不说感谢也就算了,方才要不是我躲得快,是不是要死在这位看起来看着老实厚道的小兄弟手里?”

楚恕之双手插在兜里皱皱眉,这时,他挂在脖子上的哨子声突然哑了,远处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在黑暗中让人毛骨悚然,郭长城脖子上蹿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随后是沉重的喘息声,片刻的寂静之后,一颗巨大的幽畜的头突然从地下钻了出来,正好夹在楚恕之和郭长城之间,跟郭长城看了个对脸。

大封仿佛越来越力不从心,游荡在人间的鬼族循着新鲜的血肉味道,越走越近,而不到五十公里内的县城里,人们还无所知觉、灯火通明。

秦广王一抬手抹去阴阳镜上的画面,表情沉重地对持枪劫持判官的劫匪赵云澜说:“令主,你还没意识到么?大封已经破了,这些年大封一直是斩魂使大人在守卫,眼下他不知踪影,更甚于不知死活,黄泉路上的小油灯不过稍作缓冲,眼看最先遭殃的就是地府,随后就是人间,您请先冷静,要不是非常时期,我们绝对不会对您这样试探,眼下我辈应该同心协力、共同度过这场浩劫才是。”

果然——赵云澜心想,这是打一巴掌再给一个甜枣,先兵后礼了。

他垂下眼,不动声色,放开了判官,却没放开手里的枪,又回头看了一眼那仙气飘渺的镇魂灯。

“那秦广王是怎么个意思?”

外面整个乱成了一锅粥,也亏得这秦广王到了眼下,还是能不动如山,要是“屁股沉”也能列入吉尼斯记录,他大概是三界独一份。

赵云澜这么一问,秦广王立刻唉声叹气了片刻,用唱老生一样的口气开了腔:“镇魂灯是当年大荒山圣的昆仑君身所化,安魂驱邪,是四柱中最后一样、也是最强大的一重保护,可是……唉,令主请看看吧。”

他说着,想径直引着赵云澜到存放镇魂灯的池子边,赵云澜却一步也不挪动,冷冷地看着他,秦广王略微有些尴尬,于是打了个手势,镇魂灯缓缓地浮出水面,冲着他们转过来,微微倾斜,好让下面的人看清楚——镇魂灯没有灯芯。

“如今到了这种地步,我们开诚布公吧,小神对昆仑君多有不敬,还请山圣看在小神品级低微,为三界安危殚精竭虑的份上,宽容一些。”

祝红吃了一惊,扭过头去看赵云澜,然而那男人的脸色没有一点变化,分明是心知肚明的模样。

赵云澜静静地看着秦广王:“我智商比较低,没听明白,您想试探我什么呢?”

秦广王一时噎住。

赵云澜忽然笑了起来,他的笑容非常古怪,有一点讽刺,更多的确实啼笑皆非:“为什么阻止判官带我去见轮回?阎王既然知道那么多的秘闻,难道不知道我的记忆和力量是被神农封住的?神农身化轮回,我想去寻找追回力量的方法,说不定能再次帮你们摆平外面咄咄逼人的鬼王,为什么你要拦住我?而且……小小阎王,是什么让你有底气像方才那样对我?”

秦广王没想到自己只说错了一句话,就引来了这么多麻烦,忙说:“是小神措辞不当……”

“我看不是措辞不当的问题吧,”赵云澜截口打断他,“其实你是知道,当年神农封印我的时候,出于某种原因,我的记忆和力量永远也不可能恢复,对吧?”

秦广王眼珠飞快地动着:“这……这确实,在这节骨眼上,我们也是不想让山圣浪费时间……”

“你还没说你想试探我什么呢。”赵云澜再一次打断他的话。

祝红仿佛从他的态度里感觉到了什么,默不作声地站在了赵云澜身后,面色不善地盯着对面的秦广王。

不等对方回话,赵云澜就皮笑肉不笑地说:“既然你说不出口,那我替你说了吧。你想试探‘昆仑君的力量永远不可能恢复’这件事,到底是不是真的,对吧?‘失礼’,可比你想做的事罪名小多了,对不对?”

秦广王:“令主想哪去……”

“本来我也一直很困惑,直到我看到了被你们一直藏在这里的镇魂灯。”赵云澜轻轻地挑了挑眉毛,“尤其……秦广王还一直试图提醒我,镇魂灯曾是‘我’的肉身化成,你是不是还想提醒我一句,当年的镇魂灯灯芯,是昆仑君的一簇心头血?”

他把话说到了这种地步,等于当面撕破了脸,秦广王终于默然了。

“你把我带到这,是打算从我心上抽一管血?”赵云澜眯起眼睛上下打量着秦广王,“我一辈子对人耍流氓,本以为自己修成了一个无坚不摧的老流氓,没想到临到头,居然还有人耍流氓耍到了我的头上。”

十殿阎罗全都落了下来,一个个彩衣飘飘,就像一群落架的鹦鹉,继续使用声音意义上的合体大法:“令主高风亮节,望您一直以大局为重。”

赵云澜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祝红却先炸了,她下/身化成巨蛇的蛇尾,把赵云澜卷在中间,秀气的眼睛眼角拉长,露出里面属于冷血动物的竖瞳:“你们知不知道他只是个凡人?”

赵云澜好整以暇地替对方回答她:“眼睛又不瞎,当然是知道的。”

祝红身上的鳞片鲜红如血,她怒而吐出猩红的蛇信:“你们怎么不干脆说要他的命?!”

赵云澜轻轻嗤笑一声:“那说出来多难听?”

十殿牌合唱团一同开口说:“凡人皆有生老病死,是轮回常事。”

赵云澜大笑。

地下又传来剧烈的震颤,众人往门口望去,只见鬼城里的小鬼乱窜,简直是毫无秩序,忘川地下那团阴影挣动得越来越激烈,黄泉路边的小灯摇摇欲坠。有急了的小鬼竟然还没头没脑地往阎王殿里闯。

牛头马面一边一个死死地守住门,马面回过头来:“大人,快顶不住了!”

“斩魂使与神农氏约定守住大封,接掌昆仑,不会无故大开杀戒,是看准了他能忍则忍,所以你们在他面前也是一样的有恃无恐?”赵云澜叹了口气,轻轻地说,“诸位,我真想多嘴奉劝诸位一句,‘做人留一线,日后好想见’啊。”

祝红整个身体化为巨蟒,鲜红的鳞片怒张,猛地往站在最前面的秦广王身上咬去,几个鬼差连忙冲上来,架起钢叉与大刀挡在阎王面前。

秦广王抬手一指赵云澜:“拿下他!”

一个声音骤然插了进来,冷冷地反问:“拿下哪个?”

只见一水的妖族闯了进来,个个是各族族长或者长老级别的,其中蛇四叔的眼睛在祝红身上扫了一下,原本全体撤走并且想把祝红强行带走的蛇四叔竟然没说她什么。

本族本命年的蛇四叔越众而出,先对赵云澜郑重地行了礼:“山圣,小妖有眼不识泰山。”

连鸦族都知道他是谁的转世,蛇族族长是真“不识泰山”还是假装不认识,就不好说了,赵云澜也没有当场揭穿,只是看好戏一般含笑地点了个头。

蛇四叔义正言辞地说:“地府手掌轮回,对道友从来傲慢无礼,其他也就不和你们一般见识了,可是昆仑君对妖族有庇护千年的大恩,妖族再不济,也不能放任你们对先圣转世无礼!”

秦广王率先开了口:“妖族这是什么意思?”

不知怎么明明脱离了妖族,却又混回去跟在了最后的鸦族长老哑声说:“要怪就怪阎王背信弃义,太不厚道。”

蛇四叔眉头倏地一皱,本不想这么直白,被人直接捅出来,有些下不来台。

谁知这时又有人开腔说话:“阎王老儿,我们随你上昆仑共图镇压鬼王的大事,你却背后捅刀子,是什么意思?”

这回来的是三清道宗。

“地府无耻之至,上次召集我们上昆仑共同对抗鬼族原来是有原因的,暗暗在我们身上打下标记,引导大不敬之地的混沌泄露到各处——但凡地府有一点良心,难道不该将这东西牢牢地遏制在地下?”

很快,西天罗汉、各路散仙等等一干人等全都到齐了。

秦广王怒斥:“大封破裂是三界浩劫,怎么就该地府一力承担?”

这话捅了马蜂窝,阎王殿里各路的大神七嘴八舌地吵成了一团,反而没人理赵云澜了,他对见到蛇四叔就乖乖化形站在一边的祝红低声说:“为什么我没带爆米花和可乐进来呢?”

就在这时,忘川里的黑影猛地暴起了几十米,所有的小油灯同一时间灭了,不知是谁高叫了一声:“鬼族!”

果然混沌出处有一小撮鬼族最先出现,数量不多,却正好戳中了所有人拧紧的神经。

而也不知道怎么那么巧,鬼面就是这个时候不偏不倚地出现在了忘川里。

大封虽然摇摇欲坠,可是并没有真破——眼下这情况只有沈巍和鬼面两个人心知肚明,鬼面为了设下陷阱困住沈巍,穷尽多年从大封的缝隙里抽出来的混沌造成了大封破裂的假象,谁知那一小团混沌反而被沈巍封住,不知弄到了什么地方。

鬼面多疑又神经质,他本来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偏偏在功德古木下听见沈巍说了那么一段似是而非的话,顿时坐立不安起来。

他没想到那一小团的混沌在地府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追着踪迹到了这里的鬼面刚浮出水面,结果一看岸上这阵仗,顿时惊觉上当,再要退走,已经来不及了。

混乱中有人大叫一声:“鬼王!”

秦广王立刻就坡下驴:“鬼王已出,无论怎么样,诸位道友难道要在这个节骨眼上争谁是谁非的问题吗?”

十殿牌合唱团忙跟上他的和声:“诸位要还知道什么叫‘大局’,眼下请先放下门派小家的成见,联合对付鬼族!”

顷刻间,鬼王就被团团围住,鬼面暗暗恼恨沈巍算计他,可无论怎么样,他认为他和沈巍之间始终是他们俩的事,跟这帮蝼蚁一样的乌合之众没什么好说的。

他倏地从水里拔出几丈高,一个呼哨,无数鬼族从忘川水里冒了出来,能吞噬万物的混沌在他们身后组成了巨大的屏障。

阎王殿里外都成了战场。

祝红有些担心她四叔,跃跃欲试地想加入妖族,被赵云澜一把拉住:“你仔细看看里面都是什么级别的人,小丫头别去添乱。”

这时,一个比较高等的鬼族杀红了眼,不知道怎么冲到了赵云澜面前,赵云澜抬手一枪,被对方躲了过去,正打算补一枪,忽然身后传来一阵熟悉的钟声,失踪了好几天的林静冒了出来,抬手甩出好几张“卍”字符。

鬼族直接化成了一缕黑烟。

林静拽着赵云澜往存放镇魂灯的密室躲去:“还不躲开,你们俩凑什么热闹?”

赵云澜神色阴晴不定地打量着他:“方才那两嗓子是你喊的?”

“……”林静,“我已经捏着嗓子叫了。”

“捏嗓子?你叫破喉咙我都听得出。”赵云澜脸色阴沉得像快要下暴风雨的天,“沈巍,还不给我滚出来!”

分享到:
赞(423)

评论41

  • 您的称呼
  1. 预备….唱:
    爱就像蓝天白云,晴空万里,突然暴风雨~~

    就爱搞事情2018/07/29 19:48:35回复
    • 3,2,1.。。。唱
      爱就像澜天白云,晴空万里,突然暴疯宇~~~

      搞事搞事搞事2018/08/10 14:33:01回复
      • 哈哈哈

        匿名2018/08/16 13:15:38回复
      • 分明是123。
        发出白宇的声音。

        匿名2018/08/27 22:37:31回复
    • 突然看懂你的评论。因为我看了一个朱一龙与白宇的视频,哈哈哈哈

      匿名2019/01/17 23:49:19回复
  2. “沈巍,还不给我滚出来!”——这是要振夫纲么?哈哈

    请叫我险哥2018/08/29 07:19:10回复
  3. 振夫纲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巍澜x居北2018/09/16 13:06:23回复
  4. 评论区里都是人才哈哈哈

    蓝希2018/09/18 20:25:36回复
    • 十殿牌合唱团噗哈哈哈哈
      真是……
      狐假虎威,自欺欺人^_^

      匿名2019/01/29 00:07:30回复
  5. 夫纲的笑死我

    巍什么赵处的腰总是那么澜受2018/09/22 16:16:37回复
  6. 沈巍,还不给我滚出来。
    下一章,打破碗的小媳妇上线

    奈何缘2018/10/04 08:54:48回复
  7. 举双手双脚赞成

    澜澜的天空白宇飘2018/10/06 01:32:00回复
  8. 噫,我还是看不懂为什么林静吼俩嗓子澜澜就喊沈巍滚出来……?

    小巍小巍2018/10/06 01:34:11回复
    • 因为沈巍先前是和林静关在一起的啊,林静自救成功肯定不会忘了救一下沈巍啊……

      鸟斩第七势2018/10/07 01:19:40回复
    • 因为那两嗓子是沈巍喊的

      匿名2018/12/07 11:17:01回复
    • 先前混乱中人群中喊鬼族以及后面那声鬼王就是沈巍叫的,故意祸水东引

      匿名2018/12/22 01:38:49回复
    • 因为别墅里的混沌是沈巍镇压的,大封有事但没破沈巍告诉赵云澜了,别墅的事明显是鬼面下的套,这会这边是混沌找出来,鬼王才出来,而且全都是提前被林静叫破的,赵云澜精似鬼不明白这是沈巍设局引鬼面和各方混战才怪。

      匿名2019/04/04 15:34:34回复
  9. 小澜孩,你飘了啊,敢让斩魂使滚出来,看我们巍巍到床上如何整治你

    巍澜同居2018/10/13 15:23:15回复
  10. 别招黑了真的 这样有什么好的

    匿名2018/11/11 19:31:46回复
  11. 妈的,看完你们评论我就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刚才想说的全忘了,,,,,,

    匿名2018/11/14 06:24:37回复
  12. 对,我想起来我要说什么了,就是说红姐,跟别的小说里面的喜欢男主的女配不一样,他们是使阴谋诡计,但是红姐呢?诚恳的祝他们幸福

    匿名2018/11/14 06:27:26回复
  13. 老沈真的是个腹黑攻啊

    匿名2018/11/19 12:46:55回复
  14. 最纳闷的是,地府的鬼跟鬼族为啥不一样?鬼族跟鬼,区别在哪?

    随便问问2018/11/23 22:21:14回复
    • 鬼族是天生,也可以说是幽畜大煞无魂。鬼是魂魄。

      匿名2018/11/24 20:19:01回复
    • 可能一个是魂一个无魂吧

      匿名2018/12/01 01:44:40回复
    • 一种是天生的,轮回建立之前就有的,被女娲和伏羲封印在大不敬之地的。地府的鬼魂就是人死后的灵魂,可以轮回转世的。

      匿名2018/12/22 01:43:00回复
  15. 破喉咙!破喉咙!

    爱就像澜天白云,晴空万里,突然暴风宇~~~~~~~~~~~~~~~~2018/12/17 22:29:26回复
  16. 有的有的

    匿名2019/01/07 00:46:42回复
  17. 所以是一群大佬在打架

    匿名2019/01/07 19:50:47回复
  18. 面面辛辛苦苦攒可多年的混沌,被哥哥算计了

    面面辛辛苦苦攒可多年的混沌,被哥哥算计了2019/01/26 08:42:50回复
  19. 想象一下,沈老师在人群里扯着嗓子喊:鬼族!鬼王!画面不要太美好嘛?

    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2019/01/26 16:28:08回复
    • 林静喊的那两嗓子

      匿名2019/02/02 18:16:57回复
  20. 好像是很美好,哈哈哈哈哈,沈美人君子端方

    笑红尘2019/01/30 15:31:55回复
  21. 一群幽畜

    居间人2019/03/04 00:37:33回复
  22.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hhh

    蓝弦2019/03/13 18:14:05回复
  23. 讲道理,这里红姐好帅!

    匿名2019/03/14 21:44:19回复
  24. 作者真有才真的

    镇魂好好看啊啊啊2019/03/23 15:55:37回复
  25. 巍巍确实够黑啊。话说小澜孩都敢对巍巍叫滚出来了,心疼惨了吧

    甚嚣尘上2019/03/25 13:27:15回复
  26. 哈哈哈留言区笑死我了

    匿名2019/04/07 09:12:58回复
  27. 高手永远在评论区!!!哈哈哈哈……………二刷留爪

    巍乱我心2019/04/13 14:06:26回复
  28. 为什么镇魂灯没有灯芯了?之前不是昆仑用心头血点燃了吗?四圣后来又为什么散落人间了?镇魂令又是谁用大神木锻造出来的?沈巍接手大封后到底发生过啥了??

    匿名2019/04/18 22:16:1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