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阎王

“不会真有什么事吧?”眼看周围一个人也没有了, 林静没别人可以说话,只好自言自语。

鬼面从头到尾没看过他一眼, 大概压根没把他这点微末的道行放在眼里, 林静开始自我安慰地嘀咕:“不会有什么事的,阿弥陀佛,一定不会有什么事的。”

他如坐针毡,如果不是被捆成了一个粽子, 估计屁股底下已经要长钉子了。

林静冲着沈巍的方向伸长了脖子, 可是还看不大清楚,他突然觉得, 如果自己是一只大王八就好了, 又能游泳又能伸缩。

他小心翼翼地往四周打量了一番,试探着叫了一声:“哎, 沈老师!沈老师?”

沈巍没反应。

“沈……”

正说到这, 一只幽畜突然冒出头来, 冲着林静呲出一口里出外进的牙。

林静连忙闭了嘴, 生怕对方对自己一口整齐的小白牙因妒生恨, 用他老人家的白肉活活打了牙祭。

幽畜舔了舔嘴唇, 大概是被派来看守他们的, 想了想还是没敢监守自盗, 满脸便秘一般的表情围着林静转了几圈, 而后往后退远了些, 虎视眈眈地盯着他。

林静深吸了口气,闭上眼睛, 企图通过默念经文来平复自己悲催的心情,可是当他闭上眼睛,却悲剧地发现在自己的意识界里不是高低起伏的“般若波罗蜜”,而是抓耳挠腮的幻肢——如果赵云澜那个“有那啥忘那啥”的畜生知道,自己竟然看着他家宝贝这样受罪,还熟视无睹地念经,一定会把他变成大庆的猫粮的。

林静这样想着,睁开了眼睛,跟面前的幽畜大眼瞪小眼。

而后他突然开口说:“哎,你会说人话吗?”

高阶的鬼族自然是会说人话的,警惕地看了这狡猾的食物一眼,幽畜用奇怪而沙哑的语气说:“闭嘴。”

林静就叹了口气:“唉,你说他们都跑了,这地方就剩咱俩,我闭嘴了,你不寂寞吗?你看着高高钉在树上的斩魂使大人就不蛋疼、不畏惧吗……其实你有蛋的是吧施主……啊啊啊别这样,麻烦你文明一点啊!”

幽畜用一口的大白鲨一样的牙恐吓了他。

林静:“我闭嘴我闭嘴我立刻闭嘴,真的你相信我,出家人不打诳语!”

幽畜收敛了爪牙,缓缓地退到了一边。

林静再一次抬头去看昏迷的沈巍。

可是这一点小小的牵挂很快也被打断了,他正担心地看着满身血迹的美男,视野里就突然出现了一张幽畜满头包的大脸,林静立刻就感觉自己从伤春悲秋的小清新文艺片过度成了生化危机一般的重口味恐怖片,当时一口气差点哽在了胸口。

他默默地收回视线,心说:“看看洗洗眼睛怎么了,混蛋。”

最后,林静终于认清了事实——就算他本人被赵云澜切吧切吧剁了,针对眼下的情况,他也无计可施,这么一想开,林静竟然真的定下神来,心里默默地开始念起《大悲咒》。

鬼族幽畜见他闭上眼睛,以为他终于老实了,也就不再管他,默默地抬头看了一眼被钉在古木上的沈巍,有些畏惧地往稍远的地方躲了躲,黄泉下千尺又恢复了一片静谧。

就在这时,幽畜突然感觉到了什么,悚然一惊,猛地抬起头——只见林静依然合眼端坐在那里,好像成了一尊佛像,他背后的大封石仿佛相应着什么一样,亮起一圈柔和的白光。

幽畜猛地跳起来,本想越过大封石去抓林静的肩膀,谁知它的手刚刚触碰到白光的范围里,就好像给架在了火上烧烤一样,陡然变成了一团焦炭。

幽畜鬼哭狼嚎地尖叫了起来,终于打断了林静心里的经声。

假和尚是个机灵的人,睁眼一见这种情况,立刻就反应出来这是怎么一回事,于是深吸一口气,扯开嗓子,开始大声念经,背后大封石上的白光越来越炽热,看守的幽畜上蹿下跳,就是无法接近他。

白光的光晕渐渐扩大,有一些甚至已经波及到了沈巍身上,好像已经丧失了生命力的男人忽然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眉心不安稳的皱了皱。

幽畜显然没弄清这是什么原理,越来越焦躁不安,最后决定豁出去了,不能再让林静再搞幺蛾子,于是嗷呜一声冲了上去,打算拼着烧成一身焦炭,也要把这说好了闭嘴还玩命念经的死和尚的嘴撕烂。

烧烤皮肉的“呲啦”声传来,那只幽畜同志身残志坚地依然张开烧得只剩下一口利齿的嘴,冲着林静的脖子咬去。

林静念经的声音终于被打断,闭上眼睛嚎叫:“佛祖,弟子就快舍身成圣了,大师兄哪里去了!救命啊!沈老师!领导!大师兄!”

他乱七八糟地叫唤了一通,对方却没了动静,好半天,怂兮兮地缩着脖子的林静终于把眼睛睁开了一条小缝,只见方才那还一脸打算舍身炸碉堡的幽畜仿佛受到了莫大的惊吓,灰溜溜地跑了。

林静对此十分震惊,片刻后,他仿佛有所觉,缓缓地抬起头,正好对上了沈巍那双寒潭般的眼睛——男人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

林静试探地叫了他一声:“沈老师?”

沈巍目光微动,落在他身上,而后彬彬有礼地对他轻轻颔首。

林静:“你你你你你没事吧?”

沈巍轻轻地挣动了一下,扣住他四肢的锁扣彼此撞击着响了几下,这小小的动作让他的额角几乎露出青筋来,好一会,才在低喘了几声后声音沙哑地开口说:“不太好。”

他失血过多,惨白的嘴唇都在颤抖着。

林静:“你怎么会在这?你怎么会落到、落到那个……那个,嗯,跟你长得很像的那个人手里?”

沈巍闭了闭眼,头往后一仰,脱力一样地靠在功德古木上,轻声说:“他背后偷袭,我本来能躲开的,但是当时实在不好功亏一篑,所以硬给他刺了一锥,暂时不要紧,也没什么大事。”

林静哑然了片刻,不确定地问:“真的么……”

沈巍似乎愈加虚弱,好像是他有意保存体力,声音压得又低又缓:“但是就是他用黄泉水化成的冰锥插在我的心里,我动不了。”

林静觉得这听起来一点也不像“没什么大事”,艰难地吞了口唾沫:“那我该怎么办?你有没有办法能让我从这块破石头上下来,好把你放下来?”

沈巍沉默了了一会:“你身后的‘破石头’其实是女娲亲手立下的后土大封的标记。”

林静哑然片刻,干巴巴地说:“吓、吓尿了。”

沈巍轻轻地笑了笑:“不用急,方才的鬼面现在有的是麻烦,昆仑神筋在我身上,他一时不敢拿我怎么样,估计也没时间顾忌这里,暂时还是安全的。”

林静赶紧说:“别别,我还是想办法自救吧,被赵处知道我看着你流这么多血还不作为,一定会把我变成今年的年夜饭的。”

沈巍无声地笑起来,眼神显而易见地柔和了一下,过了一会,他想了想说:“一定要试试的话,其实你可以念念经,大封起于女娲的慈悲之心,你要是心诚,说不定它能帮你一把。”

沈巍其实不指望他能干什么,眼下虽然狼狈,但是心里有底,纯粹是想给林静找点事做,随口一说。

谁知林静听了,竟然真就正襟危坐,像播报新闻联播一样,气沉丹田,字正腔圆地开始播放午后佛学博览节目,沈巍一开始觉得有点滑稽,后来竟然也慢慢地听进去了,因为染上血的缘故而多少显得有些戾气的眉眼渐渐柔和了一些,垂下眼皮看着自己胸口的冰锥,一时让人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大封石上的白光渐渐地有些灼眼,林静不愧为达摩正宗,竟然真的入了定,

不知过了多久,他身上的绳子在一片白光中竟然化开了,可他本人竟然毫无知觉,沈巍有些吃惊,却没有开口打断。

他骤然心有所感,似乎是物以类聚,赵云澜身边的人都或多或少地跟那人有些像——比如都对某种东西很执着,能忘乎所以的执着。

比如这一个,比如那个一说话就紧张的小男孩……

沈巍眯了眯眼,他心里其实对镇魂灯已经隐约有了些猜测,只是现在看来,镇魂灯还是不要出世比较好。

“小男孩”郭长城同学成功地把失踪人员家属都留在了县城里,可却并没有等到好消息。

当天已经接近午夜的时候,楚恕之才带着大庆风尘仆仆地回来,其他东西收集起来不大现实,只找到一些散落在地上的身份证和贴身的钥匙手机之类……似乎被吞噬的只有有生命的东西,这些砸碎的物品倒是都安然无恙。

县城的小公安局里灯火通明,突然不知从谁那里爆发出第一声哭声,为他们腾出的会议室乱成了一团,楚恕之一只手抱着大庆,疲惫地掐了掐眉心,冲郭长城招了招手,把他带到了旁边的一个小办公室里,关上门。

郭长城直觉不大好,看了看楚恕之,又看了看大庆:“楚哥,赵处他们呢?林大哥找到了吗?看见祝姐没有?那些失踪的人还是一点音讯也没有吗?”

楚恕之从兜里摸出一个证物袋递给他,里面装着一小把灰。

郭长城愣了愣,他心里忽然有了某种说不出的预感:“这是……”

“骨灰。”

证物袋“啪嗒”一下掉在了地上。

“对,就是人骨化成的灰。”楚恕之简短地交代了一下小镇里发生的事,然后对郭长城说,“你立刻打电话回总部,告诉汪徵,这件事让她和桑赞处理,这些人暂时按着失踪处理,但是人死了就是死了,隐瞒不了多长时间,让她酌情沟通一下,看看怎么能在明面上交代过去。”

郭长城难以置信地说:“明面上……交代?”

其实就是要汪徵想办法,把这件事的真相遮掩过去。

楚恕之看了他一眼,明明是特别调查处办事的潜规则,可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和郭长城明说,于是尸王沉默了片刻,十分迂回地回答:“你得知道,一般情况下,只有在存在遗骸的时候才能检测出人体的DNA,被高温烧过的骨灰都不可能,何况被破坏成这样。这件事我们能做的不多,就算你把整个小镇的灰尘都收集在一起,我们也不可能告诉家属它们曾经是属于谁的。”

“那总该有一个凶手……”

楚恕之无奈地哂笑一声:“郭长城,一个能暗算斩魂使大人的人,就算用了卑鄙的手段,他在修为上至少也是和斩魂使平分秋色的,你是不是来得时间比较短,还不清楚斩魂使是什么人?”

郭长城愣愣地看着他。

“不怕实话告诉你,我千年修行,已经能在烈日下行走,眼下算是尸王,能号令所有的白骨僵尸,再进一步就是魃,也就是尸仙,但是如果不是因为赵处的关系,像斩魂使这样的人,方圆五里之内我就要退避的你懂吗?”楚恕之顿了顿,“这事最好别沾,不是我们能管得了的。”

郭长城好像一时有些接受不了这个结论,然而他从来不会和人争吵,更不是什么自不量力的热血少年,一时觉得心里给堵住了什么,可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脸都憋白了。

过了不知多久,郭长城才问:“但是魂魄呢?身体没有了,魂魄总是有的吧?一个人生下来,怎么可能就这么平白无故地消失了呢?”

楚恕之一愣,大庆却从他怀里跳出来,蹿到桌子上坐下,突然开口说:“这是有的。”

两人立刻转向黑猫。

大庆却好像走了神,不言声了,半晌,楚恕之只好出声提醒了它一声:“大庆?”

他话音没落,大庆身上突然发生了诡异的变化——黑猫的身体慢慢地抽长,黑猫身上的猫毛缓缓地消失,在郭长城和楚恕之的目瞪口呆下,变成了一个头发长到了脚踝的少年!

少年身上不知穿着什么年代的衣服,看起来就像是随便扯了一块布头缠在了身上,赤着脚……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看起来既不黑也不胖!

楚恕之:“大、大庆?!”

少年的脸上出现了猫咪特有的懒洋洋的表情,挑起比别人都大一些圆一些的眼睛扫了他一眼:“嗯。”

说着,他从桌上跳了下来,落地没有一点声音,动作也像一只猫,连走路都是直线的猫步,楚恕之和郭长城不约而同地给他让开了路,就听大庆说:“我的记忆不知被谁封住了,太久远的事早已经记不清楚,上次在昆仑山巅的时候被大神木刺激了一下,才能化形,化形以后虽然没有毛很丑,但是有些模糊的印象反而会更清楚一点。”

同样没有毛,比“很丑”还要再“丑”一些的楚恕之和郭长城同时露出微妙的表情。

“今天我们遇到的,地府的官方说法叫幽畜,其实最早就是叫鬼族。”审美观独特的大庆没留神他们俩的反应,兀自说,“鬼族是从什么地方生出来的,原理我弄不清楚,反正我知道他们和风氏两位大神——伏羲和女娲的死有关。”

“在小镇门口,沈巍的话你也听见了,鬼族出世时整个洪荒大地寸草不生。”黑猫变成的少年目光闪了闪,仔细看,他的眼睛竟然会随着光线深浅而变换颜色,“但是据我所知,鬼族啃生人骨血,吸食修行人元神,凡人的三魂七魄却是不吃的,因为吃了也没什么用。我想可能是因为突发情况,那些人本是不该死的,身体突然消失,还是生魂,地府也顾不上带走他们,所以那些受了惊吓的魂魄一时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郭长城比别人脑子慢一些,好一会,才消化掉大庆的话是什么意思,他突然说:“那我要去找他们。”

已经在低声讨论赵云澜和祝红的可能去处的大庆和楚恕之同时抬起头来,大庆莫名其妙地问:“找他们干什么?丢了生魂那是地府的事,虽然他们现在肯定没心情管。”

郭长城哑然了片刻:“可是……可是我答应了他们,外面那些失踪的人的家属,我答应过会给他们一个交代……”

“你给不了。”大庆说,“再说他们也不会相信的。”

“所以我要去找死者的魂魄,一个人天生就应该是存在的,怎么能突然失踪了呢?”郭长城分外死心眼地纠缠着这个问题,“那是……那是不应该的。”

楚恕之凉凉地笑了一声:“不应该的事多了去了,你打算怎么找?”

郭长城一句就被问住,怔忡片刻,难堪地低下了头。

谁知楚恕之沉默了一会,却突然从怀里摸出了一瓶眼药水丢给他:“牛眼泪,开天眼用的,能看见生魂。”

郭长城难以置信地抬起头,激动地看着他。

“你先去办正事,给汪徵打电话,让她把对外的事处理好,然后派人来增援。”楚恕之有点别扭地避开他过于热情的目光,“反正我要去找林静,顺便而已,你别给我找麻烦。”

“你们俩一起走吧,我要去找赵云澜。”大庆说,“他一个人我不放心。”

大庆以人的形象别扭地走了几步,到窗口的时候回过头来叮嘱了一句:“小孩要是不知道轻重,尸王你多担待些,千万小心,咱们新办公室刚拿下来,还没来得及装修呢。”

说完,大庆从窗口跳了出去,夜色中闪了两下就没了踪影。

赵云澜一路沉默,心有余悸的鬼差谁也不敢上前跟他搭话,只有祝红不管他说什么,亦步亦趋地跟着他。

过了鬼门关,到了阎罗殿,判官正要把赵云澜往里面引,突然被一个冒出来的小鬼挡住了路。

判官皱皱眉。

那小鬼开口阴沉沉地一笑:“令主大人,十殿阎罗有请。”

赵云澜还没来得及开腔,判官已经忍不住先说:“这是什么意思?斩魂使被鬼面暗算,眼下混沌将开,大封眼看要彻底破裂,耽搁了正事你担待得起吗?让开!”

小鬼头压得低低的:“是,判官大人,但小人只是奉命行事。”

判官:“你们……”

赵云澜突然打断他:“带我过去,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阎王呢。”

分享到:
赞(260)

评论31

  • 您的称呼
  1. 我的巍巍啊呐,为啥我看的那么沉重e~~~( ☉_☉)≡

    小财迷2018/07/29 19:44:55回复
  2. 我喜欢那个猴子,可我打不过那个芒果

    匿名2018/08/02 16:54:21回复
    • 开玩笑,我也是

      匿名2018/08/18 19:15:07回复
    • 我喜欢那个戴眼镜的。但是我打不过那个长胡子的。

      镇魂女孩。2018/08/21 23:13:34回复
    • 我喜欢那个芒果

      不喝芒果汁2018/10/02 10:53:18回复
      • 我喜欢那个戴眼镜的,可我打不过那个吃棒棒糖的

        匿名2019/02/13 20:20:14回复
  3. 我喜欢芒果和猴子,可我两个都打不过

    匿名2018/08/20 12:53:43回复
    • 芒果是谁

      匿名2019/02/14 03:26:48回复
  4. 芒果和猴子?是什么玩意?

    匿名2018/08/23 19:03:48回复
  5. 芒果是小澜孩,猴子是居老师

    镇魂2018/08/24 12:39:55回复
  6. 猴子喜欢吃芒果,嗯,这话没毛病……

    请叫我险哥2018/08/29 07:02:39回复
  7. 楼上有毒

    匿名2018/08/30 21:58:53回复
  8. 楼上有毒啊啊啊

    匿名2018/08/30 22:34:25回复
  9. 我喜欢那个老师,可是我打不过警察

    巍什么赵处的腰总是那么澜受2018/09/22 16:05:07回复
  10. 有一次看到弹幕:猴子就是芒key

    匿名2018/09/24 21:54:57回复
    • 叉出去

      匿名2018/10/02 10:53:59回复
  11. 我就不一样了,我喜欢毛猴日芒果。(只是角色!)

    一位记不清是五刷还是六刷的镇魂女孩2018/10/03 21:46:13回复
  12. 大清早我穿件睡衣坐在窗户旁边,手凉的像斩魂使的手一样凉

    奈何缘2018/10/04 08:45:28回复
    • 一样了

      刀削面2018/11/03 07:06:00回复
  13. 觉得判官大人比摄政官大人好多了

    匿名2018/10/10 13:09:16回复
  14. 对于摄政官我真的是从头嫌弃到尾啊

    沈巍的马甲2018/11/19 23:17:46回复
    • 我也是

      北北和居居2018/12/19 00:00:47回复
  15. 刀削面一毛钱一碗吃不吃

    手凉2018/12/19 00:24:05回复
  16. 前面那个别走,居然遇到了同一个时间段看的人

    手凉2018/12/19 00:26:11回复
  17. 心疼沈巍,赵云澜快快找到你家小巍

    小巍是赵云澜的,居居是我的2019/01/01 17:48:24回复
  18. 自动带入剧版沈老师一脸血的凌虐美

    匿名2019/01/10 17:41:32回复
    • +1

      匿名2019/01/20 11:47:27回复
    • 加一加一

      镇魂小女鬼2019/02/10 15:24:03回复
  19. 我要被林静那句你会说人话吗笑死了哈哈哈

    居居的拢龙2019/01/23 00:20:07回复
  20. 我喜欢那个戴眼镜的,可是打不过那个吃棒棒的

    振振夫纲2019/02/02 18:48:36回复
  21. 这判官明显好太多了啊,跟摄政官完全不一样

    匿名2019/02/12 13:35:52回复